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番外

我回来啦
这是一个不那么走shen的
算是有点走心?那也是奇怪的走心


看了太子爷在线撸狗深有感触
连队宠都说了,最帅的人
这么一个撸狗,训练,沙拉精,简直就是卡路里那首歌的代言人
那好啊,不能放过他

他俩在这里的关系就像~
嗯,不太像爱情,但是那种无话不谈没有秘密的好朋友
不论从行动上还是心理上
都很像一对情侣
然后时不时的撩拨对方一下,
拿对方的风流韵事开涮
至于是真的计较,真的在乎,还是只说说玩的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
只管打闹缠绵




“你说拉斐尔是怎么回事啊”略伦特开着车
“你现在不是闻不到么”阿森西奥把冰袋放在自己额头上
“我是闻不到啊,但是这不是被大家如临大敌的带着你撵了出来么”略伦特说“你现在怎么样,去哪?——我怎么感觉我成你代驾司机了”
“去你家吧,来一局游戏?”阿森西奥熟练的在略伦特车上找到了口香糖
“你确定你没事是吧”略伦特张了张嘴,阿森西奥喂给他一个
“你又闻不到”阿森西奥晃了晃脑袋“诶说真的,你就没有一点预感么?比如你是个a还是o,或者b”
“我希望我是个b”略伦特说
“为什么?作为一个球员的话,尤其是防守球员,a不是会有更好身体素质么,难道不是更好?”
“更好?”略伦特撇了撇嘴“你看拉斐尔好么?他已经克制的很好了,但还是会失控,还是那么难受,我觉得我没有他那么有自制力,万一哪天……那我看我还不如做个b,能欣赏到诸位的信息素,但不会受到影响”
“但是b是会受o发情信息素的影响的,这就是他们没人敢送我回来的原因”阿森西奥说
“不会影响的很严重”略伦特说“书上说的”
“o也没什么不好吧”阿森西奥摊了摊手“你看大家都宠着我,还给我派专车司机”
“你是从小天才,被宝贝到大,没吃过苦”略伦特说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过苦”阿森西奥往窗外看
“咱俩从梯队就认识,你哪来的苦吃我不知道了?”略伦特把车拐过去“去我家了啊”
“我吃苦又不会告诉你”阿森西奥傲娇的歪头看他
“你那点事还用告诉?除非是上赛季莫拉塔的事~”略伦特笑笑
“你怎么知道!”阿森西奥拧了拧眉毛,好看的大眼睛看看他
“伊斯科说的,小塞也知道”略伦特说“他还把莫拉塔骂了一顿”
阿森西奥像蔫儿了一样低了低头
“你跟我一向有什么说什么的,因为我没分化,所以不图你什么。你真的喜欢他么?”略伦特把车停好
阿森西奥下车来“是”
“那么他走了,你想他么?”略伦特把他勾过来
“想,也不想”阿森西奥看了一眼有点疑惑的略伦特“他给我一个临时标记,起初我以为,是他尊重我,后来才知道,他是知道自己要走了”
略伦特点了点头“挺好的,年纪小的时候不要碰爱情”
“你呢?”阿森西奥看他碧蓝的眼睛“后来你又再见过伊拜么”
“见过”略伦特笑了笑
“他一直等着你分化,如果你分化了,会标记他么”
略伦特摇了摇头

“我们这样的人哪来的相守,都是只是在一段巧合的时间里遇到他,
像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厮打,温存,
然后被不可抗因素分开——距离,或者梦想。
后来我们都再也不敢轻易触碰那样的美好”


略伦特忽然一把把阿森西奥抱到怀里,两个人彼此依偎,彼此心口相贴的拥抱

“你说得对”
略伦特揉了揉阿森西奥的头毛儿


“吃什么?”略伦特打开了大屏幕
“在你家不敢吃东西,沙拉精”阿森西奥往沙发里一沉
略伦特把空调调低“没有,我也有薯片,可乐~”
“你是把自己冻住了才保持不分化的么?”阿森西奥抱住了其中一条略伦特的八哥狗
“25度,没有很冷”略伦特抱住另一条
“现在至多20度”阿森西奥把狗放到自己肚子上
“才不是……啊哈?”略伦特看了一眼遥控器“奇怪……已经18度了?”
他把温度调到自己说的25度,感觉有点热啊……
“不是吧……”
“我他么……”
略伦特把狗扔了冲进卫生间把门反锁
“亲爱的,听着……我爱死你了,但是你不能留下来”
阿森西奥跟上去“什么?”
“我感觉不妙……”
“你怎么啦?”阿森西奥觉得从卫生间的门里传出了一种马鞭草茶味道
略伦特用水扑着脸,感觉着自己飞快飙升的心率“马尔科……我要……”他快速的脱了自己的上衣
“我怎么办啊……我要怎么办?”阿森西奥抓过手机疯狂求助队友
“你最好离开”
“你这样我怎么能离开呢”
“我要分化了……”
“那我就更不能离开了……分化很难受的,我知道……”阿森西奥担心的在门外呆着,直到闻到了略伦特的信息素——他确认那个马鞭草味道是他的信息素“你是a……”
略伦特几乎听不到他说什么,只觉得自己皮肤热得能煎鸡蛋,就开始把凉水往身上打,但是激得十分难受,也没有缓解多少“啊……他么的,拉斐尔是怎么做到的……”
“你在干什么”阿森西奥在外面团团转“你别乱来啊,这是正常现象”他开始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受到了影响“你把我害惨了……”
“马尔科……你快走吧……我……我”略伦特觉得自己的下身有动静“我快失控了”
“我也快了……”阿森西奥闻到了自己的西柚蜂蜜味,他从来不知道第一次易感期的a会有这么具有控制力的信息素“我的包……在你车里,钥匙呢?”
“在我这……”略伦特摸了摸自己的兜
“那……你给我钥匙?”阿森西奥想让他开门
“不行……我控制不住……”
“那你不能锁门啊……你这样不是办法…我难道报警?”
“要不我从窗户跳出去……把……把车给你开出来……”略伦特把头扎在水池里
“不行不行!你不要瞎搞,我来问问……”
“你可别闹啊”
略伦特哪还有心情闹,还不是老老实实听着阿森西奥的话开了排风开着凉水往自己身上浇
但是难受是真的难受,浑身依然烫不说,下身也在以可以感知的速度胀大,略伦特几乎完全迷糊的发出了几声闷哼,门外传进来的队友的信息素是他这辈子闻过的第一个o的味道,那像一个猫爪子一样往他身上轻飘飘的抓
阿森西奥透过磨砂玻璃能隐约的看见人影,越来越多的信息素让他腿开始软,他赶紧转过身,但呻吟却更加清晰

“马科斯……你出来”他说
“开门”他回身砸了一下门
略伦特神使鬼差的给他开了门,闭上眼睛感受到怀里扑进一个柔韧的身体
“你必须……远离我”刚刚吸满了一口o信息素的年轻alpha给出了最后的警告,但就只是说说而已
略伦特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有任何动作
“没关系……分化而已,我帮你也没关系”阿森西奥却不受控的跟他开始缠绵
这是略伦特再也承受不了的致命计量的诱惑


两具过于年轻的身体太肆无忌惮的纠缠是危险的,因为没有一个能有效控制的人
但也许正因为不可控制,才更加迷人

网盘还是不错的,评论链接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