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封疆【13】『变故』




关于国家队,发生了好多事啊,
小莫落选,大傻受伤,
所以我真的是不知道是日了他洛佩特吉不要我小莫,还是谢谢他带上大傻好
现在皇马夺冠我真是很镇定不激动了
也许说明我真的不是队粉了
我只是单纯的为了他们那些可爱的人开心
希望大傻快点好起来,全世界都只为萨拉赫遗憾,我为大傻加个油吧


有点,阿森·纳了



按照计划,巴斯克斯把骑兵带上制高点,纳乔终于还是没有能够带领骑兵——“纳乔,我不会让你淹死的”阿森西奥像个尾巴似的跟着纳乔
“我不”
“河面很宽,需要比骑兵更多的人,我不是小孩子脾气,是情况需要”阿森西奥跑到他身前
“那你叫巴斯克斯跟你去啊”纳乔忽然往大帐门口撇了一眼,嫌弃的看着已经披了骑甲的巴斯克斯“你要不要这么存心啊”
“快去吧,下水凉快”巴斯克斯纵马扬长而去
“走吧”阿森西奥卡吧着大眼睛
“滚滚滚”
“切,那你一会在水里别揪着我”
“不,爸爸”


到了河边才发现,河水浑浊,河岸陡峭,藏人的地点离谷底道路异常近,满布开着紫色花的鸢尾和又高又长的芦苇,风很大,水面粼粼的闪光
纳乔像踩了屎一样看着阿森西奥手里抓着一只青蛙,还在呱呱叫
“你能不能扔掉它,太恶心了!”纳乔泅在阿森西奥臂弯里嚷嚷
“这是信号”阿森西奥示意他噤声
“我们的鸟呢?我们不是一直都用鸟来报信儿么”纳乔压低声音“我讨厌这个黏糊糊的东西快把它离我的头远一点”
“它不是黏糊糊的,它是滑的”阿森西奥分辩说“拉莫斯家的鹰太有代表性了,一看就是,傻子都知道附近有埋伏了”
忽然有马蹄声渐渐走近
“十几匹马,是探子”纳乔皱了皱眉“那意味着我得趴在水底两次”
“死不了的”阿森西奥把手里的青蛙往出一扔,呱的一声它跳出好远,岸边的人纷纷闭气下水,纳乔虽然说游泳技术差劲,但憋一会气还是可以的

——当然,只能一会

岸上的探一迟迟没有走远,就在他们头顶上方不远徘徊,马蹄声还清晰可听
纳乔觉得已经快不行了,他只感觉有只手摁着自己的头,不让他浮出去,当然他知道不能浮出去换气,但是他真的快要死了
忽然他被那只手拉了过去,一只胳膊缠在他脖子上,浑水里他根本不敢睁开眼睛不过——他确定以及肯定,一个来自阿森西奥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这他吗
这他吗

当他被阿森西奥揪着领子拎出水面的时候,他慌忙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纷纷浮出来,脸不红心不跳的马洛卡水兵
“操!操!”
“死不了吧?”阿森西奥带着笑意
“啊你用拿青蛙的手摸我!还有,那他么是一个吻?”纳乔满脸震惊
“为了救你的命啊”
“老实说,我不觉得那有用”
“不是我给你渡气有用,是让你吓呆有用”阿森西奥笑了笑,“嘿,别多想,很管用难道不是么,你当时就忘记了要换气”
“如果你指的是吓呆我,那确实……”
阿森西奥忽然拍了他的屁股一下,纳乔瞪大了眼睛,回身想捉他,只见男孩子呲溜一下像条鱼一样反身钻进水里,水面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圈涟漪,纳乔慌忙抱住一团草来固定害怕被冲走的自己“操你的小兔崽子”
不一会,身后的水浪打了过来,阿森西奥像小动物一样甩了甩头发出水“别抓着草,它们拉不住你”
“你怕不是长了一对腮吧?为什么能在水里那么长时间!!!!啊你又把它拿回来了!!!!”纳乔不想呆在这里了
“这是一只新的青蛙”阿森西奥说


