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5】|abo邪教

停电让我勤奋
有点情绪变化预警


国家队的友谊赛以法国队2.0对手为结局,格里兹曼和吉鲁分别进了球
进球之后的格里兹曼往瓦拉内身边跑,还好大家都在门前争头球,不算远,不然跑得太远了可就需要解释了,
格里兹曼跳起来把腿盘到他腰上,把头埋在瓦拉内肩上“谢谢你,拉斐尔”
瓦拉内笑了“这只是因为你很棒”
“我不能没有你”他蓝色的眼睛看着瓦拉内,看起来真诚又热烈
虽然觉得这只是进球之后忽然的感情宣泄,并不是什么表白,但瓦拉内还是轻轻的吻了他的金发
然后回到自己的防守位置

我不能没有你

瓦拉内的脑子里响这句话响到下一次角球,
直到他再次清楚的凝视格里兹曼的眼睛,
他也在看他,
他给了他一个wink

然后,一直到中场休息,瓦拉内脑子里又都是这个wink

坐在更衣室板凳上,瓦拉内才想起这件事有多么不合常理
他一向比较专注
而且他的位置决定了他不能在场上溜号,为了什么都不行
随后他就在下半场调整了思绪,
不能看他,不能想他,关注比赛
他做的还不错,至少没有犯错误

晚上睡觉大部分人都睡得很早,尤其是像他和格里兹曼这样打满全场的
不过大概到了深夜一两点的时候,迷迷糊糊里,瓦拉内觉得旁边的床有什么声音,本来不想睁眼也不想坐起来,但翻身之前,他本能的闻出了一丝丝信息素的味道,迷迭香的气味里带着茫然无措和焦虑,连本该比较甜的酒味都显得苦涩,瓦拉内不由得睁开眼睛,往旁边床看了一眼,隐约的看见格里兹曼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儿,被子卷在身体前,呼吸频率很快
瓦拉内算了算肯定不是发情期,但还是爬起来走到厅里,给他倒了杯温水,放到床头柜,准备把他叫起来,他轻轻碰了碰格里兹曼的额头,没发烧,但是一头冷汗,瓦拉内赶紧摁开不很亮的床头灯
“嘿……安东尼,醒醒”他轻轻的晃了晃格里兹曼
“不……别这样……”格里兹曼低声的说着西班牙语“传,传……快”
“安东尼”
他到底是背着什么样的压力,以至于做梦都在踢球,就最近的半个月吧,关于他不能完成训练,状态下滑严重的传闻越来越多,想来是发情期的问题,也就是那次瓦拉内给了他一个临时标记,才听到些许好转的话语
“不……”他痛苦的呻吟了一句法语,然后发起抖来
“醒醒”瓦拉内半跪了下去,轻轻的握了握他的手,拉了拉他的胳膊
忽然格里兹曼惊慌失措的转醒,像拉着一个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睁开眼睛看着他,昏暗的灯光下,好像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他的眼眶里转着
“没事了,安东尼,只是你做了个梦”瓦拉内轻柔的对他说
格里兹曼把自己的头埋在和他握在一起的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良久,才慢慢抬起头来“抱歉,拉斐尔,吵醒你了”
瓦拉内摇了摇头“你是不是总这样”他不像是个问句
格里兹曼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让他坐到床边“以前时不时会有,但就是最近变多了”
“保罗是不是知道你这个才总要求跟你一起住”瓦拉内问
“是的……因为他睡的一般比较沉,我没有很夸张的叫出来是不会吵醒他的,我不想影响别人,他知道我,所以也会习惯性的放点信息素,可能会安抚我一下”格里兹曼在床上翻了翻,泪花挂到了睫毛上
瓦拉内放了一些他的信息素,把被子从他身体下面抽出来,盖在他柔韧雪白的上身“喝点水再睡吧”
格里兹曼听话的支起身子喝了小半杯水,瓦拉内把杯子放好,格里兹曼就伏在他的膝上“你真好”
“好点了么?”瓦拉内没有拒绝,也没有躲闪
格里兹曼点了点头,瓦拉内又放了点信息素
良久,他对瓦拉内说“拉斐尔,幸好有你,就算临时标记也帮了我很多,不然我做的梦就是真的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梦,但我希望它不要成真”瓦拉内摸了摸他的头发
“谢谢你”格里兹曼显然好多了“如果我梦见我输给了皇马,你也希望它不成真么?”他摸了摸瓦拉内好看的人鱼线
“你就这么在意赢皇马?”瓦拉内笑着把他的手摁住
“我不是在意赢皇马——当然,也不是故意非得赢你,我只是……嗯……我必须要保持一个比较好的水准,才能不让人把我是个o这件事拿出来,不管是替我找借口,还是说我不行”他抬起眼睛看着瓦拉内
“如果是个人角度,我不介意你赢我”瓦拉内笑了笑“因为你是个很好的球员,也是个很好的人。不要让自己承担太多”
格里兹曼发出了笑声“所以你的意思是,德比里,我过掉你进球,但是最后要你们皇马赢得胜利?……不行……这不公平……”
“我是觉得这样可以的”瓦拉内说
“你躺下来吧,靠着坐腰疼”格里兹曼用手在瓦拉内的腰侧握了握“喔,你绷着劲儿么?不愧叫作爱之把”
“没有……你不要乱摸”瓦拉内被他摸的忽然坐直
格里兹曼咯咯笑得很响
“那好啊,你先笑,我睡了”瓦拉内说着起身
格里兹曼赶紧勾住他了一根小手指“诶别……”他晃了晃他的胳膊“我不逗你了,你过来呗”

