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25】|abo邪教




颁奖的事迫使我打算把结局拖到国际足联颁奖之后


学霸他能说出我不在乎得不得奖,我从未想过能得这样的奖项

那是因为他高度的自信

他不需要用奖来证明自己已经很好了

也不需要用获得奖项来跟谁竞争

他确实在不断努力,不断让自己变得更好,却不是为了打败谁

他具有安全感,让自己有安全感,也会带给别人


我觉得对这种事他心里根本就是门儿清的

有多少是明明知道他一个后卫得奖概率微乎其微,然后就把他拿出来挡箭的

反而我倒是宁愿相信洛里是个护崽子的爸爸,他就是觉得自家崽儿全都是最好的

就像14年诺伊尔,全投德拜队友,他被骂的惨了我知道~


好吧,废话就说到这里,等写到了我们在细究

下面我们进入世界杯时段




克莱枫丹的夏天更美了,格里兹曼觉得

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克莱枫丹的长楼梯,不知道为什么,格里兹曼觉得有一种即将走进教堂的感觉

记者刷刷刷的拍着,瓦拉内把手自然的伸向格里兹曼的行李,对着镜头来了一个小小的wink,格里兹曼捂着脸推着瓦拉内的后腰让他快走

记者只拍到了害羞到模糊的小格子和轻飘飘的提着两个行李箱还温顺的微笑的学霸

“怎么了,你不是声称要给全世界看你的小王冠么”瓦拉内轻笑

“不”格里兹曼一口回绝“那只有我能看,你能看”

“看着你胆大包天的样子怎么出来就……”

“啵”

瓦拉内停住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带着笑拧了拧眉头

“你不怕被人看见”瓦拉内说

格里兹曼扬着头“亲自己老公犯法的么?”

“不——犯——法”身后一片哄笑

“啊,快看这两个人哦!”博格巴用手机录着视频“欧冠欧联一家亲啊,今年的欧洲俱乐部冠军都在你们家里咯”

“羡慕吧”格里兹曼张开双臂想跟博格巴拥抱

博格巴雪白的眼仁一瞟,把格里兹曼和瓦拉内都抱到了怀里“你们俩都是我的”

瓦拉内被抱得有点突然,格里兹曼却把博格巴和瓦拉内扯开,把瓦拉内护到身后#其实并没有……“拉法只能是我的”

卢卡斯在瓦拉内身后出现“就你这小身板,还想替拉斐尔出头?省省吧——拉斐尔,格子能有你照顾他,真是太好了,也给我们省心了”卢卡斯跟瓦拉内的友谊型拥抱比以前更加亲密了一些,他没想到皇马长大的瓦拉内能就那样不管不顾的跑到万达球场,其实一开始卢卡斯是一直替格里兹曼捏了把汗的,他总觉得瓦拉内有点冷,不如科克对格里兹曼那么热情,再算上弟弟描述的不搅基,不打闹,不妥协的“三不”学霸

他怕格里兹曼深深陷在求而不得的痛苦里——上帝,谁能看不出来格里兹曼早早的就掉进了瓦拉内的手掌心里呢

“还不如跟博格巴,至少博格巴那么保护他,你看他这样下来吃了多少苦”科克说

不过卢卡斯对博格巴这个选择倒是皱了皱鼻子“那那那不行”


瓦拉内很简单的把眼神在跟卢卡斯的对视中加深了一下,这让卢卡斯蓦然一愣——这双近黑色的眼睛好像能看到你在想什么


“都是我照顾他的,你们不知道的么”格里兹曼说

“是的,他照顾我”人艰不拆,瓦拉内笑了


博格巴撞了撞卢卡斯的肩膀,卢卡斯笑的眯起眼睛

真好


“嗨,伙计们”乌姆蒂蒂,门迪和金彭贝走过来挨个击掌拥抱,

离得太近了,身高差格外明显,几个巨人把自己围在中间,格里兹曼一下子就暗无天日了,从卢卡斯旁边的缺口,又看见了有两个人走过来

要是恩戈洛·坎特就好了,他想

“祝贺啊,安东尼,还有拉斐尔,你们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吉鲁从人群里探进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上帝,恩宗齐高得像特效做的……

还好瓦拉内一直用胳膊护着他的,好像怕把他挤丢了似的


“你们吃了什么长这么高,为什么你们都那么高,只有我……”

“只有你可爱”


“保罗,商量个事呗”格里兹曼抱着枕头和一个小号的毛毛儿海豚抱枕蹭进屋子里“操,你为什么在我家拉法的床上”

博格巴用手机打游戏,瓦拉内正在看书

“你不知道领队为什么把你俩分开住么”博格巴没抬头

“我知道,但是不我开心啊”格里兹曼凑到瓦拉内身边往被子里钻“快,保罗,你去跟奥利维尔睡”他用他的小短手推着博格巴

“我不想跟他睡,我只想跟拉斐尔睡”博格巴笑眯眯的说

“你想得美”瓦拉内和格里兹曼同时给了博格巴一脚

“卧槽??”博格巴一百分震惊“混合双打?”

