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封疆【12】『巴斯克狮王』

看了一篇小莫的采访,感到很心疼
我没明白他们还要他怎样
青训球员不等于签了卖身契一辈子绑在那,
明明每一次采访到他,提到皇马,他都说:我是皇马的球迷,我会关注皇马,我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结果还要被说忘恩负义活几把该
进球还是不进球,
废了还是怎样
由得你们说
他自己也在挣扎
反正最后那个温润的杀神还是会回来
尽管我希望他不那么温润



那么就来一点大略&小莫吧
隐藏心机却只在他面前脆弱的少年王子&温柔只给他怒火也只为他的狮王护卫?
@Arek Milik99 其实这是一个点梗




从莫特里尔登陆成功之后,塞维利亚的战事已经显出胜态,不过一时也不能将摩尔人打败,阿森西奥和纳乔一路,与巴斯克斯,莱昂诺尔两军合为一路,由西向东往摩尔人的腹地打去,阿森西奥留了个心眼,静静观察者几人的动向,阿尔瓦罗王子平时只老实的呆在大帐里,护好了萨伏依女大公,从不多事,伊斯科倒是时常跟着他们谈论战事,他不打仗,却颇有谋略,人们说的精灵大人,这就只是冰山一角吧
这一次,大帐里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脖子上挂着金子做的狮徽,一身墨黑的软甲,腰间也是金色镶宝石的扣子,阿森西奥觑着他的打扮和气宇,眉眼轮廓深邃,两汪眼瞳碧莹莹的,透彻清明,直盯得人不可逼视
阿森西奥尚没有封爵,思量片刻还是给他全了一个礼
那人长臂一拢,把他扶起来“不必”
“您是巴斯克骑士团的?”莱昂诺尔说
那人略一点头
“你来了”阿尔瓦罗身材高挑,从人堆外远远的望见了人,长腿一迈,三步并两步穿过人群,定定的看着那个人,焦糖色的眼眸里却情愫纷乱
那个人温和的笑了笑,一时间所有的攻击性好像云开雾散,风息浪止“王子殿下”
众目睽睽之下,阿尔瓦罗扑进了那个人的怀里,原本身材很高大的王子,在他的臂弯里,竟然显得脆弱而温柔,他毛茸茸的头埋进那人的颈窝里“费尔南多……”传出的是淡淡的哽噎,那个叫费尔南多高个子平静的安抚着他的背
王子久久没有松手,久的让阿森西奥,纳乔和巴斯克斯有点尴尬
纳乔忽然抱住巴斯克斯“这样会不会好一点……”纳乔小声说
“还是很尴尬”巴斯克斯抱着纳乔,捂着脸
伊斯科诡异的笑了一下,张开双臂抱住了阿森西奥,大眼睛的男孩子把眼睛瞪得更加圆了,他挣了挣,伊斯科却贴在他耳边说“费尔南多略伦特,巴斯克骑士团元首,阿尔瓦罗的亲卫队长,也是那傻大个的精神奶嘴”
吹过来的气让阿森西奥缩了缩脖子迅速的推开了伊斯科,嗔他一眼,不过他的话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嗯姆”最尴尬的只剩莱昂诺尔了“大家……”
彼此连忙放开,阿尔瓦罗低垂的眸子里淡淡的翻涌着泪光,不愿对着众人,便传过身去,却依稀能听见淡淡的呜咽
阿森西奥他们对望了一眼,阿森西奥示意伊斯科过去看看,伊斯科却摇了摇头,推了推略伦特,男人低了低美丽的眼睛,周全的朝众人行了礼,几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就按平礼回了他才去
伊斯科见他俩远走,才抚了抚额“诶……白历练这么多年”
阿森西奥见他没避讳,也就把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殿下这是怎么了”
巴斯克斯却拉了一把,一脸:别多管闲事的表情
“没事,我实话实说,他又不能怎样我”伊斯科顿了顿“略伦特陪他长大,当年宫变,是他护着他逃出去,所以阿尔瓦罗见了略伦特,总能想起他母后当年的事”
阿森西奥忽然眉头一皱,心里暗暗起疑,睨了伊斯科一眼,不过没说出口
忽然伊斯科把手摁到他肩上“说出来”
阿森西奥低忖,不该看他“当年宫变,国王既然处决了王后,流放王子,为甚么还能给保护王子的人封赏”
“小屁孩不简单呐”伊斯科哈哈的一笑,笑到最后却阴测测的,不过没有对阿森西奥的问题作答,有些异样的看着阿森西奥
阿森西奥刚要张嘴驳他,又被巴斯克斯握住手腕,于是皱起了眉,觉得自己被伊斯科诈了一把,还顺道被讽刺了,心里忽然烦躁,把手里的代表骑兵的黑木马型棋子一扔嚯地转身出了大帐
“他就这……就这脾气?”伊斯科瘪了瘪嘴
纳乔耸了耸肩“拉莫斯们,啊……莱昂诺尔小姐,我不是故意要冒犯您,不过,您也确实——”
“我自己知道”莱昂诺尔伸手止住
“慢着!”伊斯科定睛一看“卧槽,这小子可以啊……快来看,伏击地点这不是有了”伊斯科指着地图
“他就随手一扔……”
“我知道,但是他扔的好啊,你看这,一侧高谷一侧河,你们不缺水兵,只要骑兵冲阵,水兵埋伏,自然能赢”伊斯科把大家叫到地图前
巴斯克斯看了看“可以,谁带兵?”
“我带骑兵!”纳乔赶紧抢
“啊,不,我想马尔科会喜欢跟你一路,他肯定是下水的”巴斯克斯笑眯眯的
“我不下水,打死也不”纳乔极速的摇着头


