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16】



再撑一会,一会就会甜的,毕竟08年到了呀^_^当时我年纪小,
没有来得及亲眼看盛世的繁华,
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都不再是那个年轻的样子了
想想那么青葱的卡西,还不面瘫的哈维,
还有普姨,托托,葫芦娃,
那年连皮主席都还没有,法茸茸才20岁



塞尔吉奥拉莫斯有那么一瞬间,就要以为那一双手就是整个世界了,其实那时候还无关爱情,只不过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孩子的一个热情出口
当然伊戈尔也不为了表达爱意,那一双手,那种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的感觉,让他能够觉得,他不是以前的他了
以前他是孩子的角色,现在不是了
以前他是调皮捣蛋风风火火的那个,现在也不是了
以前他只有守门的责任,现在也渐渐的不是了——
尤其是当2008年的国家队大名单没有征召劳尔的时候

伊戈尔反复的确认着,7号,是叫比利亚,比利亚
“劳尔哥哥呢?”他皱着眉头,翻来翻去的看着电脑上的名单
“嗯……”塞尔吉奥隐隐的有些担心,他当然知道劳尔对于伊戈尔的意义,那感觉应该差不多是有一天,他发现名单里不再有伊戈尔那种感觉吧,不过安达卢西亚人飞快的甩了甩金棕色的长发,不会的,他当然会一直在名单里
伊戈尔抓起了手机往外走,站到了卫生间,带上了门
他大概是要给劳尔打电话吧,塞尔吉奥靠在门厅处,他有点担心伊戈尔
但是很久,里面都没有声音,塞尔吉奥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变长了,也没听到任何声音……
伊戈尔本来是要打电话的,可是按下拨号的键子之前,他什么都不能说出口了,
他扣上了马桶盖,耷拉着肩,坐在上面,往前蹭了蹭,把胳膊搭在洗手池边,然后把头埋进去,看着手机屏幕上没按出去的劳尔哥哥
说什么呢,
为什么没有你?真的么?发生了什么?怎么办?是你不想踢了么?为什么没有你呢?你不在我们怎么办呢?我怎么办呢?你为什么会不在这里面呢?我怎么才能让你进来呢?
我怎么能没有你呢?……
他迷茫的转了转眼睛,忽然就转出一滴泪水来,他从来没想过,西班牙队可以没有劳尔哥哥啊……
他甚至感觉卫生间在变大,只有他自己在变小,而他只有越蜷越小,最后坐在地上,感到自己渐渐的发起抖来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比大卫离开了还要让他恐惧,是他熟悉的习惯了的东西居然没有了,他一直以为劳尔是西班牙的偶像,不只是他的啊,是整个西班牙的王子啊,
甚至他能够在成长为现在的样子,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劳尔啊……那么如果劳尔都不在了,西班牙也就不是他的那个西班牙了啊……
他感觉到了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赶紧揭开马桶盖,不过只是皱了皱眉低低的憋出了一个干呕,急切的喘了一口气
塞尔吉奥终于听见了声音“伊戈尔?……”他走到卫生间外的墙边“你是不是……”
伊戈尔赶紧在他推门进来之前抢了一步把门拴上,一个猛然的起身让他眼前一片五彩缤纷的雪花点,什么也看不清的全凭借对自己家卫生间的熟悉度才摸到马桶边,雪花氤氲开,就是大脑缺氧失血造成的尖利疼痛,好像一个电钻在钻自己的太阳穴,并且伴随着更要翻到喉咙里的呕吐感,他剧烈的咳的出来,下一次干呕在吸完气之前就抢了出来
“喂!伊戈尔!你是在吐么?”塞尔吉奥冲到门边,顶了顶把手却打不开“伊戈尔?干嘛锁门!”
“没什么……我只是”伊戈尔放开了水龙头的开关“有点想吐……可能是吃的不太对”
塞尔吉奥站在门外,又推了推门,确实进不去,疑惑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明明吃的是一样的东西“……你还好吧?”
“就,让我吐一会”
塞尔吉奥一步也没有离开,就站在门边,听着里面的动静,咳,极速的呼吸,干呕,然后安静一会,平静,马桶抽水声,然后水声变大,好像在洗什么东西,继续变大,估计会溅得到处都是那种
他没有在敲门,既然里面一直有声音有动静,索性搬了一个板凳坐在门口,密切的关注着里面

冰凉的水扑在手腕的静脉上,仿佛能顺着血管流进心脏,然后流经全身,让几近沸腾的血液凉下来
再把水扑在脸上,他几乎把脸浸在凉水里,头发上都沾了,衣服上更别提,
伊戈尔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头沉在水里一口一口吐出去
再抬起头,镜子上如落雨一般斑驳的水点让人影变得模糊,像极了在雨天里行驶的车窗玻璃,
隐隐约约的,杏黄色的灯也变的像金子撒的一样,在天顶上,在水珠里晃
也许是脸上本来也有水一滴一滴往下淌的缘故吧,那些水能够带走热度,让人舒服
他用同样湿的手摸了摸镜子,好好的抹了一会,甚至用上了袖子,才抹出一块相对清楚的区域,看见了自己琥珀棕的眼睛

