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回归线【10】




这赛季拜仁这状态呀……

想来要不我给他加持一下?

正好我还有很多悬念没有解决呢

这一章其实是泄露了一些机密的

因为我怕我半夜的思路之后被我忘掉


我偏爱一些冷门的球员

不知道有人喜欢哈马么

而且我爱比爹,我把他留在了拜仁




蒂亚戈·阿尔坎塔拉是个甜到极点的大骗子,但是他只骗他想骗的人,对其他人都无比真诚,或者无比残忍

“爱你,晚上见”转进自己的房间,蒂亚戈很庆幸自己又快速关门的好习惯,而自己的正牌男友哈维又眼神控制力极强的不乱瞟——不,不是那个哈维,蒂亚戈一想起那个哈维就头痛,冠绝自治领的天才唯独克服不了他拿不下信息情报榜首

“你怎么进来的”蒂亚戈随手锁门

“看见了那个钢锯头之前输的密码”一身自治领小喽啰服装的人转过身来

蒂亚戈在心里把比达尔用机关枪突突了一遍“塞斯克,虽然这里不是国际舰队,但是我给你的忠告你必须记得,不要再靠近我们,我们任何人,你该去过你自己的生活”

“你为什么离开国际舰队?”塞斯克摆弄着手里的一个方盒子

“困在那我没有出头之日”

“一方面。另一方面,你知道了什么事”塞斯克平静的黑色眼睛藏着波澜

“你知道我是搞这个的,所以知道点什么也不稀奇”蒂亚戈用琥珀色的眸子望了望他,看着很诚恳“不过我没有关于你的信息可以给你”他有一种略显失落的表情“爱莫能助”

“你知道的信息让国际舰队感到恐惧,所以他们始终惦记着让你回去,仿佛只有落到他们手里,那些信息才安全”塞斯克没有被他的话带开“你这种形式,跟南多一样,他漂泊那么久,国际舰队还是千方百计的把他找了回去”

蒂亚戈摇了摇头“我不太熟悉他”他顿了顿“到底你那位南多,给你留了一个什么东西,才让国际舰队如此投鼠忌器,你给他们起了这么多麻烦,杀了你不是理所当然?”

“爆炸飞船的黑匣子,你不是拿到了么”塞斯克看着他

“不是我拿到了,是阿尔扬和弗兰克捡回来的,它摆在物证室里,我只远程访问过一次,损毁得不像样,还没有你告诉我的多,如果你还想让我帮你查下去,你必须给我更多信息” 蒂亚戈压低了声音

“我看你们的防卫很一般,我人都到你鼻子底下了,侵入物证室你应该不用我教”

蒂亚戈摆了摆手“曼努会一屁股坐死我,除非你能搭上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知道吧,走热罗姆的枕边风路线”

“你不是跟那位杀神很亲密么”

蒂亚戈苦笑“我只能走罗伯特的枕边风路线,那热罗姆真的会掐死我,我已经在他那挂号了”

塞斯克把手里的方块扔下,起身离开桌子准备走“你要的东西在这里”

“塞斯克你说…………你别生气——我只是个猜测——有没有可能,你那个南多根本什么都没给你留下,他给你的那个动态码就是什么都解不出来,我用尽一切办法解它都是个空的,反正国际舰队也一样解不出来,你只要继续装作你已经完全知道了他留给你的秘密并继续要挟国际舰队,他就起到了保护你的作用——可能他单纯是要保护你呢”

塞斯克的眼睛忽然空了一下,又一瞬间暗淡,轻轻的喘了口气“他所有的加密习惯都在这里,你再试试”


坐在哈维马丁内斯大腿上的蒂亚戈向后倒去,躺靠在大个子巴斯克人的肩上“呆瓜……你说朋友让我查点事,我知道了一些东西——一定让他很崩溃,我该不该告诉他”

“嗯……那要看什么朋友了”马丁内斯揽着他

“你怎么不问问我是谁,我知道了什么呢,这样我还能以抗不住你的诱惑为借口,好好跟你倾诉一下,我简直要憋死了我知道好大个事却不能说”蒂亚戈郁闷的蹭了蹭马丁内斯的脖子“差点就露陷了,搬出好几个人才搪塞过去”

马丁内斯笑了起来,胸口震了几下“我可什么都没干,你想跟我说就说好了,反正我又不认识又不会说出去”

蒂亚戈在他的长腿上轻轻翻转身体,钻进他两条腿之间,趴到胸口上“我真爱你,我总觉得存盘都没有你安全,我跟你说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情报,你就像个无底洞一样,我可以把一切都倒给你”

蒂亚戈的几丝刘海儿扫到了马丁内斯的颈边,他顺手摸着蒂亚戈的头发“或许这正是你爱我的理由?无底洞有助于减压?”

“谁要爱这个,像个机器人……”

马丁内斯把眉毛拧起来,用手抚过蒂亚戈诱人的腰臀线,故作鄙夷却暗暗压低了嗓音“像个机器人?”



“哈维你什么时候……操”

“操……”

“神他么阿图罗你从来不敲门”蒂亚戈在心里又把比达尔突突了一下

“你们没锁门啊……难道门开着不是意味着可以进么?不行了罗伯特我要洗眼睛”

门外的莱万多夫斯基干咳了几声“哈维我们想管你借一个防御舰,本来希望你亲自驾驶的但如果你忙的话就把舰交给热罗姆吧我们有缘再见”

“等等!”蒂亚戈眼睛一转把他叫住“有任务?今天不是休息么?”

