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Nothing burns like the cold 【11】『ABO』



罗柏囧,ABO,剧情有改(都abo了当然会改了(。ì _ í。))



雪诺先去跟布兰告了别
回到楼下广场的路,好漫长。
外面到处都是车马喧嚣,乱成一团。人们高声呼喝,将货物运上车辆,为马匹套上缰绳马镫,然后牵进马厩。空中飘起细雪,每个人都急着早些处理完手边的事务,才好躲进屋中。
罗柏置身旋涡中心,镇定自若地发号施令,灰风随侍在他身旁。
“班扬叔叔在找你,”罗柏从人群里看过来,却转而低眉,与琼恩说“他本来一小时前就打算动身了。”
“我知道,”琼恩答道,“我马上就去。”他环顾身边周遭的人马杂沓,众声喧哗,罗柏显得格外安静,雪诺轻声的说“没想到离别这么难。”
昨天夜里罗柏留下的淤青大概还在自己的腰际,自己抱着马鞍转了转身,还有些时轻时重的疼痛
“可不是么。”罗柏说。
昨天罗柏低沉的声音满满的在他耳边响了半个晚上,雪诺本以为罗柏在床上是那种不太开口的,结果他的话格外的多
罗柏深红的卷发上沾落他发际的雪花,正因体温而逐渐融化。“见过他了吗?”
琼恩点点头,不敢开口,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话。
“他不会死。”罗柏道,“我知道他不会死。”
“你们史塔克的命的确很硬。”琼恩同意。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刚才与凯特琳夫人的事情已经抽干了他每一分力气。
罗柏立刻察觉事有蹊跷。“我母亲她……”
“她……待我很亲切。”琼恩告诉他。
无需多说,罗柏必然心里有数
“你还……还好么?”罗柏的眼睛有些闪躲
“什么?”雪诺一时没反应过来
罗柏仿佛充满歉意,又意味深长的往雪诺身上扫了一下“…………我……我昨天其实不应该…………”他犹豫着
雪诺扑哧的一笑“啊,不,罗柏……我好着呢”
罗柏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他想了想,咧嘴笑道,“下次我们碰面,你就全身黑衣黑甲了。”
琼恩挤出一丝笑容:“黑色本来就很配我。依你看,咱们要多久才能再见面呢?”
“不会太久。”罗柏保证。他把琼恩拉过来,用力紧紧地抱住他。“雪诺,多保重。”
罗柏隔着衣服抱,仿佛也能清楚的抚摸到他流畅坚韧的肌肉,北境人偏白的肤色在昨晚的烛光里带着温暖的红晕,他的灰眼睛温柔又清澈,绯色的唇很软
琼恩也紧搂着对方:“史塔克,你也一样,好好照顾布兰。”
——也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雪诺凑到罗柏的耳后,蹭了蹭他的腺体,他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出了那种云杉和血的味道,杂进了自己的麝香红酒
他知道自己闻不到的,但他确定,此时此刻,那种气味一定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我会的。”
两人松开对方,有些尴尬地对看一眼。“班扬叔叔说若我看到你,叫你到马厩去找他。”最后罗柏开口道。
“我还得跟一个人说再见。”琼恩告诉他。
“那我就没得再见你啰。”罗柏答道。琼恩转身离去,留罗柏独自站在雪地,被马车、小狼和马匹所包围。
罗柏长长的出了口气,把眼睛向上瞟,努力的咽掉就快涌出来的泪水
雪诺走得越来越慢,他想回头再看一眼罗柏,再看一眼他大海一般的眼眸,再看一眼他那眼眸中深沉的,疯狂的,清澈的,复杂的,甚至痛——一切他的情绪,如果眼睛也能溺死人,雪诺觉得自己一定在劫难逃
走到了塔楼边的转角,雪诺慢慢的回了头
广场远处,罗柏已经转过身去,长身玉立,肩上盖着丰厚的兽毛,披风曳地,灰风已经长得很大了,烟灰色的皮毛顺滑得雪都不沾,只落了一点,蹲坐在罗柏脚边,罗柏往远走了,灰风马上起身跟上,雪立即被抖掉了,忽然,它安静的回过头来,金黄色的眼睛平静的看着雪诺,坚定又温柔
雪诺朝着灰风笑了笑
保重,灰风