伊戈尔卡西利亚斯,
你的孩子时代,
再也没有了


伊戈尔从卫生间里推门出来,不过遇到了阻力——
“嗷!”板凳再地板上发出了响声,塞尔吉奥也发出了响声
“…………你为什么要坐在这里……”伊戈尔看着和凳子一起倒了的塞尔吉奥
“我当然是在等你出来了”塞尔吉奥扶起凳子,然后企图扶他“你还好吧”
伊戈尔上半身没穿衣服,脸上没有任何水的痕迹,且卫生间里整洁,镜子上干净如新,塞尔吉奥纳闷的睁大了眼睛,不禁用手摸了摸伊戈尔的额头,凉凉的“你是洗过了脸么?”
有一点水顺着微卷的发尾落下来“嗯,是”伊戈尔点了点头
“你真的还好么?”这一切太平静了,伊戈尔太平静了,尤其,他居然连卫生间都给收拾了
伊戈尔看了一眼塞尔吉奥“嗯”他往卧室走去“我明天会去找劳尔哥哥,你不用太担心我”
“哦……”塞尔吉奥犹疑的跟着他
看着他上床躺好,看着他开始摆弄手机,看着他窝成一个团,眼睛朝着自己看过来,塞尔吉奥坐到床头柜上看着他“我知道劳尔哥哥对你来说很重要的,如果不开心的话,没必要做出你没什么的样子,这又不是个需要假装的事情”
伊戈尔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
塞尔吉奥摊了摊手“你看,就这样”他站起身“如果是因为我在,你才不能放开的话,那我就走了,你别想不开就好”
“不是因为你”伊戈尔摇了摇头,把被子往上掖了掖“我也不会想不开”
安达卢西亚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睡吧,我关灯,明天球队见,行么?”
“好,明天见”伊戈尔朝他摆摆手,继续把自己窝成一团,抱着被子
“你都是这姿势睡觉?”塞尔吉奥走向卧室的灯开关,回头看到了伊戈尔的造型
“不然?”
“躺成马铃薯煎蛋的样子啊”塞尔吉奥哈哈的一笑“好了,我关灯,明天见”他把灯一关,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好一会,伊戈尔的手机响了一声,他翻身起来,是哈维的消息:怎么样了?新队长
伊戈尔不禁心里起了火,腾的坐起来,也不管几点,就把电话给哈维打了过去“你是故意的吧?”
那边哈维根本没有睡意,只是嗤了一声“先等等,伊戈尔,能不能让我把话重新用语言表述一遍,我说的是——你怎么样了,新队长……”没有了嗤笑里面的轻浮,哈维的声音沉静而温柔,那是关心的语气
伊戈尔像散架了一样躺下“还算你有点良心,我以为你到这地步都不放弃讽刺我”
“我是真的想讽刺你,不过怕你真的寻了短见我们没门将用”哈维说
“快滚快滚,就不能盼我点好”
“难道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不是你先发了疑似讽刺的消息?”
“是你把我想的太恶毒了”
“你不恶毒么?你他么就是一毒蘑菇”
“毒死你个王八蛋,好话坏话你都听不出来”
“咱俩大半夜掐架有个粑粑用啊,我现在累得很,懒得跟你吵”
“那就好好的睡一觉吧,诶,你不会给劳尔打电话说这事了吧?”
“没有,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那就好,还算有点脑子”
“但是我不明白啊……”
“不明白什么?”
“当然我不是嫌弃大卫比利亚,我只是觉得,劳尔哥哥值得跟我们一起去欧洲杯”
“伊戈尔,你知道任何人的足球生涯都不是平稳发展的么?”
“这太残忍了,我知道但是这不应该发生在……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劳尔,莫伦,还有很多人……也不应该,这么快,劳尔哥哥他明明还能……他……”
“这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甚至我们”
“……哈维……你他么就是一毒蘑菇……”
“我只是,说实话,尤其是对于现在的你,伊戈尔”
“我怎么了?”
“你是队长了啊”
“啊,好荣幸”
“你很清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有你的责任了”
“我真的好累,我能不能明天再想这种事情”
“当然,我觉得你状态不太好,而且你该睡觉了”
伊戈尔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呵,哈维,你能不能说点让我能好好睡一觉的话”
“我该说什么?一起数绵羊?”
“要不你讲巴萨史吧,应该很好睡吧”
“快滚”
“死蘑菇你不爱我了”
“不爱快滚”
“挂了啊……”
“挂挂挂,真是的”
伊戈尔愤而挂电话,重新开始卷着睡觉

我会跟你一起出现在奥地利,
就像在尼日利亚一样
祝我们好运

伊戈尔看着哈维发来的消息
给他回复:

我知道我会比认为的更加坚强,
而且必须,是吧?哈维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