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封疆【11】『还朝』

你说我是莫笑,笑狗,莫斯科,还是大三角呢#嘿,我还写出阿森~纳来了呢^_^


“我怎么得到了消息,说马洛卡女伯爵重病不起,把她在塞维利亚的儿子召回去继承爵位了,就是塞维利亚公爵私生子之一”马塞洛把一个字条摆在克里斯桌子上“真是的,你回了王宫,见你一次真麻烦”
“马洛卡女伯爵……跟塞维利亚公爵的儿子?”克里斯像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塞尔吉奥是怎么允许自己有这么一个兄弟在自己身边,万一哪天带着军队反水呢……这可是有袭爵可能性的,反正大家都是私生子,叫什么?”
“马尔科阿森西奥,你这东西就不要跟我说,我不懂”马塞洛说“你只需要告诉我,我怎么办”
“盯着点吧,不知道他们耍什么花样,去了几艘船?”克里斯问
“去了三艘民船,不过,我看吃水量,都是满载”马塞洛说“为什么要满载回马洛卡呢?你自己猜吧”
“那是……为什么……搬家?塞尔吉奥把他的心腹一起全送回去了?”克里斯皱起了眉头“……诶,法比奥在就好了……你给我盯着吧”
“我怕我发现什么再回来告诉你就晚了”马塞洛说着揉了揉自己毛茸茸的爆炸头
“没关系,你就盯着吧”克里斯说

马洛卡女伯爵病重这个不大不小的消息一出,确实冲淡了塞维利亚的战事,从法国和阿拉贡的船也朝马洛卡去了
“塞尔吉奥拉莫斯果然是能执掌一方的封臣”伊斯科站在甲板上,深蓝的海洋围绕着三艘大船,这一天的风格外大些
“他很厉害”大眼睛的男孩站在船头,平静的看着因天色晴朗而风息浪止的大海
“马尔科?”伊斯科从身后靠近他
阿森西奥不经意的回了身躲过他的贴近
伊斯科看透他的防备性动作,不以为意的一笑“你真的没想过自己袭爵?”
“他是我哥哥,我希望将来做他的封臣”阿森西奥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圆圆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波澜“大人还是好好看着有没有阿尔瓦罗王子的旗吧”
“现在到哪里了?”伊斯科朝着海天相接的地方眯着眼睛望去
“已经过了帕尔马,往北去了,就是你说的那条线,按照计算,应该就快遇到了”阿森西奥拿出了一个航海望远镜给伊斯科“从这往北看”
说罢阿森西奥自己下了甲板,吩咐了船员做准备
不一会功夫“马尔科,我看到了!”伊斯科拿着望远镜敲船梆子
没等他敲完一顿,阿森西奥就带人到了船头,也不用望远镜,眯着眼睛对着海看了一会“右满舵,减速,准备搭板,把人都给我盯住了,别出什么乱子”
不一会,一艘商船就越来越清晰,朝他们驶来,两艘船到了不可再靠近的时候,四条长木板整齐的搭到了那艘商船上
“就这样来回过人?”伊斯科眯了眯眼
“不然呢?又没长翅膀”
“那要是掉下去呢”
“捞起来啊”阿森西奥云淡风轻的说“你好好看着人”阿森西奥站到了伊斯科身边
“我知道”伊斯科低声答
那艘船上,走出来的是一个意大利商人打扮的人,跟身后的一个高个子说些什么,那个高个子身材挺拔,双腿修长,短发,意式的时髦打扮,深开口的领子露出锁骨,长眉清秀,眸子是焦糖色的,带着有些模糊的忧郁,鼻梁笔直高挺
伊斯科在这边低头弯腰给他敬了个礼,高个子低头回礼
“这就是王子殿下”阿森西奥的语气不像问句“那么女大公呢”
从阿尔瓦罗的身后出来的是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穿着委地的长裙,长长的金棕色辫子编的很好看,还挽着紫色的薰衣草花穗,伊斯科见了,赶紧往木桥上走,阿森西奥一把挡住“我来”
阿森西奥轻快的走上木桥,朝着阿尔瓦罗一点头,阿尔瓦罗把那女孩抱在怀里,走上木桥,正到桥中,忽然木桥开始晃动,商船往反方向开动了
“孩子!”阿森西奥眉头一皱赶紧往上抢了几步
阿尔瓦罗也不迟疑,赶紧把孩子交了,自己稳住重心,踩一天木桥,但是船越离越远,木板也搭不到了,咯吱的一声掉下去,一边往海里沉,激起水花拍到船边
伊斯科赶紧接过孩子抱在怀里,阿森西奥往海里看了一眼,见阿尔瓦罗还能踩水,回头响了一声口哨,身边瞬间围了一堆人
“把船锚上别叫它跑了,过去看看怎么回事,把人扣下”阿森西奥说完了话,忽然看见从商船上跳下几个人有的往水下潜,有的朝阿尔瓦罗游过来“下来人,一个也别放过”
他这样说了,伊斯科亲眼看见他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同时一圈不知哪冒出来的人跳进海里像鱼一样不见,身后的人发射了数根铁锚,牢牢的把商船锚死,顺着锚索划到商船上,跳进海里的也一个个浮出头来,手里抓着人
海里的阿尔瓦罗已经被阿森西奥从不知几个人手里拉了出来,推在船梆子上“靠在这”,男孩子反身又折回水里,水面上只剩几丝波纹
“阿尔瓦罗,你先上来”船员放了绳子,伊斯科把阿尔瓦罗拽了上去,却转身就把绳子收了
“喂?你们就……不管他了?”阿尔瓦罗王子的声音是一种软糯却低沉的音色
“啊……我去,没事,呕……不用担心,他呕……”出来的人是塞尔吉奥身边的将领纳乔“他死也死不在水里呕……我去你的……来来来,把人吊上来,你俩呕……商船上怎么,样了?”
一片忙乱,伊斯科却只盯着阿森西奥潜下去的那片海,在他看来,这一群人早就训练有素,胸有成竹,他只想看,马尔科阿森西奥,到底本事有多大
“这么久,憋也憋死了”阿尔瓦罗把不知怎么回事,卡巴着大眼睛的小女孩抱在怀里,那片海上没有翻出一丝水花,甚至没有一串气泡,安静异常,但看周围的人,却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气氛异常诡异
纳乔一边呕个不停一边一边还组织着搜捕和救人,不知从哪冒出了一船的人,阿森西奥哪里根本没人在关注,除了伊斯科跟阿尔瓦罗
“啊,你看,水变成红色的了”一串银铃一样的意大利语响起来,引得纷纷注意,低头看水里,一片血色从深蓝的水底浮出来,漫开一大片,就从那一片血红色云朵一样的地方渐渐出了一点波纹
“闭上眼睛,爱丽丝”阿尔瓦罗温柔的用他的大手遮住女孩的眼睛,低低的用意大利语跟他说
哗啦一声,男孩子的身影踩水出来,手里高举的是两个淋着血水的人头,从他出水的地方,往四周荡出了一圈一圈的涟漪,血红色也淡了不少,男孩子表情平静,潇洒的甩了甩头发,身边的人连个欢呼也不见,更没人放绳子,但阿森西奥没有一眨眼的功夫徒手顺着又平又滑的船身爬了上来
“刚才几个人在水下”伊斯科说
“三个”阿尔瓦罗低声答
不料被阿森西奥听见了,他一挑那浓密好看的眉毛“落不下他,憋死了,拴在后头的铁锚上了,不信自己起锚来看”他跳下船沿,顺势给阿尔瓦罗行了个礼“殿下”
“不必”阿尔瓦罗一只手抱着小女孩另一只手把他拖起来
阿森西奥低着眉上下打量着他的身材,肌肉不夸张,但足够漂亮,应该很结实,个子很高,没看见伤痕,应该是个能打几招的样子,而且那时他镇定,有决断不犹豫,先护着小女孩,不太像传言中的那个性格软弱的王子殿下
“这个哥哥很好看”小女孩趴在阿尔瓦罗耳边轻声的说
阿森西奥抬起头来,轻轻一笑“谢谢”他眯起了好看的眼睛单膝跪下给他行了礼,说了一句意大利语“夫人”
伊斯科揉了揉眉毛,总觉得很奇怪,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要叫夫人
“请您起来,愿主保佑您”小姑娘声音泠泠
阿森西奥也笑起来“愿主保佑”
“先请殿下换衣服吧,你也呕……换……”纳乔已经很可怜了
“你能不能别对着我……”阿森西奥把他的头扭到一边去
“我也不想,你以为我……咳,又不是我的主意”纳乔不爽的到一边继续呕
“升帆,把锚放开,右舵打满,原路返回,等待马洛卡的船回合”阿森西奥看了一眼周围“抓来的人,给我捆好了,其他人各自回去,等待号令”


