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想起那个我说过的系列,


觉得还是要有点系列的意思




昨天半夜想出了小法的
式微,式微,胡不归

天黑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居然惊人的让我动心


那么,我打算把整个系列都改改名字,卡西的我想到了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出自诗经,东山,
多年征战,家乡的模样又清晰又模糊
不忍卒看



 江有汜,之子归

是小莫的,
江河有了支流,你离开了
而至于他
后悔与否,我不知道




















 

搅基岁月【10】


之前看到了学霸的妹妹的消息,这让我有了一丝丝灵感

放心吧,我没有真正的拿人家妹妹开涮

就是让沙雕博格巴皮一皮




“拉斐尔学长,那边那个黑大个又来找你了”略伦特结束训练后换好了衣服,跟企图拎起书包离开训练场的瓦拉内说

“又来了?”瓦拉内的脸一下子绿了

“学长学长他是谁啊?来找你三天了,还带着一大盒金色包装纸的巧克力,上边绑着大红花”阿森西奥探了探头,充满八卦的说

“他是个傻叉”瓦拉内飞快的转了转脑筋“你俩去拖住他,我从后门走”

“别吧……我们害怕……”阿森西奥看了一眼那个大哥比瓦拉内还壮的身材

“有略伦特呐你怕啥,要不你去找佩佩学长,或者科斯塔,快去,我还有事我溜了”瓦拉内慌忙逃窜

“卧槽……他咋了?”莫拉塔被蛇皮走位的瓦拉内撞了个趔趄

“那是谁啊?学霸咋那么害怕他”阿森西奥凑到莫拉塔旁边

“那不是博格巴么,英超院的…学霸发小,…他怎么又来了……”莫拉塔好像跟他很熟的样子

“他来找学霸”略伦特也像个土拨鼠似的凑过去

“他当然是来找学霸”莫拉塔肯定的说

“那学霸为啥跑了”阿森西奥看了一眼发现瓦拉内已经溜了绕着球场围栏狂奔往侧门方向的黑大个儿

“那还是我大一的时候,博格巴是棒球队的,有一次学霸因为考试需要复习,训练结束迟了,自己在浴室洗澡的时候,那哥们把电闸拉了”莫拉塔说

“卧槽?这操作……”

“那顶多就是浴室一片漆黑,学霸被吓着了?”阿森西奥不解“应该不至于让学霸这么——”

“咳咳……”略伦特捂了捂嘴

“干什么?”阿森西奥无邪的看了他一眼

“没啥……”

莫拉塔意味深长的揽住他“我们只知道,第二天博格巴腿瘸了,好几个星期没有到棒球队训练,具体怎么样我们就不知道了”

“啊……”阿森西奥思索了一会“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学霸为什么怕他啊”


瓦拉内给格里兹曼打电话的时候,他正跟本泽马在一起吃饭

“安东尼,你在哪?”瓦拉内一边迈开他的大长腿狂奔一边打电话

“一食堂,还有卡利姆”格里兹曼说

“安东尼,我三分钟之内会从一食堂门口跑过去,那个沙雕在后面追我”

“啊,好的,我马上到门口”格里兹曼瞬间明白了“卡利姆,拉斐尔有危险,我得去救他,谢谢你请我吃饭,改天请你”

“拉斐尔有危险?我也要去”本泽马警觉的说

“那我们快走,你保护他回寝室,我去堵他后面的人”格里兹曼跟本泽马有些仓促的跑了出去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躲他”本泽马跟在瓦拉内身后强行挤进他们寝室

五个西班牙人探出头来

“你有毒……”瓦拉内绝望的看了一眼被本泽马挑起了好奇心的的室友们,卡瓦哈尔和纳乔还嗑着瓜子儿

“快说说”伊斯科跳到莫拉塔旁边“就是那个巧克力么?”

“对对对”莫拉塔猛的点头

“什么巧克力,我不知道,从头说”巴斯克斯把耳机摘下来

“之前那个浴室play”伊斯科插嘴

瓦拉内皱起了眉“……什么?”

本泽马大惊失色“谁?”


“好吧我告诉你们怎么回事”瓦拉内坐到凳子上,如果不说的话,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了——

“这边请”卡瓦哈尔给他在屋子中间搬了个凳子

瓦拉内坐到正中间去“他就是个傻缺……”

“叫什么?哪个学校的?哪个院的?”巴斯克斯说

“保罗博格巴,咱们学校英超院的,身高191,体重84公斤……”

“你在哪里知道的……”瓦拉内抱了抱头

“德赫亚不是棒球队的么,他们是队友啊”伊斯科笑眯眯的

“这不重要,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本泽马说

“他缺心眼……我刚洗完澡,在穿衣服,他把电闸给我关了”瓦拉内说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纳乔嗑着瓜子儿,噗的把皮吐掉

“我怎么知道……”

“这不重要,然后呢?他把你怎么了呢”本泽马问

“你怎么这么在乎?”莫拉塔歪了歪头

“别打岔,后来呢”伊斯科拍了莫拉塔的头一把

“后来我就看见一排牙进来了,问是谁他不说话,笑的像个傻逼”

“哈哈哈哈,你太真实了吧……”卡瓦哈尔笑的拍了纳乔的大腿

“一排牙,然后呢”

“还有两个白眼仁儿,我看着那个白眼仁快速的过来了,我就在手边摸东西,我拿起一本书往他两个白眼仁上面的地方一砸”

“等等……无缘无故你为什么要砸人呢?”巴斯克斯是个善良的孩子

“因为他靠近我——因为他靠的太近……”

“有多近?”众人齐声,本泽马尤甚

“他……”

“你说啊”本泽马跑到瓦拉内身边

“……他摸我……”

“他也摸了你?”本泽马大惊失色

“你‘也’从何来?”莫拉塔思考着

“别打断我,他摸你的时候你穿衣服了么?”伊斯科又打了莫拉塔一下

“这有什么区别,难道穿着衣服他就可以摸我了?你们到底是不是我室友?”瓦拉内陷入了反思

“你先回答问题,我们会给你讨回公道”纳乔说

“我没来得及——”

“什么!他摸了你的裸体!”

