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16】|abo邪教




来吧,继续
所谓另一种虐



瓦拉内把格里兹曼抱在怀里,不停的吻着他的头发“没事了,我来了”
格里兹曼缩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拉法……”
过了一会,在瓦拉内不断的信息素安抚之下,格里兹曼渐渐安静下来
“怎么不跟我说”瓦拉内心疼的吻去了他眼角的泪水
“拉法,你会让我留下孩子么?”格里兹曼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他
瓦拉内亲了亲他的额头“先去看医生,整个做检查”
“检查之后呢?”格里兹曼蓝色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听医生怎么说”
“不”格里兹曼摇了摇头“我要留下孩子”
瓦拉内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你不告诉我的理由吧……你知道我不可能不顾着你的身体”
“我原来也以为我吃过那么多药,早就是不能怀孕的,但或许是父系信息素的缘故”格里兹曼往瓦拉内肩上蹭了蹭“不过既然有了,我自然拼了性命的保护他”
瓦拉内沉吟片刻,这下不好办了……

“至少,安托,你得让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到底什么样”瓦拉内抱了抱他
“好”格里兹曼点点头
“坐着,我开车”瓦拉内揉了揉他的头,开车门出去,对着迎过来的卢卡斯和科克
“他怎么样了?”科克问
瓦拉内扫了一眼他“跟你们俱乐部说好,不要乱来,帮他请假,我来处理”
“拉斐尔,尽量……还是劝劝他吧,队医说的时候,我听着了”卢卡斯说“本来他体质已经有问题……加上沾过凉水,很可能胎停”
“这是怪我的”瓦拉内闭了闭眼睛
“卢卡斯!”格里兹曼开车门出来
“安东尼……行行好,你快别闹了啊,你这个身体你应该有数”科克也急了
“——先完整检查”瓦拉内伸手止住快要吵起来的几人“同意么?”他放软语气,朝着格里兹曼
格里兹曼揉了揉眼睛,点了点头

“我约了医生,行么?”瓦拉内问
“你什么时候约的?”格里兹曼看起来问题不是很大,没有很低落,没有很急躁,多半就是跟俱乐部有点分歧让他不爽
“刚才”瓦拉内放下一点心
忽然格里兹曼犹豫起来“那个……拉法……你不要多想,这个孩子的事……不怪你”他靠近瓦拉内,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可能是因为怀孕,格外温柔甜美,这也是他第一次用自己的信息素安抚瓦拉内“别乱想”
瓦拉内点了点头,用信息素回应他
“乖”格里兹曼凑在瓦拉内脸上,吧唧一口
瓦拉内笑了一下“现在谁照顾谁了啊,老天”
“我不是怕你太自责嘛,不怪你,是我自己没轻重”格里兹曼揉了揉瓦拉内的卷毛儿
瓦拉内偏过头吻了他一下,没说什么

从医生那里出来,开车还是瓦拉内在开,不过气氛已经有点不一样了
“行啦,拉法……别,别……担心”格里兹曼往瓦拉内身边靠
“我怎么能不担心?随时胎停,不能运动,十个月——当然很大可能不到十个月”瓦拉内戴着墨镜开车,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个孩子啊”格里兹曼认真的说
“如果你会,就不可能乱吃药,然后不知道怀孕还……”瓦拉内咬了咬牙“抱歉,我不该说你,这些事里全都有我的一份”
“不,拉法”格里兹曼笑了笑“没有一个是你心甘情愿的,都是我在一步一步推着你,所以,真的,你不要怪自己”
“我怎么着现在都是其次,最重要是你啊”瓦拉内飞快的开着车“去我家吧,我的看着你了”
“诶,等等~我买了东西,让它送……送到你家?”格里兹曼忽然坐直
“你从此动作要小心轻缓”瓦拉内赶紧说
“没那么严重……”
“还不严重?”
“好,我会记得”格里兹曼坐成一个社会主义乖巧,眨了下眼睛
“你刚才说的什么?”瓦拉内问
“我买了东西,直接送到你家?”格里兹曼说
“都好”
“嗯姆……拉法,你实话跟我说,现在,你是责任多一些,还是……”格里兹曼纠结了半天问出来
“还是……?”
“还是你爱我多?”
“听实话么?”瓦拉内说
格里兹曼把他的墨镜拽下来,看着他的眼睛
“就这一刻,什么都没有我想保护好你的感觉多”瓦拉内趁着等红灯,侧过头来,看他“责任,当然,但是为什么我会觉得有责任?不是因为标记的缘故,每一次——甚至从一开始,我其实都是有选择权的,所以你也不是完全主导而我就没有选择”
“我原本有一万种远离你的方式,安托,只是我偏偏戒不掉你,这是爱么?”
“你用你一个眨眼睛的小动作,就能把我吃得死死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破例一万次,这是爱么?”
“你身上一旦有别人的味道,就算是我也有一丝的那种相近我都不能忍受,这是爱么?”
“这就是人们说的爱么?maybe some day ”瓦拉内的睫毛抖了抖“但是我不在乎这是不是爱,我只在乎你”
他让格里兹曼想起了自己仔细的观察过他的那个吻,不禁咬了咬唇“先把车停在路边,拉法——我忍不住想吻你”
本以为瓦拉内会温柔的一笑然后继续开车,但他却乖乖的把车停了,还避免格里兹曼有太大的动作,自己解开安全带凑过来,格里兹曼轻轻松松,顺理成章的勾住脖子吻了个够
吻罢,瓦拉内扑哧一下笑了起来“我们俩为什么显得这么缺心眼儿……”
“能把你带得缺心眼儿,我知足”格里兹曼意犹未尽的舔舔唇
“诶够啦……快回家”

当格里兹曼被揽着肩搀着上台阶的时候,不禁开了口“喂,我又不是不能走~”
“我就应该把你抱起来,是吧”瓦拉内示意他乖乖的
喂了食儿,快速用足够热的水冲了澡,又飞快的用毛巾被像卷饼一样把人包出来,塞进被子里,吹风机吹干头发,瓦拉内才有机会坐下来
“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儿了”格里兹曼抱着手里的温牛奶
“我是怕你太皮……不老实”瓦拉内坐到他身边
格里兹曼眨眨眼睛“我会注意的”
抱了抱他,瓦拉内又想起医生告诉过他的危险和代价
“安托……这个孩子,你真的……”
“当然”
“哪怕严重的影响职业生涯?”
“拉法……他是我的孩子啊”格里兹曼委屈的缩在瓦拉内身上
瓦拉内有点不敢看他“他当然也是我的孩子,但是你……”
格里兹曼使劲儿眨眼睛憋眼泪“或许你还能有别人个别人的孩子,但是我……我可能……我一辈子只有这一个孩子”
瓦拉内看着忍来忍去眼泪还是像珠子一样往下掉的人,暗骂了一声,为什么自己不是o,这些个破事为什么不摊到自己头上
“你是傻的么?我一辈子不也只有这一个你?”
“会么?”格里兹曼的注意力忽然被勾走
“需要我指天发誓?”瓦拉内心疼的看了看这傻小孩儿
“那你怎么连亲孩子都不想要”格里兹曼抹了抹泪,吸吸鼻子
瓦拉内吻了他的眼睛一会儿,帮他吻干眼泪
“以消耗你的生命为代价的,就算是个孩子,我也真的想要不起来……但是,全看你吧,你怎么做,有什么后果,我都跟你扛着”

良久,格里兹曼往天花板转了转眼睛,眼泪又掉下来,却笑了
“拉法……”

我就知道我是对的,
从一开始我就选对了
像你这样待我的
幸好我不择手段得到了

评论(4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