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封疆【10】『策划』


是应该推剧情了




“确定了?”坐在天鹅绒缎子长塌上的男子挑了挑他弯刀一样的眉,棕色的瞳仁迫住面前的蓬蓬头,鼻梁高挺,鬓若刀裁,薄唇紧抿,仿佛在咬牙切齿一般,忽然两道目光像箭一样朝对面那人打过去“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啧……克里斯,这他娘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别瞪我啊”蓬蓬头是个大眼睛,黑发黑眼的男人,身材并不高大,却一看就结实灵活,穿着的是摩洛哥皮的对襟外套,手指上有一枚非洲宝石戒指,海员的长靴
“你只说,他们定了婚约么?阿尔瓦罗王子定下日期回来了么?”克里斯冷峻的看着桌子上的一封信,手里拨弄着一个纯白的羽毛笔
“我只是听萨伏依公国的一个管文件伯爵说的,他喝醉了,告诉我,卡斯蒂利亚的老国王已经同意了让阿尔瓦罗王子娶萨伏依大公的女儿,订婚就在两周内,之后马上会在萨伏依的首都尚贝里举行婚礼”蓬蓬头说起来,挠了挠头“看他的意思,阿尔瓦罗好像结了婚就会回卡斯蒂利亚,不过他也是猜的,我也是猜的,且我的船已经补给完成,再待下去会让人怀疑,我也就先回来给你报信”
“我姑姑刚刚怀孕,即将生下卡斯蒂利亚名正言顺的王储,这个时候那个老家伙为什么要让那个私生子娶大公的女儿,给了他继承一个公国的可能性,还让他回国”克里斯说“萨伏依亲法国,难道是,那老家伙准备跟法国搞一腿……嗯……他是怕我葡萄牙的势力在他宫廷里尾大不掉”伴着他有些阴狠的一个轻笑“想用法国制衡,只怕,阿拉贡也难以答应”
“这是你管,我只是个海盗,你们这些小九九,我可全不知道”蓬蓬头耸了耸肩
“现在安达卢西亚跟格拉纳达打仗,也不见穆尔西亚公爵杰拉德皮克有什么动静,要是诚心联盟,早就发兵打摩尔人的老巢去了,只怕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早有嫌隙”在一旁看书的科恩特朗忽然推了推掉到鼻子上的眼睛说起来,他一头金发,穿着主教的长袍,胸前挂着一个白银十字架
“法比奥,照你看,这事,发展如何”听他说话,克里斯难得的语气谨慎了起来
“对于葡萄牙来说,最好不让阿尔瓦罗回国吧”他悠闲的翻了一页“他回国,不但意味着我们在卡斯蒂利亚权利的削弱,也很可能改变继承顺位,毕竟王后的孩子还小,是男是女还两说,啊……原来是在这了,终于找到了,克里斯,这书再多借我几日”
“这好说,你随意就行”克里斯听他故意打岔也不急
“我本以为,那老家伙是不想看见自己的王国经历夺储之争,才把阿尔瓦罗流放,如果真是现在这样,他大概,还是故意所为呢……”
“七年之前杀掉前王后,根本是迫于我们的压力,他深爱她,本就不甘心……杀妻之仇,你以为他能听我们摆布么?……”
“诶……你姑姑正当壮年,那老家伙死了,如果你姑姑的孩子加冕,她就是摄政王太后,主少母壮,那可不是落到我们的控制之下了……千里江山,所托非人啊…………他怎么会不早做准备……阿尔瓦罗再软弱,好歹能亲政,也不会像这般轻易为我们所用”
没有人催他,他就这样断断续续的,一边看书,一边悠然而语,然而语中所及,足够让人心惊
“马塞洛……我要你做件事”克里斯的眼睛转了一轮,勾起了一个笑意
“在海上截杀阿尔瓦罗”蓬蓬头抱着臂“且不说从萨伏依回国走陆路经法国从北部入境最近,就是走了海路,这么大的海,又不是我家开的,我去哪里堵他”
“海虽大,但是他能上岸的地方却不多”克里斯说着望了望科恩特朗,但主教大人只是津津有味的看书,并未理会“他不可能在阿拉贡登陆,这是肯定的,也不会在正在跟他的国家打仗的格拉纳达,那就剩下安达卢西亚了”
科恩特朗抬起头来“还有一条路”
他只说到一半
克里斯疑惑良久,甚至打开了地图,终于“是还有一条,从法国境内穿过,再由海路,在巴斯克登陆”他豁然开朗“这个,竟是最有可能的路线,这可不错,巴斯克跟加泰势同水火,加泰跟法国打仗,他们高兴的不得了,这个路线回国最短,有大部分时间能在法国的保护下,入境最快,法比奥,你说的便是这条路吧?”
科恩特朗点了点头“只是看目前的形势,不过,若是形势有变,我们就得随机应变”
“王太子殿下”吱呀一声,厚重的红漆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个短发男人,棕色肤色,眉骨上有一道浅浅的淡疤“国王叫你回里斯本,仿佛有事”那人看了一眼马塞洛,咧开嘴笑了一下“哟,老哥,你回来了”
“嚯,佩佩,你这近卫当的不错啊”马塞洛敲了敲佩佩的银白色盔甲,佩佩笑得露出一排白牙“山贼变成官了啊”
“得得得,快让人家说,什么事”克里斯打断他俩的拍拍打打
“嗯,你父亲没说,不过让你带着行李,看着是让你出远门”佩佩说
克里斯把嘴一嘟,像个小孩子一样往椅子里一靠“又去哪?我不去”