瓦拉内不想再跟他们做室友了

“卧槽,太劲爆了……”

“等等他只是摸了你么?你们还干了什么?如果你没穿衣服的话-”

“我已经穿好了裤子,没错他只摸了我的胸和腰——”

“他摸了你的胸!”

瓦拉内在一片哄闹中心如死灰的起身要离开,被本泽马趁火打劫抱住

反正瓦拉内也没心情挣扎了,本泽马暗暗露出了大脸猫式笑容

“好吧,我有一个不太重要的问题,你到底用了什么书,我听德赫亚说那老哥得了轻微脑震荡”巴斯克斯思考了一下

“精装《悲惨世界》”闷闷的声音从本泽马肩膀边上传出来

“那么他的腿是怎么瘸的呢”莫拉塔提问

瓦拉内放弃式的说“我其实觉得是保罗来着,我砸了他之后问是不是,但是他故意掐着嗓子说不是,还骂我还扯我的腿,然后地上什么东西把我绊倒了,我一摸是个什么木棍子,就抡了他一下,然后安东尼把电闸推上了,我才看见是他,我拿的是他的棒球棒,然后他就瘸了”


众人不禁失望了一会

“那其实也没什么……不过……你知道传言是什么样的么?”卡瓦哈尔说

“我们只知道你一晚上没回寝室,然后浴室里声音很惨烈,从此之后你拼命的不想面对博格巴,然后开始频繁的给你送巧克力”莫拉塔说“咱们橄榄球队就知道这些,其他的都是他们棒球队传出去的——”

“什么浴室play啊,什么战况很激烈啊,然后博格巴还拎着你的腰带回去了”伊斯科说

瓦拉内彻底崩溃,本泽马趁机揩油一样的搂住他,温柔的揉揉他的小卷发“不怕不怕,没事,拉法…………”


“他是个傻缺……他神经有毛病……”瓦拉内咬牙切齿的说



格里兹曼打来的电话响了

“拉斐尔!”格里兹曼小声偷偷摸摸的说“你在哪?在宿舍么?”

“我在”瓦拉内提起精神

“安娜贝尔来找你了,就在楼下”

“安娜?那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然……然后呢”

“碰见保罗了”

瓦拉内忽然放开本泽马

“现在他那个巧克力在安娜贝尔手里了”

“在楼下等着我”


瓦拉内沉了一口气,四处巡视了一下,朝卡瓦哈尔勾了勾手指

“啥?”卡瓦哈尔抬头看了看,递给他一个瓜子儿

瓦拉内一步迈过去,从他身后抽出一个高尔夫球杆,扬长而去


“卧槽……”

“卧槽快去拦住他啊”

..........保护我方瓦拉内........

搅基岁月【9】

图个省事,我把以前写过的段子加进来了

略短,凑个混更,我这节课教室没有网,所以我也只能干点这事




“马茨喜欢什么呢?拉斐尔,你跟他熟悉么?”伊斯科缠着瓦拉内

瓦拉内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当然不熟了,他是德国人,你可以问托尼”

“我哪敢问他……他是魔鬼……”伊斯科哭丧着脸

瓦拉内继续看书不说话,自从他跟莫拉塔偷看学霸帮马竞的小格里兹曼提行李被瓦拉内逮个正着,伊斯科跟莫拉塔在瓦拉内这里就奇怪的不受待见,伊斯科转了转他的小眼珠“我说~拉斐尔,你认识科克么?马竞的科克”

瓦拉内不出所料的抬起了头“认识”

“他跟格里兹曼好像关系挺好,昨天洗澡我还看见他俩在一块”伊斯科故作随意的说

“哦”瓦拉内没什么表情继续看书

“不对啊……”伊斯科嘀咕,这反应不太对啊,怎么觉得不那么在乎啊“你跟格里兹曼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老乡”瓦拉内一边解题一边答

伊斯科佩服的看着法兰西情书一样字体流畅优美的答题卡“哎呀卧槽……打扰了……”


“诶,甜锅,我”伊斯科给蒂亚戈打了电话

“怎么啦”那边传出打游戏的敲击键盘声

“不容易啊,你打游戏还能接我电话”伊斯科笑眯眯的“胡大头你熟吧”

“熟”蒂亚戈说“什么事”

“我这里有个足球队的新人材料,他签名是阿尔瓦罗用复写纸骗来的,胡大头估计不能给我过审啊”伊斯科简练的说了一下

“嗷~这样啊”蒂亚戈思考了一下“你想点办法,马茨挺好说话的”

“阿尔瓦罗跟我说罗伊斯能对付他?”