“突发情况可不管你休息,连曼努都出动了,也就你俩还在这里腻歪”莱万的声音渐渐远去

“哦”蒂亚戈若有所思,然后转身扑住马丁内斯“呆瓜,你把舰给他吧,然后再陪我一会”

“他们真的不需要我们么?”马丁内斯敬业的看起了行动报告,蒂亚戈妩媚的凑过去“曼努,热罗姆,阿图罗这个防御结构没问题的,我们就偷个闲吧”

马丁内斯看了他一眼,深深的明白了他一定有事要干“你可别乱搞”

蒂亚戈叹了一口气“受人所托啊……”

在跟马丁内斯赤身裸体躺在一起的掩护下,没有人在会进来打扰他了,留守的胡梅尔斯是个礼貌的人,他不会打算进来的

“物证室加锁了?”蒂亚戈求助似的看着马丁内斯

“你可不要看我,我不会帮你做这种事”他做投降状

蒂亚戈甜甜的笑了“呆瓜~”

“不”马丁内斯缩了缩脖子,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

“来嘛呆瓜”蒂亚戈往他身边钻

马丁内斯咯咯笑了“你明明自己能破掉锁”

“省心力嘛”蒂亚戈轻轻啃咬着略显羞涩的巴斯克人的锁骨“好嘛?”

“不”他笑的发抖

蒂亚戈继续吻着他的脖子,在上下轻滚的喉结上轻轻撕咬

“好吧好吧”马丁内斯认输



蒂亚戈紧皱着眉头“呆瓜我想不通发生了什么……没办法解释他们的对话”

“或许我们可以模拟”马丁内斯轻轻给他揉着太阳穴

“好吧,我先来……杰拉德”

“费尔南多,你怎么来了?”

“飞船有问题,塞斯克有危险,相信我,你现在离开这里”

“外面有人守着,我已经进来了”

“我相信你有b计划”

“我需要时间”

“这不能让塞斯克知道”

“让他上飞船,我去拦住塞斯克”

“这样你就能出去了”

“我明白”


“然后一大段沉默,之后,我很惊讶,塞斯克?”

“这时候我还在,但是我听起来很冷静,塞斯克”马丁内斯说“所以现在问题就是,第一,b计划是什么,第二,什么不能让塞斯克知道?第三,‘他’是谁”

蒂亚戈叹了一口气“就这些,接下来该我们猜测了,我们都知道黑匣子能录音,所以我应该用别的方式给你看了出去的途径”

“然后我应该按你说的做,因为我想尽快拦住塞斯克”

“假设你出去了,然后我们说的‘他’上了飞船”蒂亚戈说

“但结果是飞船上坐着塞斯克,杰拉德和费尔南多起飞了”马丁内斯随手抛着一个录音笔

“那么就应该是你没有出去,也没有拦住塞斯克”

“这说不通,他们后来一切正常,不像有什么计划没成功的样子,除了费尔南多见到塞斯克很意外,这恰恰应该说明他们的计划成功了,至少杰拉德出去了……可是,录音里我分明还在那里”马丁内斯也皱起了眉头

“等等,这只是录音而已,声音的模仿很方便——不,塞斯克亲眼看着杰拉德死去,只模仿声音骗不了他”蒂亚戈咬着手指

马丁内斯抱着他,看着窗边,忽然收紧了手臂,挑了挑眸“是影子”


窗在耀目的光芒穿过格子帘映进来,透在地上,微微的摇曳

“你是说替身”蒂亚戈倏的转身“那可坏了……”


我不怪你【26】|abo邪教





是不是好久不见我了

我真的是太忙了,太忙了

忙成陀螺噢


有一点虐哦,不过提这些是为了把人物情感交待得更充分完整,前后也更有联系



2018年俄罗斯的夏天,不,2018年一整个夏天,都是格里兹曼难忘的

迷茫,难过,撕裂一样的痛苦,艰难的抉择,抑或是温存,爱恋,相守和胜利

“拉法,这时候你能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格里兹曼在瓦拉内门口流连

为了不影响休息,瓦拉内决定分开睡觉,于是亲自把他送回自己屋子里“以后我能在你身边,真是是太好了”瓦拉内温柔的纠正了一个词,然后把他塞进被子里,把他的小手都盖进去,又掖到颈下,轻轻吻了他一下“晚安,亲爱的安托”

格里兹曼笑的咯咯响“晚安亲爱的拉法”

瓦拉内潇洒的拔走了他的充电线和摆在床头的游戏手柄“你要是开电视我可是能听见的”

“都怪教练的训练开始的时间太早了……”他嘟囔着

“好好睡觉”瓦拉内给他关好了灯,空调调到睡眠模式“明早见”

“明早见”格里兹曼在黑暗里欢快的说

出门时,瓦拉内听到隔壁卢卡斯的屋子里传出吵架的声音,不禁轻轻敲了敲门,没想到出来的是金鹏贝和博格巴

“你们在干嘛?”瓦拉内压低了声音

“在劝架啊”博格巴说

“干嘛啊?是我不记得妈妈生日的么?我不是早就告诉你我不在家好好照顾妈妈的?”卢卡斯好像摔了矿泉水

“没当天提醒?这你还用我当天……操我他么一天训练回来你还跟我吵这点屁事……”

