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19】|abo邪教


别担心啦,我这就甜回来
昨天不舒服,就没更
今天补上
最后问一句,像建学霸相关群,人多人少没所谓,聊cp和真人都成
想有的举手





收拾了一番,瓦拉内把格里兹曼日常用的都收拾收拾带到了自己家,最后要上车的时候,格里兹曼非要捞着那个大白鲸
“那你跟它坐后座”瓦拉内给他开了后门
“不,安东尼第一次坐车,不要让它坐在后面吧”格里兹曼扛着它坐到副驾驶
瓦拉内看了看垂到驾驶座的白鲸尾巴,不知道是一屁股坐上去好还是拨开好
“坐吧,放腰后面”格里兹曼把大尾巴调整一下
但是瓦拉内靠着它腿在车里都伸不直“你你你……还得自己拿着”
“你可以抱它尾巴啊”格里兹曼眨了下眼睛
那也太热了吧……但是瓦拉内还是摸了摸它的毛儿,让它的尾巴放在自己腿上

“听好了啊,不准翻冰箱,不准空调开得太低,不准把热水器温度调低,洗澡等我回来给你暖浴室温度,有情况必须联系我”瓦拉内抱着格里兹曼的腰,说一句,亲他的额头一下
“记住啦”格里兹曼回吻他,一样的说一句亲一下,不过他吻得是嘴“不吃凉的,不喝酒,不蹦蹦跳跳,好好休息,不打游戏,有事打电话,不准把马竞队友找来玩”他转了转眼珠“我知道你指的是谁,说实话,你是不是吃醋”
“我?没”瓦拉内把头往一边扭
“啊~好,我知道就好,你不用说”格里兹曼蹭他一下
“乖啦,我得训练去了”瓦拉内抱了抱他“东西你先不用动,该有的我都有,您这堆行李我回来收拾”
“好”格里兹曼给他一个轻吻,小跳着把大白鲸抱出来拿进屋
“刚答应好的!”瓦拉内赶紧跟着他
“好,好……”

瓦拉内下了训练回家,一开门就听到奔跑的声音“慢!慢!”
“着急见你嘛”格里兹曼放慢速度,走过去吧唧他一口
“血多么?”瓦拉内抱抱他
“不多,你放心吧”格里兹曼给了他一个放心的表情
瓦拉内点了点头,换了鞋把人稳稳当当的抱起来,送到卧室

做饭的路上进了客厅,就看见那两个大鱼一上一下,摆在沙发正中央
大白鲸压在虎鲸身上,被供在最显眼的地方
瓦拉内本来已经走过去了,却忽然停下,深邃的眼睛眨了眨,思考了一下,又走回来把虎鲸摆到白鲸上

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在空调口试了试,悄咪咪把温度调高了一点,然后回了回头看格里兹曼没跟出来,也没看着,轻巧灵敏的把空调遥控器放到了高高的柜子顶上,蹲到格里兹曼的高度瞄了一眼,满意的拍拍手做饭去了

所以后来
“拉法,我怎么感觉不到空调风啊”格里兹曼穿着瓦拉内的大T恤,头毛儿乱乱的
“你就不应该感觉到风,这样就行了,你平时也开太低了吧”瓦拉内正在烤牛排
“嗯~好香”格里兹曼凑到瓦拉内身后,抱着他的腰,垫着脚从他肩上把头探出来,看着牛排的血丝渐渐变少,油在上面小声的劈劈啪啪
瓦拉内体贴的没有站直“你吃几分熟”
“这样就行”格里兹曼把自己挂在瓦拉内身上
“这样你吃不太行……稍等会儿”瓦拉内蹭蹭他
“好~你说了算”格里兹曼说是这么说,却闻着香味有些急切的往前凑了凑
“嘿,这点出息……去坐着等着吧”瓦拉内没办法的回头吻他一下

吃了饭,瓦拉内舔着一个冰棍儿靠在沙发上
格里兹曼从远处凑过来,一点一点挪动,直到靠着他,眼巴巴的瞅他,和他嘴里的冰棍
“别看了,你真的不能吃”瓦拉内快速的开始把冰棍嚼进去
“啊……你明明知道我不能吃……还要馋我”格里兹曼像个小猫似的,爬到瓦拉内身上,侧躺着蹭他
“抱歉”瓦拉内眯眼睛笑了笑,带着一点无意中的恶作剧却得逞了的兴奋“我本不该把它拿出来”
“就一口”格里兹曼发挥了蓝眼睛的优势,看看冰棍,再看看瓦拉内,拧着眉毛“就一小口,不会有事的”
瓦拉内用手捞过他的腰,摸了摸子宫的位置“还疼么”
“嗯姆……偶尔……一点点”格里兹曼想了想“不过……不那么严重”
“所以你还惦记吃这个?”瓦拉内看着他
“就一口,不会有事”格里兹曼盯着最后一口
“嗯哼?”瓦拉内勾了勾嘴角“一口?”他把冰棍送到格里兹曼嘴边
格里兹曼摁着他的手把冰棍往嘴里送
“只能舔一口”瓦拉内反握住他的手腕,临到嘴里又往外拿,只让他能舔着个边儿
“啊嘿嘿嘿……我没吃到啊……”格里兹曼仰躺在瓦拉内身上目送仅剩的一口进了瓦拉内嘴里
瓦拉内嘿嘿嘿的笑着“舔一口也是一口啊”
没等瓦拉内再说,格里兹曼坐起来,扑倒他嘴边,扶住头,就吻了上去,还坚持不懈的想要撬开他的齿关,瓦拉内没用力气,任他把自己压到沙发上,跨坐在身上,吻了好一会,瓦拉内微微勾着嘴角,让开齿关,但是嘴里出了甜甜的橙子味什么都没有了,一丁点冰棍儿的影子都没有,只有齿间和舌上凉凉的
格里兹曼不开心的勾了勾他的舌头,最后咬了一口,松开
“讨厌……”
瓦拉内笑到不行“你真的不能吃的,是凉的你碰都不要碰,乖啦,安托,你得好好养身体啊”
“我知道啊,但是我要吃得好才行啊”格里兹曼勾着他的脖子不撒手
“冰棍儿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瓦拉内忍不住笑
“你真是越来越皮了啊,原来沉稳冷静的学霸呢?嗯?”格里兹曼打了他的脑门儿一下
“皮也都是跟你学的”瓦拉内缩了缩脖子

第二天瓦拉内去皇马体育城之前,特意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两个大鲸鱼,皱了皱眉
这大白安东尼怎么又在上面了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又把它压倒虎鲸底下,怕不稳还特意摁了摁
屋里有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探出来,等瓦拉内走了之后,像个小鹿一样跑出来,抱起了安东尼,拍了拍,把大白鲸和虎鲸头对头,嘴对嘴摆在一起,还不忘把安东尼往上摆一些
“呐,别像我这么没出息啊,我被压是注定了,你可要争气”


评论(5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