“啊你可千万别……罗伊斯最近正在跟马茨闹别扭,他从多特转到拜仁的时候没跟罗伊斯商量,不行不行,他俩现在连面都不见,马茨都搬寝室了,跟穆勒他们加床呢,逗死我了”

“那我咋办……”

蒂亚戈的脑子飞快的转动,几乎能听见思维爆发出火花的声音“不过马茨最近缺钱,你可以想点办法”

“怎么刚开学他就缺钱?”

“打牌输了呗,他最近点儿背,你多给他点好处好好哄哄他”

“行吧,谢谢你,甜锅,你真好,帮我问候小拉菲尼亚”

“不用谢,我会的,下次有事还可以找我”


伊斯科盘腿坐到床上,开动脑筋思考着

还是从创造一次偶遇开始吧


“诶?这不是二狗子么”德甲院拜仁系的胡梅尔斯走出教室

“怎么了这么闲?羊肉串不让烤了?”伊斯科凑上去勾肩搭背

“别,狗子有话好说,我们德国人不适应你这个亲密度”

“我强行给足球队召了一个新生,但是他签名是复写纸写的,能不能给过”伊斯科说

“20欧,我去找人把签名重新p一下”胡梅尔斯想了想

“一个ps要20欧?你找谁啊”

“那你别管,20木我保证他能过”

“你开黑店的吧……”

“你可别忘啦,你偷窥莫拉塔洗澡的时候,我可给你圆场了,价钱没得讲啊”马茨眯了眯眼

“行吧,可别赖账”


伊斯科把心一横,揉乱了自己的头发,扯开领子,朝着拉莫斯就是一个柯基跳,直接扑到脚下

“啊哈哈……副会长啊…………我的好爸爸……”

拉莫斯强忍着一脚蹬了他的冲动“干嘛?行为艺术啊?这青天白日的,别像我怎么着你了似的……”

“塞思……你最好了……有人欺负我啊……”伊斯科一把抱住拉莫斯结实的大腿,像个蚂蝗似的

“哪个天使大姐这么给力,善恶到头终有报啊”拉莫斯嫌弃的拔腿

“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可是你的下属,我还是你的学弟”伊斯科一把鼻涕一把泪

“真他么想装不认识你”

“我欠他们钱了……他们就打我,还要劫色啊…………你看看他们……”

拉莫斯赶紧捂上了自己的眼睛“我不看,我怕长针眼”

“他们逼良为娼,他们唯利是图………”伊斯科一个美人鱼坐,伸长他的小短腿,往地上一坐,搂着拉莫斯的大腿摸来摸去

“得得得……欠了多少?”

“50欧”

“你他么50欧都拿不出来?”

“诶呀好爸爸…………”

“停!拿去快走,别说我认识你”


“说好的,20欧”伊斯科把钱和阿森西奥的签名甩在胡梅尔斯面前

“行,呦,孩子长得真秀气,大眼生生的,真好看”胡梅尔斯看了一眼“你到底图啥?快跟我说实话”

“不是我,我没有,是莫拉塔去勾引他的,我就是顺手揩油”伊斯科笑眯眯的

我不怪你【24】|abo邪教







又勤奋起来


我是跟着暮光之城系列歌单写的


代表性的就是A Thousand Years 


全文链接?

我不怪你【23】|abo邪教


我终于又回来啦

现在是各个文轮更状态

这个也是按顺序安排的

不过给他一个完美收官还要等



格里兹曼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

想起那从手里丢了的欧冠他还会难受呢

可是看着火树银花下的瓦拉内

竟然很幸福

哼,不知道他会不会熔一个欧冠奖杯给我呢,我要个魔法手杖,把他的腿变的跟我一样长

格里兹曼撅了撅嘴

不能怪他那不鼓掌不握手的小情绪

放在谁身上接连看着对家捧杯都不能忍啊

想让我鼓掌么,

我偏就不

就算那个人是他又帅又高的瓦拉内

但是现在嘛……格里兹曼把头埋进被子里

听着电视机里的喧闹声

他开始思考,万一是自己踩着瓦拉内拿到了欧冠冠军呢

看着他不开心自己还会开心么

不,还是会开心的,那可是欧冠呀

不,没那么开心,拉斐尔他连拒绝握手的小脾气都不会发的,让他祝贺我么……多委屈啊

不,什么委屈,成王败寇

不,拉斐尔这么好,他值得最好的

不……

纠结来,纠结去,格里兹曼抱着大白鲸和大虎鲸睡了个安安稳稳

当自己快要醒来的时候,听见了隐隐约约的门响,就清醒了一点,但不愿起身,只昏昏沉沉的等着他进来


“安托,亲爱的”看见揉眼睛的格里兹曼,瓦拉内轻声的问候他

“拉法……”格里兹曼软糯的嘀咕

瓦拉内没拎什么东西进屋,所以可以脱了外套就扑到床上抱住格里兹曼

“祝贺你,拉法”格里兹曼小声的说,就当补他一个奖杯吧,给我熔一个,且叫他再得一个吧

“谢谢”瓦拉内笑起来很治愈,温柔又得体,不炫耀,也不骄傲

“但是我还是会嫉妒你”格里兹曼轻轻的咬了咬他的耳朵,却闻到了杂乱的信息素“哼,你身上怎么这么多味道”

“啊,那只是飞机上过分兴奋的队友啦”瓦拉内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

“你们那个马洛卡小孩不是o么,怎么你们这么放肆呢”格里兹曼用胳膊圈住瓦拉内

“他被略伦特标记了,对其他人没那么敏感了”瓦拉内侧躺在他怀里

“那正好”格里兹曼亲了亲他,“我就再不用担心你们队里有勾引你的o了”

瓦拉内嫌弃的眯了眯眼睛“说什么呐,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格里兹曼咯咯咯的在瓦拉内耳边笑“以防万一”他亲了亲瓦拉内的眉尾“伤着了么?”

