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封疆【14】『预谋』



鉴于笑笑越来越稳健的四处撩闲属性,这一部我对笑笑可以说是十分好了,整个来了一后宫
这一章来莫笑狗大三角好了


阿森西奥最终以休息一下为借口逃离了大帐,医生不让他下水游泳了,所以只有叫个侍从兵打来一大盆水
他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是鱼变的,不然为什么当他把头扎进水里之后马上觉得不那么疼了,即使他用着一个很吃力的姿势
敲门声响了
阿森西奥甩了甩头发“门没锁”
“少扑腾水啦马尔科,你能不能等它好得不会感染时再为所欲为”巴斯克斯走进来,飞快的用盆边搭着的干棉布轻柔的给他擦了擦伤口周围
“没事的,卢卡斯”阿森西奥蹭了蹭他的头,歪在他身上,巴斯克斯默默地把他扶到椅子里,一时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阿森西奥小声的说“我不能那么做,能不能放过我”
“马尔科”巴斯克斯把他的脸正过来“晚了”
看着阿森西奥皱起来的眉头,巴斯克斯说“伊斯科往王宫发了消息,莱昂诺尔小姐也已经通知了老公爵,卡瓦哈尔用拉莫斯勋爵的名义回应了封臣的质疑”
阿森西奥忽然爆发“封臣?我们跟摩尔人鏖战那么久,不见他们派半个人来,现在要浑水摸鱼讨好处了。公爵更是厉害了,应该出现在这里面对这一切的从来都是他,他要是有点一个父亲和一个领主的责任感,哥哥用得着十四五岁就统兵打仗么?伊斯科又要干什么,之前说好的调动邻省兵马呢?天天转个小眼睛一副老谋深算的样,什么时候这么勤快”
他说完心里忽然咯噔的一下——是啊,什么时候这么勤快……
巴斯克斯看着阿森西奥的眉心皱得越来越厉害“怎么了?”
把阿尔瓦罗接回来的是他
选在南部登陆的是他
第一个说出穆尔西亚的是他
猜到塞尔吉奥被扣的是他
现在积极的让自己上位的也是他
在他的计划里,最终获利的当然不是自己,
阿尔瓦罗!
阿森西奥想来想去越来越觉得后背发冷“哥哥要是出什么事,我一定杀了他”
距离如此之近,巴斯克斯清楚的听见了阿森西奥齿关咯咯打抖的声音
“怎么了?杀了谁?”他赶紧搂住眼看着就要昏过去的阿森西奥,感到他在发抖“马尔科?怎么了?”
阿森西奥迟了一会,稳住心绪“盯着伊斯科跟阿尔瓦罗”
“盯着他俩?”巴斯克斯虽然没想明白,到还是点了点头“悄悄的?”
“不必瞒他”阿森西奥咬牙切齿的说“还有”他飞快起身,巴斯克斯赶紧扶好他“把这个还给他”阿森西奥从桌子上的文件里掏出一个纹章
巴斯克斯看了一眼“这不是法国王室的金鸢尾么?你是哪里来的?”
“哥哥给我的,问问伊斯科是哪里来的吧”阿森西奥说