“我不是说……我去你的,我说了什么你自己明白我的意思”

“不不不,特奥你不能这么说你哥哥”洛里居然也在里面

“诶……是特奥啊……用我进去劝劝么?……不要吵着我家安东尼睡觉”瓦拉内迟疑了一下

“行了吧,我们劝,你快去哄着安东尼得了”博格巴把他推了回去

“外面怎么了?”格里兹曼好像坐了起来

“卢卡斯跟他弟弟吵架,他们在劝呢”瓦拉内说“你快睡吧,我这就回去了”

“需要我去看看他么?”格里兹曼倒是很积极

“你睡你的觉吧”瓦拉内笑着出去,给他关好门,往卢卡斯屋里探了探头“诶,好好劝啊,早点大家都睡吧”

得到了博格巴‘赶紧走’的手势


瓦拉内属于那种入睡很快的人,大概是类似心里坦荡没有暗鬼那种感觉,不过听到异样的动静醒过来也很快,这就是凌晨三点发生的事,他听到了敲门声,然后走廊里有开门声,但是自己的门还在被敲

于是他围起了一个浴巾开了门,一瞬间就被一个小身板冲进怀里,对面房间的卢卡斯和博格巴站在走廊里

“怎么啦”他轻轻的拍着格里兹曼的背,看着的是卢卡斯,他眯了眯眼睛,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为什么觉得卢卡斯眼圈有点红呢

博格巴一脸黑线“我已经很困了……你们都在干什么啊……”

“我只是……来找拉法一起睡,不知道你们……”格里兹曼吸了吸鼻子

“你妈妈真是太辛苦了……”博格巴拍了拍卢卡斯的肩“你别乱想,赶快睡吧,都三点多了……”

“我知道了,抱歉,保罗,拖着你到这么晚,大家晚安”卢卡斯根本就不是小狼狗了,蔫蔫的

“我没怪你,快去睡吧Luki”博格巴摸摸他的头

“晚安,大家”瓦拉内把格里兹曼带进屋里“再说说你,你怎么啦”

“我只是想跟你一起睡”格里兹曼爬上瓦拉内的床钻进被子里把自己盖好,一副鸠占鹊巢的样子

“不是实话”瓦拉内摇了摇头“你得告诉我为什么”他也钻进被子里

格里兹曼沉默了一会儿,挤到他怀里“我做了个梦”然后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如果告诉我你梦到了什么,我会更放心些,也知道怎么安抚你,但是你不说的话……”瓦拉内把他抱在怀里“可以关灯么?”

“关上”格里兹曼说

瓦拉内长臂一伸,把灯关好“这回可以说了吧”

格里兹曼在被里窸窸窣窣的动了动,依在瓦拉内身边“我梦到他了——我们三个”他的语气里有点伤感,像是从那个刚刚愈合的伤疤里传出来

“你也梦到她了?”瓦拉内说

“well,可能是她吧,不过我梦到的不太看得出来,因为她机灵又漂亮”格里兹曼带上了一点鼻音

“我梦到她时她已经长成小姑娘了,你梦到的她长得什么样子?”瓦拉内说

“你也梦到过?”格里兹曼抬了抬头

“孩子是公平的”

“嗯……有道理,你梦到她什么样?”

“漂亮的蓝色眼睛”瓦拉内说

“金棕色的卷发”格里兹曼浅浅的笑了

瓦拉内吸了一口气,在视野里的墨色下尤为明显“她可怪我?”

格里兹曼抱紧了他,不含一点色欲的抱着他的细腰,抚摸着他的背“一点也不”

瓦拉内轻笑了笑“她还跟你说过呢?”

“她没说,但是我知道,她不会怪你,我知道她爱我们”格里兹曼把瓦拉内摁下来,吻了吻他的眉心

“既然没说,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瓦拉内的声音温柔异常

“是她让我知道的,还记得吗?我们一起看的电影”格里兹曼听起来快要睡着了

“暮光之城?你自己看了破晓下?”瓦拉内忽然侧了侧身

“是啊……或许她有天赋呢,像电影里的小女孩一样,我抱着她,她就伸出手来告诉我一切,她在我肚子里时候的点点滴滴,还有她希望我去做的千千万万”

“上帝……我应该陪着你的……我刚才就不应该回来睡什么觉,我应该在那个时候跟你在一起…我也不应该让你自己在家看暮光之城……啊……为什么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总不——”


一吻封缄


拉斐尔,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需要你的时候,你真的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

我不是那种需要你给我扛着穹庐和四野,我只能在其中娇嫩生长的人

上天许我挣脱桎梏,从混沌中向清水更清处漫溯

当我开始爱你,那便已经换了宇宙

在你身边,我可以做傻瓜

但是为了你,我也可以有铠甲

为了面对向你我而来的流石和箭簇,也为了牵你的手走过深谷和漫漫长途


“你明白我的意思”

格里兹曼说,他看着瓦拉内比黑夜更黑的眸子中似乎有一些闪光,像枚亮晶晶的星子

“我们到这里不是来避暑的,拉法,我们为了那坨金疙瘩付出太多了”

“相反的,我们要肆意燃烧”