“没有”

“累么?”

“不累,就是有点时差”

“睡一觉吧”

瓦拉内蹭了蹭他的肩“好,我换衣服”

要走却被格里兹曼拉回来“不用”

“衬衫诶~”瓦拉内松了松领带

格里兹曼迷迷糊糊的翻身压到他身上,趴在他胸口,一颗一颗的解他的扣子

“喂,我们说好啊……你没到自然发情期我们不能……”瓦拉内有点发蒙

格里兹曼拆掉瓦拉内系的板板正正的领带,又一点一点把他的衬衫解开,全然不顾他的话,只是入了迷一样欣赏着瓦拉内的上半身“真好看”

“诶安托……”

“脱衣服睡觉嘛”格里兹曼很是有理的睨着瓦拉内,一边得寸进尺的整个把他的衣服扯掉,扔在地上,动手解他的裤子

“不行……”瓦拉内伸手摁住他

“有什么可不行的,脱衣服睡觉嘛我不闹”格里兹曼扑上去软软的吻住瓦拉内,仍要解他的皮带

瓦拉内一边有点乱阵脚的回吻,一边一只手捏住他的两个手腕,一只手自己把裤子脱了,任它落在地上之后连忙翻身钻进被子里

格里兹曼也钻进去“身材这么好怎么一点都不想露呢”他挤到瓦拉内怀里,摸了摸他因为踢球而滚圆却因为身高而修长的大腿

“你希望我把裤子穿得跟塞尔吉奥似的,露着大腿给人看?”瓦拉内吻他一下,眯了眯眼睛,刚才的害羞已经没有了,仿佛只是因为盖上了被子,有了一个掩耳盗铃的“不会被看光”的心理安慰,至于被摸么,早就习惯了,又不是什么不能摸的地方

“对啊,给他们看,然后去勾引他们,之后我去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男人”格里兹曼扬了扬头,把手伸出来“我这么摸你你能睡着么?”

“只要你不……”

“我不什么?”格里兹曼故意问

瓦拉内不好意思说出来“你明明知道”

怀里的蓝眼睛小眼睛咯咯咯咯笑了“放心吧,现在我不弄,知道你累啦,等你休息好的”他亲了亲瓦拉内好看至极的锁骨窝,闻了闻自己永远沉迷的沉水香薄荷味

“你这么说我可不敢睡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拉法……你真的不想么?”格里兹曼把手抚摸上他比例优越的腰身,宽肩细腰在足球运动员中不算多见,很多人往往因为核心力量的训练而把腰练得比较粗,只有腰臀的曲线才称为足球员常见的身材,但瓦拉内不是,他强劲的核心力量都在这样一个肌肉毫不夸张却匀称结实,又纤长柔韧的身体里

瓦拉内沉吟了一下“先……先睡觉吧……你……你最好……”

“你不要老是我最好,前面是繁忙的赛季,我身体没恢复,就没做,后面是世界杯——你真的打算要忍这么久啊”格里兹曼低低的在他耳边吹气

“那也……得先睡觉再说”瓦拉内斗争了一会儿

看出动摇的格里兹曼笑嘻嘻的抱住瓦拉内“好啊,我陪你睡”安抚的摸着蝴蝶骨和背脊,感受着正在吻自己的人发起了迷糊,再饶有趣味的看他鸦色的睫毛轻轻抖了抖阖上,安稳的闭上近黑色的眼睛,


这样大只的一个人就在自己怀里老老实实的睡了,格里兹曼看得心满意足

就算睡着了,瓦拉内也不是那种脆弱的感觉,他只是干净的像一张白纸,安静得很,浅色的被盖在他身上,显得他更加像个没有任何心事,不受任何搅扰的孩子一样——也许根本他就是个孩子,他比格里兹曼小,可能也比他许多队友都小

但是平日里的安静沉稳和淡定大气,将他原本的年龄都盖住了

他们都忘了瓦拉内只有25岁,只有在历数他的荣誉时,才把年龄算作称他为人生赢家的条件

格里兹曼轻柔的吻了吻他的额头,这个自己不常能吻到的地方,跟他依偎在一起,安稳的睡去

瓦拉内一直睡到饱,更加准确的说,是被一种揉碎了也能辨认出来的味道撩醒的,迷迭香的小爪子一丝一缕在心尖儿上抓着

“安托……”他迷迷糊糊的说

“嘿,你睡醒了么?”格里兹曼眨吧着眼睛“你闻到了么?”

瓦拉内忽然睁大了眼睛“你好像……”

“快了”格里兹曼眉开眼笑

瓦拉内本能想要起身,却被格里兹曼摁住在床上“我等不到世界杯以后了,那太久了……你不会难受的么?”

