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是蜜獾,你是蜜糖





写在他们结束了互为沙雕队友的日子之后



“感谢这五年”


阿布扎比的黄昏似乎是一个格外有纪念意义的时间段,充满别离,和竞争胜利交织在一起

丹尼尔·里卡多跑完了暖胎圈之后,停在了自己的发车格

他习惯性的看了看跟自己同排发车的小狮子,头盔下看不见什么,但从他的视线角度来看,估计也是看着自己的,就朝他歪了歪头,暗搓搓的比了一个朝下伸的大拇指,维斯塔潘果然有反应,毫不示弱的回了双手的,里卡多在头盔里憋笑,指了指发车灯


麦克斯,我们路上见


早先见到维斯塔潘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发呆,里卡多在他身后打响指还把他吓一跳

“你干啥呢?”里卡多笑他

“你干嘛吓我?”他水蓝色的眼睛生气的瞪着他

“你难道看不见我来了?”里卡多指了指大镜子

两人一起走出去,远远望见里卡多的车,维斯塔潘居然蔫了吧唧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明年是谁在那个车里”

里卡多像瞧怪物似的,好半天,冒出一句大实话“…………加斯利……,你不知道么?”

维斯塔潘瞬间沮丧,有些不爽的拧了拧眉毛“丹尼尔……,我不是说加斯利如何,只是……丹尼尔……”

这样不成,并肩而走的里卡多用肩撞了撞他“专心一点,麦克斯”

最年轻分站冠军往前一步,侧面抱住了他,把头压他的肩上

里卡多转正身子把他抱在怀里,轻轻的环住他“所以我走你有点舍不得对么?”

肩上的头点了点

“好吧,没白互为沙雕队友这么长时间”里卡多笑起来,摸了摸他的头发,他平素是不肯让人揉头发的,说显得有服从的意味,里卡多却在小孩子挣脱之前主动放开他,还用一针扎到心里的话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所以最后一次我们在同一起跑线上,同排发同样的车,你可不要跑神儿胡思乱想”

“我不会让你的,最后一次也不会”维斯塔潘仰了仰头


最后一次见到维斯塔潘是经过p房,他早早的坐到了车里,没带头盔平静的跟里卡多对视,里卡多朝他笑,给他做个口型“看着我的尾灯”他愣了愣,回应他一个“闭嘴”的手势


维斯塔潘从cute Max  到crazy Max的变化速度与距离比赛的时间成负相关


五盏红灯,里卡多红牛时代最后五盏红灯,灯灭,时代正式奔向结束

里卡多的余光里,只感觉维斯塔潘并没有起来,然后就忙着做自己的防守

不久,就发生了让他牵挂的事

“发生了什么?”里卡多过了弯感到后方好像发生了什么

“一辆车翻了”

“怎么回事?”那个位置……是的,维斯塔潘或许在那个位置,可能他翻车……不,他应该是把人顶翻的那个……

“霍肯伯格翻了,他跟格罗斯让”

“知道了”里卡多松了一口气“人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

“好的”

这么一走神,勒克莱尔把他超了,里卡多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他不是小孩子了,围场里没有分神的机会


维斯塔潘起步根本速度就没起来,瞬间落到了第十位,行吧,这回连他的尾灯都看不见了,生气

没过多久,飞起来的霍肯伯格就把他的思想拉回了现实

操……

维斯塔潘全程目睹

“是霍肯伯格么?”他问车队

“是的,发生了什么”

“跟一辆哈斯发生了碰撞,他现在扣在边上了,他还好么?”

“应该没事,你的车有损伤么?”

“没有,我离得有一段距离”

“好的,这一圈将会出安全车”

“知道了”

他把心好好的沉下来,专心于赛道


丹尼尔,我会看到你的,不只是尾灯


“维斯塔潘说他引擎很热,你感觉如何?”

“嗯?我感觉正常”里卡多说“出了什么问题?”

“没什么,维斯塔潘正在超车”

里卡多皱了皱眉“跟谁?”

“奥康”

里卡多小声的扑哧一声笑了

“撞了么?”

“蹭到了”


过了一会,车队主动找到了里卡多

“你后面是维斯塔潘,9.2秒”

“知道了”

看起来你就快看到我的尾灯了


“汉密尔顿超了维斯塔潘,但马上维斯塔潘又超了回来”

不错呢,不过……小汉应该躲得远远的


“维斯塔潘追近了”

“多近?”

