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13】|abo邪教

安排好了安排好了
安排的明明白白





格里兹曼往后退了退,他只觉得自己真是嘴欠,但又不愿意示弱“本来就是,你只适应单纯的关系,多一点都会引起你的逃避”
瓦拉内站在水里,往格里兹曼身前走过去“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用了炮友这个词”
“没错”格里兹曼仰着头“我说我喜欢你,你说不算,那不是炮友是什么?”
瓦拉内眼睛变得更暗了“你要是炮友多的数不胜数,还来算计我干什么?”水也没有拦住他的大长腿,几步就到了贴近他
格里兹曼像被水冻住了一样,从脚冻到后脑勺




好像还是网盘善良




当瓦拉内开了半天排风,放掉水池里的水,把整个浴室的痕迹都用水管冲了一遍之后,盖着毛巾被,穿了一个皇马裤子的格里兹曼已经睡了一觉
他哼哼着从板凳上坐起来,揉了揉腰“我能不穿这种裤子么?”
“你能不穿”瓦拉内给他指了指他自己湿了的短裤
“……嗯……但是……”内裤呢?格里兹曼在自己腰上摸了两圈
瓦拉内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东西收得整整齐齐“可以走了吧”
“但是我这样你让我往哪去啊……”格里兹曼看了一眼镜子里眼眶红肿,底下是皇马球裤还是真空的自己
“我送你回去”瓦拉内端详了他半天,又给他在腰上系了一个运动服外衣
“开我的车么?”格里兹曼四处翻找车钥匙
“你老实呆一会,开我的车”瓦拉内拦住他不让他往外翻,带上一个墨镜,把所有的包一手抓起来,另外一只手扯着格里兹曼“你的车停在万达球场一宿还有情可原,我算怎么回事,走啦赶紧跟着”
格里兹曼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瓦拉内,偷偷摸摸往外溜

坐到车里,格里兹曼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空调,正对自己,往座椅里一瘫
瓦拉内一边调整座椅,后视镜,一边卡吧一声把空调掰到一边不朝着他“没常识么”
“拉斐尔”格里兹曼快速的换了个姿势,开始了他的欠儿蹬模式“你现在还生气么?”
“这个问题你是不是问了我八百遍”瓦拉内发动汽车
“我就问你现在”他偏着头
“我不生气”瓦拉内很平静“我送你回来,是因为今天确实我太急了,抱歉……应该,挺疼的”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看格里兹曼
“是很疼……”格里兹曼低了低头“不过我不怪你——本来就是我特意惹你”
“要是疼的话,以后就不要来惹我,我也不是一直都不会伤害你的”瓦拉内说
“你那是为了吃醋”格里兹曼伸手抢下他的墨镜,被瓦拉内瞪了一眼,又乖乖把墨镜别到他领子边“那你为什么后来又温柔了”
“你还嫌太轻是吧”


行吧……炮友就炮友吧……

又看见一个,我领了
这段话就是我写的
原文在第二张图

怎么着吧,
头摇得像电磁感应线圈就是我写的

有闲心出来琢磨别人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对镜自照一下自己是什么品种

逮着你非要跟你开车啦?
不过一个喜好居然能搞出这么多逼事
看不惯您点那个小叉叉,
出门不送,一路顺风
尽管挂,
我要是有功夫就跟您撕一撕,没功夫您自嗨吧

我不怪你【12】|abo邪教

其实不太喜欢写虐,因为写虐的真的累心
所以大部分都是暗暗的虐,
小小的阵痛
太剧烈很容易崩人物吧?
诶,我这只是在安排一个车
不过我好像安排的长了#我又不能为了开车而开车,我这个车得在情节里有作用啊,是吧?
所以莫急啊




格里兹曼洗完澡换了衣服,站在客队更衣室门口,带着个墨镜
一大批人从里面鱼贯而出
拉莫斯C罗贝尔卡塞米罗等人推推搡搡拉拉扯扯的走过
后面跟着像逃之夭夭一般的阿什拉夫,马约拉尔等人
居然根本没人有功夫管他
本泽马走过“咦——”了一声
“没事,你快走”格里兹曼推了推他
“哎呦你快别去惹他了”本泽马赶紧把他拉到一边“他信息素差点爆棚,我们都派没分化的球员把马尔科送回去了,没看见我们都在跑嘛”
“你们都几岁了?还有没分化?”格里兹曼不相信
“马科斯略伦特,他不知道为什么分化特别晚”本泽马说“你他么还有心思打听这个……拉斐尔不知道为了啥这么冒火,马塞洛和托尼刚才正往他身上浇凉水”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格里兹曼不开心
“总比大家合伙打他一顿要好得多吧”本泽马说“不然我应该陪着他,但是我怕信息素互相冲,他更难受,就赶紧出来了,你没看见a都出来了么,现在里面剩下的都是b了”
格里兹曼有些担心“我没见过他这样”
“我们也没有啊”本泽马摊了摊手“从他十八岁进队,我们都以为他没分化呢,谁见过他信息素爆炸啊,真是空前绝后啊”
“我想进去看看他”格里兹曼蓝眼睛眨了一下,看着本泽马
本泽马像看见了外星人似的“你疯了……”
“卡利姆~拜托,你能跟你的队友说说么?我留下陪他一会”格里兹曼又用上了他无往不利的求人的本事
本泽马犹豫了一下“不行的吧……你这不是找,上,么……”
“我想见他”格里兹曼没有犹豫
“……那……行吧,估计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他那种自制力,还是可以的”本泽马动摇了“那你就先等我会儿,我跟他们说一下”
格里兹曼赶紧点了点头
然后,一个个皇马球员从里面走出来“嗯……你还是要小心一点”马塞洛说
“我会的”
“不准欺负他”莫德里奇平视着他
“行了吧,谁能欺负谁……我看还不好说”克罗斯赶紧把他拉走
“你……千万小心……”特奥充满担忧的看看格里兹曼
“先担心你自己吧,你朝着你哥比手势他都看见了,地下车库等你呢”格里兹曼给他一个好自为之的表情
特奥竖起两只手指捂住了自己的o型嘴
“行了,都出来了”本泽马拍了拍格里兹曼
“谢谢你”格里兹曼送给他一个笑容
本泽马充满担心“你可别再给他乱吃了啊……我怀疑这就是之前吃药吃的”
“我发誓我不会了”

