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不怪你【23】|abo邪教


我终于又回来啦

现在是各个文轮更状态

这个也是按顺序安排的

不过给他一个完美收官还要等



格里兹曼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

想起那从手里丢了的欧冠他还会难受呢

可是看着火树银花下的瓦拉内

竟然很幸福

哼,不知道他会不会熔一个欧冠奖杯给我呢,我要个魔法手杖,把他的腿变的跟我一样长

格里兹曼撅了撅嘴

不能怪他那不鼓掌不握手的小情绪

放在谁身上接连看着对家捧杯都不能忍啊

想让我鼓掌么,

我偏就不

就算那个人是他又帅又高的瓦拉内

但是现在嘛……格里兹曼把头埋进被子里

听着电视机里的喧闹声

他开始思考,万一是自己踩着瓦拉内拿到了欧冠冠军呢

看着他不开心自己还会开心么

不,还是会开心的,那可是欧冠呀

不,没那么开心,拉斐尔他连拒绝握手的小脾气都不会发的,让他祝贺我么……多委屈啊

不,什么委屈,成王败寇

不,拉斐尔这么好,他值得最好的

不……

纠结来,纠结去,格里兹曼抱着大白鲸和大虎鲸睡了个安安稳稳

当自己快要醒来的时候,听见了隐隐约约的门响,就清醒了一点,但不愿起身,只昏昏沉沉的等着他进来


“安托,亲爱的”看见揉眼睛的格里兹曼,瓦拉内轻声的问候他

“拉法……”格里兹曼软糯的嘀咕

瓦拉内没拎什么东西进屋,所以可以脱了外套就扑到床上抱住格里兹曼

“祝贺你,拉法”格里兹曼小声的说,就当补他一个奖杯吧,给我熔一个,且叫他再得一个吧

“谢谢”瓦拉内笑起来很治愈,温柔又得体,不炫耀,也不骄傲

“但是我还是会嫉妒你”格里兹曼轻轻的咬了咬他的耳朵,却闻到了杂乱的信息素“哼,你身上怎么这么多味道”

“啊,那只是飞机上过分兴奋的队友啦”瓦拉内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

“你们那个马洛卡小孩不是o么,怎么你们这么放肆呢”格里兹曼用胳膊圈住瓦拉内

“他被略伦特标记了,对其他人没那么敏感了”瓦拉内侧躺在他怀里

“那正好”格里兹曼亲了亲他,“我就再不用担心你们队里有勾引你的o了”

瓦拉内嫌弃的眯了眯眼睛“说什么呐,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格里兹曼咯咯咯的在瓦拉内耳边笑“以防万一”他亲了亲瓦拉内的眉尾“伤着了么?”

“没有”

“累么?”

“不累,就是有点时差”

“睡一觉吧”

瓦拉内蹭了蹭他的肩“好,我换衣服”

要走却被格里兹曼拉回来“不用”

“衬衫诶~”瓦拉内松了松领带

格里兹曼迷迷糊糊的翻身压到他身上,趴在他胸口,一颗一颗的解他的扣子

“喂,我们说好啊……你没到自然发情期我们不能……”瓦拉内有点发蒙

格里兹曼拆掉瓦拉内系的板板正正的领带,又一点一点把他的衬衫解开,全然不顾他的话,只是入了迷一样欣赏着瓦拉内的上半身“真好看”

“诶安托……”

“脱衣服睡觉嘛”格里兹曼很是有理的睨着瓦拉内,一边得寸进尺的整个把他的衣服扯掉,扔在地上,动手解他的裤子

“不行……”瓦拉内伸手摁住他

“有什么可不行的,脱衣服睡觉嘛我不闹”格里兹曼扑上去软软的吻住瓦拉内,仍要解他的皮带

瓦拉内一边有点乱阵脚的回吻,一边一只手捏住他的两个手腕,一只手自己把裤子脱了,任它落在地上之后连忙翻身钻进被子里

格里兹曼也钻进去“身材这么好怎么一点都不想露呢”他挤到瓦拉内怀里,摸了摸他因为踢球而滚圆却因为身高而修长的大腿

“你希望我把裤子穿得跟塞尔吉奥似的,露着大腿给人看?”瓦拉内吻他一下,眯了眯眼睛,刚才的害羞已经没有了,仿佛只是因为盖上了被子,有了一个掩耳盗铃的“不会被看光”的心理安慰,至于被摸么,早就习惯了,又不是什么不能摸的地方

“对啊,给他们看,然后去勾引他们,之后我去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男人”格里兹曼扬了扬头,把手伸出来“我这么摸你你能睡着么?”

“只要你不……”

“我不什么?”格里兹曼故意问

瓦拉内不好意思说出来“你明明知道”

怀里的蓝眼睛小眼睛咯咯咯咯笑了“放心吧,现在我不弄,知道你累啦,等你休息好的”他亲了亲瓦拉内好看至极的锁骨窝,闻了闻自己永远沉迷的沉水香薄荷味

“你这么说我可不敢睡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拉法……你真的不想么?”格里兹曼把手抚摸上他比例优越的腰身,宽肩细腰在足球运动员中不算多见,很多人往往因为核心力量的训练而把腰练得比较粗,只有腰臀的曲线才称为足球员常见的身材,但瓦拉内不是,他强劲的核心力量都在这样一个肌肉毫不夸张却匀称结实,又纤长柔韧的身体里

瓦拉内沉吟了一下“先……先睡觉吧……你……你最好……”

“你不要老是我最好,前面是繁忙的赛季,我身体没恢复,就没做,后面是世界杯——你真的打算要忍这么久啊”格里兹曼低低的在他耳边吹气

“那也……得先睡觉再说”瓦拉内斗争了一会儿

看出动摇的格里兹曼笑嘻嘻的抱住瓦拉内“好啊,我陪你睡”安抚的摸着蝴蝶骨和背脊,感受着正在吻自己的人发起了迷糊,再饶有趣味的看他鸦色的睫毛轻轻抖了抖阖上,安稳的闭上近黑色的眼睛,


这样大只的一个人就在自己怀里老老实实的睡了,格里兹曼看得心满意足

就算睡着了,瓦拉内也不是那种脆弱的感觉,他只是干净的像一张白纸,安静得很,浅色的被盖在他身上,显得他更加像个没有任何心事,不受任何搅扰的孩子一样——也许根本他就是个孩子,他比格里兹曼小,可能也比他许多队友都小

但是平日里的安静沉稳和淡定大气,将他原本的年龄都盖住了

他们都忘了瓦拉内只有25岁,只有在历数他的荣誉时,才把年龄算作称他为人生赢家的条件

格里兹曼轻柔的吻了吻他的额头,这个自己不常能吻到的地方,跟他依偎在一起,安稳的睡去

瓦拉内一直睡到饱,更加准确的说,是被一种揉碎了也能辨认出来的味道撩醒的,迷迭香的小爪子一丝一缕在心尖儿上抓着

“安托……”他迷迷糊糊的说

“嘿,你睡醒了么?”格里兹曼眨吧着眼睛“你闻到了么?”

瓦拉内忽然睁大了眼睛“你好像……”

“快了”格里兹曼眉开眼笑

瓦拉内本能想要起身,却被格里兹曼摁住在床上“我等不到世界杯以后了,那太久了……你不会难受的么?”

他把毛茸茸的头埋到瓦拉内颈边,轻轻舔着他的脖子和腺体


瓦拉内或许还没有真正清醒,

反正

他默许了格里兹曼的行为

评论(2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