雪诺骑着马,走上去往长城的路,
奈德与他们同路一直到国王大道
看着云天和旷野,雪诺回了回头,样南看去,临冬城的高塔已经只剩下一个顶,再往南,便看不到了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雪诺记得,奈德说那是个南方的女o
“等我们下次见面,我们就来谈谈你母亲吧”奈德说
雪诺看着他的父亲往另一个方向走,长喘了一口气,就此,再没有一个亲人的影子
他以为自己早就准备好了,离开临冬城,离开这一切,离开束缚他,鄙视他,嘲讽他,或者深爱他的人和地方
离开艾莉娅,布兰
也离开席恩
离开罗柏

他的马自顾自的跟着队伍往前走,那些被装在笼车里,戴着镣铐的人,双目无神,表情委顿,仿佛刚刚从地狱死里逃生
雪诺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神态
只是低下头去,布兰端着弓射箭的样子还在眼前,还在高高的城墙上爬上爬下
想到这里,他连忙甩了甩头
席恩恨他,他是这么觉得的,那是因为他一个私生子居然能在临冬城里拿到跟他差不多的地位——说起来,铁群岛带给他的姓氏并没有让他高贵多少,反而让人忌惮
说不好席恩到底是表面养子,实际人质,还是表面人质,实际养子
反正罗柏是把他当兄弟的——罗柏的魅力充满了临冬城
神……为什么又提起了他
雪诺皱了皱眉头,紧了紧脖子上的毛皮披风,忽然手僵硬在肩上

就在清晨,
罗柏拥着他,以为他还没有醒来,轻柔的翻了一个身,在他的睫毛上轻轻的碰了一个吻
雪诺,以后就要相隔万里了,你守望长城
我却将守望你
你将发下誓言,不娶妻妾,不生子嗣
但是你已经属于我,我也已经属于你
从任何你愿意的时候起,
直到任何你想停止的时候
抱歉,琼恩,关于我不能没有你这种感受,从未如此清晰
所以我的一切疯狂,大抵都是关于你
罗柏从他的眉心一路吻到唇边
凛冬将至,向死而生

雪诺看着临冬城的方向,山谷间的弥漫着灰色的雾,灰炭色的城墙已经和雾融为一体,与极浅的墨色的天空相接
属于北境的萧索的风吹来,兽毛披肩上丰厚的毛毛扫过脸颊,自己杂乱的卷发被吹动,跟在身后的白灵突兀的开了口
一声嘹亮凄厉又充满着忧思的长嚎在野地里直冲云霄,难以消散
马匹惊慌的蹬踏着土路,踏起的烟尘里传出马嘶,和着风的呼啸,传的很远

灰风已经足够高能在高墙上探出头去,它昂首挺胸,聚精会神的看着北方
“你在看他?”罗柏侧身坐在上面
灰风把它的大头放在罗柏腿上
“噢,你一定是又重了”他揉着灰风毛茸茸的大脑袋,忽然它的耳朵立了起来,机警的站直,仰起了脖子开始嚎叫,接着,临冬城里的其他两个冰原狼也开始了低低的吠叫,接着狗也叫了起来
罗柏忍不住拍了拍它“嘿,灰风,快停下来,让它们也停”
灰风看了看罗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无视了主人,继续高声嚎叫,清亮温和,好像是在安慰谁,一声一声,节奏多变
罗柏皱了皱眉“你在……聊天么?”
灰风轻轻的拱了拱他
“跟……白灵?”
灰风看了他一眼,继续长嚎
“那么,告诉白灵好好照顾他”
罗柏看向灰风探着头叫的方向





Nothing burns like the cold 【10】『ABO』

罗柏囧,ABO,剧情有改(都abo了当然会改了(。ì _ í。))




这章断的,不太是时候——
不过没错我就是故意的
告别就要虐两章





布兰从城楼上摔了下来
在国王的队伍第二天就要启程的时候

罗柏在布兰房间拐角外不停的打转,像一头关在笼子里的狼,屋里,奈德抱着已经站立不稳的凯瑟琳,努力让她不再扯着摇摇欲坠的黑木门哀哭
“凯特,他会活下来……”