已经成了黑历史了么……


格里兹曼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客队更衣室比较小,转了一圈没见到人,往里走才发现下半身泡在水里的瓦拉内
“靠,你不会在泡凉水吧!”格里兹曼就要过去
“别靠近”瓦拉内把自己往水里沉了沉
“好好好”格里兹曼摆摆手“我不过去——你别再往下沉了,凉水泡泡腿上的肌肉就行了,上身不要进去”
“有事?”瓦拉内直视他
格里兹曼找地方坐下“有”
“你说吧”瓦拉内把头偏到一边,平直的锁骨舒展开,线条格外漂亮
“拉斐尔……之前我的错我认了…你,能不能别躲我啦,你说的做队友嘛”格里兹曼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说出来
“皇马要买你?”瓦拉内不走心的回答
“国家队!什么皇马买我……”格里兹曼歪了歪头“还有,你今天怎么了?以前从来没有过吧?”
“我什么时候怎么了?”瓦拉内回过头来
“你队友都疏散了,你说你怎么了”格里兹曼轻笑了一下“你是不是看到我就要发火?如果说发完了火你就开心了,那挺好啊,我闯祸,我活该,你尽管朝我发”
“我没怎么,也不需要朝你发火”瓦拉内在水里换了个姿势,带的水哗啦一声“恭喜你进球了,回吧”
格里兹曼低下头,叹了一口气“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呢,好吧我的错,但是以后肯定是不会再骗你了,你能不能……拉法……你告诉我,我怎么做你才能不这样”他蹲在地上跳了一步,凑到水池边上,把手无意的拨弄着水“怎么是这么凉的!”他用手试了试水温,根本就是冰的了吧“快出来拉法……你这样泡不行”
格里兹曼跑过去要把瓦拉内扯出来,但是瓦拉内没说话就往底下沉了沉,格里兹曼赶紧停住“你……拉斐尔你总这样干嘛,你说你这自虐似的……这里只有我,你不需要靠这个控制你的信息素了,你出来吧”
看瓦拉内吸气要说点什么,一猜就是要说不关自己的事,他蹲下来咬着手指头“你再不出来我就跳进去”
他看了一眼瓦拉内,瓦拉内没反应,只是歪了歪头,格里兹曼把鞋蹬掉顺手就脱了上衣要往里跳
“打住”瓦拉内制止了他,从水里起来,坐到池边“还有什么事”水珠顺着他腹肌线条和人鱼线往下滚,他穿着黑色的沙滩短裤,腰很低,让人忍不住想偷看
格里兹曼坐在池边,跟瓦拉内有一定距离,把短裤往上卷了卷,把腿泡进水里,凉得他直皱眉,他顿了顿“在场上的时候,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生气了”
瓦拉内眉心微动“没有”
“那你都不过来拉架,也不靠近我,开始前还往外放信息素吓唬我”格里兹曼看见了“你为什么生气?”
“不算生气”瓦拉内捧了一把冷水扑在脸上,水又顺着肩颈的线条往下四处淌,被锁骨窝阻拦,或者顺着胸肌往下滚
格里兹曼怕他发现自己在看,赶紧移开眼睛“你当时是觉得我假摔所以生气?”
瓦拉内沉了一口气,他根本就不像他做出来那么通晓情事,这脑子想的都是什么……

“你是假摔么?”瓦拉内索性问
“我当然不是”格里兹曼哗啦一下用脚击了一下水面,果然被瓦拉内带跑题,开始解释这件事
瓦拉内把身体往后仰,撑在后面,百无聊赖的听着

才反应过来“拉斐尔,你根本没有在听,你就是在引开话题”格里兹曼迅速的闭上嘴,转而想了想问题“你为什么生气?不是因为这个的话,那就还是之前的事”
“我没有生气”瓦拉内闭了闭眼睛“之前的事就过去了,之后也……”
“你看你像过去了么”格里兹曼用水撩他“是你说的做队友,你看咱们两个今天做的哪门子队友,你要是说过去了,那你也的真正过得去吧”

