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Nothing burns like the cold 【11】『ABO』



罗柏囧,ABO,剧情有改(都abo了当然会改了(。ì _ í。))



雪诺先去跟布兰告了别
回到楼下广场的路,好漫长。
外面到处都是车马喧嚣,乱成一团。人们高声呼喝,将货物运上车辆,为马匹套上缰绳马镫,然后牵进马厩。空中飘起细雪,每个人都急着早些处理完手边的事务,才好躲进屋中。
罗柏置身旋涡中心,镇定自若地发号施令,灰风随侍在他身旁。
“班扬叔叔在找你,”罗柏从人群里看过来,却转而低眉,与琼恩说“他本来一小时前就打算动身了。”
“我知道,”琼恩答道,“我马上就去。”他环顾身边周遭的人马杂沓,众声喧哗,罗柏显得格外安静,雪诺轻声的说“没想到离别这么难。”
昨天夜里罗柏留下的淤青大概还在自己的腰际,自己抱着马鞍转了转身,还有些时轻时重的疼痛
“可不是么。”罗柏说。
昨天罗柏低沉的声音满满的在他耳边响了半个晚上,雪诺本以为罗柏在床上是那种不太开口的,结果他的话格外的多
罗柏深红的卷发上沾落他发际的雪花,正因体温而逐渐融化。“见过他了吗?”
琼恩点点头,不敢开口,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话。
“他不会死。”罗柏道,“我知道他不会死。”
“你们史塔克的命的确很硬。”琼恩同意。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刚才与凯特琳夫人的事情已经抽干了他每一分力气。
罗柏立刻察觉事有蹊跷。“我母亲她……”
“她……待我很亲切。”琼恩告诉他。
无需多说,罗柏必然心里有数
“你还……还好么?”罗柏的眼睛有些闪躲
“什么?”雪诺一时没反应过来
罗柏仿佛充满歉意,又意味深长的往雪诺身上扫了一下“…………我……我昨天其实不应该…………”他犹豫着
雪诺扑哧的一笑“啊,不,罗柏……我好着呢”
罗柏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他想了想,咧嘴笑道,“下次我们碰面,你就全身黑衣黑甲了。”
琼恩挤出一丝笑容:“黑色本来就很配我。依你看,咱们要多久才能再见面呢?”
“不会太久。”罗柏保证。他把琼恩拉过来,用力紧紧地抱住他。“雪诺,多保重。”
罗柏隔着衣服抱,仿佛也能清楚的抚摸到他流畅坚韧的肌肉,北境人偏白的肤色在昨晚的烛光里带着温暖的红晕,他的灰眼睛温柔又清澈,绯色的唇很软
琼恩也紧搂着对方:“史塔克,你也一样,好好照顾布兰。”
——也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雪诺凑到罗柏的耳后,蹭了蹭他的腺体,他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出了那种云杉和血的味道,杂进了自己的麝香红酒
他知道自己闻不到的,但他确定,此时此刻,那种气味一定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我会的。”
两人松开对方,有些尴尬地对看一眼。“班扬叔叔说若我看到你,叫你到马厩去找他。”最后罗柏开口道。
“我还得跟一个人说再见。”琼恩告诉他。
“那我就没得再见你啰。”罗柏答道。琼恩转身离去,留罗柏独自站在雪地,被马车、小狼和马匹所包围。
罗柏长长的出了口气,把眼睛向上瞟,努力的咽掉就快涌出来的泪水
雪诺走得越来越慢,他想回头再看一眼罗柏,再看一眼他大海一般的眼眸,再看一眼他那眼眸中深沉的,疯狂的,清澈的,复杂的,甚至痛——一切他的情绪,如果眼睛也能溺死人,雪诺觉得自己一定在劫难逃
走到了塔楼边的转角,雪诺慢慢的回了头
广场远处,罗柏已经转过身去,长身玉立,肩上盖着丰厚的兽毛,披风曳地,灰风已经长得很大了,烟灰色的皮毛顺滑得雪都不沾,只落了一点,蹲坐在罗柏脚边,罗柏往远走了,灰风马上起身跟上,雪立即被抖掉了,忽然,它安静的回过头来,金黄色的眼睛平静的看着雪诺,坚定又温柔
雪诺朝着灰风笑了笑
保重,灰风

