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6】|abo邪教

他喵的这两人是要为难我
我刚更新了两篇
他俩说发糖就发糖
说进球就进球
博格巴还凑一脚
吉鲁也穆桂英挂帅阵阵落不下
行,你们行





在一场西甲联赛结束之后,洗完澡的瓦拉内刚刚听说了一个重磅消息
格里兹曼开赛30分钟就因为一次拼抢倒在场上随后被换下
瓦拉内皱了皱眉“因为什么?”
“头球抢点,撞到了头”本泽马看着手机“啊,他是怎么想的完全抢不到的嘛,那人高他一个头还多……”
“没说伤情?”瓦拉内走过去
“等一下……有个小报在说……他下场的时候身上……”本泽马的话戛然而止
瓦拉内摊了摊手“身上??”
“全是信息素的味道”本泽马说着法语还不敢出声
瓦拉内把手机抢过来,拧着眉看了一会把手机扔给本泽马,掏出自己的手机却看到卢卡斯埃尔南德斯的消息

拉斐尔,安东尼自己开车从俱乐部走了,我没追上他,他情况不太好,我在他身上闻出了你的信息素的味道,所以我觉得他可能找你去了

拉斐尔,我们没有人能联系到他,所以如果你看到他请告诉我们

哦原来你在比赛

你们结束了么?我们还是没找到安东尼
瓦拉内才看到这,特奥朝他跑了过来
“拉斐尔!拉斐尔,我哥哥好像有急事找你,又不跟我说是什么事”
“我刚看到”瓦拉内晃了晃手机
“他说让你回电话”特奥看着手机
“我知道了”瓦拉内拎起包就走了“谢谢你”

一边往地下车库走一边给卢卡斯打电话“嗨,卢卡斯,我正要开车走,需要我做什么?”
“啊谢天谢地,拉斐尔,我们还是联系不到他,问了半天,就回了一个短信说自己回家了,但是科克一直等在他家门口,他根本没有”
“你们有手机定位什么的么?”瓦拉内说着发动汽车
“他没有打开,他刚才又回了消息,他说他没事,叫我们不要找了,但是他那个样子我怎么能不找他,你看我要不要把这事告诉保罗……”
“告诉保罗有什么用……他有没有私人医生,私人理疗师,或者他是不是有常去的什么健身中心,餐厅,咖啡厅”瓦拉内发动汽车,戴上蓝牙耳机“刚才你说他来找我?”
“……嗯,是……拉斐尔,我……能猜出你们家发生了什么,因为我闻出来了他信息素好像变了”
“他为什么会作那样的一个拼抢”瓦拉内想起了本泽马的话,那个拼抢位置和条件,完全不是个机会
“他是在找身体对抗,因为他大概在十几分钟,就告诉科克他不舒服,然后萨吾尔说闻到了跟安东尼对抗的那个中卫身上信息素是超量的”
“你们没有投诉?”瓦拉内搞清了事情——这就是o跟a对抗时发生的最坏的事
“我们投诉了,但是检查显示那个人他么的是个b,信息素都是他喷的拟a香水”
“行吧,那我尽量去找找他”瓦拉内直觉觉得,格里兹曼多半真的是来找自己了,没什么道理,就是听到了拟a香水一下就把整件事都跟自己无形的联系在了一起
他用最快的速度开车回家,如果有一天瓦拉内被马德里交警扣了,一定是拜格里兹曼所赐

瓦拉内还没等把车转进地库就看到了停在自己家门口的一辆玛莎拉蒂,他锤了一把自己的方向盘,这人真是没点避嫌的心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车到路边,出来就看见格里兹曼确实坐在自己车里

“我找到他了”他给卢卡斯回了消息,然后敲了敲车窗
但是格里兹曼没理他
隔音这么好么?他使了点劲儿
里面的人根本没动
他只能使劲的拍他的车门,但是格里兹曼头朝着另一边,一点反应都没有,车是熄火的,cd闪着光
瓦拉内只能走到另一边看,天知道他现在多像个偷车的
他好不容易看清了情况,却暗叫糟,他美丽的眼睛是闭着的,如果不是睡着了的话,那一定——

瓦拉内回到自己的车里,对附近居民忏悔了一下就摁了两声响亮的喇叭

但是格里兹曼没有任何动静

他又回到了自己车里,行吧,大不了赔他一个玻璃,瓦拉内掏出了应急破窗锤,选择了离格里兹曼远的一个窗户
正要下手,他却隐隐约约看到里面动了,于是他罢手,站在门外等格里兹曼出来

格里兹曼带着一股异常浓烈的信息素的味道从车里直接扑面而来,扑进瓦拉内怀里,直接把瓦拉内闷了个迷糊
瓦拉内赶紧憋了一会气,甩了甩头,清醒了一点,把格里兹曼架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背“你快把你队友吓死了,怎么也不给个消息,万一我今天不回家呢”
格里兹曼轻轻的在他怀里哼了一小声
“你,需不需要去医院?”瓦拉内揉了揉他的头发
他摇了摇头
瓦拉内长叹一声“行吧……”

瓦拉内把格里兹曼放到沙发上,给他递了一杯水“你需不需要吃药?”
“我吃药没有用,你见识过的”格里兹曼喝了一大口水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想只看那种新闻”瓦拉内做到他身边
“那个人身上有一股拟a信息素的味道——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古驰香水”格里兹曼说“跟你的很像,但是一闻就是不一样的”
“那为什么还会让你…………”

操,瓦拉内这个问题一出口就后悔了

格里兹曼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拉斐尔,你确定要听我这个问题的答案么?”
沉默……
又来了……
格里兹曼笑了
“好吧,你明白,我也懂,咱俩心照吧”他蓝色的眼睛朝另一边扫过去,看了看卧室里深银灰色的遮光窗帘“就都别说出来”
他起身往饭厅走,把水杯送回桌上,背对着瓦拉内
“拉法,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来找你——但是,我就是觉得,我能找的就只有你”
格里兹曼低声说
空气里又传来了那种惶惑不安又伤感的信息素
这一次更多的可能还有一点绝望

瓦拉内觉得无比难受,不知道是信息素的作用还是他的话的作用
其实格里兹曼刚才说的不算是什么特别扎心的话,但他就是莫名的焦虑又心疼
他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因为这个人过度的依赖自己而自己又不能给他什么?
还是因为自己非常想给他什么但是不确定他到底要什么?
是啊,自己和他到底是怎么来到不能往前也退不回去的地步的?

安东尼,你可以来找我,任何时候,任何地点

瓦拉内差点就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就差一点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愿意格里兹曼来找他,为什么就愿意一次次放弃底线的给他他想要的
等他反应过来这早就超过队友爱,也超过良好教养和善良的时候
那已经距离他第一次想说这种话太久了

格里兹曼给他递了杯水
他喝了

他喝了

所以那句话他没机会说,
很久都没机会说





评论(2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