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Nothing burns like the cold 【10】『ABO』

罗柏囧,ABO,剧情有改(都abo了当然会改了(。ì _ í。))




这章断的,不太是时候——
不过没错我就是故意的
告别就要虐两章





布兰从城楼上摔了下来
在国王的队伍第二天就要启程的时候

罗柏在布兰房间拐角外不停的打转,像一头关在笼子里的狼,屋里,奈德抱着已经站立不稳的凯瑟琳,努力让她不再扯着摇摇欲坠的黑木门哀哭
“凯特,他会活下来……”

罗柏皱着眉,心里像堵着一块大石头,同时架在火上烤
“罗柏,请你……不要走动”珊莎焦躁的撩了撩她的红发
罗柏没有心思跟她吵架,因为六岁的瑞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助的看着人来人往,被挤了过来从罗柏身后垫着脚,高高的伸出手来扯着他的衣服
“小心身后”席恩出声提醒
罗柏回过身,赶紧把他抱起来“别乱跑瑞肯”
“妈妈呢?”男孩子睁着大眼睛
“在布兰房间里”罗柏尽量让自己温和
“他们呢?”
“嗯……布兰他…………”罗柏实在没有心情多想“他摔了一跤……现在学士正在……”
“我来照顾他”艾莉娅清脆的声音响起,她扬起头看着罗柏“放他下来吧”
“你确定……”
“我确定,罗柏”艾莉娅明明白白的说
罗柏把瑞肯放下来“带他回房间休息,不要乱跑,行么?”
“我能照顾好我们俩”
罗柏往墙上重重的一靠,呼吸有些急促,他只觉得满脑子都像一团起了泡沫的麦酒,无法思考,也无法冷静
“国王明天就会启程,还有你的父亲和两个妹妹”席恩说“今天有得忙,你可别垮”
“给我一点时间,一刻钟”罗柏有些发火了“我现在快爆炸了”他只觉得昨天,甚至刚才还好好的临冬城这就要四分五裂一般,而自己就要看着自己亲人们走向不同的海角天涯,父亲,妹妹南下,布兰生死未卜,自己也将从此命运不同,还有北上的雪诺……“给我点时间”他长吸了一口气“珊莎,在这里守着,照顾好父亲和母亲”
“罗柏——我还有……”
“听着!”罗柏拧了拧眉毛“照顾父母!呆在这”看见了珊莎手足无措迷茫又恐惧的蓝色眼睛,动了动喉结,加了一句“好么?”
“好……”
“席恩……”
“我可不用听你的指挥,我只听史塔克大人的”席恩抱着肩
“所以给我父亲做好出发准备”罗柏眼睛凌厉的迫着他
席恩歪了歪头“嗷——我会体谅你,为了布兰”他目送罗柏走开
雪诺坐在布兰平时爬上爬下的墙上,罗柏走到他身边
“你怎么在这?”
“布兰怎么样?”看见了罗柏雪诺几乎跳起来
罗柏摇了摇头“还不知道。你可以过去看他”
“我还是不过去好一些”雪诺低了低头“但我会为他祈祷”
罗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虚弱的扎到了雪诺肩上“我觉得……”他把一半的话咽了回去,但是雪诺能明白
他抱紧了罗柏,吻了吻他的太阳穴,温暖的顺着他的卷发
很快的,罗柏抬起头来,迅速的吻了雪诺的额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去“我得把事情做好”他退开半步
“嗯”雪诺拍了拍他的胳膊

直到夜里,罗柏才歇下来,布兰被告知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会醒过来,灰风悄悄的跟在罗柏身后,它不出声响,但是罗柏能感到心安,也许这就是狼家的孩子的心理感应吧
走到了雪诺房间的门口,灰风吸了吸鼻子,蹲坐在门前,轻声的呜了几声,门里一阵爪子扒地的声音,然后是雪诺在说话“去哪?白灵?”
“是啊……你得跟白灵告别了”罗柏揉了揉他的狼
“谁在外面?罗柏?”白灵把门顶开了一个缝,雪诺从床上坐起来
罗柏见躲不过了,就拉开门,绕过两条厮磨在一起的狼“怎么还不睡?”
“等着你来告诉我布兰怎么样了”雪诺靠坐在床头
“没事了”罗柏坐到床边“但不能走路了”
雪诺闭了闭眼睛“嗯……这成了一个好结果?”
罗柏往雪诺身边倒,几乎趴到了他的腿上“诶……”
雪诺没有躲,反而轻轻的揉了揉他深红色的卷发,感到粗糙却温暖
罗柏拉住了他的手,放在脸颊边“琼恩……你别走了……我不想让你们都离开”
“你是史塔克家的长子,继承人”雪诺用手背蹭着他的颊边的胡茬“有一天临冬城就是你的,甚至北境”
“我不要北境”罗柏清亮的眼睛抬起来,看着雪诺,雪诺又看到了那片海,那片能让自己溺死的海,蓝色的,深不见底,却清澈无瑕,然后海面上好像涌起了波涛“我只想让你们都留下,然后我们跟之前都没什么不同”
“但是什么事都不同了,父亲成了国王之手,珊莎几乎成了王太子妃——即使她是a”雪诺摊了摊手
“不,乔弗里是个o”
“什么?但是他不是拿信息素攻击过你么?”
“药物”罗柏揉了揉眼睛
雪诺挑起了眉“有这种药物?”
罗柏翻身滚了起来“你想都别想”
雪诺把他摁趴下“我没说要想——那么为什么艾莉娅也去?”
“托曼可以等待艾莉娅分化”
“呵,弥塞拉还是个o呢,把你一块带去啊,搞什么……”
罗柏笑了起来“那么是我管珊莎叫嫂子好,还是她叫我妹夫好”
“你真的在考虑么?”雪诺侧过头给他一个斜眼
罗柏蹿了起来,凑到他身边“你在吃醋?”
雪诺把他往外推“谁要吃醋”
罗柏却强势的把他摁到自己怀里“别动,琼恩…………我实在做不到只一个拥抱,说一声珍重就放你北上离开我到万里之外”