“拜托你骑慢一点,我快死啦”阿森西奥自己捂着肩,上头插着一支箭
纳乔骑着马走在前面,给他引着缰绳“没有那么严重,你不要寻死觅活,赶快把箭拔出来要紧”
两个人回到大帐,伊斯科不禁说“啊,上帝,你们还好么”
“我快死啦!”/“给他拔箭就没事了”
“发生了什么?”伊斯科瞪大了眼睛“我以为你在水里不会受伤”
“当然不会,是我上了岸之后”阿森西奥被众人扶进去
“叫医生,先剪掉箭尾,然后打水来,还需要干净的棉布”纳乔熟练的吩咐,他们七手八脚的刀子剪子把阿森西奥的薄甲解下去
“啊!轻……轻点,啊呦喂……啊呀!哎呀碰到了!疼疼疼疼”
“我还以为在干什么……”阿尔瓦罗探进头来
阿森西奥上身裸着,沾着少量的泥水和血,把柔韧的肌肉衬得很好看,肌肤是长年在海水变晒成的浅小麦色,大眼睛还可怜巴巴的蓄着泪水
“啊,可怜的小家伙”伊斯科摸摸他的头发“比你还吵”他瞥了阿尔瓦罗一眼
“呃嗷……怕疼说明我们感觉灵敏”阿尔瓦罗走过去,捏了捏他没受伤的那个胳膊“马上就好了”
阿森西奥抬起了他的圆眼睛,看了看阿尔瓦罗“谢谢你,殿下”
阿尔瓦罗笑了起来“不用谢”
阿森西奥瞥了一眼一圈看着他的人,抿着唇咬着牙不喊了
“没关系啊,小家伙,别把牙咬坏了”伊斯科戏谑的说
阿森西奥飞给他一个眼刀不做声,门外的马蹄声起,却不是巴斯克斯带着大部队,只有一个人,很快那个人来到了他们面前,是卡瓦哈尔
“啊?你应该跟勋爵在一起”纳乔说
“你受伤了?”卡瓦哈尔拍了纳乔一把,来到阿森西奥身边看他的伤“谢天谢地,还好,啊,祸不单行古人诚不我欺”卡瓦哈尔抱了抱自己毛茸茸的头
“什么?”阿森西奥一皱眉“难道说,塞尔吉奥那边有事?”
卡瓦哈尔摊了摊手“他要跟摩尔人谈判”
“这时候?不需要,我们占优势”纳乔说
“跟谁?”阿森西奥犹豫了一下
“费尔南多·托雷斯,格拉纳达王子”
“在哪见面?”
“马拉加”
“不行”阿森西奥差点站起来,有痛呼了一声坐下“啊操,不行”
“我也知道不行,马拉加不是我们控制范围,但是你哥他非常坚持,他说他有计划”卡瓦哈尔说
“那那边军队现在只有赫苏斯带了?你不应该过来啊”纳乔有点急
“我的军队在后面,塞尔吉奥让我跟你们回合之后全力西进”卡瓦哈尔说
“那是为什么?”阿森西奥挪动身体看着地图“只有赫苏斯一路根本守不住一整条战线,不能能放弃北部啊他到底在搞些什么啊?”
“穆尔西亚要出兵了”一个声音说
众人噤声,卡瓦哈尔看了伊斯科一眼,疑惑的又瞧了瞧阿尔瓦罗
“请允许我介绍”纳乔说“这位是国王长子,萨伏依亲王,阿尔瓦罗王子殿下”
卡瓦哈尔听后马上瞪了阿森西奥和纳乔一眼,赶紧下跪给阿尔瓦罗行李“上帝保佑殿下”
“上帝也保佑您,请起来”阿尔瓦罗赶紧把他搀起来
“这位是国王的儿子,精灵大人,伊斯科”
卡瓦哈尔不知道该做什么礼,在鞠躬和跪下之间犹豫
“哇,这不重要,我只是一个还不算招老爸讨厌的私生子”伊斯科摸了摸胡子笑了笑,拍了拍卡瓦哈尔的肩
“你刚才说什么?”阿森西奥抬眼瞧他,打断他对卡瓦哈尔不明显的审视
“我说穆尔西亚要出兵了”伊斯科说,看了阿尔瓦罗一眼,阿尔瓦罗皱了皱眉,凝神想了一下,略微点了点头
阿森西奥听课伊斯科那一句话豁然开朗,也把阿尔瓦罗的反应看在眼里,暗自思索:阿尔瓦罗看样子也是明白了伊斯科所说,虽然不像伊斯科一样能马上预料到,但他一点即通,政治灵敏性,绝对经过大量训练
纳乔没懂,卡瓦哈尔也想了半天
“只有把整个摩尔人的重心往西转移,不论谈判,还是进攻,都是穆尔西亚出兵直捣格拉纳达城的掩护,赫苏斯再北,见缝插针足矣”阿森西奥解释道
“行啊,小子,没伤到脑子啊”伊斯科嘿嘿嘿的乐了
“丹尼,塞尔吉奥搞什么鬼”巴斯克斯怒气冲冲的进来,肩膀上落着一只鹰
“有消息?”众人不禁屏息静气
“等一下,不会塞尔吉奥带人偷袭摩尔人了吧”纳乔忽然说
巴斯克斯耸了耸肩“再猜”
“我有一个更坏的,他跟托雷斯打起来了”
“再猜”
“他不会被扣在了马拉加吧”伊斯科说
巴斯克斯神态崩溃“猜对了”

