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回归线【2】

我还是对学霸情有独钟

我还是把话说在前头吧,皮主席没死,别担心,我只是没叫他出场而已
但是托妞么……


“伊戈尔,你在么?”防御大队总指挥瓦拉内阴沉着脸,但还是耐着性子去敲了现排名首位的战队指挥官卡西利亚斯的门
“哇,现在可是周末……”屋子里居然有别人,他们的信息官哈维“你工作狂不代表我们也是”
作为总队为了平衡严重瘸腿的进攻和防守实力而特别设立的专职防御大队总指挥,瓦拉内虽然年纪小,但是在总队里,还是很有面儿的,克里斯和塞尔吉奥尤甚,就差打个板儿把他供起来了,不为啥,毕竟总是有求于人,所以像哈维这样跟他说话的,不多
也没办法,指挥官伊戈尔,信息兼副指挥哈维,主攻手伊涅斯塔,副攻手莫德里奇,运输官阿隆索,防御官普约尔,这套阵容,特别防御大队?不需要
“快让他说,怎么了?”伊戈尔从哈维身后探出头来
“追债者顺走了我的一批清道坦克和导弹,最近三个月他干了第三次了”瓦拉内站在门边,用拳头敲了敲门框,“他跟你们关系特殊,我知道,但是我也不能哑巴吃黄连一个月吃一回吧像大姨妈似的……”
“嗷,他妈的……”哈维第一个捂了捂脑袋
伊戈尔紧接着做出了一样的动作“他越来越过分了”
“你们可以先跟他打声招呼,要抢劫,大家的都应该抢一点不是么?不至于可着我抢吧,然后告诉他,下次我带着塞尔吉奥的战队去,他要还是抢,我就组织还击”瓦拉内是个有教养而温和的人,连最后通牒都下的充满理性
“好好……好,拉斐尔,你跟总队报损吧,会赔给你的,我去找他谈,回到了地球,我立刻去”伊戈尔知道这从瓦拉内嘴里说出来,真的是最后通牒,所以连忙给了他一个明确答复
瓦拉内摇了摇头“我现在就开运输舰回地球,可以送你,但是要带着我去,我想见他”
“不行”哈维直接的拒绝了
瓦拉内偏了偏头“或者我叫上塞尔吉奥,我俩去,你们清楚,塞尔吉奥可不会放过他”
哈维揉了揉头发“不是吧,拉斐尔……你威胁我”
“我不知道这位先生当年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从塞尔吉奥脖子上的子弹壳写的费尔南多来看,那应该是一个很惨痛的经历,他原来曾经是你们的战友,那么现在不求他帮忙能不能让他别添乱”瓦拉内甩了甩头,皱着眉,他说话不急不缓,没有锋芒,却分毫不让
“那么,我带你去,但是你不能说话”伊戈尔摆了摆手,作出妥协“你不是真的要管这档子事儿,而只是要盯着我把这事解决,不是么?”
“同意,你呢?”瓦拉内看了看面瘫脸
哈维把手一扬“拿你没办法——我说的是伊戈尔”
一行三人申请了特批,立即返回地球

