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点梗』Hunter


之前还有一个3p的,就……觉得学霸该做的都做了,就不想写了
而且我觉得三个人……程序……好麻烦……
所以抱歉啦
不过我有想了另一个梗

半兽化的,小耳朵和尾巴,犄角~
学霸是黑豹,格子是小花鹿
没车,就是亲昵
就是想写这感觉,不是为了开车















“拉斐尔,度假去哪?”格里兹曼在爱丽舍宫庆祝结束以后蹦蹦跳跳的找到瓦拉内
“不一定,我还不知道”瓦拉内说
“那跟我回家吧”格里兹曼抬起眼睛看看他
“好啊”瓦拉内笑眯眯的勾上他的肩膀
格里兹曼蓝色的眼睛扑闪扑闪,从世界杯之前刚刚剪短的头发里钻出一对儿小鹿耳朵,显而易见的因为开心动了动
瓦拉内忍不住用手捏了捏
“诶,喂,你是故意的”
“你是故意等着我这么说的”
“是不是?”
瓦拉内一路揽着格里兹曼穿过众多队友,格里兹曼在他怀里闹腾

“那你跟我回家也行啊”瓦拉内居高临下拍了他的头一下“快收起来,还愁喜欢你的人不够多是不是”

“那究竟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狩猎本能吧”

瓦拉内把格里兹曼温柔的摁在床里
“行啦这回可以了,耳朵呢?”瓦拉内揉了揉他的头顶
随着快乐的咯咯咯咯的笑声,一对儿毛茸茸的小耳朵挤了出来,格里兹曼用头顶了顶他
“啊,有点疼了诶”瓦拉内觉得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的锁骨,就在他头上摸了摸“你要长角了么?”
“我早就成年了”一双蓝色的眼睛有点哀怨的看着瓦拉内
“所以你的角在哪里呢?”瓦拉内在他的头上揉了揉,只摸到两个毛茸茸的鼓包儿“你能让他们长出来么?”
“我在长啊”格里兹曼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头顶“啊拉斐尔~你不要摸啦,好痒,我没办法集中精神”他又咯咯咯起来
“好啊”瓦拉内乖乖的把手收回去,身后刷的一声,然后格里兹曼就能看到,一个黑色的阴影在瓦拉内身后摆了摆
“哇喔,那个什么?”格里兹曼抬头探脑“拉法拉法!那是你的尾巴么?”他显得很兴奋,因为就算瓦拉内喝醉,他们也顶多看到两个耳朵和有点扁的瞳孔,金色虹膜
“这就是你所谓的角?”瓦拉内摸了摸他头顶不到大拇指长的一对绒嘟嘟的犄角
“啊天呐……痒……”格里兹曼忽然腰腹用力,把瓦拉内反转过来,胯坐到他身上,看见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毛茸茸的在床上慵懒的扫来扫去,他伏下身去吻瓦拉内,一边吻,一边伸过手去摸,但是柔软的尾巴却像长了眼睛一样没有一次落到他手里,都是擦着指尖溜走
“哈?拉法你怎么做到的”格里兹曼坐直身体,专心的去捉他的尾巴,在超大号的床上,灵巧的扑来扑去,瓦拉内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依然每次都让尾巴躲过,又时不时的故意蹭蹭他的身体,挑拨他来抓
从他的脖子滑过,蹭蹭他的腰窝,戳他的背,拍拍他的肩膀
“拉法!”格里兹曼的小耳朵抖了抖,瞪着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你怎么做到的!”
“这说到底是我的尾巴啊”瓦拉内笑眯眯的,钝三角形的耳朵在卷发里抖了抖
“我想摸摸”格里兹曼躺到他身边
“不”瓦拉内眯了眯眼睛“那可是尾巴啊”
“你也可以摸我的尾巴啊”格里兹曼滚到他怀里,低腰的裤子里冒出一个毛茸茸的短尾巴
“你确定?”瓦拉内快速的侧翻身,用一个典型的猫科动物扑食之前的准备一样的动作,一秒把格里兹曼摁在爪子下
“是啊”不但没有一点作为猎物的警惕反而大胆的借着距离近伸手去摸他的尾巴,终于到手一次“啊我摸到了!毛茸茸的!”
瓦拉内忽然全身一抖,从他身上翻下去“安托……”
谁能告诉我,刚才是欧冠王瓦拉内的撒娇么
格里兹曼忍不住摸了摸像缎子一样顺滑的皮毛,瓦拉内忽然把头埋到了枕头里
他捉着瓦拉内的尾巴尖,忽然手里的尾巴鄙视的朝他的方向弯了弯,然后耷拉下来,不动了
“OMG,你的尾巴死掉了”格里兹曼笑嘻嘻的,仿佛捉住了瓦拉内命运的尾巴尖一样
“那还不快放开”瓦拉内好像能在喉咙里发出大猫发怒呼噜呼噜的声音
“你会生气然后长出尖牙来么”格里兹曼凑上去
“你一定要这样开发我的兽化水平么?”瓦拉内象征性的张开嘴,给他看小小的尖齿,但是他依然温柔沉静,真是头善良而自制的豹子
格里兹曼又捏了几下,换来了瓦拉内忽然看过来的瞳孔又扁了扁,才把手放开
他一松手,瓦拉内黑色的尾巴就又活了过来,在他手心里挠了挠,趾高气扬的溜走了