瓦拉内发现了,他那双清澈的蓝眼睛眨眼的速度有时比别人慢,就显得迷人,有时快,显得活泼灵敏,节奏掌握得恰到好处,这就是自己总挪不开眼睛,不得不连续破例答应他各种事的理由——之一
“拿枕头被子”瓦拉内无奈
格里兹曼快乐的给他腾出地方
到底是谁把克莱枫丹的一个房间里摆了两个双人床的呢

“信息素”格里兹曼晃了晃他
瓦拉内照做,并点了点他贴过来的头“睡”
格里兹曼缩了缩头,嘻嘻两声闭上眼睛
“完了,拉法……以后我要是真离不开你了怎么办”他说

“不是你跟吉鲁说的么,就算不回国家队也能去找他”

他们订了同一班飞机回西班牙,在机场碰到了几个合影的粉丝,直到坐到飞机上,才悄悄安稳
格里兹曼说想睡觉,拉着瓦拉内升到的头等舱,然后要了枕头和被单儿就要睡,飞机起飞就醒了,怨念的睁开眼睛“好不容易要睡着了”
“那你不能不让人家起飞啊”瓦拉内笑了
“啊……这样太不友好了”格里兹曼揉了揉眼睛,把枕头摆在靠瓦拉内的一边,侧过头去“信息素”他轻声的耳语
“不好吧,飞机上”瓦拉内说“密闭环境放信息素,不道德啊”
“没关系啊,你信息素超温柔,一般也没有什么情欲,一点点,一点点”格里兹曼轻轻的晃着瓦拉内的肩
“好好,别晃我”瓦拉内无奈的笑了一下,虽然在路过的空姐眼里,大概是皇马中卫对马竞前锋的宠溺“睡吧”
瓦拉内放出了一点信息素
格里兹曼带着得逞的微笑满意的睡了

但是他安稳的睡了一会以后,忽然猛的抓了一把瓦拉内的胳膊,瓦拉内本来也有点困,这么一下,肯定不困了
“怎么了?”他用手反握了一下格里兹曼
“……抱歉……拉斐尔…………”格里兹曼痛苦的把头低下去埋在他的臂弯里“我觉得我对你说的最多的就是抱歉了——还有你真好,谢谢你”
“你又做什么梦了?”瓦拉内摸了摸他的头发
“……没有,只是忽然有点……没有安全感,就忽然惊醒”格里兹曼把头抬起来
“安东尼,我认真问的,你这样到底有多频繁?”瓦拉内有点担心他了“我之前从来没跟你同房间,所以不知道,但是就这两天……你已经……这样完全没办法休息啊”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近确实……有点累”格里兹曼眼睛往下垂着,忽然他抬起眼睛“信息素……”
真的没办法拒绝,瓦拉内看着水蒙蒙的蓝眼睛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个……”格里兹曼皱了皱眉
“因为什么?”瓦拉内说
“刚才我能闻到你的信息素的时候,睡得很快的,但后来没有了……”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像是瓦拉内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瓦拉内眨了眨眼睛“好啦……不过也许你可以去买那个古驰的香水了……”
格里兹曼忽然显而易见的不开心了“那也不一样嘛……拉斐尔,你一定是怕我太依赖你,然后拴住你,是不是?”
瓦拉内没办法回答
是,还是不是

格里兹曼收起了情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一下头,把头朝窗外撇去
没错,他是没有道理来让你肆无忌惮的依赖的,也是没有道理事情都顺着你的
他现在做的,只是因为他很善良
但是你不该再利用他的善良
格里兹曼叹了一口气


我刚才说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说那么一句话
瓦拉内揉了揉眉心
现在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个场面了
但是必须要有人解决这个局面
所以

“嘿,安东尼……我不是……”
格里兹曼回过头来的一瞬间,瓦拉内把想好一大半的话都忘了

飞机就在这个时候降落了
格里兹曼把一根手指竖在他嘴边“你不用说出来”他眨了眨眼睛“相信我,拉斐尔,你要说的我全明白”
然后他们起身轻轻的拥抱,就像个国家队队友回到俱乐部之前一样
格里兹曼把头埋在他肩上,在他耳边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埋了一会儿
“走吧”他说

瓦拉内仿佛看见他的睫毛抖的很厉害,但是他的眼睛里没有泪水

评论(1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