“1.2秒”

“知道了”

嗷,crazy Max~


阿布扎比这条赛道大家都熟悉的不得了,里卡多这辆车,维斯塔潘也熟悉的不得了

去看过,坐在车旁过,停在它身边过,超过,也撞过

他很像再追近一些,或许会看的更加清楚

“让里卡多领跑,你在撑几圈就进站”

“知道了”

奇怪,为什么都认为我要去攻击他呢?明明只是想靠近他看看而已

进站的时候,维斯塔潘居然有点恋恋不舍,自己好像还从来没有好好的跟着里卡多呢,因为自己几乎不能忍受任何人超过去——对,包括解套的慢车

也许,我可以跟在他身后,看他开车的习惯

“进站,麦克斯”

“我知道啦”维斯塔潘扫了里卡多一眼,进了站


“现在什么情况?”里卡多问

“维斯塔潘在超博塔斯,博塔斯切了西瓜”

“8.9号弯是他追进博塔斯的好机会”里卡多脱口而出之后,才略略跟自己赌气,管他干什么,他自己能超明白的


没错,丹尼尔,我能超

进入11号弯的时候维斯塔潘把角度漂亮的拉开,拼出弯就能露出头来,碰撞?他没在怕的


直到晚进站的里卡多出来之后追到维斯塔潘身后,感觉才熟悉一点

所有牵挂都止于视线中

前方,和他

阿布扎比黄昏到来,眼看着一场对许多人来说都意义重大的比赛就要尘埃落定,里卡多眯了眯眼睛

就只剩这一次,我可以有不需超你的理由,只让你停留在我视线中两秒之前的地方

还有十几圈,我能满怀安稳的看着你的尾翼,看着你冲线和格子旗在余晖下挥动的样子

我不能说谎,我希望能再站上领奖台,我不可能说我没有遗憾,我不会这样骗自己,用‘值得了’来掩盖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只是如果真的不能得到,这样看起来也不错


再相见时,麦克斯,

再相见时我们只有空手白刃,轮对轮

再相见时我依然能在你同排发车,能在你身旁,也能超你


赞赏你过去的五个赛季,感谢你

结束了,

声浪都减弱,视线也都聚焦到三个世界冠军同时烧胎庆祝

里卡多从车上下来,然后拥抱,然后看到了另一个正在摘下头盔的身影,带着汽油和烟味道,扑面而来


“哇唔……恭喜你,获得了~”里卡多毫不嫌弃的把他拥进怀中

“我的新队友好像送我了一点礼物”

“他是想叫你看看下赛季你要用的本田引擎”里卡多大笑着

“你可闭嘴吧……”维斯塔潘笑着又抱紧了他

里卡多感觉到他没有放手,索性也把头埋在他颈侧

“或许我会想念你”

“不够意思,什么叫‘或许’”

“好吧好吧,我确实会想念你”维斯塔潘忽然温柔,但没有出去多久“想念你能跟我竞争的日子——最后一场你能看到我尾灯的比赛刚刚结束,以后嘛~”

里卡多笑着摇了摇头,不想跟这种沙雕小孩儿争执“我肯定会想你,因为你不上车的时候就很傻”

“里奇亚多三岁哦”维斯塔潘笑起来眼睛会弯弯的,很明显的减去了野心和威慑“所以你还算喜欢我么?”

“或许算吧”里卡多笑眯眯的,浅浅的露出酒窝

“我喜欢你,丹尼尔”蓝眼睛注视着他

“你是说你喜欢我的哪个身体部位么?”里卡多想起了一个访谈

维斯塔潘浅浅的不高兴了一下,避重就轻,不过很快改了口“好啊,你等着我,我用一个吻给你换”维斯塔潘放开他

“行啊,床上等你哦”里卡多看着把赛车服拉到胸口的荷兰人“小傻孩儿”

“我听见了”遥远的声音


香槟并不能醉人,维斯塔潘还是因为香槟而角色微微发红“你在这啊丹尼尔”

“你不是叫我等你么”里卡多靠在维斯塔潘p房里

“乖卡”小孩子满身的香槟,湿淋淋的过来摸他的头发

里卡多有点惊讶的没来得及躲开

“嗯……你后半程一直在我后面么?”维斯塔潘说

“是啊”里卡多说“我一直在你身后”他具有双关意义的说

“你不想超么?蜜獾”维斯塔潘蓝色的眼睛又弯了起来,毫不收敛的笑了

“今天么?不,蜜糖”里卡多随口就双关了一个‘亲爱的’

维斯塔潘凝神看着他“你是那个意思么?”