什么?啥?操?
“这他么……还让我们怎么打?”
“他是安达卢西亚军队的最高统帅,为什么他要……”
“他说他自有办法,叫我们稳住,按他的计划西进”巴斯克斯甩了甩手
“我们怎么跟那些领主解释?就说我们的主帅被抓了?请大家稍安勿躁,他有计划?”卡瓦哈尔开始急躁起来
“等等,要不我们封锁消息”纳乔说
“不可能的”阿森西奥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格拉纳达一定会大肆宣扬”
“我觉得,我们首先要保证军队不会哗变,塞尔吉奥如果不能出现,不能领兵,那会打击军队的自信”巴斯克斯说
“你是说我们得找出一个统领?”纳乔皱了皱眉“让军队和封臣信服”
大家都不做声了,忽然,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阿森西奥

阿森西奥正在埋头苦思,忽然对上大家的眼神“…………不?不!……”
“你们认真的?”
男孩子觉得不可思议
众人看着他不说话,但意思很清楚了
“莱昂诺尔小姐就在这里,她是塞维利亚公爵的正统继承人”阿森西奥飞快的提议
“你让小姐冲锋陷阵攻城拔寨?”巴斯克斯很快否定
“那么应该是赫苏斯纳瓦斯,他是一直哥哥的副将”
“他远在北边,这里这么多主力军要怎么指挥?”卡瓦哈尔摊手
“那就是你,你一直直接受命于哥哥,而且说实话,你爵位应该是最高的,忘记了?莱加内斯子爵”阿森西奥急于把这烫手的山芋甩出去
“你是认真的建议,还是为了谦虚?”伊斯科有些鄙夷的看了阿森西奥一眼“你知道为什么”
阿森西奥虚弱的闭上了眼睛,坚定的说“不”
“马尔科,你是拉莫斯家族的儿子,同时有带兵打仗的能力,他们都效忠于你的家族,只有你上位,他们才无话可说,不然是谁呢?那个穿红着绿的胡安么?”莫拉塔说
阿森西奥没有闲心管他怎么知道胡安的“不……不,拉莫斯家儿子不止我一个,他们不会听我的”
“不,他们会,因为我们支持你”巴斯克斯挑了挑眉
“你还有莱昂诺尔小姐的支持,和,王子阿尔瓦罗的支持”伊斯科露出了虎牙,笑了笑

阿森西奥感到肩上的伤口更剧烈的疼了起来“就不能放过我么……”
阿尔瓦罗摸了摸他的额头“这是你的血统,也是你的责任”他平静的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