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Nothing burns like the cold 【8】『ABO』


罗柏囧,ABO,剧情有改(都abo了当然会改了(。ì _ í。))


快推剧情



罗柏不知道为什么,绝口不提那天的一切,他没有问雪诺到底是不是真的要走,是不是去做守夜人,甚至什么时候走,也就是,他完全恢复了正常,他们带着两头疯长的冰原狼,骑马,打猎,练习箭术,就像雪诺分化之前那样。
席恩就觉得特别尴尬,明明都标记了,那又是怎么做到保持纯洁关系的呢?只是因为罗柏再也没有一次漏出他的信息素?
这点令席恩感到惊讶,还有点窃喜,这可太不罗柏了,以前在发怒的时候,在开心的时候,在打斗的时候,罗柏总是没意识或者故意的释放他强势的信息素,从不收敛,现在终于不用忍受来自罗柏的高压迫感,这倒是很好
他其实还挺想闻一下雪诺的信息素变成什么样了,奈何罗柏再也不用自己的信息素来激雪诺了,雪诺自己也藏得异常的好,他一点也没机会闻到
国王到来之前,他们被要求整理自己的仪表,洗澡,刮胡子,据说是王后不喜欢
他们互相打着趣,调笑,听席恩说什么女孩的事情,忽然话题转移到雪诺了——什么人也没能让他把这头蓬蓬的卷发剪掉
雪诺不好意思的一笑,无意间却看向罗柏,那双蓝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在他的头发上打着转,好像在琢磨他剪了头发是什么样子的
席恩在刮胡子的时候,罗柏站在雪诺身后,半靠着身后的柜子,抬起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雪诺发出了微嗔的嘀咕,回头瞧了他一眼,这让他后悔自己这个动作,因为当他灰色的眼睛近距离的跟罗柏对视,清楚的看见那张刚刮完胡子棱角分明,温柔英气又充满了宠溺的面庞时,发觉自己不能移开视线,看来看去,也便朝他一笑
罗柏更开心了,不由得用胳膊架上雪诺的肩,把他摁在了椅子里“你应该先来的”
“谁要在乎这个……”雪诺咕哝着

迎接国王的宴会上,雪诺坐在了最下首的那一边,反正他也不喜欢应付这种场合,有时候,当一个私生子也没有什么不好,他一边悄悄喂着白灵,一边看着他的几个同父的兄弟姐妹从他面前不远依次与王子公主走过,罗柏挽着弥塞拉,一个笑的很羞涩的小女孩,罗柏朝他暗暗做了个他也不想的表情,雪诺悄悄挥手让他赶紧过去
要说有什么不爽,那大概就是与他坐在一起的这批人里,大都不收敛自己的信息素,a的强硬杂乱,不过雪诺吸了吸鼻子,皱着眉,跟罗柏比起来差太多了,o的媚人,充满诱惑,但却不会对雪诺有太大的坏处,也许这就是一个永久标记带来的好处,他无言的喝了一口酒,他已经喝很多了
他的叔叔班扬一直对他不错,至少他不讽刺他也不咒骂他
“守夜人?”班扬没有阻止他或者否定他,他只是说,“琼恩,你恐怕不知道。守夜人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团体,我们没有家庭羁绊,永远也不会生儿育女,我们以责任为妻,以荣誉为妾。”
“私生子一样有荣誉心,”琼恩说,“我已经做好宣誓加入的准备了。”
“你大概还没分化,”班扬答道,“还算不上成人。在你分化之后,如果不是a,恐怕无法想象将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我分化了……已经”雪诺低声说
班扬看了看雪诺“是a么?我希望你是”
“我也希望我是来着”雪诺说