很快伊斯科如阿森西奥所愿来找他了“你怎么样了,小家伙?”他走过来看了看阿森西奥包扎的地方“怎么还在渗血诶,你坐下,快”
阿森西奥被他摁着坐到椅子上,他看着轻手轻脚,紧皱着眉头认真的给他解开包扎的伊斯科,不禁一阵齿冷
这关心,真实的像假的一般
“全是湿的你就不能老实一阵子不玩水?”伊斯科无奈走到一旁给他换了一条干净的棉布,正要重新包扎,阿森西奥往后躲了他一下
“你为什么会支持我?”男孩子黑墨墨的大圆眼睛看着他
“不闹”伊斯科弯下腰去,没有管他的闪躲,开始包扎“我早就跟你说过的”
“我不可能取代我哥哥”阿森西奥不再管他“你把我往上推也没用”
“形势所迫,没有别人可以选择”伊斯科一丝不苟的工作着
“赫苏斯和卡哈尔都更成熟,适合,我在军中的顺位比他们所有人都靠后”阿森西奥不动声色
“他们上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是个将领都能挣这个位子,那你们安达卢西亚可没得玩了,还不打个天昏地暗”伊斯科嗤笑了一声
“所以你支持的不是我的军队地位,而是我这样的血统”阿森西奥闭了闭眼睛,之后冷洌的对上伊斯科的眼睛“你在利用我的血统”
阿森西奥站了起来,近距离的俯视着伊斯科
男孩子凌厉起来倒真是有几分气势,黑白分明的眼瞳沉静而锋利
“小子可以啊”伊斯科隐隐的一笑,继续给他包扎,手臂环过脖子够到后面
“你先在萨伏依做一个局,杀了萨伏依大公,推给本泽马,然后过来告诉哥哥,让我走马洛卡接阿尔瓦罗回朝来防止法国人对女大公不利进而把手伸进卡斯蒂利亚,哥哥为了登陆战同意了”阿森西奥把他的手撩开“但是你的目的只是把我控制在你的手里,远离哥哥,然后创造西进战线的战机,怂恿哥哥去谈判,穆尔西亚出兵,哥哥被扣,你也少不了撺掇”
“继续”伊斯科笑盈盈的,把最后一圈包好,轻柔的在阿森西奥胸口系了一个节
阿森西奥反身把他推到墙边“你就只等着推我上位的一刻,只要阿尔瓦罗用他王子的名义支持我,我就会从此被看作是阿尔瓦罗的势力,你们有了一个军队,而我和我的家族我的军队被迫卷进你们该死的储位之争,你们是执刀人,我只是个刀而已!”
“你以为塞尔吉奥没有参与争储的想法么?如果他没有一丝念头,他绝不会答应接阿尔瓦罗,他知道阿尔瓦罗和葡萄牙女人肚子里那个必有一争,他也知道安达卢西亚物产丰饶,有大量军队,作为一个大省,它无法置身事外”伊斯科毫不示弱
“但是他不知道你奔走撺掇了这么久,布了这么一个局只为了让整个南部群龙无首然后把我推出来,变成阿尔瓦罗的傀儡”阿森西奥眯了眯眼睛“只要哥哥在,你们就拿不下军队,你们怕他”
“但是我们毕竟还是拿下来了”伊斯科冷笑了一声“说起来,你到底是怕带不起来塞维利亚,还是怕塞尔吉奥万一回来就一定会对付你?你到底是不高兴我利用你呢,还是不敢跟塞尔吉奥争”伊斯科故意凑在他耳边说“如果你是怕塞尔吉奥,那我可以给你解决问题”
“我他么觉得恶心”阿森西奥毫不相让“如果哥哥有一点危险,我就把你跟阿尔瓦罗都钉到锚上喂鲨鱼”
“嘿嘿,小家伙,真正恶心的事你还没见过呢”伊斯科用一根手指支开阿森西奥,同时自己往后退,往门外走 “我又不是没给你选择,按我设计的做,或者,你也可以养精蓄锐对付你们安达卢西亚的兵变”
阿森西奥现在一刀捅死他的心绝对已经有了,尤其是在他有了之后还挥之不去的那双亮闪闪狡猾的眼睛和精打细算最后得逞到笑意

