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8】|abo邪教


不知道是什么促使我更文
大概是一睁眼三四十热度让我受宠若惊吧
这是一个多么冷的cp啊,太不容易了




瓦拉内痛苦的躺回床里,正好看到格里兹曼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卧室门口
“有事你走就可以了”瓦拉内把眼睛闭上
“不是……”格里兹曼走过去,蹲在他身边
“回去训练吧”瓦拉内示意他起来
“我请假了”格里兹曼没有起身,而是把自己的肩膀和手臂揽在瓦拉内身上,头跟他靠在一起“对不起,拉斐尔……我错了”
“没事”瓦拉内不挣扎也没给他反应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一周双赛周末是打巴萨……我我不是故意挑的这么个时候……”格里兹曼低声说
瓦拉内的眼睛刷的一下挑开了,深得近乎墨色的眼瞳在格里兹曼身上一轮,格里兹曼被看得后背发凉,但只是那初始的一扫,之后就成了原来理性温和的感觉“嗯”
他又把眼睛闭回去
格里兹曼皱了皱眉头“拉斐尔,你不会真的觉得我是特意挑在这个时候……”
“我知道不是你挑的时候”瓦拉内说
“嗯……”格里兹曼把自己蜷起来更靠近瓦拉内“我要是能自己挑时候就不至于来这套了”
瓦拉内的眼睛又挑开了“你给我吃的那些鬼东西到底是什么”
格里兹曼迅速的跳起来跑到客厅把整包药连同说明书都乖乖上交
瓦拉内撑着头晕看了一会,觉得一排小字让自己的头更疼了,他从来没有觉得阅读是这么痛苦的事,看了一会“我吃了四片?”他指着药板上缺的粒数
格里兹曼谨慎的点了点头
瓦拉内绝望的放下药“你给我吃了四倍的量”
!格里兹曼像个小猫头鹰一样瞪大了眼睛看说明
“你是不是没看见那个‘或’”瓦拉内把自己卷到被子里
格里兹曼趴到他身后“我说真的,拉斐尔,我带你去医院吧……要不洗个胃先…………”
“不”瓦拉内拧了拧眉,简练的给了一个否定
格里兹曼轻轻的把他扳过来“这种时候就不要别扭了啊……”
瓦拉内把身体翻过来“不会有事,代谢掉就行了”
“代谢掉……我给你倒杯水喝”
瓦拉内把他拉住“我只想睡觉,不会有事你可以回了”
“我怎么可能回去……”格里兹曼可怜巴巴的看着瓦拉内,好像被吃错了药的是他一样
那就随你便吧
瓦拉内真的没心思跟他争这个,也没管他就睡过去了
格里兹曼把头跟他靠在一起,趴在床边,不知所措的眨巴着他的蓝眼睛,充满歉疚和心疼的看了瓦拉内一眼

瓦拉内在晚上被饿醒了,轻轻抬了抬头,眩晕没多大好转,但是整个身体已经能动了,他刚要起身,却发现格里兹曼正跪在床边,趴在自己枕头上睡着了
瓦拉内把心一横,愿意趴就趴着吧
转身去客厅把桌上所有的杯子都关进洗碗机,然后随便喝了点牛奶撕了一口面包,把吃完的香蕉皮扔到垃圾桶,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转回卧室,接着躺

但是躺下他却怎么也闭不上眼睛,反复的要睁开看格里兹曼,
看着他睡着了也闭不紧的上下睫毛,看着他微蹙着的眉心
想来想去觉得自己现在最对的办法就是打电话把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叫来让他把人接走,然后跟这位从此做个正经八百的队友,再也不管他这种屌事

电话都拿起来了

格里兹曼无意识的轻轻用头不安的蹭了蹭枕头就让他立刻放下

折腾了一会,他咬了咬牙,起身轻轻的把格里兹曼捞起来
就算他现在没多大劲,但还是觉得怀里的人轻飘飘的,沉了一口气,否决了把人扔到客厅沙发上的想法,还是把他放在床上
这一下格里兹曼的睫毛抖了抖却忍住没动静
瓦拉内全看见了,熟悉的眯眼表情,把他放进被子里,自己刚躺下,却被翻身过来的人抱住胳膊
“别装”瓦拉内看了一眼不肯睁眼睛的人
“你好点了么?”格里兹曼一秒睁眼,但还是睡迷糊了的蒙圈样
“嗯”