“保罗……我刚过发情期没多久……我需要拉法在身边”格里兹曼眨巴着蓝眼睛

博格巴摸了摸鼻子做起来“这样……这样的话……也行吧…不过,你俩可不要乱搞,你知道的世界杯要开始了”

“保罗,我不会乱来”瓦拉内终于出声

“做得到么……没日没夜的腻在一起”博格巴深表怀疑

“我知道轻重缓急”格里兹曼也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好,不过不能搬东西,只能晚上换床睡,不然教练会知道”博格巴说“他特意嘱咐我不要让你俩……”

“我会乖的,拉斐尔也会”格里兹曼摆出了社会主义乖巧


博格巴一出门,格里兹曼就钻进了瓦拉内的被里,骑坐在他大腿上

“刚答应的”瓦拉内有些诧异

“我知道,我乖乖的”格里兹曼把一条腿缠上他,侧躺着抱他“只是想念你的味道”

瓦拉内把室内的灯关掉,只留下床头灯,把书别上书签放到一边,揽着他躺好,给他放出信息素

格里兹曼蹭来蹭去,寻找舒服的角度“真好,拉法……越来越好了”

“是啊,还会更好的”瓦拉内说

“还有一件事,我转会的事”格里兹曼凑到跟他的头一平的位置

“你想好了?”瓦拉内眼睛里起了一丝波澜,旋即为了不影响格里兹曼的回答掩饰了回去

格里兹曼捕捉到了,更加凑近他,把胳膊撑在他身体两边,也居高临下一次“你怎么想?”

没有被人这样过的瓦拉内不禁有些囧迫,挪了挪腰却被格里兹曼压住,他露了一点笑,把头歪到一边去不跟他对视“你再近些我要斗鸡眼了”

“不要躲闪,我想听你的想法”格里兹曼在他颈上咬了一口,瓦拉内不禁一挣

没办法回过头来,正经的看着格里兹曼蓝色的眼睛,边缘有一圈灰蓝色的天然美瞳圈,像风平浪静的海湾,又被圈在深深的眼眶里,漫不成汪洋,瓦拉内一时有点失神,

留下吧,

留在马德里,

我亲爱的安东尼

瓦拉内听见了心里有一个声音说


随后低下眸子不去看他,近黑色的眼睛垂着,蝶翼般的睫毛扇了扇

“你只要做你自己的选择就好,不管你怎样做,我依然爱你,这不变”

最终他说出来的话没有打算给格里兹曼任何压力


“你为什么不看我”格里兹曼皱起了眉头,这样近的距离最容不得躲闪,他就是看准了这一点,纵然瓦拉内沉静自持,但这种距离和目光对视下,他的心思也不可能瞒过


“我若看着你……”瓦拉内深吸一口气,睫毛阖了下去,索性闭上眼睛“就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了”

这不是格里兹曼满意的回答,他像俯卧撑一样屈臂,凑上去一下一下的吻着瓦拉内的唇

“睁开眼睛”像美杜莎一样的声音蛊惑着瓦拉内

“睁开眼睛看着我”耳边诱人的母语把瓦拉内深色的眼睛终于牵了回来,对视之间,格里兹曼又吻了他,因为他在瓦拉内那里,再一次少有的看到了纠结不清和矛盾,这太少见了,他不是这样无法做选择的人


“你希望我怎么做,拉法,就凭你的心”格里兹曼在吻中呢喃

“你说出来……只要你说出来——”


“不要走”

那个简短而细微的语句一下子从瓦拉内口中泻了出来

然后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瓦拉内像是责怪自己一样有些痛苦的拧起了眉头,一直告诫自己的不能控制他,不能逼迫他,不要给他这类的主观意见,一切不能在那一刻都顷刻间崩塌“安托……我是说……”


“我不走”格里兹曼脱口而出,平直的眉舒展开,安静而坚决


瓦拉内的眼睛瞬了一下,然后把头埋在了格里兹曼肩上,轻轻的点了点头,格里兹曼抱着他感觉很好,瓦拉内高度的自控和强大安稳都能在自己这里被剥离,只剩下真正纯净的他,深爱自己的他

只有他能看见这样的瓦拉内


不久,瓦拉内忽然松开了,居然有点慌乱,格里兹曼敏锐的发现了欺负老实人的机会

“怎么啦?”

瓦拉内用手背挡住眼睛不说话

“干嘛……”格里兹曼身子一动就明白了,大腿蹭到了一个微微顶起的地方“拉法——”

“好吧我们不能这么近……”


评论(2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