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7】|abo邪教

我肾疼呀
这是一章什么呀我的天




格里兹曼过去拥抱了瓦拉内,在他刚刚喝完了水的时候
没人能解释他为什么一气儿喝了那么一杯水
格里兹曼抱着他说
对不起,拉斐尔

瓦拉内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是不对的,他刚要回抱一下格里兹曼,并问他为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低低的哽咽,他一下什么都不敢问了
他总觉得格里兹曼一定是瞒着他干了什么,但是说不好干了什么,而他到底承担着怎样的压力,自己该不该问,他又会不会说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怀里热度又近了些
“拉斐尔,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我想了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说“之后你原不原谅我……就另说吧”
格里兹曼闭上眼睛咬了咬牙





链接评论,求求石墨不要挂我了




第二天瓦拉内完全,完全离不开床
他醒来就已经快中午了
他晕,又头疼,全身散了一样
这是在他爬起来接了本泽马一个电话才感受到的
“喂……”他觉得自己不适合起身,天知道本泽马为什么要打座机,这年头谁还用座机,索性摁了免提
“拉斐尔,你上哪去了?”
“什么?”
“你招呼都不打一个训练就翘了?”
瓦拉内脑子boom的一下
“…………给我请假……说我不舒服”
“你真的不舒服还是那啥~去了”
“真的”瓦拉内惜字如金根本不想开口
“那好吧,但愿你能别错过国家德比”

国家德比

瓦拉内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是什么让自己一周双赛还能不管不顾,完全没有意识到
是什么让自己就这么跟格里兹曼搞得天昏地暗
别说国家德比,他现在连草皮都别想碰

凉了啊

评论(4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