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家教不能找学弟

点梗,我要把它完成
然后迫不及待的写回归线
还是用高考吧,大学没啥可请家教的吧

说实在的,我写出来的,可能跟点梗的时候点的感觉不一样哦,
我他么是不一样的烟火~
毒舌学霸的应试教育



格里兹曼对着今日的二十页卷子……和,昨天错的十页题
去你奶奶个嘴儿,不写了,出去踢球去
他把笔一甩,收拾收拾阖上卷子
“保罗,踢球么?……作业?没呢……我不想写了我不会……啊?你还挺认真的,行吧,不打扰你”
“卢卡斯,踢球么?……作业?没……啊?收?明天就收啊?全收啊?卧槽你别坑我……卧槽真收啊!”

“拉斐尔~是我……”格里兹曼走投无路把他足球队的学弟想起来了“明天我们班主任收作业……您,有没有空帮我……嗯,就……~你肯定会,你啥不会啊……你来呗,拉斐尔,好拉斐尔~嗯呐!嗯呐!”
棒呆!格里兹曼一步跳上床,终于哄过来个帮着写作业的了

要说拉斐尔·瓦拉内是何许人也,这可是学校的风流人物,不,潜在风流人物
高一的年纪,念着高二的书,跟着高三考模拟考试,带着足球队拿了四个冠军,稳站全市前五
但是他低调,他不说
人比人气死人,格里兹曼看着瓦拉内191的伟岸身高和阳光下迈开大长腿奔跑的影子
行吧,我比他白

“你怎么这么上进”瓦拉内站在格里兹曼门口说
格里兹曼把他拉进来,砰的关上门,背着手把瓦拉内往屋里拱“……它它它要收了……我不会写啊……”
瓦拉内转身就走“你缺苦力我可不干”
“诶别别别……”格里兹曼拉住他“你教我,教我还不行嘛……”
“你学?”
“我学啊”
“你学个小鬼儿……”
“拉法,来吧,我还是一心向学的”

瓦拉内皱着眉坐在格里兹曼身边,看着格里兹曼写题,时不时想要说什么,吸了一口气却又忍回去
“什么?拉法?”格里兹曼笑眯眯的抬头看他
“没什么……”瓦拉内无奈的摆摆手,一看就出结果的他算了这么长时间,怪不得写不完
“哈……拉斐尔你得教我啊,不然我肯定还是不会啊……”格里兹曼指了指四个函数图“我连式子都看不明白解不开,怎么选图像啊……”
“0带一次,排除一个,正负1,排除一个,奇函数,所以B”瓦拉内抱着胳膊说
格里兹曼眼睛没有了焦点“再说一次……”
“好吧我给你解出来”瓦拉内拿起了笔准备算
“不我就学刚才那个”格里兹曼眨了眨眼睛,托着头看他
“那只是投机取巧……”
“我爱投机取巧”

“所以选a么?”
“那才算到一半,你闭着眼睛想想这个三角形,这么三个边长,根本就不能闭合”
“为什么你闭着眼睛就有三角形,我只有三脚猫”

“这个图你只要把椭圆和里面他说的这个等腰三角形画的标准一点,我奶奶都能蒙上”

“辅助线是对的,但这个系……怎么这么别扭……你建左手系?”
“有什么区别?”
“算对了没区别,算错了你就跟答案全不一样,过程分都没有”

“椭圆双曲线这道算不出来是吧,把方程设出来,化简,直线带进去,求根公式用上,不等实根条件,两根和,两根积,然后你就装模作样算一算,算不出来的话蒙一个正负1,正负根号2,你大概能的一半分”

“这个式子长成这样,导致我整道题都没法做”格里兹曼扔了笔“我不会这沓对数我也不会导”
“捡回来”瓦拉内温柔的笑了笑
“什么?”
“我教你”
格里兹曼看着他“well,拉法……我想把你装进笔帽里天天带着”
“你把我摔了”
“这就捡回来”

“还是不对……”格里兹曼写到一半可怜巴巴的瞅着身后打游戏的瓦拉内,就要起身
“坐着不准动”瓦拉内放下游戏过去
“大哥你这个导肯定是错的,一看就是错的”
“我不会……”
“你耍赖”瓦拉内瞪了他一眼“就求个导”
“你哪来的那么多‘一看就’,我怎么全看不出来”
“导是什么?”
“是魔鬼……”格里兹曼可怜巴巴
“……斜率……”瓦拉内哑然失笑

“铜和稀盐酸都不反应怎么冒泡?我让你冒大鼻涕泡吧……”

“用碳酸钡灌肠亏你想得出,不会打嗝一直大到中毒么”

“硅你都让他反应了?加氯化钠加水加热,生成王八汤?”

“墒增焓减才能自发,气体化合成固体的反应你好意思让人家常温?都不给加热的么?”

“这后面这个澄清石灰水长短管插反,屁用没有了水都压出去了”

“同分异构体不会的写9种,觉得肯定多就写14”


“我现在学真的来不及……你教我怎么蒙上就足够了”格里兹曼把头趴在胳膊上
“题作多了自然会蒙”瓦拉内拨弄拨弄他的小卷毛“正着算不出来,倒着往里带总会吧,实在不行就长长短短三短一长找不同,大题不会算就写公式联立,一个大括号之后‘化简/带入/解得’,蒙一个长得像的”
格里兹曼好像打开了新世界“拉斐尔……你平时原来都是这么做题的啊……”格里兹曼咬了咬手指尖
瓦拉内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算不出来,我可是能算出来的”
“有用?”
“编得好你能高几十分——字写得不这么磕碜也能高一点分——但是能算出来的高你几百分”
“拉斐尔你好残忍……”格里兹曼在桌子上痛苦翻滚“我都不敢让你给我看错题了……觉得肯定错的好愚蠢,你能吐槽我一辈子”
“不会的”瓦拉内笑眯眯的
“那就好”格里兹曼不太放心的把卷子交给他
“因为你总会出现新的愚蠢让我吐槽”
“你有毒吧……”


“拉斐尔……你是不是跟着我们一样参加高考”格里兹曼晃了晃神,看着熟练的求了二次导讨论了五种情况的瓦拉内
“是的”瓦拉内手下不停
“那如果你考的够好,会直接走么?”
不,我会再念一年考的更好
格里兹曼以为他一定会这么说
“会”
“为什么?”这是个不一样的学霸
“不想一直给你当学弟”
“那你一直给我当家教吧”格里兹曼眼睛里仿佛有快活的光亮,一闪一闪“这个肯定对了”递给他卷子,改了一个方程

x²+y² = (2x²+2y²-x)²

瓦拉内看了一眼,微皱着眉,眯着眼睛看他“不是学习用的你都门儿清”
“我写对了么?”格里兹曼笑起来
“看懂我写的过程,讲给我听,然后我告诉你”瓦拉内没回答,递给他一张卷子
“我有一辈子的时间来讲么?”格里兹曼看了一眼上面写得像法式花体情书一样漂亮的答题区
“啊上帝……老师肯定会知道我交了一个学霸男票了……”
“我刚才说答应了么?”

评论(3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