他们一些人在底下比武的时候,在高处看着的雪诺,碰见了偷跑出来的艾莉娅,托曼没打过布兰,乔弗里不屑去比,但是罗柏急躁的很,除了对轻视和侮辱的不满,还有另一股火气
雪诺不禁皱起了眉,看来又是该死的a的信息素在作祟
雪诺只听到了罗柏吼的一句“没问题,你会后悔的!”
然后不久,就是罗柏的咒骂响彻整个校场。艾莉亚吃惊地捂住嘴巴。
“哇……罗柏会挨罚,我担保”艾莉娅说,这样的骂声在他们父亲的眼里绝对是难以饶恕的
席恩•葛雷乔伊捉住罗柏的手,没让他朝王子冲去,罗德利克爵士则忧心忡忡地捻着胡子
乔佛里装模作样地打个呵欠,然后转身对他弟弟说:“走罢,托曼,游戏时间结束了。让孩子们留下来继续玩吧。”
此话一出,兰尼斯特的部属们笑得更开心,罗柏也骂得更大声。罗德利克爵士气得满脸通红,席恩则是紧紧地抱住罗柏,直到王子一行离去之后才肯松手。
打发走了艾莉娅,雪诺下去找了罗柏
席恩正在说“说真的,罗柏,你都冷静的让我吃惊了,罗德利克爵士恐怕有生之年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信息素收敛的好来表扬你”他重读了“你”这个词
“妈的,乔弗里算个什么东西,有种拿着他的真剑来啊,打死了活该别他妈找我北境的麻烦”罗柏的火气一点也没小“放出他妈的一股猫的骚味能吓唬谁,信息素谁还能没有是怎么着”
“行啦……”席恩拍了拍他“不过你能忍住没把信息素放出来倒是很好,不然罗德利克爵士立马就能拎清你跟琼恩的标记,他可太熟悉你们两个了,一定能猜到”
“我要不是为了琼恩才他妈的不收着”罗柏高声大骂
“我又怎么妨碍您了么……”雪诺摊了摊手走出来
“是啊,你让罗柏没了信息素的味道”席恩说着笑了起来“以前那可是……”
“好了席恩……别再说了……”雪诺吸了吸鼻子,看了看果然干干净净,只沾了仿佛是铁锈味混合着一丝辛辣味道的乔弗里的信息素的罗柏“你信息素强过他,又不会被他压制,不放出来是应该的”
“琼恩,你就不能帮我一丁点?”罗柏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
“你要我怎么说,我很感谢您对我的保护,史塔克大人”雪诺眨眨眼睛
罗柏回应了他一个眨眼,蓝色的星辰大海仿佛在闪着光
“对了,你叔叔询问了史塔克大人的意见,对于你的想法”席恩恶意的打破了两个人的气氛
雪诺有点生气,这事不该当着罗柏的面提出来的,他还没来得及回应席恩,就明显的发现罗柏一愣,然后那种光亮马上灰了下去“席恩……”我们明明可以单独说……
罗柏低了低头,又看了一眼席恩“父亲怎么说”
“父亲不太同意,因为他是o,他知道了这一点”席恩说
雪诺不开心的哼了一声
罗柏终于提起了一口气“琼恩你跟我来”
“去哪?”
“我有事情”
“你们可以直接叫我走开……我并不想管这档子事儿,不过,夫人可是很赞成的,嗯?雪诺,第一次夫人支持你哦”席恩不忘补上一刀
“琼恩,你知道……我……我不是说o就应该怎么样,我只是,我觉得你去长城会很危险……我不想你这样做,这没有必要…我会………………”罗柏死死的咬着后槽牙,吞进去半句话
“你会保护我”雪诺点点头“我知道”
“但是你还要去……”罗柏不敢看雪诺,他怕看到那种坚定的眼神,那双让他魂牵梦绕的灰眼睛里坚定的要离开他的眼神
“罗柏……”雪诺走到罗柏身边,轻轻的勾了勾他的手
罗柏既想死死的拉住他的手,又不敢握,怕他开口说话自己无法拒绝,所以只想拒绝听他说话
“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我是一个生在多恩的私生子,你别吵,听我说完……我得去建立自己的功业,我想去看看自己究竟能成为什么样的人,除了,成为一个附属物,说真的,我无比排斥我是o这个事实,这让我觉得更加不公平了,离我要的越来越远,我想去一个没有这种差异的地方,但是我留下来的话,我依然就只能是一个混日子的私生子并且是o……罗柏,……如果能两全……我不会离开你”
但雪诺还是说了,都说了
罗柏一直以来拒绝面对的东西现在摆在眼前,像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砸到了脚上
他点了点头,拉了一下雪诺微凉的指,然后凑到他耳边的腺体,落下了一个实打实却温柔得像风一样的吻,离开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