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1】|abo邪教

我感觉我真是效率极高


试水,但是试水就拿肉汤前传试的可能不多


“喂,你好”拉斐尔·瓦拉内一边坐到自己车上一边接起了一个电话,拜托,不要太久,陌生号码,但是个马德里
“喂?拉斐尔?”
好像有点熟悉“你是……”
“是我,安东尼”那边声音很小
“安东尼?”瓦拉内看了看手机“换号了?”
“不是……拉斐尔…………”
安东尼·格列茨曼的声音听上去特别虚,这让瓦拉内皱了皱眉“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知道的…………”

瓦拉内使劲反思——
他和格里兹曼是国家队队友,年龄又相仿,他先扎根在马德里,后来格里兹曼也来了
是他帮着格子安顿下来,西班牙语,找房子什么的,但也就是一个好队友的本份
要是……有什么出格的……
那就只是在国家队更衣室里用生死回防的速度抬着发了情的格里兹曼奔向队医办公室
但是连这一点都是从良好而正常的队友爱出发的
法国更衣室爆出轮奸,这不行
没错,马竞神锋是个o
但是当吉鲁冲了一把冷水澡好不容易从浴室里出来,博格巴还把自己泡在凉水盆里的时候,瓦拉内回到更衣室给格里兹曼收拾东西
“作为一个b,你鼻子真好使”蓝眼睛大胡子先生拍了拍瓦拉内
瓦拉内的回应是默默的微笑,并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那是一种沉水香和薄荷混成的香水一般的味道
吉鲁愣了愣“我以为……我以为这是你喷的”
博格巴探出头来“我日,怎么还有一股香味”
在他慌忙把头缩回去的过程中忽然停住“诶不是的不是的……拉斐尔…………你,是a……”
“我是啊”瓦拉内点点头“我一直都说我是a啊”
“我们都以为你是个b,或者o装的……”
“后来我们打赌你不是o,因为你,太高了,而且不受我们信息素的影响”
“啊!天哪,我们以后要收敛一点”
“啊!对啊,安东尼是o”
瓦拉内赶紧嘱咐“你们不要往外传”
“上帝,我担心整支国家队都闻到了…………”
“反正你们不要往外乱说就对了”瓦拉内不想再跟这两个神经大条呆在一起了


“我好像……明白了”瓦拉内赶紧说“你在哪?”
“在家”
“好”言简意赅

瓦拉内怎么会有抑制剂这种东西呢,但是正好——他扔下手机飞快的打舵,在出地下停车厂之前追上了阿森西奥,给他鸣了一声喇叭
男孩子从车里探出头来的表情仿佛违章驾驶被交警抓了一样
瓦拉内下了车,低声对阿森西奥说“马尔科,我知道你是有抑制剂的,能借我点么”
阿森西奥扑了扑睫毛,一边发愣一边已经把手伸到包里去找了“拉斐尔……你……不……”
“我不是,但我有用”瓦拉内说
男孩子迅速的把一板口服的药掏出来,他当然知道这种事越快越好
“谢啦——保密”瓦拉内对他笑了笑
“我懂”阿森西奥快速的点点头

瓦拉内觉得自己差点就要超速被逮起来了
“安东尼”他试探性的敲门
传来一声微弱的闷哼,他耐心的等了一会
格里兹曼过来开了门“拉斐尔……”他几乎要倚在瓦拉内身上了
瓦拉内快速的关上门,换了鞋把他端进卧室“你还好么?”
“我还好就不至于找你了”马竞神锋头毛儿凌乱的瘫倒在被子里
瓦拉内看了一眼手里药片的,摁出两片,倒好温水递给他
“不够,至少要六片……”格里兹曼水汪汪的蓝眼睛眨了眨
瓦拉内看了一眼背后的说明,皱了皱眉“不行的”又觉得太生硬,补了一句“我是借的,不然人家要以为我援助了多少个o”
格里兹曼接过药,不就水直接吞了,轻轻的摇了摇头
瓦拉内看了他已经快要开始翻滚的国家队队友一眼,不少挂卡在嗓子里又不知道怎么说,偶然一瞥“你居然开着窗户”
瓦拉内的语气几乎就要有点微愠“我坐在这都觉得冷,你就算再没常识也不至于……”看见了那个人卡吧卡吧的蓝眼睛好歹忍住了火气走过去把窗子关好
“生气了?”格里兹曼扯了扯瓦拉内的衣服
瓦拉内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是怕你进来觉得太……难受才开的”
怎么说呢,瓦拉内有点心疼,又有点后悔“行了,我没事,不要开窗是因为你这是一楼,不安全,且会感冒”
一关上窗户,瓦拉内觉得一股迷迭香和红酒的甜味扑面而来,他赶紧把头扭走“你还需要什么么?你知道……我毕竟……不能……一直守着你”
格里兹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看着瓦拉内,忽然又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要我守着?”瓦拉内本能的危机意识轻轻的敲了一下警钟“那我得……在客厅里都不行我得出去……坐车里”他迟疑着
格里兹曼侧躺着“拉斐尔,抱歉……我其实是想要你…………”
瓦拉内在格里兹曼犹豫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百种可能性“安东尼…你不会……”