“等一下”格里兹曼翻过身来,把自己的腿缠到瓦拉内结实柔韧的腰上“为什么你能这么控制你的尾巴?”
“你不能?”瓦拉内用尾巴在格里兹曼面前弯成一个问号,又在他抬手要抓时快速的挪走了
“我只能这样”格里兹曼一条腿勾在瓦拉内的腰腹上,半趴在他身上,把裤子往下拉了拉,看见一个短的像毛穗穗儿一样的小尾巴,甩了两下,然后毛毛儿炸开,变成了白屁股
“嗷你再来一次”瓦拉内一边摸索着他的后腰,一边趣味十足的鉴赏着
格里兹曼高高兴兴的又做了一次,颇为自豪的转了转耳朵
瓦拉内低下头去,亲了亲他的肩膀“神奇”他的尾巴好像在做自己的事一样有节奏的甩来甩去

格里兹曼伸手摸了摸瓦拉内藏在卷发里不明显的耳朵,收到的结果是像真正的猫咪那样快速的一抖
“好猫咪~”格里兹曼更要凑上去摸了
“你才是猫咪,没见过我的尖牙?”瓦拉内把他拉下来
“没看清”格里兹曼吻上他,还故意的把温软灵活的舌头往他的小小的尖牙上舔
然后瓦拉内总觉得自己的尖牙在变长,心跳在适当放稳减速,精神注意力高度集中,视力和嗅觉在变好,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安托,我不得不停止,你有点美味~狩猎本能”

总不能告诉他再亲我就吃了你吧
格里兹曼像一头汽车大灯下的鹿,瞪着眼睛,立起耳朵,竖着尾巴,除了间或眨眼,一动不动
“哈?”格里兹曼愣了愣
“那你吃了我吧”他又用头轻轻顶了顶瓦拉内的下巴

一个被明确允许的狩猎开始了

“你们尾巴比较长的,是不是尾巴都很敏感啊”格里兹曼眼神有点失焦的捕捉着时不时甩过来的尾巴
“怎么说?”豹子晃了晃脑袋,抖抖耳朵
“我偷摸了卢卡斯的大尾巴,之前”
“啊,大理石狐,好摸么?”
“好摸,又蓬又暖”格里兹曼思考一下,然后委屈“但是他咬我的手……好凶……”
“那是该着……”

“你不知道给摸尾巴是多大的信任”

评论(1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