瓦拉内皱了皱眉

“说实话,拉斐尔,我是因为真的喜欢你,才总是各种事都要找你,而且不想让你就这样不理我了”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着水“我知道我做的非常不对,但是……它……啊,拉法,我不知道怎么说,我觉得那占有欲的一种……”格里兹曼不停的啃手指,蓝眼睛看着浅蓝的水,眨巴眨巴,皱着眉

瓦拉内摆了摆手“算了吧,安东尼,要不是我知道你说这话不算表白,肯定要误会了”
“那怎么才算?”格里兹曼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却被激得发抖“操……”
瓦拉内想要跳下去扶他一把,但是终于顾及自己身上的信息素,没靠近他
格里兹曼走过去,把手摁在瓦拉内冰凉的膝盖上“拉斐尔,你告诉我,怎么才算……虽然我本来是特意过来惹毛你的,但是我只是觉得,是不是你朝我发了火,就会不那么生气……”
态度刚有点缓和,想把他从水里拉出来的瓦拉内皱了皱眉“什么叫特意惹我?”

“不……不是”
瓦拉内深色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冷不丁有种被x光看到透视的感觉

格里兹曼看着他的神态再不敢瞒他“我……我跟科克,做过,一次”
瓦拉内把眼睛眯成两道缝“这没我什么关系,但是你要是特意为了惹我,还又把科克拉进来……”
“拉斐尔”格里兹曼在他眯起眼睛的那一瞬间,忽然想通了“拉斐尔,你是不是为了这个生气”
“为了什么?”
“为了科克”
“我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是因为我身上有了科克的味道?是觉得我彻底的就是只单纯利用你一回而已?”格里兹曼忽然一下子都想明白了
“我没有在生气,我只是没料到你能为了气我把这招都用上”瓦拉内往后躲了躲,因为他又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变得浓了
格里兹曼却往前扑“但是你在吃醋”

“安东尼,你还在这么?”
格里兹曼吓了一跳“豪尔赫……”
瓦拉内把头偏走“他在,你可以马上把他带出去么”他朝科克说
“可以”科克仿佛对瓦拉内的存在并不惊讶
“等等”虽然格里兹曼感觉到了瓦拉内信息素在飙升,但还是制止了科克进来“豪尔赫……”他抬了抬眼,看着瓦拉内“我得把事情解决”
“能行么?”科克显然有点担心
瓦拉内从池边跳下来整个人滑进水里
“拉斐尔不会伤害我”格里兹曼一边说,一边企图把他拉出来“我只担心他”
“你确定没问题?我看到他们皇马的全走了,就你自己跟他在这?”
“没什么,我有话跟他聊”格里兹曼看着把头都浸在水里了的瓦拉内“拉斐尔,这不行的……这太凉了……”

一边被格里兹曼往上扯,一边听着满耳朵水声人声的混响,瓦拉内担心自己的信息素都要把水沾上味道了
他现在承认自己确实在生气,确实在闻到了格里兹曼身上的薄荷味的时候更加急躁,身体发烫
就像刚刚分化的时候那样不受控制
可别告诉我还是吃那个该死的药吃的——或者

瓦拉内仿佛知道一个词,叫做链接意识,或者更通俗点,也可以说是领地意识,不过这个说法被平权者否决了:凭什么o就必须是a的领地
瓦拉内原来也不赞同,但是现在他再赞同不过了,他现在就是有那种把格里兹曼摁在底下然后完全把他身上别人的信息素全部覆盖掉的感觉

冷水也不能怕改善问题,他站起来,扶了扶池边,格里兹曼跟过去
他清醒了一下,用胳膊把格里兹曼架开“别靠近”
“除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以后你才能不这样特意躲着我,梅西和C罗都不至于这样,他们俩见面还能互相问候呢”格里兹曼被他一次次挡到一边也有点急了
“不是这个问题,我的信息素……”
“我闻到了”格里兹曼睫毛抖了抖“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不是说好了过去的过去么,说到底你还是在意我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瓦拉内没空回答他,他也没让瓦拉内说话

“你气的是我骗你,还是我可以既骗你又转身跟别人?”
“最后一次,你得走了”
“拉斐尔,到底你只是不相信我了?还是适应不了炮友关系”
瓦拉内的挑了挑眉毛,眼睛从垂着或者半眯着变成完全睁开
“你说的什么?”

