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14】|abo邪教



别误会啊,我不坑的
也不是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
而是我突然变懒
之后想换一种方式虐
所以先甜一小会




瓦拉内把格里兹曼安顿好,想了想要不要就这么走
格里兹曼一边接过包,一边顺手拉过他“拉斐尔,你就别折腾了,陪我一会呗”
“哪是陪你一会,分明又是陪你一宿”瓦拉内被他扯着轻轻晃,他看了一眼巴巴儿看着自己的格里兹曼“那这分明就是炮友关系了?”
格里兹曼忽然松开手“不是……拉斐尔,那真的是我说错话了,我说了喜欢跟你在一块,是你不信嘛”
瓦拉内闭了闭眼睛“进去说吧……”

格里兹曼脱了衣服就直接钻进被里,把被子拉到胸口,瓦拉内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是坐到床边,还是坐到客厅里,还是……
“你干嘛这么不自然”格里兹曼歪在靠枕上
瓦拉内摊了摊手“我该怎么自然啊……”
“比如说给我倒杯热咖啡啊,我现在觉得胃里难受,又凉又疼”他熊抱着一个一米八的大白鲸抱枕
瓦拉内皱了皱眉“你说真的?”
格里兹曼点点头
“哪里疼”瓦拉内过到他身边
“不知道……全都疼”格里兹曼想了想“整个肚子……”
瓦拉内想过去仔细摸摸他到底是哪里疼,但是他一直抱着个大抱枕“你要不先……把这东西……”
“他叫安东尼”格里兹曼眨眨眼睛
“先把,这条安东尼放到一边……我想确认你到底哪里疼”瓦拉内低了低头,说实话,他还没有这条安东尼高……
格里兹曼乖乖把白鲸放到一边,看着瓦拉内坐过来,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轻轻叹了口气“……拉法,如果我生病,不舒服能让你这么上心,然后过来陪我,那我可要好好的多折腾几次”
瓦拉内微愠的瞪了他一眼,在他大腿上打了一下“你别乱来”

格里兹曼偷笑,
你不承认就不承认吧,
你会吃醋,也会紧张我
我知道就行
“我就说说,不会的”

“行了”
瓦拉内白他一眼,把手伸到他肚子上,刚轻轻的摁了一下胃,格里兹曼在那里咯咯咯咯笑个不停
“笑什么?不是胃疼么?”瓦拉内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脑门儿
“…………痒痒……拉法……你一直在摸我的痒痒肉”格里兹曼控制不住的咯咯着
他笑的瓦拉内也想笑“你别笑……别笑,好好的,问你话呢,疼不疼”
“这里不疼”格里兹曼好不容易忍住
瓦拉内的手到处摁了摁,他都是在憋笑,摇了摇头表示不疼,一直往下移,他才停住,点了一下头
“你这哪是胃……这得下垂了多少啊,是这?”瓦拉内继续往下摸
“那我不知道……还要往下”格里兹曼蒙蒙的
瓦拉内看着他“你不是在逗我吧?在往下就……”
“不是,真的有点疼”
“在往下就……”子宫……瓦拉内忽然皱起了眉“这里?”他轻轻压一下
格里兹曼哼了一声抓了一把他的胳膊,点了点头
瓦拉内忽然感觉有点不妙“你有私人医生么,联系他一下”
“不……不用吧”格里兹曼缩了缩脖子
“我有”瓦拉内说着掏出手机
“诶你先别……等等,我觉得就是泡了凉水,你又…………”他把瓦拉内拉到自己身边,“反正不是很严重,我睡一觉,明天好了就没事了,还疼的话,我就联系医生”
“行吧”本着自己肇事自己处理的良心,瓦拉内给格里兹曼灌了一个热水瓶,让他抱着,咖啡当然是免了,温葡萄糖水代替,处理完了,格里兹曼懒洋洋的躺在瓦拉内大腿上