雪诺骑着马,走上去往长城的路,
奈德与他们同路一直到国王大道
看着云天和旷野,雪诺回了回头,样南看去,临冬城的高塔已经只剩下一个顶,再往南,便看不到了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雪诺记得,奈德说那是个南方的女o
“等我们下次见面,我们就来谈谈你母亲吧”奈德说
雪诺看着他的父亲往另一个方向走,长喘了一口气,就此,再没有一个亲人的影子
他以为自己早就准备好了,离开临冬城,离开这一切,离开束缚他,鄙视他,嘲讽他,或者深爱他的人和地方
离开艾莉娅,布兰
也离开席恩
离开罗柏

他的马自顾自的跟着队伍往前走,那些被装在笼车里,戴着镣铐的人,双目无神,表情委顿,仿佛刚刚从地狱死里逃生
雪诺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神态
只是低下头去,布兰端着弓射箭的样子还在眼前,还在高高的城墙上爬上爬下
想到这里,他连忙甩了甩头
席恩恨他,他是这么觉得的,那是因为他一个私生子居然能在临冬城里拿到跟他差不多的地位——说起来,铁群岛带给他的姓氏并没有让他高贵多少,反而让人忌惮
说不好席恩到底是表面养子,实际人质,还是表面人质,实际养子
反正罗柏是把他当兄弟的——罗柏的魅力充满了临冬城
神……为什么又提起了他
雪诺皱了皱眉头,紧了紧脖子上的毛皮披风,忽然手僵硬在肩上

就在清晨,
罗柏拥着他,以为他还没有醒来,轻柔的翻了一个身,在他的睫毛上轻轻的碰了一个吻
雪诺,以后就要相隔万里了,你守望长城
我却将守望你
你将发下誓言,不娶妻妾,不生子嗣
但是你已经属于我,我也已经属于你
从任何你愿意的时候起,
直到任何你想停止的时候
抱歉,琼恩,关于我不能没有你这种感受,从未如此清晰
所以我的一切疯狂,大抵都是关于你
罗柏从他的眉心一路吻到唇边
凛冬将至,向死而生

雪诺看着临冬城的方向,山谷间的弥漫着灰色的雾,灰炭色的城墙已经和雾融为一体,与极浅的墨色的天空相接
属于北境的萧索的风吹来,兽毛披肩上丰厚的毛毛扫过脸颊,自己杂乱的卷发被吹动,跟在身后的白灵突兀的开了口
一声嘹亮凄厉又充满着忧思的长嚎在野地里直冲云霄,难以消散
马匹惊慌的蹬踏着土路,踏起的烟尘里传出马嘶,和着风的呼啸,传的很远

灰风已经足够高能在高墙上探出头去,它昂首挺胸,聚精会神的看着北方
“你在看他?”罗柏侧身坐在上面
灰风把它的大头放在罗柏腿上
“噢,你一定是又重了”他揉着灰风毛茸茸的大脑袋,忽然它的耳朵立了起来,机警的站直,仰起了脖子开始嚎叫,接着,临冬城里的其他两个冰原狼也开始了低低的吠叫,接着狗也叫了起来
罗柏忍不住拍了拍它“嘿,灰风,快停下来,让它们也停”
灰风看了看罗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无视了主人,继续高声嚎叫,清亮温和,好像是在安慰谁,一声一声,节奏多变
罗柏皱了皱眉“你在……聊天么?”
灰风轻轻的拱了拱他
“跟……白灵?”
灰风看了他一眼,继续长嚎
“那么,告诉白灵好好照顾他”
罗柏看向灰风探着头叫的方向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