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骨科』相煎太急



来了^_^

其实我左右位没有定好

所以想先发一个试试水


自从卢卡斯咬了格里兹曼的手,格里兹曼就再也不敢对着这个凶巴巴的狐狸造次了

“拉法,保护我过去”格里兹曼抖了抖耳朵,瓦拉内长尾巴甩了一下,揽着格里兹曼从卢卡斯身边走过

“喂!安东尼,你还生我的气嘛?”大理石狐毛茸茸的大尾巴耷拉下去

“你咬我的手,我都差点去打疫苗了”格里兹曼探出头

“拜托,我道歉了……是你从身后揪我尾巴”卢卡斯摊了摊手

“就只有你不让摸,你看我的拉法”他说着趁瓦拉内不留神伸手就揪住了在身后晃悠来晃悠去的长尾巴

“!”瓦拉内忽然炸了毛,不过好歹他顾着格里兹曼就在自己身边,而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卢卡斯却把他的炸毛全看见了“你看!”他指着瓦拉内“他也想咬你”

格里兹曼再回头,瓦拉内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没有啊”他无辜的说

格里兹曼一边看着卢卡斯一边回身把小手举高高去顺瓦拉内的头毛“拉法才不会”

“他刚才分明……拉斐尔,这样你都行?”卢卡斯看着尾巴被摸还低下头方便格里兹曼揉头,还主动蹭人家的手的黑豹“你作为一个豹子,一个凶猛的大猫的尊严呢?”

“是你太敏感”格里兹曼说

“那你不信你去扯保罗的尾巴,他是花豹,按道理跟拉斐尔敏感度差不多”卢卡斯说“如果你还有命回来那你就知道了,完全是拉斐尔是太爱你”

看着吧唧一口垫脚亲到瓦拉内脸上的格里兹曼,卢卡斯甩了甩尾巴转身走了“好傻”


他回到家,一脚踹开门“特奥你给我出来!你有本事唱歌你有本事出来啊!”

“你出来当着我的面再唱一遍”

还能是什么歌呢,讽刺马竞的呗

“我在这里啊”长着一对金红色的小耳朵的特奥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我再说一次,特奥——”

“你总管我干什么”他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摆

“是你天天没事找事”卢卡斯怨念的瞪他一眼,轻轻的打了他的头一把“好像我们怎么欺负你了似的”

“你心里清楚”特奥不依不饶

卢卡斯侧过头看他“我怎么你了啊……在马竞有人虐待你?有人欺负你么?”

“反正我去皇马了”特奥说“不然我的标签永远都是‘卢卡斯的弟弟’”

“难道不是事实么,别好像我占你便宜了似的,我就是你哥,你能奈我何”卢卡斯身后白色带黑色毛尖的大尾巴骄傲的摆了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马德里不只有一支球队,现在在皇马,你是特奥的哥哥”特奥也扬起了尾巴

“你根本就是为了跟我作对”卢卡斯有些生气的呲了呲牙

“是啊,我不但去皇马,国家队我还要去西班牙,我要彻彻底底的跟你作对……”

特奥话还没说完卢卡斯的耳朵就立了起来“你敢再说一次我就咬死你”

“你确定你真的打得过我么?现在不是小时候了,我也成年了,所以我不但要再说一次,我还要……”

卢卡斯迅速的扑倒了特奥,从沙发上把他扑到地上,两个人掉在茶几和沙发之间的空隙里

“啊!”特奥挣扎中把胳膊撞在了茶几上,发出一声痛呼,卢卡斯赶紧停了下来,任他挠了两下,空出手来把茶几往外推开

被不管不顾的特奥咬了耳朵才打个激灵真的生气的卢卡斯不容置疑的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别得寸进尺”

特奥却并没有收敛,两条毛茸茸的长尾巴都快要搅在一起了,在地板上留下了几个爪子印,卢卡斯下手很轻,连咬在他的脖子和耳朵上都不会留下伤口,特奥可不一定

“喂,你抓伤我了”卢卡斯感觉到了自己的锁骨有伤口,但特奥还是没停,于是他只好使出全力,彻底的把他摁在底下,奈何他也确实成年了,力量不像小时候,他一挣,正好把自己的腰撞在茶几腿上

“嗷……”差点撞出了狐狸叫

“怎么样”卢卡斯立马停住,关切的看了看他

特奥疼的直拧眉毛“啊……好疼……胳膊也疼,好像刮到了”

卢卡斯把他的胳膊抓过来一看,一个十公分的口子正在流血“哎呀……叫你再闹……”他麻利的起身把茶几推得很远“明天就扔了它”等到在蹿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拿着医疗箱了

特奥可怜巴巴的趴在地上“还不是你跟我闹”

“过来”卢卡斯坐在沙发上“胳膊给我”

特奥把胳膊伸过去,却把脸偏到一边

“啧,你别扭什么”卢卡斯拎了拎他的耳朵,特奥却回头朝着他的手就咔哧一口,幸亏卢卡斯躲得快“你能不能老实一点”

