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12】|abo邪教

其实不太喜欢写虐,因为写虐的真的累心
所以大部分都是暗暗的虐,
小小的阵痛
太剧烈很容易崩人物吧?
诶,我这只是在安排一个车
不过我好像安排的长了#我又不能为了开车而开车,我这个车得在情节里有作用啊,是吧?
所以莫急啊




格里兹曼洗完澡换了衣服,站在客队更衣室门口,带着个墨镜
一大批人从里面鱼贯而出
拉莫斯C罗贝尔卡塞米罗等人推推搡搡拉拉扯扯的走过
后面跟着像逃之夭夭一般的阿什拉夫,马约拉尔等人
居然根本没人有功夫管他
本泽马走过“咦——”了一声
“没事,你快走”格里兹曼推了推他
“哎呦你快别去惹他了”本泽马赶紧把他拉到一边“他信息素差点爆棚,我们都派没分化的球员把马尔科送回去了,没看见我们都在跑嘛”
“你们都几岁了?还有没分化?”格里兹曼不相信
“马科斯略伦特,他不知道为什么分化特别晚”本泽马说“你他么还有心思打听这个……拉斐尔不知道为了啥这么冒火,马塞洛和托尼刚才正往他身上浇凉水”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格里兹曼不开心
“总比大家合伙打他一顿要好得多吧”本泽马说“不然我应该陪着他,但是我怕信息素互相冲,他更难受,就赶紧出来了,你没看见a都出来了么,现在里面剩下的都是b了”
格里兹曼有些担心“我没见过他这样”
“我们也没有啊”本泽马摊了摊手“从他十八岁进队,我们都以为他没分化呢,谁见过他信息素爆炸啊,真是空前绝后啊”
“我想进去看看他”格里兹曼蓝眼睛眨了一下,看着本泽马
本泽马像看见了外星人似的“你疯了……”
“卡利姆~拜托,你能跟你的队友说说么?我留下陪他一会”格里兹曼又用上了他无往不利的求人的本事
本泽马犹豫了一下“不行的吧……你这不是找,上,么……”
“我想见他”格里兹曼没有犹豫
“……那……行吧,估计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他那种自制力,还是可以的”本泽马动摇了“那你就先等我会儿,我跟他们说一下”
格里兹曼赶紧点了点头
然后,一个个皇马球员从里面走出来“嗯……你还是要小心一点”马塞洛说
“我会的”
“不准欺负他”莫德里奇平视着他
“行了吧,谁能欺负谁……我看还不好说”克罗斯赶紧把他拉走
“你……千万小心……”特奥充满担忧的看看格里兹曼
“先担心你自己吧,你朝着你哥比手势他都看见了,地下车库等你呢”格里兹曼给他一个好自为之的表情
特奥竖起两只手指捂住了自己的o型嘴
“行了,都出来了”本泽马拍了拍格里兹曼
“谢谢你”格里兹曼送给他一个笑容
本泽马充满担心“你可别再给他乱吃了啊……我怀疑这就是之前吃药吃的”
“我发誓我不会了”

已经成了黑历史了么……


格里兹曼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客队更衣室比较小,转了一圈没见到人,往里走才发现下半身泡在水里的瓦拉内
“靠,你不会在泡凉水吧!”格里兹曼就要过去
“别靠近”瓦拉内把自己往水里沉了沉
“好好好”格里兹曼摆摆手“我不过去——你别再往下沉了,凉水泡泡腿上的肌肉就行了,上身不要进去”
“有事?”瓦拉内直视他
格里兹曼找地方坐下“有”
“你说吧”瓦拉内把头偏到一边,平直的锁骨舒展开,线条格外漂亮
“拉斐尔……之前我的错我认了…你,能不能别躲我啦,你说的做队友嘛”格里兹曼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说出来
“皇马要买你?”瓦拉内不走心的回答
“国家队!什么皇马买我……”格里兹曼歪了歪头“还有,你今天怎么了?以前从来没有过吧?”
“我什么时候怎么了?”瓦拉内回过头来
“你队友都疏散了,你说你怎么了”格里兹曼轻笑了一下“你是不是看到我就要发火?如果说发完了火你就开心了,那挺好啊,我闯祸,我活该,你尽管朝我发”
“我没怎么,也不需要朝你发火”瓦拉内在水里换了个姿势,带的水哗啦一声“恭喜你进球了,回吧”
格里兹曼低下头,叹了一口气“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呢,好吧我的错,但是以后肯定是不会再骗你了,你能不能……拉法……你告诉我,我怎么做你才能不这样”他蹲在地上跳了一步,凑到水池边上,把手无意的拨弄着水“怎么是这么凉的!”他用手试了试水温,根本就是冰的了吧“快出来拉法……你这样泡不行”
格里兹曼跑过去要把瓦拉内扯出来,但是瓦拉内没说话就往底下沉了沉,格里兹曼赶紧停住“你……拉斐尔你总这样干嘛,你说你这自虐似的……这里只有我,你不需要靠这个控制你的信息素了,你出来吧”
看瓦拉内吸气要说点什么,一猜就是要说不关自己的事,他蹲下来咬着手指头“你再不出来我就跳进去”
他看了一眼瓦拉内,瓦拉内没反应,只是歪了歪头,格里兹曼把鞋蹬掉顺手就脱了上衣要往里跳
“打住”瓦拉内制止了他,从水里起来,坐到池边“还有什么事”水珠顺着他腹肌线条和人鱼线往下滚,他穿着黑色的沙滩短裤,腰很低,让人忍不住想偷看
格里兹曼坐在池边,跟瓦拉内有一定距离,把短裤往上卷了卷,把腿泡进水里,凉得他直皱眉,他顿了顿“在场上的时候,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生气了”
瓦拉内眉心微动“没有”
“那你都不过来拉架,也不靠近我,开始前还往外放信息素吓唬我”格里兹曼看见了“你为什么生气?”
“不算生气”瓦拉内捧了一把冷水扑在脸上,水又顺着肩颈的线条往下四处淌,被锁骨窝阻拦,或者顺着胸肌往下滚
格里兹曼怕他发现自己在看,赶紧移开眼睛“你当时是觉得我假摔所以生气?”
瓦拉内沉了一口气,他根本就不像他做出来那么通晓情事,这脑子想的都是什么……