真的是超级不爽之后的沙雕产物

我又开始开发学霸了


前所未有的波霸走心啊


应该是需要链接的

我要做点什么了

不爽,极度不爽

赢了输了的我都不爽

看见评论我就不爽


切尔西赢了,小莫也进球了

这边学霸送了点,然后皇马惨案


他们怎么这么懂球啊

怎么这么牛逼啊

真想把那些人推出去喂狗

一个电炮给他们脑瓜子削放屁了


莫生气莫生气,我若气死,,,,


封疆【15】『反悔』




第一个非常人要出现了^_^

还有笑笑的大明湖的水啊,可是越来越深了



“今天你做的是什么梦?”坐在床头的塞斯克拿着一支笔

“啊……我有点忘记了……”巴尔特拉眨了眨他美丽的眼睛“好像……一只白色的鹰被铁链拴着,周围开满了花,我想去把鹰解开,就朝着它走去

但是地下白色的蔷薇,一点一点开放,我就跟着蔷薇往前走了”

“鹰怎么样了呢?”

巴尔特拉费力的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没靠近,因为我跟着蔷薇走了……

然后……仿佛有鹿,一直在我前面,也跟着蔷薇奔跑,忽然一跃,跳进了蔷薇丛”

“什么样的鹿?”

“一头雄鹿,白色的”


“你又利用马克……这不好”哈维说

“有什么报应叫上帝一径报在我身上”塞斯克黑色的眼珠转了转“解梦要紧”

“鹰和蔷薇是拉莫斯家族的族徽,那么鹰就是塞尔吉奥,可是他的蔷薇是金色的,只比公爵少一片叶子,并不是白蔷薇”皮克说

“难道是他其他兄弟姐妹?”哈维问

“听说他妹妹刚刚定了婚,跟巴伐利亚大公的弟弟,白蔷薇远布……难道是说他妹妹”塞斯克说

“我没明白为什么从马克摔下马你们就开始研究他做什么梦”皮克悠哉的喝着下午茶

“你看他做的梦,那是启示”塞斯克说“蔷薇,鹰,那是拉莫斯家族的象征,那么鹿又是谁?”

“你不会真的相信有什么上帝的启示吧”皮克咧开嘴笑了一下

“你不信?”塞斯克看了看他

皮克蓝色的眼睛像星子,摆了摆手“我不信上帝的启示,我信你”

塞斯克微嗔的轻踹了他一脚

“你看他!”皮克拉哈维的袖子告状“没大没小了,还敢踹我”

“边上玩去……”哈维挥了挥手,进行他自己的沉思和谋算




“马尔科,你还好么”巴斯克斯给阿森西奥按肩

阿森西奥一身盛装,却不停的深呼吸,眨巴着大眼睛求助似的看着大家,委屈的摇着头

“好小子,别怂”卡瓦哈尔拍了拍他的头

“没有什么区别的,你还是我们的一员,只是你有更大的责任”纳乔说“这是你们家的安达卢西亚,也是我们共同守卫的安达卢西亚”

阿森西奥呼出一口气“我知道了”


“对着我再说一次”伊斯科给莫拉塔系衬衣的带子

“我都记住了”莫拉塔抬了抬头

“你知道的,那种场合,错一个字都是万劫不复,你在说话,有人会在记录,每一个字都关乎法律效力”伊斯科坚持的盯着他

莫拉塔神色平静,温柔的说“我,萨伏依亲王,卡斯蒂利亚王位的继承人,王长子阿尔瓦罗,眼见父王无可置疑的领土安达卢西亚陷入危局,自己亦将受到威胁,鉴于塞维利亚军队统帅被摩尔人所俘,为稳定局势,保护安达卢西亚不遭异教蚕食,接受新任塞维利亚勋爵马尔科·阿森西奥,塞维利亚正统公爵与马洛卡女伯爵之子的效忠,以传国王之旨,以正上帝之信仰,与南部人民同在,率领安达卢西亚摆脱困局”

“然后为你奉剑的是”

“莱昂诺尔小姐,表示经过她的允许”

“然后呢?”

“然后我把莱昂诺尔小姐留在身边,阿森西奥不得不跪下效忠”

“很好”伊斯科看着莫拉塔穿戴整齐

莫拉塔转过身去

“你别是不忍心了吧”

“你知道我不愿意这样做”莫拉塔看了一眼伊斯科“但我们没有别的出路?是吧”

“没错”伊斯科眯了眯眼睛“你可别动别的心思”

莫拉塔朝他摆了摆手“我能再睡一会么?”

“会压皱衣服”

“我就坐着睡”

“好吧”伊斯科走到他身边,莫拉塔坐到椅子上,他就坐到桌子上,张开双臂

莫拉塔看了他一眼,轻轻靠在他的臂弯里,把眼睛安静的闭上,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临时大厅里站满了封臣和领主,熙熙攘攘,一边往里接近,一边大声的争吵,从里面走出来的是全副武装的卡瓦哈尔,巴斯克斯和纳乔,卡瓦哈尔手里的精兵整个把大厅围了个水泄不通,忽然人群就渐渐安静了下去,直到低音长号宣告阿尔瓦罗的到来,一路从门厅外走进来,从念出他的名字和爵位开始迟疑的人们就纷纷跪地行礼,只是个别胆大的没有低头而是觑着他的模样,莫拉塔得目光像羽毛一样抚过去,自有一种王室威仪