罗柏皱着眉,心里像堵着一块大石头,同时架在火上烤
“罗柏,请你……不要走动”珊莎焦躁的撩了撩她的红发
罗柏没有心思跟她吵架,因为六岁的瑞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助的看着人来人往,被挤了过来从罗柏身后垫着脚,高高的伸出手来扯着他的衣服
“小心身后”席恩出声提醒
罗柏回过身,赶紧把他抱起来“别乱跑瑞肯”
“妈妈呢?”男孩子睁着大眼睛
“在布兰房间里”罗柏尽量让自己温和
“他们呢?”
“嗯……布兰他…………”罗柏实在没有心情多想“他摔了一跤……现在学士正在……”
“我来照顾他”艾莉娅清脆的声音响起,她扬起头看着罗柏“放他下来吧”
“你确定……”
“我确定,罗柏”艾莉娅明明白白的说
罗柏把瑞肯放下来“带他回房间休息,不要乱跑,行么?”
“我能照顾好我们俩”
罗柏往墙上重重的一靠,呼吸有些急促,他只觉得满脑子都像一团起了泡沫的麦酒,无法思考,也无法冷静
“国王明天就会启程,还有你的父亲和两个妹妹”席恩说“今天有得忙,你可别垮”
“给我一点时间,一刻钟”罗柏有些发火了“我现在快爆炸了”他只觉得昨天,甚至刚才还好好的临冬城这就要四分五裂一般,而自己就要看着自己亲人们走向不同的海角天涯,父亲,妹妹南下,布兰生死未卜,自己也将从此命运不同,还有北上的雪诺……“给我点时间”他长吸了一口气“珊莎,在这里守着,照顾好父亲和母亲”
“罗柏——我还有……”
“听着!”罗柏拧了拧眉毛“照顾父母!呆在这”看见了珊莎手足无措迷茫又恐惧的蓝色眼睛,动了动喉结,加了一句“好么?”
“好……”
“席恩……”
“我可不用听你的指挥,我只听史塔克大人的”席恩抱着肩
“所以给我父亲做好出发准备”罗柏眼睛凌厉的迫着他
席恩歪了歪头“嗷——我会体谅你,为了布兰”他目送罗柏走开
雪诺坐在布兰平时爬上爬下的墙上,罗柏走到他身边
“你怎么在这?”
“布兰怎么样?”看见了罗柏雪诺几乎跳起来
罗柏摇了摇头“还不知道。你可以过去看他”
“我还是不过去好一些”雪诺低了低头“但我会为他祈祷”
罗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虚弱的扎到了雪诺肩上“我觉得……”他把一半的话咽了回去,但是雪诺能明白
他抱紧了罗柏,吻了吻他的太阳穴,温暖的顺着他的卷发
很快的,罗柏抬起头来,迅速的吻了雪诺的额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去“我得把事情做好”他退开半步
“嗯”雪诺拍了拍他的胳膊