格里兹曼忽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愣了愣,感觉水好像从腿漫上了头一样凉

“你再说一次”


我不怪你【11】|abo邪教

让我看看这圈是不是凉了


这篇文开始于世界杯决赛开赛前一个小时
结束于刚才……
所以你看,我开始拖文了……
虐的地方我就偏要慢慢磨

比赛什么的,不要管时间了吧,我都是为了凑剧情编的,哪个赛季的都有




马德里是一座有不少故事的城市,而且有两种颜色(不要管赫塔费好不好……)
也有两个广场,丰收女神广场,和海神广场
瓦拉内很喜欢丰收女神广场,有时候特意会去,因为他觉得那里见证了自己大多数的荣耀,在那里他可以思考,挺好的地方,除了有时候了被球迷抓住
但他可以无休止的绕环岛

“我从来没见过你像这样躲避一个问题”
他忽然想起了博格巴的这句话
是的,自己从来要什么就去做什么,动动脑子,看看有没有捷径,有更好,没有就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
几乎不躲避问题
所以他此时此刻在回想
如果没有那该死的药,自己会不会答应他
首先他觉得不会,因为太麻烦了,有一个自己标记的o,真的是太麻烦了,尤其当他是你队友兼死敌,但你不爱他的时候
等等,不爱他……

瓦拉内揉了揉眼睛,呼出一口气,没错啊,不爱他

但是,当他像个小鹿一样,眨着大眼睛,蓝莹莹的,睫毛忽闪忽闪,当他那样看着你,
当他纤瘦小巧的身板团在一块,卷着被子,被噩梦和压力折磨的喘不过气来
当他带着迷迭香的味道靠近你,吻你,灵巧有力的腿攀上你的腰肢
当他在你怀里蹭着你的锁骨,微微发抖
在这个时候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爱他么?
拉斐尔·瓦拉内,你一点都不爱他么?

没错我不爱他,他只是我的好朋友,队友,也是同城死敌
瓦拉内吸了一口气
但这个时候,却感觉到了身体里信息素的异样,它们迫不及待的涌出来,遍布车里的每一个角落
就好像他们在一起的那三个房间里一样,
格里兹曼家的浓郁,错乱,与纠结克制
克莱枫丹的惶惑,安抚,温柔和满足
还有自己家里可能要散一阵子的绝望,爆发,仿佛能淹没人的坠落感,眩晕
他妈的……
快承认吧,你明明动了心思
不然你有一万种方法离开

好吧,那时候有一点,
就一刻,就那一点

瓦拉内无意识的把大拇指关节咬在嘴里,痛觉使他清醒
但是他骗你,用一个柔弱的形象摆了你一道
他就是知道你对他不设防,才这么做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但他做的义无反顾
他利用你利用得义无反顾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
所以我不可能让他继续这么利用
瓦拉内飞快的把车开回家


马德里德比来的很快,就在国家德比后两场
是皇马打客场,瓦拉内吸了一下鼻子,在万达大都会的新球场通道里,空气中透着淡淡的装修过的甲醛和芳香烃的味道
还不如卡尔德隆……他想
正当他走神,身后熟悉的法语传来,格里兹曼跟站在队尾的本泽马打了招呼
瓦拉内只回了回头,瞄到格里兹曼就立马把头转回去了
格里兹曼刚要打招呼,看见他根本没有跟自己打招呼的意思还把头扭走了,蓝色的大眼睛委屈的眨着
你说好了做队友,虽然这是死敌比赛,连个招呼都不打么……
这下连比赛的仪式感和紧张感都没了,格里兹曼不开心的低头啃了啃手指头,再抬头,瓦拉内目不斜视,依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他又拧着眉毛盯着他看
本泽马还是懂事的,知道镜头肯定要找格里兹曼的,这幅朝着对家后卫哀怨的小眼神要是被拍下来了,不知道要被怎么揣测法国队内讧呢,往前挪了两步靠近瓦拉内“安东尼要哭了啊”他不动声色的走过去,跟前头的纳瓦斯聊了几句
瓦拉内不得不回过头来,看到了格里兹曼,定了定心绪,走了过去“好运,安东尼”
“我以为你就打算从此不理我了呢”格里兹曼低了低头以防被拍到唇语
“不会的”瓦拉内拍了他的肩一把,两个人飞快拥抱,但是距离被瓦拉内控制得非常好“不要乱想,好好比赛”
瓦拉内抽身回去,总觉得格里兹曼身上有一股其他的味道……标记后信息素的味道他是知道的,不过那好像被一个其他味道盖住了,有点像——牙膏的味道

等到上了场,互相握手的时候,瓦拉内按顺序跟马竞球员握了手,忽然到科克的时候,他才又闻到那股牙膏,不,原来是薄荷味
电光火石之间,格里兹曼已经走到了他跟前,再确认一次
没错,薄荷的味道不会错

大家各自往自己的区域走,准备开球的时候,瓦拉内从身后靠近格里兹曼,在一阵风从后面吹的时候,忽然放出了自己具有强有力压迫感的信息素
格里兹曼闻到了味道忽然回头,像脚下生了根一样呆住了
但是瓦拉内云淡风轻的过去了,他还在原地惶惑不安的看着前面人修长的背影
瓦拉内没回头,但是怎么回事他已经知道了
无所不用其极的朝你要一个标记之后转天就能邀请到队友再覆盖一次
人家撒手就能放下,你还纠结什么