他把毛茸茸的头埋到瓦拉内颈边,轻轻舔着他的脖子和腺体


瓦拉内或许还没有真正清醒,

反正

他默许了格里兹曼的行为

这是个什么样的小天使啊
笑哥渐渐有了一个大明湖

怎么跟谁都这么有cp感呢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20】


我想把这个系列快点结束了
因为后面小法和小莫的可能……更让我着迷
因为他们更加复杂,对俱乐部和国家队或许感情真的都很复杂



2010.7.26
伊戈尔坐在电视机旁,身边坐着昨天刚刚开完发布会的古蒂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伊戈尔有些冷漠的看着他
“我说过的,我采访时就说过,劳尔在,不远游”金狼看着走进发布会场的劳尔
“是啊,现在劳尔哥哥也不在了,你不算失信”伊戈尔闭上了眼睛
“嘿嘿,小伊戈尔,你是怨我们了?”古蒂咧开嘴笑了
“我不敢怨你们,因为我知道你们不是——”
“没错,我们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但是当你必须走的时候,你就要走”古蒂说“我永远为皇马自豪,我永远是马德里主义者,我甚至为在皇马坐替补而自豪,因为我爱死了板凳上有皇马的队徽”
“所以呢——”
“行行好,伊戈尔,发生什么了你知道”古蒂摆了摆手“现在我们老老实实的听发布会行不行”

“我永远希望为俱乐部效力。对我来说,这是艰难的一天。
我是一名球员,我现在要继续比赛,但我永远忠于皇马。
在皇马的生涯中,我奉献了我的所有。
感谢俱乐部,感谢所有这些年支持我的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我为效力于皇马感到高兴,而现在,我将开启新的篇章。”

他看着劳尔掉眼泪,他就也跟着掉眼泪,劳尔拭眼角,他就也抬手擦眼角,他看着自己家里雪白的电视墙,忽然觉得好冷
这白色好冷
他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古蒂看了看他“……你需要我……抱抱你么?”
他就是说说,没有张开双臂,相反他抱着肩,但这不是讽刺的语气,只是带着他从来不做这样的角色的无所适从
伊戈尔抱住了古蒂,尽管古蒂下意识的缩成一条
古蒂是温暖的,伊戈尔忽然发现,他从来不抱古蒂,但是他刚刚发现,古蒂是温暖的——不过他很快就也没机会抱古蒂了

他也没机会再抱劳尔了
就只留下他一个人冷的发抖

想到了这里,伊戈尔一边听着劳尔的发布会,一边抱紧了古蒂,抽抽嗒嗒的哭了出来
古蒂不自在的扭了扭,伸出手来抱着伊戈尔,温柔异常的摸了摸他的肩
“你是我们的延续,劳尔跟我都信任你,因为你能把皇马带到更高的地方”
“我不想成为延续,我们一起不好么?”伊戈尔拍了一下沙发
古蒂笑了一下“总有一天,你知道自己就要说再见了,这避免不了,好伊戈尔,带着我们所有人的希望,你要继续往前走”

“你要知道,我们不是离开,我们早已经是皇马的一部分,融入历史,也书写了历史,在这里,我们深爱过,奋斗过,征服过,没有人能再把我们与这白色分开”
“我们只是,只是不每时每刻在你身边而已”
“所以你要自己长大”

伊戈尔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想这样”

古蒂充满怜悯或心疼的看了他一眼,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像之前我们待你一样,你也要这样待别人,比如塞尔吉奥,比如马塞洛,伊戈尔,你比我们想象的要坚强,也比自己意识到的更坚强,试试看,你会做的很好”
伊戈尔揉着眼睛“你们没有给我留下别的选择,我只能接过来”

“伊戈尔·卡西利亚斯,皇马以后,交给你了”电话里劳尔说
“我知道,你放心”伊戈尔拖着哭腔“我会长大一点”
“照顾队友,尊重对手”
“我会的”
“伊戈尔,做了队长,有些话你就不能再说了,也有些事你不能做”
“嗯,我明白队长的担子”
“但你同时是西班牙国家队的队长,很多事情你都要权衡,你要考虑的多一些”
“我会承担交给我的所有职责,放心吧,劳尔哥哥”
电话那边叹了一口气“伊戈尔,你长大了”
“我不得不”
“我想象不出来,那个扑在我怀里要高乐高的小孩子现在成为一队之长,皇马的城墙
我也想不到,那个为了一个英格兰人的来和去,哭哭笑笑的小孩子,现在是皇家马德里的脊梁
小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担当”
伊戈尔哽咽着“因为这个人再也不是那个小孩子了,是你们剥夺了他这个权利”

“抱歉,伊戈尔,我多想陪你更久一点啊”

伊戈尔捂住了话筒哭出声来
那个小孩子已经永远被抛弃在繁花似锦的日子里,那里阳光明媚,一切如初,但在它背后斑驳的痕迹中,早已经拼不出完整的样子,每每想起,那都是个铭心刻骨的岁月,提醒着伊戈尔他曾经有这那么放肆而温暖的时光
而现在走出来的伊戈尔,只是那个少年抛去了棱角,抹掉了生动,拔掉了尖牙利爪所剩下的长大过后的躯壳
他还是他,爱哭,情感过剩,温柔可靠
但他也早不是那个他了

满腔的痛苦和沉重的牢笼感让伊戈尔喘不过气,他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深呼吸,他觉得自己的肺变小了,胃缩在一起,心脏跳得很慢