直到夜里,罗柏才歇下来,布兰被告知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会醒过来,灰风悄悄的跟在罗柏身后,它不出声响,但是罗柏能感到心安,也许这就是狼家的孩子的心理感应吧
走到了雪诺房间的门口,灰风吸了吸鼻子,蹲坐在门前,轻声的呜了几声,门里一阵爪子扒地的声音,然后是雪诺在说话“去哪?白灵?”
“是啊……你得跟白灵告别了”罗柏揉了揉他的狼
“谁在外面?罗柏?”白灵把门顶开了一个缝,雪诺从床上坐起来
罗柏见躲不过了,就拉开门,绕过两条厮磨在一起的狼“怎么还不睡?”
“等着你来告诉我布兰怎么样了”雪诺靠坐在床头
“没事了”罗柏坐到床边“但不能走路了”
雪诺闭了闭眼睛“嗯……这成了一个好结果?”
罗柏往雪诺身边倒,几乎趴到了他的腿上“诶……”
雪诺没有躲,反而轻轻的揉了揉他深红色的卷发,感到粗糙却温暖
罗柏拉住了他的手,放在脸颊边“琼恩……你别走了……我不想让你们都离开”
“你是史塔克家的长子,继承人”雪诺用手背蹭着他的颊边的胡茬“有一天临冬城就是你的,甚至北境”
“我不要北境”罗柏清亮的眼睛抬起来,看着雪诺,雪诺又看到了那片海,那片能让自己溺死的海,蓝色的,深不见底,却清澈无瑕,然后海面上好像涌起了波涛“我只想让你们都留下,然后我们跟之前都没什么不同”
“但是什么事都不同了,父亲成了国王之手,珊莎几乎成了王太子妃——即使她是a”雪诺摊了摊手
“不,乔弗里是个o”
“什么?但是他不是拿信息素攻击过你么?”
“药物”罗柏揉了揉眼睛
雪诺挑起了眉“有这种药物?”
罗柏翻身滚了起来“你想都别想”
雪诺把他摁趴下“我没说要想——那么为什么艾莉娅也去?”
“托曼可以等待艾莉娅分化”
“呵,弥塞拉还是个o呢,把你一块带去啊,搞什么……”
罗柏笑了起来“那么是我管珊莎叫嫂子好,还是她叫我妹夫好”
“你真的在考虑么?”雪诺侧过头给他一个斜眼
罗柏蹿了起来,凑到他身边“你在吃醋?”
雪诺把他往外推“谁要吃醋”
罗柏却强势的把他摁到自己怀里“别动,琼恩…………我实在做不到只一个拥抱,说一声珍重就放你北上离开我到万里之外”

琼恩,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够说服自己你有你的路

雪诺略有挣扎,但还是回抱了他,对于罗柏那种扑面而来的强势,他得承认,自己时而会想起那个疯狂急躁的标记,但也逃脱不掉,甚至还有些向往已久
“我很怕我……做不到像父亲那样掌管临冬城,我完全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些”罗柏的声音里满是疲惫“仅仅一天,我就好累啊……”
雪诺不说话,只是侧过头吻了吻他的耳后
“我不想让父亲离开,也许就是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那种终究会落在我身上的责任”罗柏把头埋在雪诺黑色的卷发里,他感到安稳“我很害怕……临冬城里必须有史塔克掌管,但是也许我并不是适合做这个的人,尽管我从小到大经过的训练都是以此为目标,我总是觉得,如果你在我身边的话,我会更强大,为什么你不留下陪着我呢?”罗柏抬起头来,那样蓝的眼睛啊
雪诺忍不住去亲吻他的眼眸,温柔的划过卷翘的睫毛“你有你的使命,我也有我的……我们都要各自向前,不能停下来”
“我知道……”罗柏坐起身子,用胳膊揽住雪诺,在他耳后腺体附近磨蹭着,让雪诺觉得痒痒的
“喔,罗柏…………罗柏,他们正看着呢”雪诺眯了眯眼睛,从漫上来的情欲中抽身
“谁?”
雪诺抬了抬下巴,灰风和白灵正往一边歪着头注视着他俩
“转过去,灰风”罗柏笑道
灰风舔了舔嘴巴,调转了身子,还扭过头来看了一眼
“不要让我的白灵觉得你在欺负我”雪诺皱着眉嘟囔,然后不满的推了推罗柏“你看灰风!它跟你一样!真是有其主必有其狼”
罗柏回头的时候,灰风正哈哧哈哧的凑到白灵嘴边去强行亲吻,白灵没有他个子大,只是小小的亮出了尖牙不轻不重的在灰风脖子上啃了几口
罗柏嗤了一声,低低地在雪诺耳边说“你瞧,你还没有白灵凶猛”说完变本加厉的把雪诺的耳垂轻咬在齿间,在他脖子上哈着发烫的气息

看这两条狼有些旖旎的打闹,雪诺忽然就想到了明天——明天,这只从小被挤到窝外边的白色小狼,就要再次远离兄弟,走入极北,纵然那是他追寻的,希望成就的
但是代价是再没有了这样温暖相拥的时光
七神,夏天多短啊……