现在中圈准备开球的格里兹曼只觉得有两道清亮的像长刀一样的眼神,从自己身上刮过
他不由得一慌,差点把球直接开给本泽马

这张的话,踢球对于格里兹曼来说就完全是个折磨了,他尽力躲避跟瓦拉内对位
并不是说瓦拉内利用了信息素来压制格里兹曼,相反,他克制的好的很,几乎没漏出来,但是格里兹曼心里有鬼是真的
他确实跟科克和好了,和好的时候就……但是只有一次……
算了吧,你不就是故意要惹毛他么,那还计较些这个干什么
但是他有没有在生气?
他是闻出来了才生气?还是根本就是要治一治自己?
队友这时候给了他一个斜传,格里兹曼硬着头皮领到了,刚刚启动往前跑就看见了瓦拉内上来封
他完全是混乱的,看见了萨乌尔插上了就赶紧想把球传出去
但是瓦拉内对他要干什么简直是门儿清,长腿一伸直接把球捅给了克洛斯

“专心一点”瓦拉内在他身后“我又没怎么样你”
格里兹曼仰起头瞥他一眼,不敢看
说得容易……这种身高和气质,想给人压迫感完全用不上信息素……格里兹曼暗度
不过到底为什么他会这么炸毛儿呢?到底是因为自己之前骗他,所以就不相信自己了?还是……还是因为自己身上有别人信息素的味道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

格里兹曼就在这时候错过了一个球

所以,格里兹曼跟瓦拉内的不一样,就是踢球的时候瓦拉内不会想这些,他控制的好自己,但格里兹曼不能,他思维太过活跃,不受控制,转的飞快,转过了一万种可能,哪一个都不确定,哪一个都牵动心思,都能让他走神分心

终于,在全场尾声,皇马1.0领先了大半场时,卡塞米罗出脚带倒了格里兹曼,在一个绝佳的任意球位置
拉莫斯很计较,他认为力量够不成摔倒,皇马的队员围了过去,马竞的也是
胖虎无辜的摊了手“我没有碰到你啊”
“难不成要假摔么?这可是禁区外面这个角度但凡有一点机会,没有人会摔倒”科克冲了上去
然后戈丁,科斯塔,希门尼斯,拉莫斯,巴斯克斯,马塞洛…………
格里兹曼坐在地上,偏过头去,各种信息素爆炸一样都在鼻尖,却唯独不见存在于自己身体的那个部分
瓦拉内站在人群外面
格里兹曼一眼就看到了他,今天的拉架小王子根本没过来拉架,他就冷静的看着,而且直视了格里兹曼的眼睛
那一瞬间,格里兹曼觉得刚才卡塞米罗是在他胸口踹了一脚,闷闷的疼,不是说要他来保护自己,自己不需要那样的保护,但是——但是他真的就那么一直看着?他远远的在一边,甚至不接近自己
四周嘈杂,裁判的哨子和看台上此起彼伏立场不同的呼喊声,像海啸一样冲过来,逼得他忽然想吐,像一块秤砣压在了胃上,胸口上
仿佛有人喊他,但他把头低的靠近自己的膝盖,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想站起来
自己现在确定,一定是惹火他了,不管因为什么,一向温柔善良的拉斐尔·瓦拉内现在在他面前连一个基本同胞行为都没有了
好的,好的,是我活该
现在才知道那四片药到底是多么愚蠢

他抬起头来,新球场的灯光有些模糊
像撒气一样把球踢出去,转头就走了,没有看一眼
但是队友把他从身后抱住,涌上来揉他的头发,亲吻他,把他压在人堆里
大都会球场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声浪,和三声凌厉绵长的终场哨响,之后他被队友推向球门后的死忠看台

格里兹曼是那种灵光一动,甚至他的心绪稍有起伏,都能体现在脚上的

这这这……这是啥时候的事啊
摁头……摁头杀?

他太好看了!

