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不关我事系列复线【都是孩子】3





坐到了去往阿布扎比的飞机上,塞瓦略斯坐到了阿森西奥旁边
“哼,马尔科,说好的我们一起坐的”伊斯科呲着牙说
塞瓦略斯伸出舌头朝他吐了吐“谁叫你输了游戏”
“呃嗷~我一直都不知道,你们拿我做赌注”阿森西奥瘪了瘪嘴“这看起来好像我是个什么东西”
“呃,你不是东西,你当然不是啦”略伦特上来“嗨,阿什,快过来,我给你留了坐”他回头去找阿什拉夫
“哇,你已经给人家起了爱称?”马约拉尔说
“对!”略伦特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快过来我带了睡觉神器”
阿什拉夫在他身边落座“什么……什么神器?”
“当当当当”略伦特从包里薅出了一个枕头
“它只是一个枕头”塞瓦略斯摊了摊手
“啊,不是的,我知道这个,给我试试”巴斯克斯要了去“坐下,伊斯科”他把这个枕头放到自己肩上“靠过来狗子”伊斯科照做了“这样两个人都可以睡了”
“嗷,很舒服,不给他了”伊斯科满意的说
“喂,这就太欺负人了吧……”
当大家都昏昏欲睡,略伦特对这种安静温柔的气氛很满意,他往阿什拉夫那边靠了靠
“阿什,你困了么?”
“有点”男孩子点了点头
“那好,我说完,你就不困了”略伦特顿了顿,看着困而且困惑的阿什拉夫“阿什,我喜欢你”略伦特的声音平稳而轻柔
阿什拉夫不困了……
“我喜欢你的活力,开朗,羞涩,谦虚。我喜欢你勇敢上进”略伦特凑到他脖子旁边,装作怕别人听到的样子,更加小声,却更加凑近
阿什拉夫被喷在脖子边的温暖气息弄的有点痒,不禁躲了躲“马科斯……”
“抱歉,让你不舒服了么?”略伦特不愧是情场高手,他往后挪一挪,轻柔的声音仿佛一根羽毛
“呃……我……”阿什拉夫完完全全愣住了
“好吧,我说的突然,也不要你立即回应”略伦特用上了他钢蓝色的眼睛,静默却带着探寻的意味,坐直身子,拍了拍前面的伊斯科“阿什困了,快给我枕头”
伊斯科坏笑着回了头“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废话,卢卡斯这种精力旺盛的会让你睡觉么”略伦特眯了眯眼笑着
伊斯科把枕头递回去,吐了吐舌头“真是不体谅老人家啊”
略伦特把枕头放在自己肩上,看了一眼阿什拉夫“睡吧,我知道你坐飞机是睡觉的,况且要这么久呢”
经了他这么一档子事,阿什拉夫哪里还能睡觉呢,却因着略伦特心里没鬼,坦坦荡荡,心思全不藏着的神态,也放心往枕头上一靠
本来瞪着眼睛睡不着,也许是枕头热,不知不觉,脸和脖子都有点热了起来
不料,略伦特却伸出纤长的手指,拨弄了一下他的头发“你别多心,我又没有逼着你,只看你自己的意思”
阿什拉夫不意他有此一句,不由得一愣,把头抬起来,径直跟略伦特的眼睛对上
那黑墨墨的眼珠真的没有半分杂质,略伦特,眨了下眼睛,里面自己的倒影也眨了下
“好啦你不要盯着我~”略伦特偏过头去,抬手顺着他额前的头发抹到眼眶,略过睫毛“睡吧”
阿什拉夫再不动,只是眼睛转来转去,没了困意
略伦特其实又是窃喜又有点心虚,喜的是阿什拉夫不拒绝,心虚了就是因为,他这一溜的计划都是惯用手段,论起语气和眼神,表白,试探,安抚,早已熟练无比,并且无往不利,处处得手
阿什拉夫瞪着眼睛好久,直到实在想不明白整件事,又没有办法,不知道说什么好,整个气氛又温暖安静,自己实在困极了,才渐渐合上眼睛,一点点入睡
这一趟阿布扎比之行,也顺利的给皇马带回来一个世俱杯冠军,若问什么不对,那就只是几次坐大巴还是飞机,阿什拉夫都跟着阿森西奥,卢卡斯,纳乔或者特奥坐的,略伦特也没有再进一步,毕竟说了的要给他空间,可是渐渐的,竟有点躲着他的意思了
回程的飞机,略伦特伺在一边,等队友走上来一下把阿森西奥摁在了自己的邻座,他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看了一眼坐到很前面的卡西利亚和阿什拉夫,再驻目,对自己前面的瓦拉内本泽马表示满意
“你干嘛?”阿森西奥怪异的看着他
“我问你点事”略伦特直截了当,站起来看了看已经带上了海绵宝宝眼罩的本泽马,拿出一本法语原著《追忆似水年华》的学霸“我的天……你怎么还……”
“嗯……老了……”瓦拉内别有深意笑宴宴的摇了摇头,眼睛往阿什拉夫那个方向扫过去
“啧……”略伦特也不吃惊他怎么知道的,只是捂了捂脸
“啊你可拉倒吧……”阿森西奥朝学霸做了一个鬼脸
略伦特这才说及正题“对了,我他妈是有事要问你”
“问咯,干嘛这么像回事”阿森西奥不以为然
“你是不是跟阿什拉夫说什么了”略伦特问
阿森西奥听着他有点质问的语气“我能跟他说什么”
“我跟他挑明了,他当时没说什么,但他现在总躲着我”略伦特直截了当
阿森西奥好看的浓眉一拧“你自己没撩好,关我鸟事,我都不知道你跟他挑明了”
“你不知道?”略伦特也一皱眉
“谁要管你这些烂桃花”阿森西奥把头一甩“你自己觉得不差劲就得了呗”
“喂,我那边都已经跟女朋友分了,才来追他,又哪里差劲了”略伦特把他拽过来
“那你觉得行就行啊,我还能说什么?”阿森西奥挑了挑眉,有点光火了
略伦特钢蓝色的眼睛郑重的看着他“你没跟阿什拉夫说什么?”
“我他妈说什么啊老哥?”阿森西奥忽的站起来“让他别跟你是吧,我他妈现在想说了”
“坐下!我的祖宗……”略伦特赶紧把他拉住
“起开!谁他妈要管你这档子闲事,自己给人撩跑了还要甩锅”阿森西奥拨了他的脑袋一把“好拉斐尔,换座”
瓦拉内无奈的起身,坐到了略伦特身边,从名著里偷偷抬起头看往前趴着嘴里一刻不停的哄阿森西奥的略伦特
“靠,我就是问一句,老哥……诶,马尔科,我就那么一问……”
“真正的天堂是已经失去了的天堂”瓦拉内眷恋的看了一眼自己本该坐着消消停停看书的位置,幽幽的说
略伦特苦着脸摇了摇瓦拉内
“老衲业已出家,法号:莫吵……”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