“啊,是么?”雪诺腰腹用力,让两个人转了半个身位,用了一点力气撕咬着罗柏的腺体,把自己送到他怀里,罗柏咯咯的笑了“这才有点狼样儿”
“罗柏…………”磨蹭着他的耳鬓,雪诺的眼眶忽然有些酸“我不会忘记你的味道……”
“我也不会忘记你的”罗柏低下头,也许极度的想念会让人出现错觉,罗柏总觉得那种麝香红酒的味道又散了出来,也或许是自己标记过他之后信息素融合的结果,于是尽量的让自己的信息素散开
“那真好闻……”雪诺忍住泪水“那表示我属于你”
罗柏除了极速的褪去雪诺本来也没有系好的寝衣,迫不及待的从锁骨一路吻下,并不搭话,
他身上穿戴整齐的皮革和剑甲的低温碰上雪诺的肌肤的时候,让雪诺有些瑟缩,罗柏感觉到了,忽然停住,有些慌乱的觑了一眼雪诺的神色
雪诺却一把拉住了他“没关系的”他俯下身让自己靠在他发凉的皮革上,替他解掉佩剑,然后一层层解掉护甲“我没有那么脆弱”他把罗柏拉近,引着罗柏的手放到自己结实的腰线上

你的佩剑用来保护你的母亲,布兰和瑞肯,用来守护临冬城,用来守护北境,用来处决抑或接受效忠,不要担心我,罗柏,我有我自己的佩剑

“我会轻一点”趁着暗淡的烛光,这一幕显得极有仪式感,他俊秀的轮廓,因下垂显得忧郁的眉眼,灰色,现在映着一点金色的眸子,线条美丽的肩窝,修女故事里像神一样身体
“不需要”雪诺双臂支撑在他肩两侧,扑上去撕咬一样吻他

反正只有这一次了

Nothing burns like the cold 【9】『ABO』


罗柏囧,ABO,剧情有改(都abo了当然会改了(。ì _ í。))