莫斯科又是大雨
但金箔之下,
学霸帅翻了

还有,我发现我写文永远比不上他们亲自发糖……
别急啊
我慢慢来……

我不怪你【10】|abo邪教


诶,学霸亲自发了跟格子的合照,
这让我怎么忍心虐呢
但是我现在确实很适合写文
身心俱疲……


好久不见啦
我最近考试,然后在忙着玩耍……
不过我千万要在比赛前更出来




博格巴看了一眼格里兹曼“啊不是……安东尼……我没有,我不是,你误会了,我们是清白的”他赶紧从瓦拉内身上爬起来使劲的摆手
瓦拉内瞪了他一眼,把自己好看但是现在很虚,很容易被人觊觎的身体藏进被子里
“拉斐尔,你怎么样了”格里兹曼把包扔下,跨过博格巴趴到瓦拉内身边,摸了摸他的头
“操?”博格巴发出声音
瓦拉内借一个翻身的动作躲开了“我没事了”
博格巴朝格里兹曼使个“过去”的眼色,自己往客厅走
格里兹曼从床上下去,绕到另一边,把头像一个小猫儿一样趴在床边“我知道你还生气……下次我肯定乖,我再也不喂你乱吃东西了……”
“没下次了”瓦拉内坚决的说
“我错了……”格里兹曼乖乖的“拉斐尔,我确实知道我不应该这么利用你,真的,抱歉”
“至少你对这个事实定性还是很准确的”瓦拉内侧了侧头,看着他“所以下次这种事不要用来搞我,保罗这样的就不错,他估计还乐意”
格里兹曼把头摇得像电磁感应线圈“我不会再这样做了,我发誓”
“我没这么说,你可以随意”瓦拉内眯了眯眼睛“只是我这样的不适合这种方法”
“但是你这样的适合我”格里兹曼低声说,转而摇了摇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这种话…………”
瓦拉内看了他一眼,闭了一下眼睛“确实……安东尼,我们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虽然我确实觉得这个标记我不应该给你……但是现在……算了”他认真起来,把身体撑起来趴着“已经这样了,就,到此为止”
“怎么到此为止”格里兹曼揉了揉头发,平直的眉毛让他的眼睛看上去有些忧郁
瓦拉内歪了歪头,没有说出来
格里兹曼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你不可能再找我了,我也不准找你……我能做到——我尽量……”
“就做队友”瓦拉内说
格里兹曼垂下眼睛“不然你还能为了躲我改国籍?”
瓦拉内眨了下眼睛“……我没这个意思”
“我知道”格里兹曼把手伸进杵在下巴上,思考了一会“最后一次,拉斐尔”
“什么?”瓦拉内没反应过来,就被格里兹曼把头凑上去,扣住后颈吻住
他几乎用上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法国人所有的吻技,或轻咬或舔舐,用舌头勾了他的舌一下,把手指探进他的发间,温柔的揉着他深色的卷发,肆无忌惮的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直到气息不够用
一时间,瓦拉内也有点蒙,大概是信息素熏的,没有回应他也没推开,只是在他揉着自己的卷发的时候,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蹭了蹭他的手,睫毛明显的抖了抖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点晕,格里兹曼轻轻把瓦拉内放回枕头上,握了握他的手,抬眼看他的时候眼睛忽然明亮,他浅浅的笑了一下

“我走了”
他起身

“回见,安东尼”
瓦拉内把手抽回去

格里兹曼给他把被子掖上“你还睡么?”
“嗯……睡一会,明天训练”瓦拉内说
“好”他笑得像个小天使,像往常一样

走到门边,他站住了,瓦拉内一直看着

怎么说呢,格里兹曼是一个场下调皮又软萌,跟谁都能组cp,身材不管在法国队里还是马竞都小巧可爱,但是踢起球来就变得让人恐惧的o
他像猫,小,看上去很妩媚柔弱,却是顶级掠食者
但就这一刻来看,他显得犹豫——要知道,在球场上他只要有一秒犹豫,都是令人惋惜的
瓦拉内也有些犹豫,他不知道刚才那么说是不是最好的说法——他不是故意要以伤害他报复他为目的,就算在这件事情上他生气得很
瓦拉内觉得,他之所以这么生气,就是因为他曾对他这个国家队队友毫不设防,这对他来说太难得了,
喜欢格里兹曼么?那样一个对瓦拉内来说有点神奇的人,用眼睛看着自己,就几乎能让你缴械投降,或者自己看着他,就想帮他做点什么
也不是对自己吧,整个法国队都差不离……瓦拉内安慰自己
所以这也不是喜欢

是的,这就不是喜欢

在这让告诉自己之后,瓦拉内看见他转过身来,
“对不起”他充满歉意
瓦拉内摇了摇头,然后把身子翻过去,让头埋进被子和枕头之间

格里兹曼转身出去,把门关好,用手背挡着脸,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怎么……”“嘘!”
博格巴赶紧捂住嘴,换成口型“你怎么了”
格里兹曼摇摇头,终于把手拿下来
“你哭什么?”博格巴仔细看着他
“我得回去了,你跟我走还是在这”格里兹曼揉了揉眼睛
“先别走,车里等我”博格巴拍了拍他“我不放心你”
“嗯”他蔫蔫的说

等到格里兹曼开门出去
“诶……”博格巴像黄花鱼一样刺溜的钻进瓦拉内的被里
“!”梦中垂死惊坐起
“你说他啥了啊他哭”博格巴摁住瓦拉内踹他的大腿
“你天天都他么要干嘛?”瓦拉内发起力来直接踹到他身上
“嗷呜!”博格巴嚎起来“我看你这个力度是好的差不多了!”
“你跟他去吧,我清静清静”瓦拉内不想再管他,虽然他自己钻了进来
“你到底想好了么?你俩以后怎么办”博格巴问
“我跟他说完了,就做队友”瓦拉内闭上眼睛“保罗你去看着他吧,他不太对”
“拉斐尔,要是他不给你吃错药,你会答应他么?”
“我们能不能放过这件事”
博格巴侧过头来“我从来没见你像这样躲避一个问题”
“我真的心累……你再问我,我就要防着所有人搞我,算计我,逼我了”瓦拉内挑开眼睛