身后伊斯科出来的时候,认识他的领主们纷纷露出不屑,甚至愤怒的神色,而他的眼睛只是从头发和胡子里闪出精明和得意的光芒,跟他们偏了偏头,作出一个扶帽檐的回礼

他们不是在跟自己行跪礼,自己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想着越笑越开心

接着是塞维利亚的正统继承人莱昂诺尔小姐,领主们纷纷起身,改成鞠躬礼,莱昂诺尔穿的是银白色的女式盔甲,腰间配剑,头盔抱在臂弯里,波浪长发束成高马尾

伊斯科跟莫拉塔对视一下,莫拉塔扫了一眼莱昂诺尔的佩剑

“看你的了”伊斯科退到莫拉塔身后

接下来进来的阿森西奥神色倒是如常,只是在门厅口的时候,稍稍站住,往黑压压的人群中一望,鸦翅一样的睫毛往下一扇,两肩一沉,在睁开眼睛往前走来,已经是睨着封臣领主,偶尔在发出小声嘀咕的人面上留下凌厉的一瞥

在主教进行祈祷领诵的时候,阿森西奥站到莫拉塔另一边

“没有想到吧”阿森西奥低声说“拉莫斯家族的女儿,跟你想的不一样”

“但是莱昂诺尔小姐终归是女子”莫拉塔轻轻闭上了眼睛

阿森西奥跟分守几个出入口的将领们略略点头“安达卢西亚绝不受制于人”他的声音像薄纱一样游走在一声声“阿门”里

莫拉塔在主教退回来之后睁开眼睛,向前进去

“我,萨伏依亲王,卡斯蒂利亚王位的继承人,王长子阿尔瓦罗,眼见父王无可置疑的领土安达卢西亚陷入危局,自己亦将受到威胁”


他的语气沉稳,坚定,又自有一种坚韧气度


“鉴于塞维利亚军队统帅被摩尔人所俘,为稳定局势,保护安达卢西亚不遭异教蚕食”


“你不能退缩”伊斯科贴着阿森西奥,把手轻轻的放在他的后腰上,给他一个轻微的推力

阿森西奥皱着眉侧步闪开

莫拉塔他侧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伊斯科

伊斯科仿佛在他沉静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忽然皱起眉来


“我将见证南部将领和封臣,对塞维利亚正统继承人莱昂诺尔小姐的效忠”


伊斯科的眼睛里显出绝望,又有一丝早已看透的懊恼

阿森西奥和莱昂诺尔互相愣了一下,很快默契点头


“同时在上帝的见证下,我将监督马尔科·阿森西奥成为军务统帅,代莱昂诺尔小姐总管事物,并保持塞维利亚在安达卢西亚的统领地位”


莫拉塔朝阿森西奥一笑,略带歉意的滑过伊斯科冷笑的脸


“我在此,不为统帅军队成为己用,只以传国王之旨,以正上帝之信仰,与南部人民同在,率领安达卢西亚摆脱困局”

莫拉塔如释重负,却神态无异,温和的伸手把莱昂诺尔请过来

莱昂诺尔身穿盔甲,不便行屈膝礼,给了他一个按剑礼,低了低头

阿森西奥露出一丝微笑,用眼睛迫着伊斯科,走到莱昂诺尔面前,后撤一步,单膝跪下

莱昂诺尔拔出佩剑的一刹那,戍守礼厅的将领纷纷高举佩剑,摇指堂上,金属的铿锵一时间震耳欲聋


看着熙熙攘攘跪下的人群

莱昂诺尔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高傲得体,把剑尖在阿森西奥的肩上轻轻点了三下


“安达卢西亚的太阳永不落下”




『骨科』相煎太急



来了^_^

其实我左右位没有定好

所以想先发一个试试水


自从卢卡斯咬了格里兹曼的手,格里兹曼就再也不敢对着这个凶巴巴的狐狸造次了

“拉法,保护我过去”格里兹曼抖了抖耳朵,瓦拉内长尾巴甩了一下,揽着格里兹曼从卢卡斯身边走过

“喂!安东尼,你还生我的气嘛?”大理石狐毛茸茸的大尾巴耷拉下去

“你咬我的手,我都差点去打疫苗了”格里兹曼探出头

“拜托,我道歉了……是你从身后揪我尾巴”卢卡斯摊了摊手

“就只有你不让摸,你看我的拉法”他说着趁瓦拉内不留神伸手就揪住了在身后晃悠来晃悠去的长尾巴

“!”瓦拉内忽然炸了毛,不过好歹他顾着格里兹曼就在自己身边,而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卢卡斯却把他的炸毛全看见了“你看!”他指着瓦拉内“他也想咬你”

格里兹曼再回头,瓦拉内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没有啊”他无辜的说

格里兹曼一边看着卢卡斯一边回身把小手举高高去顺瓦拉内的头毛“拉法才不会”

“他刚才分明……拉斐尔,这样你都行?”卢卡斯看着尾巴被摸还低下头方便格里兹曼揉头,还主动蹭人家的手的黑豹“你作为一个豹子,一个凶猛的大猫的尊严呢?”

“是你太敏感”格里兹曼说

“那你不信你去扯保罗的尾巴,他是花豹,按道理跟拉斐尔敏感度差不多”卢卡斯说“如果你还有命回来那你就知道了,完全是拉斐尔是太爱你”

看着吧唧一口垫脚亲到瓦拉内脸上的格里兹曼,卢卡斯甩了甩尾巴转身走了“好傻”


他回到家,一脚踹开门“特奥你给我出来!你有本事唱歌你有本事出来啊!”