谢谢你当时的那通电话,伊戈尔告诉哈维
我知道你难过,会需要我
哈维焦糖色的眼睛温柔静默

那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伊戈尔像抓住了一个救命的稻草,小心又急切的接通,稳了稳声线
“哈维……”
沉默
“哈维,你说说话吧,我想听”
“伊戈尔,你还好么”
伊戈尔渐渐的哭了起来,从最初压抑的哽咽,到最后气息都难提的放声大哭
哈维没说什么话,只是安静的听着,好像就在伊戈尔身边一样
他哭够了,哈维才顿了顿“你知道的,这一天是迟早的,也许你想过更温柔更值得的告别,但终归是告别”
“哈维我害怕,我不知道现在我要怎样做”
“当个队长,全队的依仗,要站得起来,你有这个能力,这是他们把皇马交给你的原因,不要怕,你只管抬头向前走”
“若是没有路呢”
“开一条路。伊戈尔,你相信我会一直支持你么?即使你成了皇马的队长而我厌恶皇马”
“皇马的队长……”
“也是西班牙的队长,我会跟你站在一起,或许肩并肩,或许狭路相逢,但你不用怕,我支持的是你”
“那么你不准走,国家队,或者巴萨也好”
“我不走,我陪你”
“好”

这是一个犬系学霸,卧草学霸的梗
感谢供梗
看了一个叫做,非人哉的漫画
也有那里的一个小梗,就是哮天犬错认白虎的那个


链接在评论


回归线【9】


这是我安排学霸钢一下水爷
谁叫欧足联欺负人呢
学霸都低调到尘埃里了

放心吧,这里学霸硬气着呢



“你还记得是谁么?”瓦拉内亲手给格里兹曼戴上一对手链
“不,他们很早就给我做了手术……我在监狱里的时候”格里兹曼把眼睛撇到一边去不能看瓦拉内,等到他退开了,才能好好端详自己的新,手镯
“没有链子的手铐,随时定位,跟我超距离会报警,至于锁或者信号,你如果想屏蔽或者篡改的话,尽管试试看”瓦拉内不动声色
“well,我想说,我一个男孩子……戴着一对手链真的有那么点娘炮——就像我找不到对象只能自己带情侣手链而已”格里兹曼抱怨道
“看这里”瓦拉内伸出自己的手,上面有一个一样的
“你愿意跟我带情侣手链嘛!”格里兹曼蓝眼睛显出高兴
瓦拉内摁了一个按钮,格里兹曼的手链忽然彼此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吸到了一起,还扣了个结实
“操!”格里兹曼呆住了“好吧……我自己跟自己情侣”
“这个,你一旦在我没授权的情况下碰了任何军团的设备,都会报警”瓦拉内扔给他一个戒指
格里兹曼笑了一下“我还期待你给我戴上呢……嗷!它会长进我的肉里么!”他发出痛呼
“生物链接,读取你的生命体征,定位,判断你是否在使用设备”瓦拉内说“还很好看”
“哈,真高兴你喜欢”格里兹曼恢复了笑容“让我看看你最后一个小礼物”
“你可以选择,项圈,脚链”瓦拉内举起了手中的东西
“项圈,十字架很精致我爱它,毫无疑问”格里兹曼脱口而出“等等……我能知道都是干什么的么?”
“不”
“好吧,项圈,我选完了,能知道它是干什么的么?”
“不”瓦拉内靠近,给格里兹曼戴上
格里兹曼只好又闭紧眼睛,轻轻的拉近和瓦拉内之间的距离“你要困住我”
“谁叫你耍我呢”瓦拉内轻飘飘的抱了他一下
“为什么要给我这些——我是说,原来那些……”
“太明显了”瓦拉内抽身离开“我带着你所有人都盯着看”
“哇嗷,不愿承认的占有欲”他狡猾的笑了
瓦拉内笑眯眯的“这回你可以试试逃跑,我期待”
“认真的,拉斐尔,如果我做了什么事,这个看似虔诚的十字架项圈,会不会自动收紧勒死我,或者十字架插进我的喉咙”
“保不齐”

“我叫你做的事,做了么?”瓦拉内带着格里兹曼找到本泽马
“嗯哼”本泽马回答说“你还好么安东尼,太久不见了”
“不赖,谢谢,卡利姆”格里兹曼眨了下眼睛
“打他一拳”瓦拉内忽然说
“啊,我懂”本泽马笑嘻嘻的背过格里兹曼以防他看到口型“对不起啦,我会轻轻的,你假装一下吧”
“fine”格里兹曼被本泽马揪了过去,本泽马轻快的给了他脑袋一拳但是他装得很夸张
“很好”本泽马表情冷漠,但语气温柔的说“对不起,你知道我是心疼你的安东尼”
“为所有你做的事感谢你”格里兹曼笑着
本泽马拿出一个追踪终端“我找到了信号终点,只有一个,而且我认为你能找到他,然后你要尽量拿出它的芯片”
“别看屏幕”瓦拉内不动声色的对格里兹曼说
“我懂”格里兹曼把眼睛移开,朝外看去
瓦拉内进行了一系列解码“行啊,没看出他还有这心思”
“不是他做的”本泽马说“这个监视系统很早就有,拉莫斯没道理那么早就盯上他”
“他的仇家太多了,没法确定”瓦拉内说
“我么?”格里兹曼搭话“那确实很多,不过——我有点印象的是,在做手术之前,我最后一个见的人是保罗”
“保罗不会,他宁愿挖掉自己的眼睛”瓦拉内说
“我知道,但是如果有人利用他而他不知道……”
“你有怀疑的人”
“你不会相信我”
“说说看”
“何塞·穆里尼奥”
本泽马思考了一下“嗯……那说得通”
“去问下卡西利亚斯”瓦拉内说“我去端掉终端”
“你要逼他们?”
“我要收拾他们”