博格巴坐进车里的时候,格里兹曼正趴在方向盘上
“安东尼”他坐进来“用我开么?”
“不用”格里兹曼抬起头来,发动汽车“我现在好后悔……我觉得他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我看他还挺温和的”
格里兹曼摇了摇头“我最怕他这样,我宁愿他骂我一顿,他那么明显的避让和陌生……我真的没有办法,这样连队友都做不成,只能做死敌”
“俱乐部层面,你俩,确实也……”
“不如我干脆惹火他”格里兹曼踩了一脚油门“让他朝着我把火发出来,总好过他把我排除到他的关系圈之外”
“你宁愿跟他做死敌?”博格巴皱了皱眉
“你说如果他朝我发了火,会不会心里舒服一点”
博格巴顿了顿“拉斐尔……朝人发火?……你要是做到了,请让我见识见识”
“很快,相信我”

行吧,我配的俱乐部cp都要散~
但是阿什拉夫去多特肯定比在皇马能打的比赛多

祝好^_^

#诶,卢卡跟阿什拉夫关系不错啊,我爱你了天哪

我不怪你【9】|abo邪教

学霸居然发了跟博格巴的合照,所以我也不能放过他们
 @子杦 
我就算艾特了这个点也相当晚了……


接下来我可能会歇一下,我还有考试
也是因为接下来就是一段撕扯式的虐了
所以缓一缓节奏





瓦拉内觉得自己要饿死了,不得不起床,做好了心理建设一边迎接眩晕一边去给自己做顿饭
他睁开了眼睛,把胳膊放到眼睛上揉了揉,恍然间觉得什么光特别晃,一扭头,居然电视开着,再扭头,一个黑影靠在床头,吃着饼干,看着电视
瓦拉内差点没直接跳起来,他以为自己在做噩梦
“你怎么进来的”他抢下博格巴手里的饼干,忽然头晕,就不得不靠在床头缓了一下“我……操……”
“安东尼给我开的门啊”博格巴思考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揉了揉瓦拉内的头
一秒被瓦拉内推开“你要干嘛?”
或许在平常还是有点威慑力的,这时候上半身没衣服,眼睛还没完全聚焦,又蔫得声音都发哑,完全没有任何气势
“我不干嘛……”博格巴特别无辜“我只是心疼一下队友——你真惨,真的,你现在还好吧?”
“还成”
“我要是你,我就在第一次就乖乖听安东尼的,老老实实给他一个标记”博格巴说
瓦拉内用胳膊把眼睛挡住“能不聊这个么我头疼”
“你躲是不行的啊,就安东尼那样的,你能躲过去?”博格巴把他的手拽住拉开
瓦拉内跟他对上眼的一瞬间皱了皱眉,把手腕挣了一下,看他没有松手的意思“撒手”
博格巴饶有趣味的没动弹,只是看了他一眼
“我没有劲儿跟你闹,松手保罗”瓦拉内闭了闭眼睛,把语气调软一点
博格巴满意的放开
才把手甩了甩,瓦拉内马上一脸嫌弃“你是来干嘛?来趁人之危欺负病号?”
“不啊”博格巴拿过饼干接着吃“安东尼叫我照顾你”
“那做饭去”瓦拉内杵了他的胸一把,知道博格巴是会做饭的
博格巴刚要动身“你家烤箱我没玩明白,不然我也不至于吃这个”
“……那个……”瓦拉内顿了顿“保罗那个饼干很长时间了…………”
“还有三天过期”博格巴边吃边说“所以我赶紧给你吃了”
瓦拉内无语的看着他“……但是我不想吃这个……去用那个一体机,煮个咖啡清醒一下吧”
“好”
“别动——”瓦拉内忽然眼睛一转叫住博格巴“我自己去”
“怎么着?怕我也给你下药”博格巴利落的扑倒揉着太阳穴的瓦拉内
瓦拉内胳膊正好别住了,忍不住嘶了一声“别压!”然后想转身闪开他,但是被博格巴摁了个死“干什么……”
博格巴仿佛对瓦拉内刚才的挣扎表示不屑似的眯了眯眼睛“你看你现在这状态我用得着下药么”
“你吃过期饼干吃到脑子里去了吧!”瓦拉内抬腿把他踢出了一声嚎叫
博格巴叫完了嘿嘿一笑“咖啡别想了,你也别想起来了”挪了个地方完全把瓦拉内扣在底下
瓦拉内感觉头疼的都要炸了“……别离我这么近好不好,都是a信息素不冲么?”
“不,真的不,你的味道基本没什么攻击性,还挺好闻”博格巴十分认真
眼看着就要歪气氛了,瓦拉内咬了咬牙,机智服软,温柔的拍了拍博格巴的胳膊“保罗……我要饿死了”
“稍等”不知道博格巴这种吃软不吃硬是来源于一个强大的a的虚荣心还是好胜的性格,反正瓦拉内能治他就对了