“你出来当着我的面再唱一遍”

还能是什么歌呢,讽刺马竞的呗

“我在这里啊”长着一对金红色的小耳朵的特奥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我再说一次,特奥——”

“你总管我干什么”他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摆

“是你天天没事找事”卢卡斯怨念的瞪他一眼,轻轻的打了他的头一把“好像我们怎么欺负你了似的”

“你心里清楚”特奥不依不饶

卢卡斯侧过头看他“我怎么你了啊……在马竞有人虐待你?有人欺负你么?”

“反正我去皇马了”特奥说“不然我的标签永远都是‘卢卡斯的弟弟’”

“难道不是事实么,别好像我占你便宜了似的,我就是你哥,你能奈我何”卢卡斯身后白色带黑色毛尖的大尾巴骄傲的摆了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马德里不只有一支球队,现在在皇马,你是特奥的哥哥”特奥也扬起了尾巴

“你根本就是为了跟我作对”卢卡斯有些生气的呲了呲牙

“是啊,我不但去皇马,国家队我还要去西班牙,我要彻彻底底的跟你作对……”

特奥话还没说完卢卡斯的耳朵就立了起来“你敢再说一次我就咬死你”

“你确定你真的打得过我么?现在不是小时候了,我也成年了,所以我不但要再说一次,我还要……”

卢卡斯迅速的扑倒了特奥,从沙发上把他扑到地上,两个人掉在茶几和沙发之间的空隙里

“啊!”特奥挣扎中把胳膊撞在了茶几上,发出一声痛呼,卢卡斯赶紧停了下来,任他挠了两下,空出手来把茶几往外推开

被不管不顾的特奥咬了耳朵才打个激灵真的生气的卢卡斯不容置疑的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别得寸进尺”

特奥却并没有收敛,两条毛茸茸的长尾巴都快要搅在一起了,在地板上留下了几个爪子印,卢卡斯下手很轻,连咬在他的脖子和耳朵上都不会留下伤口,特奥可不一定

“喂,你抓伤我了”卢卡斯感觉到了自己的锁骨有伤口,但特奥还是没停,于是他只好使出全力,彻底的把他摁在底下,奈何他也确实成年了,力量不像小时候,他一挣,正好把自己的腰撞在茶几腿上

“嗷……”差点撞出了狐狸叫

“怎么样”卢卡斯立马停住,关切的看了看他

特奥疼的直拧眉毛“啊……好疼……胳膊也疼,好像刮到了”

卢卡斯把他的胳膊抓过来一看,一个十公分的口子正在流血“哎呀……叫你再闹……”他麻利的起身把茶几推得很远“明天就扔了它”等到在蹿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拿着医疗箱了

特奥可怜巴巴的趴在地上“还不是你跟我闹”

“过来”卢卡斯坐在沙发上“胳膊给我”

特奥把胳膊伸过去,却把脸偏到一边

“啧,你别扭什么”卢卡斯拎了拎他的耳朵,特奥却回头朝着他的手就咔哧一口,幸亏卢卡斯躲得快“你能不能老实一点”

“明明是你欺负我的”特奥想把手抽走,却被卢卡斯拽住

“得消毒,你忍着点”卢卡斯低着头认真的给他消毒,微扬的眉毛和神琥珀色的眼眸是两个人很相似的,但在相似之外,卢卡斯的温柔和稳重是特奥尚没有的,他一边手下轻轻的该做什么做什么,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特奥

“你准是从哈士奇窝里抱回来的”

“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

“明明是你挑事,还要赖别人”

特奥在卢卡斯结实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抬头故意看着他,卢卡斯起初是准备瞪他的,四目相对却有点心软,索性微微一笑,露出明珠贝壳一样好看的牙齿,特奥不意他会笑,反而愣了一下,神思忽然一动

“哥哥……”特奥看着他忽然出声说

卢卡斯笑起来眯着眼睛“怎么啦?”

特奥看了看他,神态显得有些低了

“干嘛?你可从来不叫我哥哥”卢卡斯停了手

特奥有点怏怏的“……你总是我哥哥啊……”

“什么意思啊”卢卡斯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趴过来”

“干嘛……”特奥忽然惊恐

“你趴过来我看看腰”卢卡斯扯着特奥让他趴下,挣扎不过,特奥乖乖的趴在他腿上“我靠,你可真够可以,都撞青了啊”

“还不是你……”

“是你自己往右边躲,我又没使劲,我都没伤到你一点”卢卡斯拿出跌打油来给他擦“你看你把我抓的”他扯了扯领子,让他看锁骨

线条美丽的锁骨上有三道浅浅的伤,特奥抬头看见了,小耳朵垂了下去,忽然眼神明亮,起身勾住他哥哥的脖子,细细密密的吻落下,在小小的伤口上不停的舔吻

卢卡斯一时因为拥上来的热度不知所措,直到沾了吻忽然痛起来,他的眼眸忽然腾起了金茶色的狐狸眼,两个小耳朵支棱起来,一瞬间以后又恢复正常,但快速的眨着,左右不安的乱看,好一会,才伸出没粘药油的手来,摸了摸他跟自己一样金棕色的头发

“心跳这么快”特奥露出了尖利的小牙

卢卡斯一瞪他“老实趴下,不然一瓶药都扣你脸上”

特奥嘿嘿了两声,伏在他腿上

卢卡斯故作镇定的接着给他擦药“疼不疼?”

