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回归线【6】

@阿暖啊 @再看也只是个昵称啊 @一根甜菜 水托点梗
把点梗穿进文里
我不承认这是偷懒



异常明亮的阳光洒在托雷斯的金发上,清亮的反着光,他把修长纤细的胳膊从鹅绒被子里伸出来,轻快的拉上窗帘的细缝
“我恨太空里的昼夜交替”托雷斯随手拿过一个衬衫盖在脸上
男人手臂上密密的纹身在阳光里显出不同的色彩,像一幅壁画一般“我把窗挡升起来,你再睡会吧”拉莫斯在墙上的透明屏里输入了口令,窗里的玻璃上静静的升起一个暗灰色的哑光“不过你得把我的衬衫还给我”他压到托雷斯身上,咯咯咯的笑着
托雷斯闭着眼睛把衬衫扔到拉莫斯头上,拉莫斯把衬衫放到一边,看着安静的人和他柔顺的金发,轻轻的点在他绛红色的唇上一个吻,托雷斯也不睁眼,跟着他的节奏回吻
“你是蜜糖么?”拉莫斯笑了起来,掀掉他的被子,一边沿着他的腰侧摸着,一边轻轻的舔吻他的眉眼
“齁死你”托雷斯怕痒,迫不得已压住他作怪的手,睁开眼睛“喂你说了让我接着睡觉”
“你可以睡你的嘛,我又没干什么”拉莫斯倒是有理
“缺货塞尔吉奥你人呢??死在床上了???”“注意言辞何塞”
“啊,操……”拉莫斯把头埋在托雷斯肩窝里,用枕头捂上耳朵“金狼疯了……这可是全队无障碍通讯啊…老子要火了啊”
“起,快起”托雷斯拍了拍他的背“别让人家等着你”
“你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就绝对不会催我去”拉莫斯不情愿的起身
“什么啊?”托雷斯拥着被子坐起来
“皮克那个麻烦精,他不知道从哪拿到了我们a5导弹的实验数据,听说还进了工厂接着搞,我去炸他的工厂。”拉莫斯一边穿衬衫一边说
“塞斯克呢?”托雷斯一下坐直身子
“你就担心他——劳尔说了,没他啥事,他手里的数据是假的,但皮克手里是真的”拉莫斯转身寻找着什么东西
托雷斯把领带扔给他“但是这么做就意味着他们还是怀疑塞斯克了”
“不怀疑他怀疑谁啊”拉莫斯给了托雷斯一个吻,飞快的系好领带,照了一下镜子,关门离开
…………“操”……托雷斯迅速的翻身下床,金灿灿的阳光照在他牛奶糖一样白的皮肤上


“别去!南多”拉莫斯一睁眼睛就是刺眼的阳光“我日!”
他活动活动僵硬的胳膊和肩膀,光着上身从被子里爬起来,升起窗挡,又倒回床上,微微一侧头,一件衬衫挂在柜角
“长官,申请授权”
现在没有人能直接在频道里骂他了
“详细说说看——”拉莫斯闭着眼睛,往床里滚了滚

“噢操,你在搞什么?”莫拉塔看着伊斯科的一串操作
“我在追上次那个我没有权限的档案回溯”伊斯科不抬头
“背着塞尔吉奥???”莫拉塔按住他的手“不是个好主意”
“要么你放手,我赶快弄完,要么90秒到,咱俩触警一起被逮”伊斯科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了下
莫拉塔放手,无奈的两手一摊

“什么??他也没权限???”
“那我下次试试伊戈尔的”
“不……不!不行!”

“马科斯,有人在跟我一样追我们的档案”阿什拉夫迅速的拉开了一个小对话框
“是谁?”略伦特凑过去
“30秒”巴列霍说
“快,马尔科我顾不上,分屏”阿什拉夫推给阿森西奥一个屏幕
“我我我…………”猝不及防,但是他迅速的开始了
“啊,你们都是些什么流氓啊……”塞瓦略斯看着阿什拉夫和阿森西奥的操作
“20”
“来不及了,录屏”阿什拉夫说完,略伦特默契的开始屏幕录像
“稍等稍等……”
“10”
“马上——”
“5.4.3-”
“完成”“快退”
“追到了?”
“塞尔吉奥拉莫斯”

“南多?”拉莫斯漂浮在失重训练室里
“过来塞斯”托雷斯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两个人正浮在整个圆形训练室的正中间“你看,外面的星星,跟假的似的”
“你简直是个天才,南多”拉莫斯哈哈的笑了“最好VIP 观星席位啊”
外面的星星发着光,一点一点,连成一张疏密有致的网,稀疏有秩,有的有着绚丽的颜色,像一团金箔或荧光粉做的模型,精致绝美,可以想象成各种图案
“好看么?”托雷斯勾起了嘴角,俊秀的面庞上轮廓虽深,却因星光明亮,而没有一点阴影
“是啊~”拉莫斯握了握他的手“但不如你好看”他咧开嘴笑了起来,像个大金毛寻回犬
“别摆出这种摇尾巴的神态”托雷斯嗔他然后忍不住笑了
“但那是真的啊”拉莫斯扑了扑睫毛,棕栗色的眼睛凝望着他
托雷斯转身一拉绑在腰上的绳子,轻盈的朝星空飘去,背对星光,回头看他“真的?”
他只觉得那个星空里的人无比璀璨耀眼“真的,我发誓”
“如果我躲到星星中间,你会找到我么”托雷斯更加往星空里去
“我会啊”
“这么多星星呢”他喊道
“我总会找到你的”
“一颗一颗的找么?”远处传来他咯咯咯的笑
“一颗一颗的找”
“那么说定了”
这时拉莫斯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绳索,浮在中间,没有任何借力点,于是他说“嘿,南多,回来吧,我要看不见你了”
“你不会看不见我的”空间里忽然传来声音,空灵温柔,顿了一顿,又说“如果真的看不见了,就不要找了”
“不,南多!”
拉莫斯拼命的想要往声音的地方去,却动弹不得
“南多等等我……”

“不要找我了,塞斯”

“南多!——操”拉莫斯从床上坐起来,纳瓦斯正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也没听到
“塞斯,你醒了”他淡然的说
“我又看见南多了……”
“想你经常的那样”
拉莫斯把头捂在枕头里“我总是看到他,在瓦拉内重给我提起来之后”他痛苦的闷哼了一声“我觉得他要告诉我什么”
“如果他要告诉你什么,你一定会猜出来”纳瓦斯温柔的抚了抚他的背,叫他起来,递了一杯温水
拉莫斯坐起身来一饮而尽
“我一定要猜出来”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