“抱你挺舒服的,跟安东尼差不多吧”格里兹曼蹭了蹭他,把手习惯似的往腰上摸了摸
“手怎么这么凉”瓦拉内肢体姿态总有一种不太放松的感觉
格里兹曼转了转身,趴在他腿上“我想放在你肚子上”他说着把手摸在瓦拉内的浅浅腹肌轮廓上“让我捂捂手”
瓦拉内不禁也笑了起来“那你也不要摸我的痒痒肉啊……你再摸我也要咯咯了”
格里兹曼故意在他的腰侧摸来摸去“那你尽管给我咯咯啊,反正我又不会录下来,写上:法国低调天才中卫魔性笑声直播,发到ins上”
“真是不嫌事大”瓦拉内笑着一边扭身子一边像捉小鸡一样把他两个手摁住
“我要捂手啊”格里兹曼就势拉着他的手,往上爬了爬,趴在他肚子上“那你用手给我捂”
瓦拉内容着他闹,握了握他的手“……诶……你说你到底是什么小机灵鬼,国家队人人爱,俱乐部也人人爱”

“你呢?”格里兹曼仰头看着他
瓦拉内躲着他的眼睛“队友爱算爱吧”
格里兹曼轻笑“你躲什么”
“没有……”
“你不说,是怕我再利用你吧”格里兹曼把他的头扳正“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总是要说的,拉斐尔,你跟别人不一样,虽然我这样说显得我很没良心,但是……拉法,我这个人也只对着想到得到的人不择手段”他把头靠在瓦拉内身上,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

信不信,
怎么能不信呢
看着这样一个像南法的天空和大海一样湛蓝还有些水雾的眼睛

“其实……你不需要对我不择手段”瓦拉内低下头去,把他拉近自己,给了他一个极尽温柔的吻,绵长而不容置疑“你明明不需要任何手段”

沉溺在瓦拉内沉水香味道的信息素和典型法国人的吻里,他只觉得,经验不多尚且如此,若是让他捞到学习的机会……
“我知道”格里兹曼笑了“那只是你过度的自我保护意识”
“我不想管你怎么想了,炮友我也认了”瓦拉内继续凑上去吻他,坚定的撬开他的齿关,在齿间滑过之后直奔主题,巡视领地,从腰间把手环上
格里兹曼迫不及待的整个人跨坐在瓦拉内身上,两条雪白的腿夹在他的腰侧,伏下头揉着他黑色的卷发
几乎是格里兹曼把手往下滑之后马上,瓦拉内腰上使力,格里兹曼只觉得一秒钟不到的旋转,就被整个温柔但不可抗的翻转,摁在那个安东尼身边
一边蓝眼睛闪着快活的光芒,一边把腿盘住,格里兹曼心安理得的呆在床和瓦拉内之间
“不长记性”瓦拉内皱了皱眉“给我老实休息”
“嗯……不,明明是你先起的头”格里兹曼用不粗壮,但是有力腿勾着他不让他起身
“你又不疼了是吧”瓦拉内眯起眼睛
“疼,但是你在我能闻到的地方,就好多了”格里兹曼又抬头主动吻他
瓦拉内刚刚好的把吻控制在情欲以外,然后把手指摁到他嘴边“我一直在你能闻到的地方就是了,你赶紧休息”
还是不行“你要是在我能闻到的地方这么近,我怎么舍得休息”
“都说了炮友我也认……”
“你不是炮友”格里兹曼打断“需要我用行动告诉你么?”他放出了信息素
“不是炮友那个牙膏味怎么解释”
格里兹曼眉开眼笑,终于问出来了“是科克的薄荷,有点像你,因为你也有一点点那个味道,我买了香水,不过跟你不一样,缺点薄荷,我就想让那种味道更像你”
“不能有下次,记得么?”瓦拉内用黑墨墨的眼睛看着他
格里兹曼的蓝眼睛保证似的眨了一下


“信息素又没啦”格里兹曼靠在瓦拉内肩上闭着眼睛
“你是吃信息素的吗”瓦拉内说是这么说,但还是给他放出了足够包裹住它的安抚性,不含控制意味的信息素
他刷着手机,忽然看到,皇马群里消息很多

一开始都是阿森西奥发的
马科斯忽然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啦
马科斯说他有点发烧
但是他为什么不出来
啊……他……他分化了
怎么办他是a!
他说他要跳窗户出去
从二楼跳下去会不会摔坏啊
我是应该找开锁公司么?
他不让我进,我也找不到钥匙啊
谁没事锁卫生间啊
用不用报警啊

然后是塞瓦略斯
需要我过去么?
马尔科?怎么样了?

伊斯科:不不不,你淡定,不要报警
伊斯科:也不要让他跳楼

巴斯克斯:开排风给他通风,可以给他浇凉水……虽然他会比较难受
巴斯克斯:你就保护好你自己就不错了

众人:对!

评论(6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