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18】




这时候这篇写什么都是刀子
校园网不友好的让我爆炸,
让我错过了一开
不爽


伊戈尔带着新科欧洲冠军队长的头衔回到了马德里,第一场训练赛之前,他朝劳尔跑过去
劳尔远远的向他张开了怀抱
他扑了上去,什么都没说
关于,
多么希望你也在
多么希望你也拿了这个冠军
我做的好么
我觉得你是队长的话可以做得更好
我让你开心了么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劳尔轻轻的拥抱着他,切实的感受到他的卷发在脸颊边,毛烘烘的有点痒

“我们的小伊戈尔长大了”古蒂摸了摸他的头发
“我只希望自己不要辜负你们……”伊戈尔低下头,小声的说“我怕我长大的不够快,不够追上你们离开我的速度”
“不,伊戈尔”劳尔揽着他的肩“两年,还是四年,那都是你们成长起来的跳板,时间总是有的”伯纳乌王子把他的头摁在肩上“未来属于你们,但我与你们同在,你会随时找到我”
伊戈尔把头蹭了蹭,忽然一愣“那句话好熟悉”
“哪句?”
“时间总是有的”
“噢,这句”劳尔朝着天空眨了下眼睛“费尔南多说的”
“哪个费尔南多?”伊戈尔一时想不起来
肯定不是莫伦特斯说的,劳尔不管他叫费尔南多,难道是雷东多说的?
伊戈尔正在想
“2000年耶罗对我说的”劳尔揉了揉眼睛“当时我还不明白,但现在我懂了”
“懂了?”伊戈尔皱了皱眉,这句话有时候是对的,有时候又不对“我不太懂,我觉得它不完全正确——”
“事实上他正确极了”劳尔用了“他”
“谁?费尔南多么?”
劳尔点了点头,轻轻的亲吻了伊戈尔的额头“祝贺你”


“你想啥呢?”塞维利亚小太阳从身后赶上来
“劳尔哥哥跟我说“时间总是有的”这句话很对”伊戈尔想不通“我觉得我没明白他的意思,他肯定是想传达什么,但是我没理解到”
这让一向聪明的门将先生困扰不已
“时间总是有的……”拉莫斯这个神经大条根本摸不着头脑“我怎么觉得这句话它不是那么正确啊”他缩了缩脖子,也许在伊戈尔面前否定劳尔不是个好话题
“哪里不对?”
“比如说,一场比赛踢到80分钟的时候我们还是落后的,那么好的,我们还有十分钟,但是如果我们到了90分钟还落后,那么——”
“还应该有补时”
“那要是补时过了我们还没有扳平呢?终场哨总会想起”拉莫斯歪了歪脑袋“那样时间就没有了啊”

“你说的,也有那么点道理”伊戈尔想了想

伊戈尔给哈维打了电话,在国家德比输掉之后,他忽然想起来这个问题,这不就是拉莫斯说的“没有时间了”么?
“死蘑菇,我问你个事”
“你们是怎么输的?”
“啧,我不想吵架”伊戈尔甩了甩还没干的头发“下次我会做得更好,你们就没这么好运了”
“那你要干什么?”
“时间总是有的,这句话你听说过么?”
哈维皱了皱眉,往前探了探头“那是个什么东西?书?电影?”
“就是一句话,时间总是有的,听说过么?”
“我现在听说了”哈维把脖子收回来“你从哪听来的?”
“耶罗跟劳尔哥哥说的,然后哥哥跟我说的”
哈维作思考状“你们到底为什么会相继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耶罗2000年跟劳尔哥哥说的,劳尔哥哥又跟我说的,他说这句话真的很对”
“……”哈维没明白,问题在哪里
“我去问塞尔吉奥,但是他觉得这句话不太对,我也一部分同意他的看法”
“拉倒吧”哈维瘪了瘪嘴“你就不能问个有深度的人么,你去问问萨尔加多不是挺好的么”
“可是我觉得塞尔吉奥说得有道理啊”伊戈尔急着说“你看比如这场比赛,如果时间总是有的,那我们就不会输了,我是觉得劳尔哥哥有其他意思,我一直没明白”

哈维皱了皱眉头“我不了解劳尔,所以估计也猜不出他这么个迷”他有点出乎意料的浮躁了“你非得知道么?我要开车了,我能挂了么?”

“你能不能帮我想想”
“我就是想知道”

哈维没说话,迅速的挂了电话
“捎你一段?”普约尔走出来
“那我不客气了”

坐在普约尔的车上,看着老父亲一般的普约尔慈祥又无奈的应付精力过剩好奇害死猫一样的杰拉德皮克,
哈维被皮克逗得大笑
忽然,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他恍然大悟
想了想,飞快的给伊戈尔发了一个短信
我想我明白了,
但你一定不肯承认我比你更明白劳尔,所以我不会告诉你,你自己猜好了


皇马十冠的庆典后,伊戈尔忽然再次想起了这句话,鼎沸的人声里,纷纷扬扬的华彩下
哑然失笑
拉莫斯问他怎么了
他对拉莫斯说,
我明白了,
但是我竟然明白的如此之晚
哈维到底是个透彻的人

时间总是有的
这场比赛时间没了
还有下一场
它是无法结束的
耶罗的时间到了
劳尔会接上
劳尔也不在那里的话
我来顶

所以就算我也不在了
——还有你啊,塞尔吉奥
时间总是有的







我写不下去了
我写不下去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