把电视声音打开,瓦拉内这才惊觉国家德比巴萨已经领先了
“保罗——你刚才在看球么——”
“什么?”客厅里一阵怪响让瓦拉内不得不起身出去看,但是博格巴看起来很开心的把他又架回去了“我搞定了,没问题的,我搞定了”
“打巴萨你看了么?”瓦拉内现在不开心
“看了,你睡觉的时候”
“怎么丢的……”
“高空球”
瓦拉内痛苦的哼哼了一声,把头翻进枕头里
“诶……你也不要难过嘛……”博格巴去翻动他
“啊你不要动我就趴会儿……”
博格巴沉吟了一下,低低的在瓦拉内身后说“我忽然觉得你现在特别让人有保护欲”
“滚!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老子不做右”瓦拉内把被子卷了卷没抬头
“诶我就逗你玩的,我保罗博格巴是那种人么,你不答应我也不至于强上啊以后还得做队友呢”博格巴哈哈哈哈的鬼笑“下半场开始了,你不看?”
瓦拉内一秒翻身,却又因为晕而减速,博格巴做了件好事,把靠枕还给他,让他靠着
瓦拉内收拾情绪,坐好了看着他电视上的队友们

“诶……说真的,你跟安东尼以后怎么办啊”博格巴一边嚼着饼干一边问
“你哪头的?”瓦拉内撇了一眼他
博格巴摇了摇头“我不是哪头,我就问问”
“我还应该怎么办?”瓦拉内盯着电视
“你看,你们俩标记完成了,他以后发情期怎么办?找你?还是不找你?”博格巴凑到瓦拉内旁边
瓦拉内把他的大头扭走“这些你先问他”
“那你俩这成怎么回事了……”
“我也想问”
瓦拉内比较强硬的把博格巴怼了回去,博格巴捏了捏他的肩

过了一会,博格巴突然冒出一句
“其实你俩要是在一起也挺好的”
“为什么?”
“至少你能稍微照顾他点,感觉他除了足球,在生活上简直是个傻缺——就给你吃错药这种事”
瓦拉内轻轻的哼了一声
“不是,拉斐尔,他肯定不是故意要让你打不上巴萨……我觉得他没这个脑子”
“我知道”
“他自己……不管是注射的还是口服的抑制剂什么的…从来不按说明,就吃到起效果为止”博格巴说“所以他也不是故意要毒死你……”
“我知道”瓦拉内还是盯着电视,但是眼睛瞬了一下
“他一个o,为了他能踢球,为了他想干的事,能拼了命”博格巴摸了摸自己的头“但你就不一样,你会估计后果,你有脑子……他不是”博格巴侧过头来看他“在一块你就能控制着他点,你也能护着他”
瓦拉内眼睛垂了垂“他主意太正”
“他是不给自己留后路,自己作,完了自己吃亏,还吃一百个豆不嫌腥,记吃不记打的傻子”
瓦拉内没回答他
“诶,聊天你怎么都不看人啊”博格巴用手在瓦拉内眼前晃
瓦拉内侧过头“不要晃,很晕”
“说正事,你怎么想的啊”
瓦拉内眯了眯眼睛,半天“……我头疼”
“问到点子上你就头疼,装什么鸵鸟”博格巴鄙夷的说“安东尼为什么留挑你了呢?……我要是他,我肯定选我自己”
瓦拉内给他比了个拉倒吧的手势
“我又高又帅——”
“奥利维尔也是,乌戈也是,劳伦特也是”
“劳伦特不行,人家有老婆,乌戈在巴黎太浪了”博格巴一本正经“我是他的话我应该选奥利维尔的,懂事有经验,活好,又体贴,这些事他都比较通,说服他给个标记估计也比较容易,除了有点远……你说他为什么不找奥利维尔呢?”
“我怎么知道”
博格巴转了转眼睛“……你比奥利维尔认真,比他负责,比他有底线,人际关系比他简单”
瓦拉内把自己又往下躺滑进被子里
“安东尼一定是觉得,你再怎么也不至于伤害他太多……啊……这傻子也不是没想到随便抓的人,他都考虑了……”博格巴叹了一口气
瓦拉内闭了闭眼睛“……保罗,咱能不聊这个么……”
“别睡先,比赛还没完呢”博格巴把他晃醒
“晕……晕……”
“看着我看着我”博格巴凑过来,扳了扳瓦拉内的头
瓦拉内拧着眉怼了怼他示意他离远点
“你是不是喜欢他”
博格巴摁住瓦拉内
“没有”
“你别躲”
“你别摁着我”
一时间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博格巴使劲观察瓦拉内,瓦拉内一个劲往外挣
外面一体机“叮”的一声响
瓦拉内松了口气,歪了歪头
“别找借口”博格巴不放弃
“你是要掐死我还是要饿死我”
“你就是转移话题!”
“我真的头疼”瓦拉内继续强烈的求生欲“保罗……”他卸了劲儿,克服a的本能危机感,保持不动“我又晕,又头疼,两天没吃饭……”
“你是不是还没想过啊”果然是有用的

电视里解说的声音忽然激动了起来,博格巴不自觉松了手回头去看比赛
电视里回放了拉莫斯的绝平进球,瓦拉内不禁鼓了几个掌
再回放时两个人都叫起了好
这就忽略了门外的响动

所以,格里兹曼推门看见的就是博格巴把瓦拉内摁在床头的画面
第一时间他捂住了眼睛
随后,在手指缝里偷偷看

“嗷,他么的,保罗,我要报警了,a强上了a也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