虽然回答的特别简略,但是格里兹曼放下了一点心来,
至少他看起来没啥事,至少他还没把我扔出去,
至少,他也没有真的不管我

“别动我——我还得睡”
格里兹曼迅速松开手,像个小松鼠埋松果一样四处摁摁给他掖好被子
“饿了自己找吃的”
所以到底是谁照顾谁

瓦拉内又睡了一整个晚上
格里兹曼带着犹豫又带着救命稻草一样的希望给正在养伤的博格巴发送了视频邀请
“嗨,安东尼”那边快乐的放着歌
“嘘……”格里兹曼赶紧调小音量“保罗,我有正事要问你”
“啊哈”博格巴把音乐调小“你在哪?这是哪?我有点熟悉……”
“拉斐尔家……”格里兹曼顿了顿“我觉得我闯祸了”
“你……把他家的墙上印上了手印?”博格巴好像很懂的样子
“……别告诉我这个手印就是你的……”格里兹曼把镜头对准沙发后面墙的拐角处
“是的……你猜转过去以后那个是谁的”
格里兹曼拿着手机转过去随后却赶紧结束这个话题“不……保罗,我找你有正事……”
“是奥利维尔的,不过好吧,你说”博格巴大笑三声然后收住
“我……我为了骗一个标记,给拉斐尔下了药……”
“卧槽,什么东西你再说一遍?”博格巴可笑不出来了
“我确定你听到了……我不想再重复一遍”格里兹曼捂住了脸
“好的,我听到了……你是说……你给拉斐尔·瓦拉内下了药让他标记你???啊,安东尼,我可伤心了,你为什么不找我?”
“…。?”
“你找我来啊,要是我,我根本不用下药,高高兴兴把你吃干抹净,还用这么麻烦?”
“不是……这是重点么?这不是啊……我知道你很好,你超好的,我超爱你,保罗,但是我现在问你的不是这个”格里兹曼说
“啊,好,我们先把那件事放一放,我们谈拉斐尔对吧?拉斐尔……先告诉我,你下了,还是没下?”
“下了……”
“哦,操……你是怎么想出这么个馊主意的——你是吃了去年的剩饭了…怎么会想到这么馊的主意……”
“我已经下了,快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你为什么要下药?”
“我怕他不答应我”
“他会答应你的,你只要勾引他,然后卖个萌,天王老子都会答应你的”
“他不会,他之前给我的是临时标记,反而让我的情况更严重了”
“反正你真的没必要给他下药,你就收拾收拾准备去世吧没戏了”博格巴也捂了捂脸“你为什么会想起这招儿——说真的,你不了解他么?只要你胆敢骗他一次,他这辈子都不会相信你”

“我实话告诉你,保罗,这还不是最糟的……我给他吃的促进o发情的药……还吃了,四倍”
“你是魔鬼吧……”博格巴把手指咬进了嘴里“你是要毒死他么?入室杀人谋财害命???他现在不会已经被你药死了吧……我们法国队失去了一个主力中后卫”
“我看错说明书了,我以为我给他吃的是两倍”
“他现在还好么?”
“他总是在睡觉……快两天了,就醒来上厕所,吃了一两次东西……然后几乎都在睡”
“你把说明书给我拿来,或者告诉我你那是什么药”
格里兹曼扑腾扑腾的跑进卧室,又扑腾扑腾的跑出来,把说明书放在镜头前
“头疼,头晕,嗜睡,高烧不退,恶心,呕吐……好了我知道了,第一,他呕吐么?”
“不”
“你猜他恶心么?”
“我猜不……他还能吃东西”
“你看他发烧么”
“稍等”镜头一阵晃动,格里兹曼把手里固定在床头“我现在干什么”
“摸摸他的头”
格里兹曼依言摸了摸
“啊不是这么摸……摸额头,看看他发烧么”
“对不起,我有点慌……”格里兹曼把一只手放到他的额头上,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嗯姆……我摸不出来……我感觉他不发烧,等下”
格里兹曼把身子伏下去,用自己的额头轻轻的贴了贴“好了,他不发烧”
博格巴感到自己面前有只乌鸦飞过,带着六个点……
“很好,我觉得他体质真不错……”
“我真的不用带他去洗胃么?”

“饶了我吧……”瓦拉内把头翻到枕头里
“啊真好,拉斐尔,你还活着”博格巴拍手大笑“我们法国队还没有失去你”
“滚”
“你好点了么?想要什么么?”格里兹曼问他
“不用”
“为什么,拉斐尔,你为什么对他这么温柔……我要是你我就把剩下的药片全倒进他肚子里……”
“安东尼把他挂了吧”瓦拉内白了博格巴一眼,掀开被子往门外走

“靠,保罗,你哪边的?”格里兹曼无辜的看着博格巴
“我要是你就跟着他看他干嘛去了,而不是跟我讨论这个”博格巴往外指了指
格里兹曼摇了摇头“他不让”然后往外看了一眼“他在削苹果”
“你待在这是想要干什么”
“他现在这样,我总的看着他吧”
“所以?你找我我什么事?”博格巴隐隐地觉得可能有点妙了
“我不能一直看着他,我们一周双赛,打客场,明天我就得走”
“继续说……所以我?”他期待的白眼仁和黑眼珠闪闪发光
“你伤不是好的差不多了么,我给你出机票钱……你能不能来看着他”
“好啊”
他答应的太快,让格里兹曼都一愣“……嗯,……保罗,我是让你看着他,你别打歪主意”
“我再歪也歪不过你了,我认输”博格巴说“不过他根本就不会让我过去”
“为什么?”
博格巴顿了顿“现在在他眼里,你是个骗子,我是个变态,咱们两个谁也靠谱不到哪去”

“不是……保罗,我真的觉得需要人看着他,尤其在我去比赛的时候……其实还有更糟的结果我没跟你说……”
“还能更坏?你真有本事……安东尼”
“他将会错过跟巴萨的比赛,拜我所赐,就在我比赛的那个时候”
“哦……操,你是傻子吧……你比药片还有毒啊……”
“我真的不知道……”

评论(4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