阿尔瓦罗带着略伦特无目的的逛着
“你能回来,我真的高兴”阿尔瓦罗望了一眼,正对上略伦特看过来的眼睛,再不忍移开“好像你在,我就会安心”
“伊斯科说你需要我”略伦特笑了一笑
阿尔瓦罗停住脚步“如果不是他呢?如果他没有主动联系你,我回朝,你会主动来找我么?”他等待着答案,却忽然闭上了眼睛“算了,我又像个小姑娘了”
就在他想要放弃这个问题的时候,略伦特轻柔的像水一样的声音响起“我会”
阿尔瓦罗本来带着忧郁的眼睛忽然发出了光芒“你知道,我确实需要你”
“但是你总是要长大的,是不是,傻小孩”略伦特的大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头发,把原本极高的阿尔瓦罗显得柔弱了
王子摇了摇头“我真的累”
“如果……”略伦特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肩上“如果我不在,你会不会自己长大?而不是这么依赖我?”
没等他说完,阿尔瓦罗就狠狠的摇着头“你不能不在”
“好吧”略伦特亲了亲他的额角“我会为你战斗,直到生命尽头”
“我不要尽头”阿尔瓦罗把头抬起来“我们没有尽头”他凝望着略伦特清凉如水的眼睛
略伦特笑了起来“好,王子殿下”
阿尔瓦罗也笑起来,他好像松了一口气一般“你不知道我这么多年有多忐忑,每一个对我好,对我坏的人,都有自己的企图,我得猜,我得忍……”
“你永远要猜,永远要忍”略伦特看着他,眉毛拧了起来
阿尔瓦罗却笑了“你心疼我了?”
“当然”略伦特低下头“我该陪着你的”
“是啊”阿尔瓦罗点点头,“如果你在的话,我也不会就这么娶回来一个小丫头……噢,爱丽丝可爱极了,但我的意思是……一定还有别的解决办法……”
“这么说,萨伏依前大公的事……不会是你杀的吧”略伦特不像是真的问他,反而像调侃
然而,阿尔瓦罗眯起眼睛,皱了皱眉,想了想“嗯姆……这件事说来话长了…………”
“等等,你这话,好像在说,大公是你杀的”略伦特忽然反应过来
“啊……真的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是是是个误杀…………”
“真的是你!”略伦特惊讶的看着他面前无措的王子,仿佛这个杀人事件刚发生一样
阿尔瓦罗看着他那双绿眼睛里有些陌生,有些意料之外的神色,忽然怏怏“费尔南多……我应该是变了……”
“是啊……”
“我不再善良了”阿尔瓦罗扭过头去不看略伦特“你怪不怪我?”
“怪?不”略伦特把他拉过来“善良是你的累赘,没有也罢,但是上帝作证,你依旧是个好人”
“但我依然不是从前的我了”阿尔瓦罗摇了摇头“我的初心,它在一次又一次吃的亏和磨难中一点一点的消耗,总有一天…………费尔南多,到那时候,你会不会离我而去?”他询问的眼睛里却带着一丝已知的绝望
“阿尔瓦罗,我唯一在乎的,是你消磨心智,耗损灵魂的时候该有多么难过,而我却没有在你身边”略伦特的声音郑重而充满虔诚与自责
阿尔瓦罗用头蹭了蹭略伦特
“但是现在都好了,我回来了,你在我身边”

你不知道啊,
阿尔瓦罗殿下,
你的日子,长着呢

评论(1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