当瓦拉内站在拉莫斯面前的时候,拉莫斯眯了眯眼睛“啊哈,表情很不好啊,地球爆炸了”
“通过别人的眼睛看世界舒服么”瓦拉内示意格里兹曼不要靠近,自己往前走
“看见你们很亲密我就放心了,但问题是,每次你靠近他就会闭上眼睛,我看不全,不爽”拉莫斯咧开了嘴
“你需要我现场直播么?”瓦拉内的眼睛迫着拉莫斯
“说实话,你这种亘古未有的保护欲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拉莫斯从椅子上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骗你的时候?还是重新回到你身边的时候?”
“终端在哪?”瓦拉内靠近他
拉莫斯哈哈一笑“你知道么,就算像我们这样死死的困住他也得不到他的,他总有办法,终归是要跑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格里兹曼终归是格里兹曼”
“所以只有我能控制住他,你不能”瓦拉内眯了眯眼睛
“什么?你以为他是你的……”
“说对了,他是我的”瓦拉内冷静的压住拉莫斯的话
拉莫斯把一个插件插到自己的终端上,屏幕里立刻出现了瓦拉内和拉莫斯的形象,从门口投来
瓦拉内回头看,格里兹曼正在凝望他,屏幕里的瓦拉内正看过来
“哇,你看见了么”拉莫斯看了看忽然一阵模糊的屏幕“他要哭了”
格里兹曼剧烈的眨着眼睛,然后把眼睛闭上了
屏幕黑下来,偶尔有一点光透过睫毛的缝隙
“睁开眼睛仔细看着,骗子”拉莫斯抽出了手枪,一枪打在格里兹曼身边,玻璃啪地裂成碎块,哗啦一下四散在地上,桌上
“操!”格里兹曼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瓦拉内也拔了枪,很近的距离,一枪打在拉莫斯胸前的子弹壳上端,链子断了,子弹壳坠了下去
瓦拉内又开了一枪,精准的打折了插在终端上的插件,屏幕一片雪花

“操你的瓦拉内”拉莫斯眼睛几乎变红
“不!等等”格里兹曼冲过去卸掉拉莫斯的枪“这是国际舰队总部,除非你们都想像我这样”
拉莫斯忽然锁紧眉头
瓦拉内慢悠悠的把托雷斯的子弹壳捡了起来,拿起来端详了一下
“你不是真的要查费尔南多的事情”拉莫斯感觉背后一阵发冷
“我为什么要查”
“你就是要把他保出来”他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多谢你”瓦拉内看了他一眼,仿佛一个饱食的大猫,他转身离开,把子弹壳放在一堆碎了的玻璃碴里,显得晶莹好看


“芯片”瓦拉内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什么芯片?”格里兹曼眨眨眼睛
“我不想说第二遍”
“fine,我以为你忙着跟拉莫斯对峙,看不见我过去……好吧……在这……”

搅基岁月【8】


这个是还一个世界杯之前小莫没入选然后我说板鸭踢几场我写几篇的债,
今天知道小莫重回国家队所以更了
还有就是阿笑那天直播说他喜欢的号码7.10.21
划重点,21




自从那次被瓦拉内扫地出门,本泽马忽然契而不舍的想摸瓦拉内的腰

你要问为什么,那就不能怪本泽马了

“谁?格里兹曼?”本泽马大喊了一声
“拜托你是傻子么……”伊斯科踮起脚尖捂住他的嘴“小点声,这可是厕所”
“等等,他可以摸拉斐尔的腰?”本泽马摸着下巴“那为什么我不可以”

没错这就是他的沙雕出发点

伊斯科诡异的笑了笑“你可就要问你自己了,这人我不熟,不然还能帮帮你”
“这人我熟啊,我他么上周末还请他吃饭来着”本泽马摇了摇头“引狼入室啊,失算失算”
“话说,学霸啥时候就成了你家的室了”伊斯科鄙夷的说
“不知道吧,从他十八岁就是了”本泽马得意洋洋的晃了晃脑袋
“你们两个给我滚出来!”门被踹了
“不出!誓死不从”伊斯科凄惨又倔强
“阿尔瓦罗,去给我接盆开水”

开了门,学霸叉着腰堵在门口

“操,你怎么发现我俩的”本泽马抬着因为惊吓跳到坐便盖上的伊斯科
“他么的门缝底下四只脚,不知道以为蜈蚣来上厕所了”莫拉塔从瓦拉内身后探出头来
“你们要干嘛”瓦拉内眯着眼睛
“啊,拉斐尔,提到安东尼你就虚,可是你从来不这么护着我”本泽马把伊斯科扔下去
“我日!”伊斯科啪叽坐在坐便盖上
“开水呢”瓦拉内轻轻回了回头
“算了算了算了……学霸算了算了……”


