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式微,式微,胡不归【2】




首先回应 @别离一曲笙歌 

诶,我真是,坑挖得奇多的一个

回归线个封疆大概是人物风格都比较像,那里的人普遍更加复杂,阴暗,回归线是未来感,封疆充满神话感#虽然我还没写出来,不过也是因为文里没有什么好人,所以性格太难写,我也特别需要多想想

这两个我大概率会在有感觉的时候更#比如看了类似背景的剧或电影

总体来说还我还是对个人自传或者某对cp的专类问投入最多,小法这个我已经预见到了我将有多么难受,但我还决定写,所谓崩溃疗法

我是个很容易爱上眼睛好看的人的,尤其是浅色的眼睛,就像皮克,就像巴尔特拉#我一个看拜仁皇马的能把他多特巴萨的人喜欢到这种地步……总觉得他这么好看他做什么我都能原谅他

但有一双深色眼眸是心底里的最爱,小法啊,他总是情绪比较收敛的那种,他少年时说不得轻狂放肆,那只是意气风发,好像千军万马之中的少年上将军,银枪白马,盔甲鲜明,于万军之中取人首级,纵然年纪轻,纵然他扔过披萨,掐过脖子,因为那种深邃的黑色,他总显得成熟,仿佛就是告诉你,没错,这都是我想好的,我就是要这么做

有人说过,小法早熟,却脆弱

皮克幼稚,但坚强

其实皮克之于小法,那种牵绊,正是巴塞罗那,就像范佩西宛如伦敦城

他回家的时候,他们都说,为了一个人而伤害千千万万人是错的

但是,难道为了千千万万人而伤害一个人就是对的么

小法整个生涯的骂声和嘲讽,都来源于这唯一一个意气用事的行为,他执意回家,只是再回头已经难了

伦敦的烙印没办法抹去,他跟拉玛西亚的人不太一样的了,这是伦敦作出的最后的挽留

所以最后他也算不上有家了,他只是又回到了伦敦,另一个伦敦,那么留在巴塞罗那的,就是一切啊







塞斯克在飞机上忽然想起来,

自己第一次到伦敦时,跟皮克几番争执,最后那个人赌气挂掉电话,

最后说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希望你一切顺利


“你都没跟我说一声么!”

“我说了”塞斯克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插着耳机打电话

“你说的什么?你说你去英国度假,你是怎么做到的,塞斯克,你怎么能瞒着所有人就这么走了呢?这不是试训,你懂不懂,你这样走了,就回不来了”

“我知道”小法低着头默默的吸了吸鼻子

“你真的舍得吗?你是拉玛西亚的孩子,我们是最好的一代人,现在你走了就永远错过了去一线队的机会,你看里奥,他就快……”

“别谈里奥”塞斯克冷静的打断“他跟我不一样”

“只要我们足够好,一线队久总有一天为我们敞开大门”

“加里”塞斯克把一个相片装进相框里,那是他跟皮克的合照,两个人并肩,皮克不比他高“但凡能看到一点出头之日,谁会离开拉玛西亚呢……”

皮克沉默了一会“是么……塞斯克,你这么好,为什么会看不到呢,我都看到了啊,我能看到我们身披红蓝,并肩作战,就像我们一直的那样,我们还会所向披靡……”

泪水夺眶而出,塞斯克把自己缩到行李之间,坐到地上


“西甲,欧冠,或许我们还能一起进国家队,塞斯克,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从俱乐部到国家队”

“是啊……或许”


多年以后,他们终归实现了这一刻说的,从俱乐部到国家队

西甲,欧冠,欧洲冠军,世界冠军

他们并肩获得了无数荣耀

只是草长莺飞,终不似,少年时



那样美的画面,他也无数次想过啊,可是……

“机会太少了,加里”他擦了了眼睛“巴塞罗那的中场必须是最好的,我等不到的”

皮克轻轻的“哦”了一声,默默良久“那么在英国……希望你一切顺利”

“你也一样,加里”

皮克先挂了电话


如果你离开,我想我最应该送上的是祝福

但是我却不愿意

若只有远走才能高飞

我本应送你万里长风

但我却只怕你雪白的翅膀沾染风霜


塞斯克,我做不到让你就这么离开


“我能先飞一趟伦敦再跟家里人回合么?……是的……塞斯克……我想去看看他,看看他缺什么少什么……是啊,我怕他不习惯”

跟家里人打电话的皮克已经是收拾好了情绪,全然是一个五好青年,靠谱朋友的口吻,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字里行间的保护欲和牵挂


塞斯克视死如归的看着扎在叉子上的面包,下定决心吞到嘴里,就着有点凉了的牛奶艰难的咽下去

抬头一望,从桌边摸出雨伞,挂在门口的鞋柜上,还敲了两下,别忘了

转身回去把昨天只吃了一半的外卖披萨赶紧扔进垃圾桶,哦,真难得,能令人讨厌到这地步,好像咬了一口沙发垫子

沙发垫子……说到沙发垫子,他想打个电话问问妈妈怎么让它不这么潮

“哥哥”

接通了卡洛塔的电话让他不这么难过了“最近怎么样?”

“我好的很,你呢?英国有点冷吧”

“是冷,我好想念阳光”

“你很快就会有了”卡洛塔笑嘻嘻的

“怎么回事?”

“今天杰拉德来找我”

塞斯克警惕的挑了挑眉“你不准理他”

“放轻松,好哥哥……不过,你们又吵架了么”

“……不……不算是”塞斯克心虚的说

“他向我要了你在伦敦的地址,可能是明天的飞机,他为什么不直接找你?”

……上帝……

“什么?”

“杰拉德要去伦敦找你,他还让我保密,不过我觉得我不能胳膊肘往外拐,掉炮往里揍,所以决定告诉你”

“你真是我亲爱的妹妹,卡洛塔,我爱你”塞斯克深呼吸“这样吧……卡洛塔……你如果有时间想来游伦敦,我可以抽出一天陪你,作为感谢”

“哈哈哈哈,那真好,放心吧,以后我还可以给你传递情报”


塞斯克看着凌乱的屋子抱了抱头,用刚刚学会的骂人话大声的骂了一句

把手指咬在嘴里,咬了半天才想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像个快乐的小鸟儿似的飞奔回屋里,把晾干了的衣服板板整整的叠好,满意的看着渐渐有了衣柜雏形的,衣柜

又把一堆沙发垫,床单什么的挨个整平,

把冰箱翻腾了个遍,扔出去一批,刚往椅子上一坐,又把厨房和卫生间清理出一大批东西,统统扔出去

到最后塞斯克像踢了一场球一样累,他的屋子才终于有点人样,他满意的叉着腰


杰拉德,原来你不在的话我会过成这个样子

只有你来,或者我感觉到你在我身边,我才想要做得更好一些


塞斯克满意的给自己泡了一杯花茶,看着玫瑰花瓣在热水中打转


伦敦到巴塞罗那,1000英里

1000英里,从此成了塞斯克心里最长也最短的距离

16岁的少年,从巴塞罗那远走英伦

他将有怎样的轨迹,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敢预测,也许只有阿尔塞纳·能赌一把这个少年能够大放异彩


直到又把这一千英里走了一遍——可能再也不会回去了

塞斯克看着伦敦的一般天气

杰拉德,怎样是开始,怎样是结束

你总说我们应该拥有更多

但是,加里啊

只要是我爱你的那些日子里,

真的怎样都好,我都爱

我就是这样的人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