虐呗,啥时候不虐才见鬼


“我最后问你一次,雪诺”罗柏忽然郑重起来“你真的决定了么?”他蓝色的眼睛里充满着期待,却也满含绝望
“罗柏,你知道我的”雪诺认真的看着他
罗柏的眼睛并没有因为失望而暗下去,而是仿佛下定决心一样,不看雪诺,但是坚定的拉着他走向了一个临冬城里著名的学士门前——不是罗德利克,是一个不愿意经常出入艾德左右,跟谁都不怎么有交集的人
“你什么时候……”
“嘘,跟我过来”罗柏把手指竖在嘴边,那是一个戴着一只眼罩的老人,满脸皱纹,但是深棕色头发,神态让他大概比实际年龄要老很多“马修学士,我带他来了,请您帮他”
“他同意了么?”老学士的声音沧桑却洪亮
“罗柏你搞了什么?”雪诺小声的问罗柏
“琼恩,守夜人,会被强制的进行手术,然后……然后进行一系列训化,所以他们不会受到信息素的干扰,也不会进行反馈,慢慢的自己的信息素就也淡去了,”罗柏说起来很不连贯“我……我帮你,既然你不喜欢……我给你想办法把信息素去掉”他低着头,顿了顿“我的办法,不会疼……”
雪诺看着罗柏,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为什么?……罗柏?”他灰色的眼睛里升腾起一阵悲哀,望着同样哀伤的那双蓝眼睛,雪诺痛苦的摇了摇头“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
学士咳了一声“我看,你们先商量一下吧,这种事情,不可逆,一旦失去了,真的没办法弥补”他苍老的声音在昏暗的屋子里
罗柏闭了闭眼睛,转过身去,见学士起身,忙过去扶他进了里屋,带上门,走到雪诺身边,不敢抱他,甚至不敢去握他的手,就并肩站着
“罗柏,你不必要……这样”雪诺咬了咬牙“你是不赞同我去的,是吧?所以为什么又……”
“我只想保护你”罗柏低下了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因为我不配留住你”
“不……罗柏,你不该这么说……”雪诺揉了揉太阳穴“你真的很好,是我,是我不能就这样让自己消磨你的好,所以你也不用……用这样一个伤害你自己的方式来保护我——你很眷恋我的信息素,是不是?你喜欢的身上带走你的味道,是不是?你害怕我不属于你?是不是?”
罗柏转过身,很轻很轻又很快的把雪诺包进怀里,但凡他有一点挣扎,都能挣开,但是雪诺老老实实的呆在他胸口
“我知道的,罗柏,那些问题的答案都是,是的”雪诺仰起头来看他“所以你没必要要把这些抹掉——至少不用你,亲眼看着我失去你的味道”
“他们的手术,很疼……”罗柏顿了顿,抱着雪诺的手臂收紧“而且自己的信息素消失的很慢……你是o,如果被人闻到了……很危险,那些人才不会管你能不能闻到他们的味道”
“我想说,我不怕……但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雪诺闭上眼睛依在他的怀里“我只是觉得,你什么都为我想了,却这么折磨自己”
“没有”罗柏努力的咽下冲上来的哽咽“我不能拴住你,为了我自己喜欢b把你的追求抹掉,也不能为了自己仅仅是一个a的领属感,让你身处险境……你知道,……那里,什么人都有……”
雪诺从心底里真真正正的感到疼痛,也感到自己在一刀一刀的捅罗柏,因为他也会疼
“你走了,我就不能保护你了……最后一次,琼恩”
罗柏抬起头来,默默祈祷,闭上眼睛希望泪水能够流回去,回到心里也好,淡淡的释放了一点自己的信息素“最后一次,以后你就闻不到了”
雪诺仰起头来,一下一下亲吻着罗柏耳后的腺体,那种云杉和血的味道,里面缠绕着撩人的麝香,悠远的渗出丝丝红酒的浓烈
“我们都是了,最后一次”他肆无忌惮的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生平,第一次,毫无顾忌的让自己的味道弥漫开来,同时深深的吸气,要把罗柏的味道刻进脑子里,不管这是不是有点呛了“我绝不忘,我发誓,罗柏,我绝不忘”
罗柏把头深深的埋到雪诺的颈间,近乎是疯狂的撕咬着他的腺体,然后带着一点点血一起舔舐,连着泪水一起咽下去,忽然转身抽离,闯到里屋“学士,药”
雪诺毫不迟疑,把药喝个干净,之后重新缠上罗柏的脖子
“快,罗柏,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再次疯狂的沉迷于已经非常相近的对方的味道
“再一次,琼恩”罗柏好像要钻进雪诺的身体里去
“是的,罗柏,趁现在”
“嗯哼,快”
没有一个拥抱可以如此交付真心,没有一个拥抱可以这么绝望,又这么充满渴望,时间变成了具体的两种味道,彼此交缠,每一丝流逝都格外清晰,原本抽象的失去感变得清晰,空气中的味道正在对方的嗅觉里渐渐冲淡,
雪诺极速的呼吸,想要抓住最后一丝罗柏的气味,但只是无助的感受着那种刻骨铭心的味道正在消散,渐渐的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中,他反复的确认,终于

“罗柏,起作用了”
“是的,我闻不到了……”

罗柏闭紧了眼睛,皱着眉,死死咬着牙,他只能闻到自己的信息素了,雪诺那么浓烈,柔美,让人沉迷的信息素再也没有了,刚才该融着血腥气灌进自己的舌边和心里的那种味道,那个属于他的o的味道,连同属于他的证明,都再没有了
雪诺轻柔的用手抚摸他的眉心“不要这样”然后从鸦翅一样的睫毛上划过,一次又一次的蹭着他的肩颈,就像依旧能闻到他的信息素一样,罗柏于是把头也埋下去,安安稳稳,老老实实的搂着他
像极了两条狼,耳鬓厮磨,交颈缠绵

推开了学士的房子的门,迎面扑过来一阵风,把屋子里的气味吹了个干干净净,罗柏吸吸鼻子,连自己的味道都没有了
“你还记得那个味道么?”雪诺仰起头来
“记得呢”罗柏轻轻的吻了他的额头

走出来时和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趁得罗柏的眼睛清亮海蓝,红发温暖
“现在还记得么?”雪诺拉了拉罗柏的手
“记得呢”罗柏笑了

Nothing burns like the cold 【8】『ABO』


罗柏囧,ABO,剧情有改(都abo了当然会改了(。ì _ í。))