特奥飞快的摇了摇头

“真的不疼么……都青了一块呢”卢卡斯下手十分温柔,他手又暖“我知道就算真有什么你也不会跟我说,在我面前一贯逞强”

“谁叫你比我早生,我只能多努力”特奥闷闷的说“我可嫉妒你呢”

卢卡斯不知道该怎么答他,早生能是他的错么?,索性不再说话,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你把药擦我头上了!”特奥叫起来

“我没有,…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卢卡斯说“我用的右手”

特奥有些发懒的嗯了一声

其实气氛已经有点变了,有点积郁,又有点暖融融的暧昧,卢卡斯咬了咬牙,只装作察觉不出来,继续跟他说着其他有的没的

终于没多大功夫,特奥忍不住了,推开卢卡斯的手坐起来“我不想做你弟弟”

“……你这不能怪我……怪妈妈……”

“我就想要跟你对立,什么都喜欢抢,那是因为我不想一直在你身后追赶你”


“卢卡斯,我要的,是肩并肩,面对面”


特奥近距离的面对着卢卡斯,两个人几乎鼻尖相触,卢卡斯眨了两下眼睛不敢看他,皱了皱眉,心知避不过,刚要抬眼,正逢特奥暖热的唇凑上来,愣住的功夫,他弟弟的手已经滑到了同样不知所措的毛茸茸大尾巴上,纵然是一抖,他也没有一点想躲开或是挣开的感觉,就任他吻着,手上也揉着


他忽然理解瓦拉内了

尾巴不是绝不能碰的


他同样轻轻的抚摸了特奥身后有些急切的摆着的金红色尾巴,特奥反应显然比他大些,在他怀里肉眼可见的抖了一下,把唇离开


看着特奥有些期待,又像是在征求许可的眼睛,卢卡斯轻轻的用尾巴蹭了蹭他的手,扣过特奥的药,轻揉了揉,倾过身子,吻着他

两条又蓬又暖的大尾巴来回摆


埃尔南德斯兄弟,

无人退缩



完了完了


我要在违法的深渊中起舞

预计是两篇,都是混在瓦格里面,

做学霸开发记里面的小单元,


感谢递梗 @Leona Ulle  @心肝们在相杀

一个接着那两个小狐狸的梗


两个抢被子,咬耳朵,打闹,在博格巴啃秃的草地上午睡

和生气了躲起来却本能反应飞向学霸然后被叼走的小鼯鼠


一个接着黑豹和小鹿的梗

大理石狐和赤狐

只会嘴上逞能的赤狐被忍无可忍的哥哥吃掉


另外,这个cp起个名呗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22】




诶,起了一个头的甜文写不下去了

所以那就虐起来吧




拉莫斯在3分钟之类能得罪所有巴萨大佬

伊戈尔算是认清这一点了

先铲翻梅西领一张红牌,然后一巴掌把普约尔撂倒,下了场又扇了早就换下的哈维一巴掌

伊戈尔一边跟皮克对怼,一边目睹了这一串惊人的操作

这一场5.0的国家德比顿时超过了竞技之外,伊戈尔只觉得——真他妈的麻烦了


比赛之后不出所料,哈维的电话又打不通了

“他一年到头换电话号码要花很多钱吧”拉莫斯裸着上身坐在更衣室地板上

伊戈尔恨恨的把他拎起来“你给我赶紧穿上衣服跟我走”

“去干嘛?”拉莫斯抬了抬眼睛

“你明明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伊戈尔的脸冷了下来

拉莫斯拢了一把头发,梗着脖子一屁股坐回板凳

“不去?”

拉莫斯用眼神回答他,不去

“行,好样的”伊戈尔砸了一把拉莫斯身后的柜门,这出乎意料的一拳把拉莫斯也吓了一跳,阿隆索从手机里抬起头来,摸了摸胡子,思考了一下,起身把伊戈尔拉开

阿隆索对于伊戈尔来说,在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有点疏远却可靠的人,场上优雅却坚定不移的老道防守之外,他也有不少小动作,不过因为一张绅士脸又不多话,默默犯规又默默走开继续工作,少吃了不少牌,他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伊戈尔相信

“你先找普约尔吧,我说说他”阿隆索悄悄的跟伊戈尔说

伊戈尔斜瞪了拉莫斯一眼,推门走了


最终伊戈尔通过普约尔把哈维约了出来,他刚走进定好的那个酒吧包间,就看到了坐在离门最远角落的三个人,普约尔和皮克把哈维摁在中间,身板儿小的哈维像被劫持来的似的,被挤在两个大个子中卫之间,一脸不情愿

“伊戈尔,你来了”普约尔赶紧走过去,皮克马上像秤砣一样把自己拴在哈维身上

“你们……什么意思……来这么多人”伊戈尔以为普约尔只是替自己约哈维出来

“我们就差把他敲晕带出来了,他不听话啊”普约尔说

“好吧……谢谢你们,我想我得替塞尔吉奥表达歉意,他不应该那么做,那是不对的”伊戈尔平和的朝普约尔说

普约尔也很平静“场上大家都更加激动一些,能理解,但如果他有下次,我们也不会示弱”

“他只是个孩子”伊戈尔摊了摊手

普约尔笑了,拍了拍他的肩“你也是和孩子”

伊戈尔笑了一下“我是皇马队长了,也是西班牙的队长,所以我不能眼看着因为国家德比而让国家队队友……你知道的,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比赛之外敌对”

“国家队不会出乱子”普约尔横了皮克和哈维一眼“你放心”

伊戈尔点了点头

“以前有劳尔,现在有你”普约尔揽着他“西班牙国家队何其有幸”

伊戈尔摇了摇头“这是我的职责”他的声音渐渐的飘得远了一些,看了一眼远处被皮克摁在沙发上,弱小,可怜,又生气的哈维“哈维,你又不接电话”

哈维抱着肩“我有一段时间不想理你了”

“哈维……这不是……”伊戈尔垂着头走过去“你需要塞尔吉奥的道歉么?”