琼恩,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够说服自己你有你的路

雪诺略有挣扎,但还是回抱了他,对于罗柏那种扑面而来的强势,他得承认,自己时而会想起那个疯狂急躁的标记,但也逃脱不掉,甚至还有些向往已久
“我很怕我……做不到像父亲那样掌管临冬城,我完全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些”罗柏的声音里满是疲惫“仅仅一天,我就好累啊……”
雪诺不说话,只是侧过头吻了吻他的耳后
“我不想让父亲离开,也许就是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那种终究会落在我身上的责任”罗柏把头埋在雪诺黑色的卷发里,他感到安稳“我很害怕……临冬城里必须有史塔克掌管,但是也许我并不是适合做这个的人,尽管我从小到大经过的训练都是以此为目标,我总是觉得,如果你在我身边的话,我会更强大,为什么你不留下陪着我呢?”罗柏抬起头来,那样蓝的眼睛啊
雪诺忍不住去亲吻他的眼眸,温柔的划过卷翘的睫毛“你有你的使命,我也有我的……我们都要各自向前,不能停下来”
“我知道……”罗柏坐起身子,用胳膊揽住雪诺,在他耳后腺体附近磨蹭着,让雪诺觉得痒痒的
“喔,罗柏…………罗柏,他们正看着呢”雪诺眯了眯眼睛,从漫上来的情欲中抽身
“谁?”
雪诺抬了抬下巴,灰风和白灵正往一边歪着头注视着他俩
“转过去,灰风”罗柏笑道
灰风舔了舔嘴巴,调转了身子,还扭过头来看了一眼
“不要让我的白灵觉得你在欺负我”雪诺皱着眉嘟囔,然后不满的推了推罗柏“你看灰风!它跟你一样!真是有其主必有其狼”
罗柏回头的时候,灰风正哈哧哈哧的凑到白灵嘴边去强行亲吻,白灵没有他个子大,只是小小的亮出了尖牙不轻不重的在灰风脖子上啃了几口
罗柏嗤了一声,低低地在雪诺耳边说“你瞧,你还没有白灵凶猛”说完变本加厉的把雪诺的耳垂轻咬在齿间,在他脖子上哈着发烫的气息

看这两条狼有些旖旎的打闹,雪诺忽然就想到了明天——明天,这只从小被挤到窝外边的白色小狼,就要再次远离兄弟,走入极北,纵然那是他追寻的,希望成就的
但是代价是再没有了这样温暖相拥的时光
七神,夏天多短啊……

“啊,是么?”雪诺腰腹用力,让两个人转了半个身位,用了一点力气撕咬着罗柏的腺体,把自己送到他怀里,罗柏咯咯的笑了“这才有点狼样儿”
“罗柏…………”磨蹭着他的耳鬓,雪诺的眼眶忽然有些酸“我不会忘记你的味道……”
“我也不会忘记你的”罗柏低下头,也许极度的想念会让人出现错觉,罗柏总觉得那种麝香红酒的味道又散了出来,也或许是自己标记过他之后信息素融合的结果,于是尽量的让自己的信息素散开
“那真好闻……”雪诺忍住泪水“那表示我属于你”
罗柏除了极速的褪去雪诺本来也没有系好的寝衣,迫不及待的从锁骨一路吻下,并不搭话,
他身上穿戴整齐的皮革和剑甲的低温碰上雪诺的肌肤的时候,让雪诺有些瑟缩,罗柏感觉到了,忽然停住,有些慌乱的觑了一眼雪诺的神色
雪诺却一把拉住了他“没关系的”他俯下身让自己靠在他发凉的皮革上,替他解掉佩剑,然后一层层解掉护甲“我没有那么脆弱”他把罗柏拉近,引着罗柏的手放到自己结实的腰线上

你的佩剑用来保护你的母亲,布兰和瑞肯,用来守护临冬城,用来守护北境,用来处决抑或接受效忠,不要担心我,罗柏,我有我自己的佩剑

“我会轻一点”趁着暗淡的烛光,这一幕显得极有仪式感,他俊秀的轮廓,因下垂显得忧郁的眉眼,灰色,现在映着一点金色的眸子,线条美丽的肩窝,修女故事里像神一样身体
“不需要”雪诺双臂支撑在他肩两侧,扑上去撕咬一样吻他

反正只有这一次了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