“你去面试?”阿森西奥瞧了一眼一身正装,正在打领带的略伦特
“嗯哼,学生会”太子爷口哨吹着歌,停了停,回答他
“你还用面试啊,过去了还不像猴似的被拉着欣赏”塞瓦略斯叠着衣服
“马尔科你怎么不去”巴列霍说“你不是跟学生会那个小短腿特别熟么”
“他没工夫去什么鸟学生会了”马约拉尔哈哈一笑“棒球队和足球队他全进了……”
“啊,不,我是被骗了……”
“我去……一个球队的训练就够劲爆”略伦特给他比了一个“服了”的手势“阿什,帮我看看领带”
“照镜子呗”阿什拉夫打游戏没腾出手来
“不行,我觉得我们应该买个大镜子,这个小照妖镜似的太不舒服了”略伦特拿着小镜子左右看不清“不行阿什,我一只手拿镜子就不会系了”
阿什拉夫咯吱的把椅子往后推
“操,这声音像猫挠墙似的,一会楼下上来找你”
“那你就跟他们说是太子爷在挠”阿什拉夫给略伦特系好领带,调整一下扣的位置“行啦”
“帅不”略伦特露出大白牙
“帅你快走吧”阿什拉夫点点头
“谢啦”一个响亮的吧唧亲吻脸颊的声音随着略伦特开门出去而渐渐淡去
“啊……小阿什~”阿森西奥眯缝着大眼睛看着脚下生了根一样的阿什拉夫
伴随着口哨声,阿什拉夫又咯吱把凳子拉回去“别……你们别这么傻缺行不行”
“等等,马尔科,你是怎么被骗的”
“什么被骗?”
“骗财骗色?”
“骗到什么程度了”
“日,你们给我滚”
阿森西奥打死也不会说他是因为被莫拉塔的美色所迷惑才稀里糊涂的签了卖身契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马尔科,你们寝室人呢?”莫拉塔从门后探出脑袋来
“阿什去自习,略伦特的狗病了,巴列霍去健身了,塞瓦略斯和马约拉尔有选修课”阿森西奥狐疑的想了想,这几个人怎么这么齐刷刷的走了呢
“这个表给你们班长”莫拉塔抽出一个文件夹
“马科斯不在,急么?不然打电话给他?”阿森西奥瞥了一眼
“急,他要是回不来别人签也得赶紧签了”略伦特眨眨眼
“那肯定是……我给你找找看”阿森西奥打了电话“马科斯你在哪啊?找你有事,莫拉塔……啊不是莫拉塔,是学校……急,回来签字……不行吧……你那个狗怎么样啊……啊这么麻烦……那我咋办!不行!你别挂啊……诶我去你的……——他挂我电话”阿森西奥悲愤的看着莫拉塔
“又不是我挂的”莫拉塔大眼睛委屈
“那我怎么办啊”阿森西奥跟他比赛似的来了一个大眼睛委屈plus
“啊……你们班委选了么?”莫拉塔想了想
“选了”
“你是班委不?”
“我是”
“那好办了”莫拉塔打了一个响指“签你的名,把职务附上,你是干啥的”
“组织委员”
“那是干啥的”
“组……组织的”
莫拉塔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阿森西奥的手里塞上笔“行吧就你了”
“诶不行,你看这写着班长签字确认呢”阿森西奥打了一把他的手
“没事的,就意思是你们班班委知道了这名单就行,也不用你们审核”莫拉塔伏下身,握着阿森西奥的手,带着他写“来写,组织委员”
“嘿!……”阿森西奥抬起头来,忽然一股淡淡的香味冲进鼻子“你弄香水?”
“我?……不啊……”莫拉塔笑眯眯的,焦糖色的眼睛慢慢的眨了一下“衣服吧”他整理了一下手里的一沓纸,抽出来捋了捋,把距离拉远一点
阿森西奥也笑起来,看着他,说实话,他还挺喜欢那个味道,而且,有一丝丝不像让他就这么把距离拉开
“行吧,给我,我先签了”
莫拉塔如他所愿,凑近了两手撑着桌子,给他指了指位置,“这儿,签自己的名”
阿森西奥像着了魔一样签了字,还恋恋不舍的贪婪的吸气,
很喜欢被这个人围在有限空间的感觉,阿森西奥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心理有些什么小问题了


“阿尔瓦罗,你动我的东西了”伊斯科翘着小短腿
“看了各班加组织申请的统计资料”莫拉塔从实招来
“不,大傻在打印处见过你,你管巴斯克斯要了复写纸,还有我的a4纸怎么开封了我操你大爷阿尔瓦罗莫拉塔,你干坏事都不用自己的东西么?”伊斯科卷起文件袋照着莫拉塔脑袋招呼
不料高度不够,莫拉塔笑嘻嘻的在胸口借助文件袋“看来得拉你下水了,狗子,你看这是啥?”
“操,你他么……真可以,你也太真实了吧——”
“底下的白纸,咱俩一人两张,去直接往上印入队资料就行了”莫拉塔挑了挑眉
“你可真是插上毛比猴精……这一看就是复写纸,肯定……”
“你山炮吧,要是你们球队真想要他,不管他签成什么样,自然能让他过审”莫拉塔把纸收好
“我不信你们橄榄球队拉斐尔能让他过审,就这样的,就这样的拙劣签字”伊斯科说
“今年吊哥负责”莫拉塔迷人的笑笑“他指使我这么干的”
“我操,那我怎么对付德甲的胡大头啊”
“听说多特的那个金毛羊驼能对付他,你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