“你说他们在等待什么号令呢”伊斯科跟阿尔瓦罗坐在船舱里,无所事事的点着自己的太阳穴
“这么多人,训练有素,还瞒着消息,不会……是要直接登陆吧……”阿尔瓦罗忽然抬起眼睛
忽然整艘船动静大了起来,几人出了船舱,只见整片海域都是轻便的马洛卡战船,三艘大船上的人全部轻装,顺着划索分到战船里,映着天边略带嫣红的飞霞,风帆大动,海浪渐起
“呵,我就说,塞尔吉奥不可能轻易答应我”伊斯科看着几乎是马洛卡全部兵力又加了三个大船的帆影
“答应什么?”阿尔瓦罗站在船头
“哼”伊斯科冷笑“好好给自己记一功吧,这可是拉莫斯勋爵用你换来的战机”

次日凌晨,第一线日光洒向海面的时候,三艘燃着火的大船直冲莫特里尔港,带着满目火光,底下的小船数箭齐发,风成火势,整个港口宛如红龙一般,还没有亮透的天,被火光冲天的一照,比白昼还要亮,刀剑声声被喊杀声盖过,轻甲的马洛卡军队想冲阵即冲阵,一批又一批的马洛卡军队已经抢攻港口,顺利登陆

“怎么样啊纳乔,还‘呕’么?”阿森西奥站在旗舰上

纳乔随手截了一匹摩尔人的战马,纵身上马“嚯,舒服”


评论(10)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