所以阿尔瓦罗敲门进来的时候阿森西奥一点好气儿也没有
“殿下”他把自己的蔷薇红隼章纹狠狠的压在一个深蓝色的锡封上
“你还好么”阿尔瓦罗的眼睛是带着一丝忧郁的焦糖色
阿森西奥站起身,跳过了任何问候“你知道这件事?”
阿尔瓦罗蹙了一下好看的眉,几乎就让阿森西奥以为他错怪了一个温润善良的好人,但阿森西奥把眼睛移开,再次问了他一句“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他回答
“很好”阿森西奥瞥了他一眼,还真承认了
“抱歉”他说
阿森西奥简直要气笑了“你们两个真是绝了,那个变脸跟翻书似的,还要说服我同意他的阴谋,这个过来跟我说了句抱歉,我需要说没关系么?”
阿尔瓦罗垂下了眼睛,没有再说话
“一个会编一个会演,无往不利吧”阿森西奥缓了一下,阿尔瓦罗这种人,不像伊斯科,他没有说服别人的欲望,所以跟他争论是没用的,只能寄希望于他还有点物伤其类的同情心,阿森西奥走了过去,伤口还是在疼,他捂着肩的时候,居然看到阿尔瓦罗赶紧伸手想扶,不过被自己瞪回去了而把手背起来不敢动
“你是不是都习惯了被人推着往前走”阿森西奥看着阿尔瓦罗
他的眼睛瞬了一下,睫毛垂着“反正从小被摆弄到大,还差这一回”
“但是对不起,我不是”阿森西奥居然隐隐地对这种人产生一丝心疼,不过他很快甩掉“所以别期待我听你们的唆使,替你争继承权,没门”他走近阿尔瓦罗“我不会用我的家族和兄弟们的命去赌王室的内斗,哥哥不会,我也不会,有本事扶胡安”他挑了一下嘴角“他听话”
阿尔瓦罗看了他一眼“实话实说,只能是你”他顿了一下“只有你存在挑战塞尔吉奥的可能,无论是血统还是能力”
“你们知道安达卢西亚不会随便的听从一个没有名份和势力的统帅,就应该也知道安达卢西亚不可能听从一个参与阴谋做掉自己哥哥的人”阿森西奥抬了抬眼镜“你们是这么打算的么?让哥哥在摩尔人手里出事,这样不管你们还是我就都不必担任何干系,名正言顺?”
“不”阿尔瓦罗摇了摇头“摩尔人不会杀掉塞尔吉奥,虽然这确实对我有利,我能更好的控制南部”
“那么你们搞得这么大,只为了把塞尔吉奥支开?”阿森西奥思考了一下“你们有一千种方法能够杀掉他,但是选择了这种,那意味着什么?需要我继续猜么?”
阿尔瓦罗摇了摇头“你会猜到的,不如我直接告诉你,把塞尔吉奥留下是以防万一,万一安达卢西亚发生不可控的变动,或者国王过问的时候用塞尔吉奥顶罪”
阿森西奥沉了沉肩“你们真的不累么?不恶心么?”
阿尔瓦罗眼睛里的悲哀是真实的“我是王嗣,背后站着许多人,我早就没有退路可以走”他居然拥抱了阿森西奥,轻轻的,浅浅的一个拥抱,却充满真实热度“不过我希望你能有,抱歉把你卷进来”
不过阿森西奥反应过来以后就推开了“如果哥哥有事,塞维利亚决不会容忍你们两个”
阿尔瓦罗呼出一口气,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就转身走出去,临到门口,忽然回过头来“你们所有人都知道了……”
“不”阿森西奥坚决的打断“是我自己猜出来的,没有其他人知道”
阿尔瓦罗疑惑了一下,忽然舒展眉心“你怕我们报复知道的人”
“我现在很后悔之前没用最坏的恶意揣测你俩,不过现在我知道了”阿森西奥盯着他,不过那双眼睛仿佛在说,我不会那么做
最后阿尔瓦罗看着阿森西奥胸前的布节“你见过他了”
“不是他让你来的?”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阿尔瓦罗说
阿森西奥轻快的笑了一声
“他对你其实很好了”阿尔瓦罗没有理会他的笑“他都没有给我这样包扎过伤口呢”

阿森西奥掀翻了椅子,
他觉得莫名的烦躁,有一股无名暗火,尤其是见了这么两个货色之后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