“当然!”

“那么我替他……”

“我不用你来说”哈维拧着眉毛“他自己干出来的事还能让别人给顶?”

“我是他的队长”伊戈尔说

“你又不是他妈”哈维眯了眯眼

“队长比妈难做”伊戈尔看着有些疏离的哈维“我觉得你不是针对他生气”

“还不够可气么?你们皇马人都一个德行”哈维语气变得更加冷

“哈维,如果你这样……”

“一个出来像疯狗一样乱咬人,然后留另一个人收拾残局,谅我也不好意思迁怒是吧?不好意思,我还就是个有火绝对朝你们大家一起发的人”哈维语速很快的带着一些俚语

“我知道你不是”伊戈尔逼近他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我怎么不知道,一起长大这么多年,你他么一撅屁股拉了什么屎我都知道”伊戈尔啪的一把打在哈维脑袋边上的沙发上

“扑哧……嘿嘿……”皮克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笑了,两个人喷火的眼神瞬间燃向他“对不起……”他赶紧绷住笑,起身冲向普约尔

有了这个缓冲,哈维从容下去,冷笑了一声“你想的太少了”

伊戈尔坐到他身边“你还要我怎么做?”

“为了他你什么都做”

“为了谁?”

“你心里清楚”


伊戈尔默默良久

“你说塞尔吉奥?”他问

哈维咬了咬牙根,隐去那一丝激烈“你不能一辈子保护他”

“但是在我能够保护他的时候,我一定会”伊戈尔的眼睛熠熠有光

“直到什么时候”哈维像吸烟一样,悠长的吐出一口气

“我会,一直,保护他”伊戈尔认真的说“只要我在这里——而我会一直在这里”

“他终究要长大,不能只这样躲在你身后”哈维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我不会丢下他,像他们丢下我那样”伊戈尔笃定的说

“他们不是故意的,所以你不必用这种几乎称为记恨的心理扛起一切”哈维说

“我没有”伊戈尔沉静,但是坚定

“好吧”哈维不再说什么



说真的,哈维

你当时该告诉我你是在吃醋,伊戈尔说

有什么用呢?

哈维瘪了瘪嘴


或许你就不用瞒这么久了,你知道

没戏的,那时候你不是已经跟塞尔吉奥在一起了么



“其实……”/“我是说……”

他们两个人同时开口,然后又同时停住

“你先吧……”哈维摸了摸额头

“我想说……”

“对不起”从门外冲进来一个人,棕栗色半长的发,皮克和普约尔一脸‘拦不住’的表情

“塞尔吉奥”伊戈尔恍然间愣了一下,才起身

拉莫斯给了他一个放心的表情,走到哈维跟前“抱歉,球场上太激动了”他伸出手

哈维看了他一眼,没有很多迟疑,起身跟他握了手,轻拍着拥抱了一下,没说什么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伊戈尔没有追上去,只看到门外阿隆索和皮克正在聊天,跟普约尔一起送了哈维出去

对了,哈维推门出去的时候,亮闪闪的门玻璃上正好他们对视

他焦糖色的眼睛略显悲凉,又有些释然,一瞬间的情绪饱和,又一瞬间散去,风轻云淡

伊戈尔脱力一样坐了下去,垂下了眼睛,看着哈维喝剩下的酒,亮莹莹的

拉莫斯小心翼翼的挪过来,把伊戈尔的头抱在自己腰上,揉着他的头发“你们吵架了么?”

“算是吵了吧”他很温暖,伊戈尔抱住他的腰

“因为我么?”他问,好像一个知道自己犯了错的大纽芬兰犬

“不全是”伊戈尔摸了摸他的后腰,让他放心似的拍了拍他

顿了顿,拉莫斯有些小声的说“对不起……我给你闯祸了”

“你不是给我闯祸……”


“劳尔说要我保护你的……但是我没有做到,反而是你在保护我”拉莫斯把伊戈尔拉起来,拦腰抱住

“虾皮是这么劝你的么?”

“他说你会很难过,因为我让你不得不做不愿意的事情,不管你会代替我道歉,还是跟哈维争吵——我不想让你难过,道歉就道歉,我来道歉——如果哈维对你很重要”

最后一句他试探性的问

“哈维很重要,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

“那么我呢?”

伊戈尔听到问题之后一愣,随即摸了摸拉莫斯柔软又有些湿的长发,朝他笑了起来,几乎把眼角的鱼尾纹都笑出来了

他笑的充满温暖,

让人很有安全感,

仿佛所有的星光和月色都碎在眼角

我就,我发的动图他就没动过


行吧,不动也行


不动我学霸也是腰细腿长屁股翘


还是链接吧,先用石墨试试,挂了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