海角风吹灭流年

回归线【8】



来吧,
冷漠猫系疯狂报复学霸上线
弱小可怜大骗子格,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学霸不会像以前的文里那么温柔了,回归线里学霸深不可测,
格子以为的温柔和心软,很可能是假象
他会有他的计划,适当的保护格子,温暖他,给他好处
但最终不一定是因为他爱他,而是因为他要更好的掌控他

总的来说这里面没有几个真正纯净的人,
也就是小板鸭那几个人
但是他们会被各种安排得明明白白
所以我反而想让格子渐渐改邪归正






整个漆黑的房间里,一张桌子上摆着奶白色的台灯,忽然点开,两个人对着坐,远处防弹玻璃反光亮闪闪的
一个男人揉了揉眼睛,金棕色的卷发柔顺有序的摆出优雅的气质
“你要什么?”对面的纹身人说
因为慵懒困倦有些狭长的蓝眼睛低沉的显得有点灰色,长长卷翘的睫毛抖了两下
“自由”
“不过那不属于我了”纤薄的唇挑起一个笑容
“我这边有一个事情,能让你走出这里”
拉莫斯递给他一份材料
“你这种人,或者永远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或者,这次的事了了,你就可以远走高飞”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那边带着手铐的人眼珠一转,冷静异常“我这种人是离不开这样的地方的”
“如果我告诉你可以呢?”
“是么?如果我不相信呢”
“安东尼·格里兹曼,你没有选择,过了这周你就将被流放到另外的星球去那边蹲号子,但这是监外控制的文件,你自己决定”
拉莫斯看着他没什么神色的眼睛“我听说的格里兹曼是个大骗子,痕迹伪造大师,程序奇才,不是这个样子”
“一个条件”格里兹曼忽然抬起了眼睛,一瞬间的凌厉之后被温顺覆盖
“说”
“我的监管人,只能是他”


“拉斐尔,我找了个帮手”拉莫斯走进来
“干什么?”瓦拉内挑了挑眉毛
拉莫斯闪身,身后的人走进来
格里兹曼低着头,手腕上戴着电子手铐和拇指拷,脖子上戴着项圈,脚上是电子脚拷,穿着亮白色连体的监狱服,腰身线条很诱人,臀很翘
瓦拉内侧过头来,定神一看,忽然拧起眉毛“你把他弄来干什么”
“好不容易弄来的,他让你当他的监管人”拉莫斯摸了摸鼻子
“你过来”瓦拉内气得不打一出来,把拉莫斯揪过来,也没有管格里兹曼就在一边“什么意思?他之前怎么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拉来给我添堵”
“嗯哼……拉斐尔,你也不见得这么嫌弃我吧”墙角站着的人眼睛忽然活泼起来
“闭嘴”瓦拉内横了他一眼,转头跟拉莫斯说“我不管你许给他什么,哪来的让他回哪去”
“不”拉莫斯没有退让“我一定要用他”
“你在忌惮我”瓦拉内忽然开口“你是没有这种心思的,谁的主意?纳瓦斯的吧”
格里兹曼在一边轻嗤了一声“我很高兴做一个麻烦”
“我做他的监管人”瓦拉内眯着眼睛看着拉莫斯,掠过格里兹曼的时候变得明亮锐利“他的一切全由我负责,所有他动的资料,设备,去的地方,没有我的许可,一律警报”
拉莫斯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本来就斗心眼斗不过你们,还不能找帮手么”
“你先去吧,我得给他立规矩”瓦拉内没有管拉莫斯,径直朝格里兹曼走过去

“哇,多傻的一个指挥官”格里兹曼回头看了看走远的拉莫斯“我们俩应该一起拿个奥斯卡”
“但他觉得我再也不会信任你,而你一定会永远给我捅篓子,这该死的正确”瓦拉内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对此我很抱歉”格里兹曼低下头去“我从来没有故意骗过你”他抬头转了转脖子

“或许……有时候误导过你,但是拉斐尔——我这一生骗过了那么多人,唯独没有骗过你”他蓝色的眼睛些许的点染着一圈浅泪

瓦拉内不动声色,眼珠错一下都没有
“我已经忘了”

“很好”他眉心微动了动“那么……嘿,好久不见了,拉斐尔”格里兹曼蓝色的眼睛灵动美丽,眉毛轻轻一扬“你想我了么?”他轻轻翕动着睫毛,闭上眼睛,向前倾,倒在瓦拉内肩上
“很遗憾,没有”瓦拉内原地站住不动,感受到怀里的人不安的蹭自己的脖颈后把手摸在他后腰上安抚着
“你看……我现在甚至没办法给你一个拥抱”格里兹曼动了动拇指拷和手铐,慢慢的把手摸上瓦拉内的腰腹
瓦拉内终于把他带到怀里“瘦了”摸着格里兹曼的肩
“里面没有好吃的”格里兹曼把头埋在瓦拉内颈侧
“现在有了”瓦拉内侧过头和他接吻,轻柔的吮吸着果冻一样湿润温暖的唇,看到他把眼睛紧紧的闭住,甚至有些蹙眉,他这种老手,没必要一个吻就紧张得像个雏“你怎么了”
“他们在我眼睛里装了东西,我不想让他们看见这时候这么好看的你——我能想象出来就够了”
瓦拉内静止了一段时间,好久才把吻落到他闭紧的眼眸上“我会处理”
“为什么?”格里兹曼睁开眼睛却不能看他,于是把眼睛转向一边
“他们不该碰你的眼睛”瓦拉内揉了揉他的头发
格里兹曼让自己更靠近他“该死的,拉斐尔,我现在不想哭”

然而就在他几乎以为到了瓦拉内身边会是从阴冷昏暗的地狱到了亮丽的天堂的时候,
瓦拉内开始说“听好了,在我这里——”
“手铐换成全钢一体的,长度不能超过键盘长,项圈信号连到我这里,置顶,脚链拆掉……”
“算你有良心”
“换成高强橡胶,落到地上不能有声音打扰我的那种,长度不能够跑起来”
“我住哪?”
“我安排”
“我连洗澡都没办法啊……”
“我想办法。没有休假,不能探视,不接待访客,没有我的授权不能动任何设备,当然,不能逃跑,走出我500米以外,对不起,你会听到《马赛曲》”
“那我只能像个小仓鼠一样蹲在你脚边”
“那我就像猫一样盯着你,敢越界,你试试”瓦拉内说“我求你试试吧,我想看那会有多沙雕”
格里兹曼撇了撇嘴,良久“我能……通过任务的达成一步一步追逐更高等级的自由么?”

“忘了它”

well,天堂嘛,
就是过于闪耀,过于透明,过于刺眼了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