快推剧情



罗柏不知道为什么,绝口不提那天的一切,他没有问雪诺到底是不是真的要走,是不是去做守夜人,甚至什么时候走,也就是,他完全恢复了正常,他们带着两头疯长的冰原狼,骑马,打猎,练习箭术,就像雪诺分化之前那样。
席恩就觉得特别尴尬,明明都标记了,那又是怎么做到保持纯洁关系的呢?只是因为罗柏再也没有一次漏出他的信息素?
这点令席恩感到惊讶,还有点窃喜,这可太不罗柏了,以前在发怒的时候,在开心的时候,在打斗的时候,罗柏总是没意识或者故意的释放他强势的信息素,从不收敛,现在终于不用忍受来自罗柏的高压迫感,这倒是很好
他其实还挺想闻一下雪诺的信息素变成什么样了,奈何罗柏再也不用自己的信息素来激雪诺了,雪诺自己也藏得异常的好,他一点也没机会闻到
国王到来之前,他们被要求整理自己的仪表,洗澡,刮胡子,据说是王后不喜欢
他们互相打着趣,调笑,听席恩说什么女孩的事情,忽然话题转移到雪诺了——什么人也没能让他把这头蓬蓬的卷发剪掉
雪诺不好意思的一笑,无意间却看向罗柏,那双蓝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在他的头发上打着转,好像在琢磨他剪了头发是什么样子的
席恩在刮胡子的时候,罗柏站在雪诺身后,半靠着身后的柜子,抬起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雪诺发出了微嗔的嘀咕,回头瞧了他一眼,这让他后悔自己这个动作,因为当他灰色的眼睛近距离的跟罗柏对视,清楚的看见那张刚刮完胡子棱角分明,温柔英气又充满了宠溺的面庞时,发觉自己不能移开视线,看来看去,也便朝他一笑
罗柏更开心了,不由得用胳膊架上雪诺的肩,把他摁在了椅子里“你应该先来的”
“谁要在乎这个……”雪诺咕哝着

迎接国王的宴会上,雪诺坐在了最下首的那一边,反正他也不喜欢应付这种场合,有时候,当一个私生子也没有什么不好,他一边悄悄喂着白灵,一边看着他的几个同父的兄弟姐妹从他面前不远依次与王子公主走过,罗柏挽着弥塞拉,一个笑的很羞涩的小女孩,罗柏朝他暗暗做了个他也不想的表情,雪诺悄悄挥手让他赶紧过去
要说有什么不爽,那大概就是与他坐在一起的这批人里,大都不收敛自己的信息素,a的强硬杂乱,不过雪诺吸了吸鼻子,皱着眉,跟罗柏比起来差太多了,o的媚人,充满诱惑,但却不会对雪诺有太大的坏处,也许这就是一个永久标记带来的好处,他无言的喝了一口酒,他已经喝很多了
他的叔叔班扬一直对他不错,至少他不讽刺他也不咒骂他
“守夜人?”班扬没有阻止他或者否定他,他只是说,“琼恩,你恐怕不知道。守夜人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团体,我们没有家庭羁绊,永远也不会生儿育女,我们以责任为妻,以荣誉为妾。”
“私生子一样有荣誉心,”琼恩说,“我已经做好宣誓加入的准备了。”
“你大概还没分化,”班扬答道,“还算不上成人。在你分化之后,如果不是a,恐怕无法想象将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我分化了……已经”雪诺低声说
班扬看了看雪诺“是a么?我希望你是”
“我也希望我是来着”雪诺说

