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19】


我又重新捡了起来
打算把一开这个写完,然后写小法,小莫的个人故事了
现在求意见,想改个名字
小法的叫什么,小莫的呢?怎么才能看出是一系列呢?





08-09赛季,可谓是皇马最被诟病的几个赛制之一,一个国家德比的6:2昭示着被巴萨死死摁在第二的地位
伊戈尔一如既往,跟着劳尔和古蒂的屁股后面,不过如今他的身后,也跟着个小尾巴了

塞尔吉奥是个什么样的人,伊戈尔一直不敢确定,不是因为看不透,而是因为早就看透了的人又在一瞬间会改变
那个满脸洋溢着笑容的长发后卫,总是活力四射,像个永动机似的跑个不停,在古蒂身边跑了一会又跑到伊戈尔身边

“你怎么都不跟他们去玩了”劳尔瞟了远处海狮顶球比赛的马塞洛,拉莫斯和伊瓜因
“就陪你坐一会挺好的”伊戈尔摘了手套,把手搭在膝盖上
“你可别跟我在这呆坐着啊,多活动活动,看着你总是闷闷的,不怎么说笑了”劳尔揉了揉他的卷发
“安静一会挺好的,我不是小孩了”伊戈尔杵着下巴
劳尔看着追打马塞洛的古蒂说“你看那货是小孩么?……我总觉得,是因为贝克汉姆的缘故,你不那么活泼了”
“没有,他没那么影响我”伊戈尔摇了摇头
正说着,拉莫斯风风火火的跑来了“结了结了,冈萨洛输了,今天晚上出去浪啊”
“你天天脑子里就是这些破事”伊戈尔瘪了瘪嘴
“还说我,你小时候也一样,还不是天天高乐高土蛋高乐高”拉莫斯咧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
伊戈尔拿手套扔他“什么小时候”
“那去不去啊”拉莫斯接住手套“不去手套不给你了啊”
“那下次你就给我上去守门”伊戈尔没理他
“去吧”劳尔笑眯眯的
“诶,你不是以前不让他去么”古蒂把劳尔屁股底下的球踢走



你那时候喜欢塞尔吉奥么?
哈维问
那时候他刚走没多久,我没反应过来这种事呢,没想过

但是塞尔吉奥爱你爱的很容易
那你这些话不要问我,我不清楚,那会估计他自己都不清楚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爱你么?
不知道,重要么?



“来,一开!”拉莫斯勾着伊戈尔的肩膀“今天玩的我输了,请你喝酒”
“我不想喝酒”伊戈尔嫌弃的看了看他,把酒单推回拉莫斯面前
“我就觉得一直不开心,他走了这么久了,你终归也没变回以前那个样子”拉莫斯的眼睛暗了暗,皱了皱眉
“不关他的事……”伊戈尔低着头
“行吧,就算不是因为他,我也觉得你总是闷闷的”拉莫斯给他点了一杯不那么冲的酒,给自己一杯经常喝的
“我是闷,但是……不是因为你们想的那些事”伊戈尔往沙发里一倒
“那你能忘了他么?”拉莫斯忽然用清清亮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我说了,不是因为他”伊戈尔笑了笑,用手捂了一把他的眼睛,他不能看拉莫斯的眼睛
一杯酒推到他面前“如果这杯酒是你的心的全部,他在你心里占多少”
伊戈尔端起来,一饮而尽,还倒扣过来甩了甩“一滴不剩”
塞尔吉奥拉莫斯咧开嘴笑了“骗人,罚一杯”他把自己那杯推到了伊戈尔面前“我又不会强迫你什么,就是想聊聊天,你不用骗我”
“为什么你们都要跟我聊这个话题?”伊戈尔懒散的抿了一口,却皱了眉头“呕……你这什么东西”
“喝吧,没事,醉了我管你”拉莫斯哈哈一笑

伊戈尔那天看着拉莫斯,看着他大狗狗一样无所隐瞒,无所畏惧的眼神,喝下了一杯又一杯
关于劳尔和莫伦,关于雷东多与古蒂
他们会说起很多,关于大卫
他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走了的
OMG……不要让伊戈尔喝醉,他的嘴像漏勺,拉莫斯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塞尔吉奥”伊戈尔看着笑眯眯的拉莫斯“你们都不知道,你们都以为我特别爱他”
“但是你确实爱他,对吧?”拉莫斯往桌边一靠
“爱?什么爱”伊戈尔干脆的说“嗝!那都说不上爱……就一点……一点点”
拉莫斯渐渐收住了笑容,看着靠在自己旁边又哭又笑的人,偏过头来“那什么是爱?”映着璀璨变换,闪烁绚烂的灯火,他的眼睛忽然显出了很多种色彩,耳边是轻快的安达卢西亚民歌“伊戈尔?那什么是爱”
伊戈尔眯起了眼睛,轻缓的呼了一口气,棕色的睫毛卷成了好看的弧度,带着微笑,渐渐盍上眼眸,忽然轻柔的在拉莫斯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这是爱,懂么?”
拉莫斯猛然把头偏到另外一遍,几乎要留出泪来
这不公平,是的,不公平,他没喝酒的时候这就只是平常的亲昵,他喝了酒,这就成了爱了,
“我不懂,你教我”拉莫斯压住了泪意,执着的看着伊戈尔
伊戈尔温柔的笑了一下,几乎让拉莫斯溺死,他凑了上去,轻轻的在他的唇上一点,微微张开唇瓣,暖暖的呼吸开始缠绕
他闭紧了眼睛,像是在等待一个什么样的裁决,直到他唇碰上来的那一刻,他终于隐约明白,爱是注定——我不管你是不是爱他,爱到什么地步,是不是真的能忘记他,你吻我又是因为什么,你到底有几分事爱我的,只要在这一刻,我能拥抱你,我能亲吻你,我就将留住所有你给的温度
拉莫斯紧紧的把伊戈尔摁在怀里,一手扣住他的后脑,柔软的金棕色的发微微带卷,缠绕在指间,他水灵灵的唇有些凉,却带着跟自己一样的酒味,拉莫斯移开自己比他热不少的唇,从他微锁的眉心开始,顺着英挺的渐渐吻到鬓边,又环绕眼眶回来,在不住的翕动的睫毛上轻轻划过,沿着鼻梁最终回到他的唇,那现在勾人的微张着,拉莫斯盍上了眼睛,坚决的加大力度,吮吸,轻咬,然后趁着他一个低吟出声的换气把舌尖探入,从他的口腔里四处搜索者更高一些的温度,引得他不住的想躲,塞尔吉奥却吻住了不撒口,直接缠起他的舌尖来,他只感觉好像有一大盆火焰,跳不出去,也不想跳
甘愿烧死,若能在他的温度里化成灰烬,也算死得其所,拉莫斯轻挑了挑嘴角
伊戈尔顺着睫毛溢出来的泪,转眼就被温度蒸腾,他安稳的把手臂环在年轻后卫的背上


提起这几个人,他们都说我最爱他
许是因为我遇见他时年华正好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
如果说爱的话,塞思,我应该是最爱你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