“哪个意思?”澳大利亚人扑了扑睫毛

维斯塔潘转了转眼睛,微有点懵“你刚才说了”

“我说我不想超车”里卡多温柔的看着他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维斯塔潘快速地打断,他抱着肩,微扬了扬下巴“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说得明白些,不然……不然我就要去换衣服了”

里卡多收敛笑容“你真的要我说么?——你知道我会说什么”他感到那句话已经快要冲出喉咙,于是咬住了唇

“是的”维斯塔潘没有一刻犹豫

里卡多低了低眉,浅浅的吸了一口气

“我能吻你么?”


不是我要的


“你没必要问我,你直接做就好了,如果我不喜欢,我会推开你”维斯塔潘显得焦躁起来

为什么就不能像你那些漂亮的超车一样呢,干净直接,一击即中


“那太尴尬了吧,我不”里卡多小声

想打他!维斯塔潘用拳头砸了自己的手心一下“那好,我要求你,你过来亲我”

里卡多愣了一下“什么?”

“我不会说第二遍”


里卡多轻柔的吻了他,双手握着他的肩,只凑上去碰了碰唇,就没了其他动作,在他唇角磨蹭了一会,

维斯塔潘把他推开了

里卡多微愠“你看,你根本就是耍我”

蓝色的眼睛盯着他“我要的不是这种亲吻”

里卡多眨巴着大眼睛“那是哪种?我做过了?不应该吻嘴,应该亲脸颊?还是……单膝下跪亲吻手背?”

小塔炮皱起了眉头,显而易见的不高兴了“你是白痴么……”他欺到里卡多面前,袋鼠吓了一跳,没来得及躲开,就被他摁住后脑,唇齿相依,小孩子凶狠的撕咬着他的唇,一下就把舌尖挤到他的齿列间,出于自我保护和令人意外的本能,里卡多迅速的进行了还击,但温柔的含住他的唇并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痛楚和伤害,他的吻技应该不算赖,里卡多觉得,不过此时此刻却毫无章法,也不知道那些小女生是怎么落到他手里的,里卡多把手臂勾到他肩上,慵懒的环住,好整以暇的渐渐夺回城池

一吻结束,维斯塔潘不愿意示弱,挑了挑眉毛“现在你明白了?”

里卡多笑了,把自己埋在他颈侧,赛车服互相摩擦,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意外安心,维斯塔潘也揽着他的腰,把胳膊勾搭在他背上,轻轻阖上眼睛

“值得了”里卡多忽然说

“什么?”

“我说值得了”他看着红牛车队的队标……

“什么值得了?一个吻?”维斯塔潘抬了抬眼,仔细看着他“这怎么就值得了呢?没出息……”

“否则?”里卡多开始觉得这个告别跟他想得不一样

维斯塔潘愣了一下,转而变得生气“我刚才就过我喜欢你,你没听到就算了,还拐弯抹角的戏弄我……”蓝眼睛干净又清晰的带着委屈的神色让里卡多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件天大的坏事

“我听到了……但我以为……”

“好吧,我什么都没说过,你走吧,你走”他把里卡多往外推

“诶?诶!”里卡多反应过来“我听见了!我刚才是要说我爱你的,真的,我爱你”他抱住挣扎的小塔炮“就在我说想要吻你之前,我是要说我爱你的,但我怕我说完了说好的一个吻就煮熟的鸭子飞了,所以我才先说我想吻你”

维斯塔潘审视了他一番,直到他从巧克力色的眼睛里没看出一点不真诚,完完全全的宠溺,才平静下来“好的,我答应你——”

“什么叫你答应我——应该是我答应你才对劲儿,是你先——呜?”

“我什么都没说过,没说过”维斯塔潘捂他的嘴“明明是你先朝我用双关”

“那你明明可以不点破”里卡多低笑

“我偏要点破,怕你错过机会后悔一辈子”维斯塔潘倔强的一歪头


“我永远知道我应该要什么”里卡多把他带进怀里“我没有错过你”



丹尼尔,我一直比你大胆,比你疯狂,但这一回

just do what you love

'Cause we won't get this life again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