“我真正想求你的,另有事”他说出来了

瓦拉内觉得mother fucker boom“……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么……”
“你想的是对的”格里兹曼不敢直接说出来
“那我觉得我还是溜之大吉……”
“可以,顺便帮我把门开着,我觉得屋里有点闷”
瓦拉内被噎得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一样,他痛苦的眨了眨眼睛“…………很好……安东尼,我能问为什么么……”
“抱歉,真的抱歉,拉斐尔,没有别人能帮我”格里兹曼快要哭出来了
“你队友呢?”瓦拉内越来越觉得屋里热了
“你就是啊”
“我……我说俱乐部”瓦拉内回想了一下“记得你跟科克……”
“吵架了”
“那个………”
“我只想要一个标记”格里兹曼说“这么多人里,我能想到的就是你”
他水灵灵的眼睛终于流出了泪水
瓦拉内不想惹他哭,他沉了沉肩“这是不行的啊……安东尼”
“你标记了我之后可以随便去标记其他人,我没问题的,我不用你负责”
“不……不,你没明白我为什么说不行”瓦拉内转过身去“对不起我能开排风么”
格里兹曼点了点头
瓦拉内像逃跑似的去了,但是他不得不再回来
“拉斐尔,我……必须得要一个标记,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体……吃什么药都没有用了”格里兹曼咬了咬牙“我已经有很严重的抗性,靠抑制剂真的撑不下去了,我完全不可能再踢球的”
“你一直靠抑制剂?”瓦拉内皱了皱眉“你不是有a的么?”
“没有”他摇了摇头
瓦拉内陷入回忆“博格巴?”
“我没让他标记,因为…………当时我觉得队友不要这样最好”
“那我是哪门子的……”
“因为我只信你”他一句话又把瓦拉内顶住了
这他妈该死的信任,瓦拉内几乎要骂出来了

“这……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它是……它是一辈子的事对你来说”瓦拉内有点生气了“我是没问题啊,我还可以标记别人,对我没什么影响,但是你呢,你算怎么回事了?标记完了然后呢?”
“然后你可以随便给我点你的信息素,皇马的球衣都可以……”
“这不是一个……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解决办法”瓦拉内在屋里来回踱,拼命搜索着“你知道我的信息素会对你造成很大的影响么?比如在马德里德比上,我甚至能让你当场…………”
“当场怎样,说出来”
当场发情,瓦拉内当然没有说出来
格里兹曼知道的,拉斐尔人如其名,他温柔沉静到明摆着的被利用也能做到不愿意伤害别人
这让他更加难过又纠结
瓦拉内就这么看着他低着头,或者眼睛撇到一边,他没再哭,只是不知所措

良久
“到底图什么”瓦拉内问
忽然的主动对话让格里兹曼有些意外,但是他脱口而出“我还得踢球呀”
他清亮的眼睛看着瓦拉内,透着迷茫又肯定的神色,像极了蓝色的大西洋上的帆影,在风暴中摇曳

瓦拉内十万分的后悔自己看了他这一眼

他走到格里兹曼身边,轻轻的揉了揉他金色的卷发
“你赢了”








评论(1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