他们一些人在底下比武的时候,在高处看着的雪诺,碰见了偷跑出来的艾莉娅,托曼没打过布兰,乔弗里不屑去比,但是罗柏急躁的很,除了对轻视和侮辱的不满,还有另一股火气
雪诺不禁皱起了眉,看来又是该死的a的信息素在作祟
雪诺只听到了罗柏吼的一句“没问题,你会后悔的!”
然后不久,就是罗柏的咒骂响彻整个校场。艾莉亚吃惊地捂住嘴巴。
“哇……罗柏会挨罚,我担保”艾莉娅说,这样的骂声在他们父亲的眼里绝对是难以饶恕的
席恩•葛雷乔伊捉住罗柏的手,没让他朝王子冲去,罗德利克爵士则忧心忡忡地捻着胡子
乔佛里装模作样地打个呵欠,然后转身对他弟弟说:“走罢,托曼,游戏时间结束了。让孩子们留下来继续玩吧。”
此话一出,兰尼斯特的部属们笑得更开心,罗柏也骂得更大声。罗德利克爵士气得满脸通红,席恩则是紧紧地抱住罗柏,直到王子一行离去之后才肯松手。
打发走了艾莉娅,雪诺下去找了罗柏
席恩正在说“说真的,罗柏,你都冷静的让我吃惊了,罗德利克爵士恐怕有生之年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信息素收敛的好来表扬你”他重读了“你”这个词
“妈的,乔弗里算个什么东西,有种拿着他的真剑来啊,打死了活该别他妈找我北境的麻烦”罗柏的火气一点也没小“放出他妈的一股猫的骚味能吓唬谁,信息素谁还能没有是怎么着”
“行啦……”席恩拍了拍他“不过你能忍住没把信息素放出来倒是很好,不然罗德利克爵士立马就能拎清你跟琼恩的标记,他可太熟悉你们两个了,一定能猜到”
“我要不是为了琼恩才他妈的不收着”罗柏高声大骂
“我又怎么妨碍您了么……”雪诺摊了摊手走出来
“是啊,你让罗柏没了信息素的味道”席恩说着笑了起来“以前那可是……”
“好了席恩……别再说了……”雪诺吸了吸鼻子,看了看果然干干净净,只沾了仿佛是铁锈味混合着一丝辛辣味道的乔弗里的信息素的罗柏“你信息素强过他,又不会被他压制,不放出来是应该的”
“琼恩,你就不能帮我一丁点?”罗柏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
“你要我怎么说,我很感谢您对我的保护,史塔克大人”雪诺眨眨眼睛
罗柏回应了他一个眨眼,蓝色的星辰大海仿佛在闪着光
“对了,你叔叔询问了史塔克大人的意见,对于你的想法”席恩恶意的打破了两个人的气氛
雪诺有点生气,这事不该当着罗柏的面提出来的,他还没来得及回应席恩,就明显的发现罗柏一愣,然后那种光亮马上灰了下去“席恩……”我们明明可以单独说……
罗柏低了低头,又看了一眼席恩“父亲怎么说”
“父亲不太同意,因为他是o,他知道了这一点”席恩说
雪诺不开心的哼了一声
罗柏终于提起了一口气“琼恩你跟我来”
“去哪?”
“我有事情”
“你们可以直接叫我走开……我并不想管这档子事儿,不过,夫人可是很赞成的,嗯?雪诺,第一次夫人支持你哦”席恩不忘补上一刀
“琼恩,你知道……我……我不是说o就应该怎么样,我只是,我觉得你去长城会很危险……我不想你这样做,这没有必要…我会………………”罗柏死死的咬着后槽牙,吞进去半句话
“你会保护我”雪诺点点头“我知道”
“但是你还要去……”罗柏不敢看雪诺,他怕看到那种坚定的眼神,那双让他魂牵梦绕的灰眼睛里坚定的要离开他的眼神
“罗柏……”雪诺走到罗柏身边,轻轻的勾了勾他的手
罗柏既想死死的拉住他的手,又不敢握,怕他开口说话自己无法拒绝,所以只想拒绝听他说话
“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我是一个生在多恩的私生子,你别吵,听我说完……我得去建立自己的功业,我想去看看自己究竟能成为什么样的人,除了,成为一个附属物,说真的,我无比排斥我是o这个事实,这让我觉得更加不公平了,离我要的越来越远,我想去一个没有这种差异的地方,但是我留下来的话,我依然就只能是一个混日子的私生子并且是o……罗柏,……如果能两全……我不会离开你”
但雪诺还是说了,都说了
罗柏一直以来拒绝面对的东西现在摆在眼前,像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砸到了脚上
他点了点头,拉了一下雪诺微凉的指,然后凑到他耳边的腺体,落下了一个实打实却温柔得像风一样的吻,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