一路瓦拉内没有说话,随着哈维跟伊戈尔弯弯绕绕走进了一个基地,最后,是一个大厅
那里有一个黑色的椅子,从背面看是个老板椅,在一个长条谈判桌的首席,坐在那里的人,完全隐没在高高的椅子背后面,只是仿佛有一双修长的腿,右腿横翘着,伊戈尔站在长桌的对侧,哈维只是环绕着长桌静静走了几步
 “坐啊”一个柔婉的男声像风,轻轻拂过
“好久不见,塞斯克”哈维的声音也跟着轻了起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哈维轻轻的拉了一把椅子无声的坐下
“我不知道”那个声音还是很轻,但是透着一股清冷,拒绝的很彻底
瓦拉内看见了哈维的肩膀一沉,“好吧——”哈维低声说“他当年虽然轻纵张狂,下手决绝,但为着他爱你,总还是有那一点顾及和温柔”
哈维说完,整个大厅静的可怕,好像头发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不就因这一点温柔,他把命丢了,谁欠他的债,我去收了”塞斯克的声音很久才出来,仿佛对哈维的话很意外但出口的语气又是带着一丝戏谑的
“你看看现在的你,塞斯克”哈维说“很像他,不觉得么?——很像杰拉德”
杰拉德
塞斯克细如游丝的叹了一声,那样的一个声音,在瓦拉内听来,是轻,但却像压着很重的东西,生生抽离,剩下的那份轻
“你都活成了他的样子了,塞斯克,你收的是你自己的当初欠的债”
“不好么?”椅子很快的转了过来,没有一点杂音,坐在那里的,是一个粽发黑眸的少年,浓眉深眼,那一双乌墨墨的瞳轻微的向下垂着,倏而抬起,却锋利异常,骤然轻笑出声,只觉得跋扈枭艳,明光四射,不可逼视,五官并非绝对的俊逸完美,眉宇之中,却是发冷的孤意与深情
“很好?”哈维拧着眉“论争权夺利,御人诛心,你早不逊于他,说起手上的命,你自己算,难道不是狠过他几倍了?”
塞斯克慵懒而不屑的闭了闭他美丽的眼睛,嗤了一声,“你们用我作刀,去杀他”说到这里,他十根纤长的手指互相抵住,身体前倾,眼神迫住哈维“现在山水有相逢,我是执刀人,你们也不算枉死”
“那件事跟你折磨的那些底下的人都不想干,决定不是他们做的,发展也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伊戈尔温柔的说“我们也真的很后悔——塞斯克,一切都可以不这样”
塞斯克眉心微动,咬了咬绛红色的唇,摇了摇头“从始至终,你们没有给过他选择,也没给过我。不这样——那怎样?”他眯起了眼睛,抬了抬下巴“不这样,那又怎样?”
“没错,一开始让你接近他是安排的,是要处理他造成的威胁,我不能否认,是这样,但是他爱你不是,塞斯克”伊戈尔依旧温柔“他爱你,这是计划之外但-”
“但后来呢?”塞斯克的慢慢的抬起了眼睛,紧紧的咬住他的眼睛“后来呢?你们有多少次叫停的机会?你们有多少能告诉我的机会?又有多少能选择其他选项的机会?不还是一步一步的逼我,骗我,一步一步的利用我么?”
一时无声,伊戈尔叹了一声“抱歉,我们晚了一步,要是消息早一点送出去,本可以不这样,真的可以不这样”
塞斯克偏过头去“我现在还见你跟哈维,就是我知道你们其实做了很多……普姨还好么?替我问候他”
“得了吧,塞斯克,这不是一笔能算清的债,对了的错了的,故意的,不故意的,”哈维把头沉在两肩中“算了吧塞斯克,你掌控了杰拉德的雇佣兵和他的集团,给他稳住了局势,就停在这吧,不要去算那笔债了……算不清的”
塞斯克温暖异常的笑了笑
“他替我死了,我便得带他活着”
“你有你自己的……”
塞斯克把椅子转了过去
“那些装备的单子我看过了,有一大半是补给塞尔吉奥的,补给他的战队的我都还……那是欠南多的,我能还几分就还几分……。下次,来看我的时候,跟我说点别的吧”
哈维轻轻的起身“塞斯克,好好的为自己活吧……”
“怎么办呢,我总得让他知道我爱他啊”
塞斯克的声音轻柔而忧伤
“他知道的”伊戈尔望了望金色繁花装饰的穹顶
“我多希望我曾亲自对他说过我爱他……”
塞斯克说罢,再不出声,无论哈维和伊戈尔道别,还是嘱咐他的事情

带着几艘清道坦克,重新坐上返回基地的运输舰,哈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其实他原来不是这样的”
“那他原来是什么样的?”瓦拉内说话了
“原来他很活泼……”
“灵动,可爱,调皮,四周充满着粉红泡泡,亲近人,搅基中心”伊戈尔补充
瓦拉内回想了一下那个少年刚才的状态,再联想一下伊戈尔提供的词汇,挑了挑嘴角“我甚至脑补不出来啊”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