“你是假摔么?”瓦拉内索性问
“我当然不是”格里兹曼哗啦一下用脚击了一下水面,果然被瓦拉内带跑题,开始解释这件事
瓦拉内把身体往后仰,撑在后面,百无聊赖的听着

才反应过来“拉斐尔,你根本没有在听,你就是在引开话题”格里兹曼迅速的闭上嘴,转而想了想问题“你为什么生气?不是因为这个的话,那就还是之前的事”
“我没有生气”瓦拉内闭了闭眼睛“之前的事就过去了,之后也……”
“你看你像过去了么”格里兹曼用水撩他“是你说的做队友,你看咱们两个今天做的哪门子队友,你要是说过去了,那你也的真正过得去吧”

瓦拉内皱了皱眉

“说实话,拉斐尔,我是因为真的喜欢你,才总是各种事都要找你,而且不想让你就这样不理我了”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着水“我知道我做的非常不对,但是……它……啊,拉法,我不知道怎么说,我觉得那占有欲的一种……”格里兹曼不停的啃手指,蓝眼睛看着浅蓝的水,眨巴眨巴,皱着眉

瓦拉内摆了摆手“算了吧,安东尼,要不是我知道你说这话不算表白,肯定要误会了”
“那怎么才算?”格里兹曼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却被激得发抖“操……”
瓦拉内想要跳下去扶他一把,但是终于顾及自己身上的信息素,没靠近他
格里兹曼走过去,把手摁在瓦拉内冰凉的膝盖上“拉斐尔,你告诉我,怎么才算……虽然我本来是特意过来惹毛你的,但是我只是觉得,是不是你朝我发了火,就会不那么生气……”
态度刚有点缓和,想把他从水里拉出来的瓦拉内皱了皱眉“什么叫特意惹我?”

“不……不是”
瓦拉内深色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冷不丁有种被x光看到透视的感觉

格里兹曼看着他的神态再不敢瞒他“我……我跟科克,做过,一次”
瓦拉内把眼睛眯成两道缝“这没我什么关系,但是你要是特意为了惹我,还又把科克拉进来……”
“拉斐尔”格里兹曼在他眯起眼睛的那一瞬间,忽然想通了“拉斐尔,你是不是为了这个生气”
“为了什么?”
“为了科克”
“我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是因为我身上有了科克的味道?是觉得我彻底的就是只单纯利用你一回而已?”格里兹曼忽然一下子都想明白了
“我没有在生气,我只是没料到你能为了气我把这招都用上”瓦拉内往后躲了躲,因为他又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变得浓了
格里兹曼却往前扑“但是你在吃醋”

“安东尼,你还在这么?”
格里兹曼吓了一跳“豪尔赫……”
瓦拉内把头偏走“他在,你可以马上把他带出去么”他朝科克说
“可以”科克仿佛对瓦拉内的存在并不惊讶
“等等”虽然格里兹曼感觉到了瓦拉内信息素在飙升,但还是制止了科克进来“豪尔赫……”他抬了抬眼,看着瓦拉内“我得把事情解决”
“能行么?”科克显然有点担心
瓦拉内从池边跳下来整个人滑进水里
“拉斐尔不会伤害我”格里兹曼一边说,一边企图把他拉出来“我只担心他”
“你确定没问题?我看到他们皇马的全走了,就你自己跟他在这?”
“没什么,我有话跟他聊”格里兹曼看着把头都浸在水里了的瓦拉内“拉斐尔,这不行的……这太凉了……”

一边被格里兹曼往上扯,一边听着满耳朵水声人声的混响,瓦拉内担心自己的信息素都要把水沾上味道了
他现在承认自己确实在生气,确实在闻到了格里兹曼身上的薄荷味的时候更加急躁,身体发烫
就像刚刚分化的时候那样不受控制
可别告诉我还是吃那个该死的药吃的——或者

瓦拉内仿佛知道一个词,叫做链接意识,或者更通俗点,也可以说是领地意识,不过这个说法被平权者否决了:凭什么o就必须是a的领地
瓦拉内原来也不赞同,但是现在他再赞同不过了,他现在就是有那种把格里兹曼摁在底下然后完全把他身上别人的信息素全部覆盖掉的感觉

冷水也不能怕改善问题,他站起来,扶了扶池边,格里兹曼跟过去
他清醒了一下,用胳膊把格里兹曼架开“别靠近”
“除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以后你才能不这样特意躲着我,梅西和C罗都不至于这样,他们俩见面还能互相问候呢”格里兹曼被他一次次挡到一边也有点急了
“不是这个问题,我的信息素……”
“我闻到了”格里兹曼睫毛抖了抖“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不是说好了过去的过去么,说到底你还是在意我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瓦拉内没空回答他,他也没让瓦拉内说话

“你气的是我骗你,还是我可以既骗你又转身跟别人?”
“最后一次,你得走了”
“拉斐尔,到底你只是不相信我了?还是适应不了炮友关系”
瓦拉内的挑了挑眉毛,眼睛从垂着或者半眯着变成完全睁开
“你说的什么?”

格里兹曼忽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愣了愣,感觉水好像从腿漫上了头一样凉

“你再说一次”


评论(3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