安达卢西亚的仗,已经打了快一个月了,格拉纳达失去了突袭的一切意义,被塞尔吉奥先后平定,叛乱的城堡全部易主,军备充公,更有阿森西奥,巴斯克斯,卡瓦哈尔几路兵马训练有素,驻扎起了严密的防线,现在唯一的困境,即是纳乔仍然被围,摩尔人倾其全力,却不能进攻一步,被安达卢西亚大军牢牢拧住,不断的消息只是说着焦灼的战况,却不见国王发兵助他们打败摩尔人,多次将良好战机贻误,气得塞尔吉奥咬牙切齿却调不动外省兵马

不过在这一个月里,从法国传来的消息却没有断过,先是萨伏依大公暴毙,接近着公国的贵族立马把新任女大公嫁给了卡斯蒂利亚王子阿尔瓦罗,拉莫斯听到消息,只是皱了皱眉“国王同意了?”
“我给你带来一个人,你见了他,就知道了”伊戈尔带着的是一个穿着墨绿色斗篷,扣着帽子的矮个子
那矮个子摘下帽子,露出了毛茸茸的下巴,和两只亮晶晶的眼睛,那一双眼睛黑墨墨的,却透着灵气,他带着笑“拉莫斯勋爵,别来无恙吧”
“这不是精灵大人伊斯科么”拉莫斯挑着一边嘴角,伊斯科是国王的私生子,年纪长于阿尔瓦罗,没有封爵,但是游走在各位命官之间从来都游刃有余,起初叫他精灵是因为个子矮,后来见识了本事,宫廷中放尊重些的,都叫他精灵大人,他也欣然接受
“是我”伊斯科一笑“我可不是故意要拖慢你的军务才来找你,我是来做生意的”
“我想买马,买盾,当然,人更好,你有哪个?”拉莫斯保持着微笑,却不想与他做什么生意,精灵大人一贯过河拆桥算计人,可是名声在外
“你要什么,我有什么”伊斯科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笑吟吟的“我只是想借你点东西,帮我接个人”
“我要军队”拉莫斯用舌头舔了舔边上的虎牙,露出一个狼一样的笑容
“生意做完,你可不只有军队”伊斯科往下压了压下巴,盯着他的眼睛,良久,拉莫斯不退缩,伊斯科也没有退,他只是拿出了一个纹章,蓝底鸢尾,带着亲王冠“这是谁的,你很熟悉,你们常通信的”
拉莫斯看了一眼“卡利姆本泽马的,瓦卢瓦的鸢尾和亲王冠,你想说什么”
“萨伏依大公并非暴毙,这是证据,现在阿尔瓦罗已经继承了萨伏依公国的共治权,你认为他们意在哪里?”伊斯科摆弄着那枚印信
“意在加速阿尔瓦罗跟女大公结婚,也加速了萨伏依的势力进入卡斯蒂利亚”
拉莫斯冷笑了一声“你说的证据,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这重要么?”伊斯科摊了手“总之事情已经发生了”
“这当然重要,萨伏依大公被杀,最大的获利者就是阿尔瓦罗,对法国没有什么直接好处,你又怎么证明,这事一定是卡利姆本泽马做的,仅仅一枚印信,不足以证明”伊戈尔抬起头来说
伊斯科轻哂“他什么性子你们真不知道?连个兔子都逮不住,还敢下这种死手……对法国,目前是没有直接好处,不过,要是女大公也死了,那就不一定了哦,他们现已经结婚,共治权会在夫妻一方去世之后归另一方完全所有,如果女大公死了,阿尔瓦罗就成了萨伏依大公,势必要带萨伏依公国的官员和亲信回朝,你怎么保证,法国的势力不会进入卡斯蒂利亚的宫廷”
拉莫斯偏了偏偷“那倒是,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法国与阿拉贡长年打仗,势不两立,在我国的势力乃是此消彼长,法国势力进了我们的宫廷,阿拉贡能安分么?就你安达卢西亚这种态势,如果阿拉贡也发兵进攻,还不给你好看”伊斯科说,看着拉莫斯的眉心一动,知道他已开始考虑“还是看看我给的条件吧”
“你说”拉莫斯咧开嘴笑,并摇了摇头,精灵大人,名不虚传
“我已经给阿尔瓦罗送信,叫他从尼斯直接出海,不经过法国,往南绕到你的马拉加登陆”伊斯科说
“且不说马拉加现在是前线,正在打仗,不是我的地盘,就算计划可行,我这不是在背着国王把王子结果来了么……”拉莫斯眯了眯眼睛“我不想卷进你们的夺储之争,你跟阿尔瓦罗关系好,自然帮他,且你是事中人,是王族,我是封臣,是事外人,我好好的做我的勋爵领兵守土,何必参与你们的谋划”
“我知道你不愿意,所以才说做生意嘛”伊斯科说“你给我把人接到,我让你调动相邻两个省的兵马”
“哈?”拉莫斯不置可否,笑了笑“我忽然想知道,为什么要找我?你不觉得加泰人和巴斯克人手里都有港口,还更近么?何必绕这么大的圈”
“因为我想从你手里要一个人,他有用”
“说说看”
“马尔科阿森西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