“明明是你欺负我的”特奥想把手抽走,却被卢卡斯拽住

“得消毒,你忍着点”卢卡斯低着头认真的给他消毒,微扬的眉毛和神琥珀色的眼眸是两个人很相似的,但在相似之外,卢卡斯的温柔和稳重是特奥尚没有的,他一边手下轻轻的该做什么做什么,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特奥

“你准是从哈士奇窝里抱回来的”

“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

“明明是你挑事,还要赖别人”

特奥在卢卡斯结实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抬头故意看着他,卢卡斯起初是准备瞪他的,四目相对却有点心软,索性微微一笑,露出明珠贝壳一样好看的牙齿,特奥不意他会笑,反而愣了一下,神思忽然一动

“哥哥……”特奥看着他忽然出声说

卢卡斯笑起来眯着眼睛“怎么啦?”

特奥看了看他,神态显得有些低了

“干嘛?你可从来不叫我哥哥”卢卡斯停了手

特奥有点怏怏的“……你总是我哥哥啊……”

“什么意思啊”卢卡斯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趴过来”

“干嘛……”特奥忽然惊恐

“你趴过来我看看腰”卢卡斯扯着特奥让他趴下,挣扎不过,特奥乖乖的趴在他腿上“我靠,你可真够可以,都撞青了啊”

“还不是你……”

“是你自己往右边躲,我又没使劲,我都没伤到你一点”卢卡斯拿出跌打油来给他擦“你看你把我抓的”他扯了扯领子,让他看锁骨

线条美丽的锁骨上有三道浅浅的伤,特奥抬头看见了,小耳朵垂了下去,忽然眼神明亮,起身勾住他哥哥的脖子,细细密密的吻落下,在小小的伤口上不停的舔吻

卢卡斯一时因为拥上来的热度不知所措,直到沾了吻忽然痛起来,他的眼眸忽然腾起了金茶色的狐狸眼,两个小耳朵支棱起来,一瞬间以后又恢复正常,但快速的眨着,左右不安的乱看,好一会,才伸出没粘药油的手来,摸了摸他跟自己一样金棕色的头发

“心跳这么快”特奥露出了尖利的小牙

卢卡斯一瞪他“老实趴下,不然一瓶药都扣你脸上”

特奥嘿嘿了两声,伏在他腿上

卢卡斯故作镇定的接着给他擦药“疼不疼?”

特奥飞快的摇了摇头

“真的不疼么……都青了一块呢”卢卡斯下手十分温柔,他手又暖“我知道就算真有什么你也不会跟我说,在我面前一贯逞强”

“谁叫你比我早生,我只能多努力”特奥闷闷的说“我可嫉妒你呢”

卢卡斯不知道该怎么答他,早生能是他的错么?,索性不再说话,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你把药擦我头上了!”特奥叫起来

“我没有,…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卢卡斯说“我用的右手”

特奥有些发懒的嗯了一声

其实气氛已经有点变了,有点积郁,又有点暖融融的暧昧,卢卡斯咬了咬牙,只装作察觉不出来,继续跟他说着其他有的没的

终于没多大功夫,特奥忍不住了,推开卢卡斯的手坐起来“我不想做你弟弟”

“……你这不能怪我……怪妈妈……”

“我就想要跟你对立,什么都喜欢抢,那是因为我不想一直在你身后追赶你”


“卢卡斯,我要的,是肩并肩,面对面”


特奥近距离的面对着卢卡斯,两个人几乎鼻尖相触,卢卡斯眨了两下眼睛不敢看他,皱了皱眉,心知避不过,刚要抬眼,正逢特奥暖热的唇凑上来,愣住的功夫,他弟弟的手已经滑到了同样不知所措的毛茸茸大尾巴上,纵然是一抖,他也没有一点想躲开或是挣开的感觉,就任他吻着,手上也揉着


他忽然理解瓦拉内了

尾巴不是绝不能碰的


他同样轻轻的抚摸了特奥身后有些急切的摆着的金红色尾巴,特奥反应显然比他大些,在他怀里肉眼可见的抖了一下,把唇离开


看着特奥有些期待,又像是在征求许可的眼睛,卢卡斯轻轻的用尾巴蹭了蹭他的手,扣过特奥的药,轻揉了揉,倾过身子,吻着他

两条又蓬又暖的大尾巴来回摆


埃尔南德斯兄弟,

无人退缩



完了完了


我要在违法的深渊中起舞

预计是两篇,都是混在瓦格里面,

做学霸开发记里面的小单元,


感谢递梗 @Leona Ulle  @心肝们在相杀

一个接着那两个小狐狸的梗


两个抢被子,咬耳朵,打闹,在博格巴啃秃的草地上午睡

和生气了躲起来却本能反应飞向学霸然后被叼走的小鼯鼠


一个接着黑豹和小鹿的梗

大理石狐和赤狐

只会嘴上逞能的赤狐被忍无可忍的哥哥吃掉


另外,这个cp起个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