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18】|abo邪教

我更新是没点儿的
千万不要等,
偶然看见就看见,不要守着

终于……
预警啊,小心看
不过
我坚持我写的不虐
可能是我不喜欢太过于大喜大悲
因为觉得不那么现实




“你说真的?”瓦拉内坐在格里兹曼身边,看他点了点头“你不要为了我就……”
格里兹曼埋在他肩上摇了摇头“是我自己的决定”
“那……你”瓦拉内揉了揉眉心,明明达到了说服他的效果,但是却异常难受
“我联系经纪人了,他已经跟俱乐部说好了,到能做的时间马上做,下周吧估计”格里兹曼不松手的抱着他
“好”瓦拉内侧过头吻了吻他
“你不要翘训练,我不会有事的,也不会折腾了,你尽管放心”格里兹曼回吻他
“你自己乖一点就好,我会尽量快的回来”

相安无事,除了格里兹曼怎么也记不住自己要稳重一点,得瓦拉内瞪过千百遍
不算格里兹曼吃不下东西,不停作呕,扶着瓦拉内眼泪汪汪的时候,相安无事
不过也还好,格里兹曼总是孩子心性,吐一会,舒服了还会饿,还能再吃点别的,每每瓦拉内看着蹭到自己身边求夜宵的人,都会稍稍放下心来一点
这人是傻,是倔,是没自理能力,但他从不消沉
时而很伤心,那就是特别伤心那种,吧嗒吧嗒掉眼泪,让瓦拉内心疼的要命
时而比较活泼,不停的摸摸抱抱,凑上来尝口面包,围着人打转儿,这就让瓦拉内头疼了

格里兹曼买的东西是一个两米长的虎鲸抱枕,比大白鲸长,也比它圆上一点,长着一个大头,和长尾巴,笑眯眯的,还是两个小豆眼儿
当然起了名字,就叫拉斐尔
然后白天他就抱着拉斐尔,晚上,他也能抱着拉斐尔

还不错,刨去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的疼痛和发冷的感觉的话
如果是晚上,每一次格里兹曼觉得好疼的时候,瓦拉内都奇迹般地醒着,揽着他靠近自己,给他放出一点信息素,可能真的是父系信息素的作用,闻了之后能够缓解不少,
但是白天他如果不在,就没办法,就算格里兹曼疼到扑进它的枕头里都没有用,所以也不知道是信息素起作用,还是人起作用了
所以在某天瓦拉内上午的训练结束回家之后,看到了疼得迷迷糊糊的格里兹曼卷着被子趴在床上,身后已经渗出了血
“操,安托……”瓦拉内赶紧过去把他抱起来,对上了他眼睛“没得商量了,你得提前做手术……”
格里兹曼只是勾着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路上瓦拉内一边开车,一边联系好了格里兹曼的经纪人和医生,格里兹曼似乎好了一点,趴在后座上“拉法……其实我现在好点了……”
瓦拉内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把带走强制意味的语气温柔下来“不得不做了,安托,你是不是想吓死我”

格里兹曼不敢出声,到了医院准备的时候,他勾着瓦拉内的一根手指头不撒手
“害怕?”瓦拉内低下头吻了吻躺着的格里兹曼,回过身去跟经纪人说“跟医生说说,问能不能陪着”
格里兹曼听了瞬间拽紧了瓦拉内的手,使劲的点头
“没事,我陪你进去”瓦拉内回握他

得到许可能跟进去,术前准备的时候,瓦拉内就拉着他的手,凑在他耳边低声的跟他说话
几乎从清洗开始,格里兹曼就异常紧张,拧着眉毛眼泪控制不了的往外淌,他还要眨来眨去想把眼泪往回忍,看着瓦拉内杂着心疼,后悔,愧疚的眼神,吸了一口气“没有……拉法,是不疼的,只是我害怕而已”
“我会一直在这,你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瓦拉内给出来的感觉依旧安稳沉静
“再过来一点”
“好”
“信息素”
“嗯,现在疼么?”
“一点点”因为他已经比较紧急,注射麻醉还没有完全起作用,就已经开始用了扩宫器
“不要想,你看着我”瓦拉内吻了他一下
“没那么疼”格里兹曼扑了扑睫毛“真的,没有我想的那么吓人,你不要担心,真的不那么疼”
“好,现在困么?是不是睡一觉会好一点?”
“嗯……有点困,但是或许是我更不容易麻醉,你在身边,我不舍得睡”格里兹曼蹭了蹭他,给他笑了一下
“我以后总是在你身边,你还一直不睡了不成?”瓦拉内轻柔的说“我保证醒来你会第一个看到我”
“嗯哼……我想我能感觉到你在”
“是么?”
“就像你总是知道我什么时候在做梦,什么时候会惊醒……什么时候疼一样……”
“没错,那是种感觉”
“赞同……感觉很好……我有点困……”
“睡一下吧,你会感觉到我”
“好的,……我会的”

迷迷糊糊的时候,格里兹曼觉得不那么难受,疼痛忍一忍就渐渐没有了,他经历过的疼痛还少么,有时能感觉的有人在动自己的身体,有时候能感觉到瓦拉内的体温,还仿佛在跟他说话,确实有一种确定的感觉,就是瓦拉内在他身边,所以安心一些,也坚强一些
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格里兹曼不愿意用自己的痛苦或脆弱来加重他的自责,愧疚,因为他其实做的足够好了

应该没过多久,格里兹曼感觉有一些轻微的疼痛回来了,光亮,温度,声音也都渐渐回来了,他抖了抖睫毛,清醒过来,还没睁开眼就先握了握手里的温度,然后看见身边的人

不同于大部分人的第一句话“是不是结束了”
格里兹曼说——

“不疼”
他偏了偏头,蹭了蹭半跪下来,用手臂揽着他的人
“嗯,完事了”瓦拉内放了信息素给他

是的,完事了
格里兹曼不受控制的开始掉眼泪,一边掉还一边说“真的不是因为疼……你也不要难受……我就是想哭一下”
瓦拉内怎么可能不难受,他把头埋到格里兹曼脖子边让他可以吻,可以蹭,自己尽量克制情绪以防改变信息素的味道
没有多久,格里兹曼吸了吸鼻子,赶紧把瓦拉内扯起来“对不起我忘了,你赶紧起来,不要跪在地上,会很疼”
“你不要这样……”瓦拉内看了一眼整个眼睛发红,睫毛上扑闪扑闪挂着泪花儿,平直的眉蹙得很紧的人,在他眉心极尽温柔的吻了一会
“我哭一会就会好,你快起来”格里兹曼坚持把瓦拉内拽起来,然后让他做到床边,自己挪了挪,想要伏在他膝盖上
“你别动”瓦拉内赶紧侧过来放低把肩给他靠,没有让他翻身
“你这么高,这样也太扭曲了吧,得有多不舒服啊”格里兹曼回头看了一眼瓦拉内
“没有,你原本就不重,现在更轻了”他亲了一下格里兹曼金棕色的卷发
“那,我可要吃点好的”蓝眼睛看着他
“你尽管点”瓦拉内也垂下睫毛看他,忽然想到“冰的凉的都不行,总之冰箱里的东西你不要动,不能吃海鲜,不能吃辣,不能沾酒”
“Well ……”格里兹曼有点委屈“就开始了?”

评论(3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