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风吹灭流年

封疆【9】『所谓侍从』


水青梅上线,皮法上线,怀旧一下,未尝不可,我就是很喜欢小法,我就是很吃我最开始最开始爱上的cp
#而且,预告了主席身份嗷



“我自己进去?为什么”赫苏斯对塞尔吉奥的这个命令嗤之以鼻
卢卡斯摊了摊手
赫苏斯闭紧了浅碧色的眼睛,一脸痛苦的视死如归,走进了大帐,一下子感受到了一股扑到他身上灼热目光“塞尔吉奥……嗯,拉莫斯勋爵,我不是故意要……”他眼看着帐里的其他人一溜烟都跑出去,暗叫不好
下一秒塞尔吉奥开口了“不是一次了,赫苏斯,你在干什么?你他妈在搞什么?”
“我不能明知道他们想要围你还让你去涉险,因为你是我的主帅,这是我的职责”赫苏斯硬着头皮讲道理
“我他妈不用你保护!死了就死了,我活该我认!你他妈整这一出是怎么回事”塞尔吉奥从椅子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塞思,你认为我替你打仗会让你丢脸?拜托,行行好,我可不比你差”赫苏斯撇了一眼几乎暴怒的塞尔吉奥
“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你不能这么做,那些是我该承担的,本来是我得替你们承担的它就不该压到你头上,他们堵我,是吧,好,妈的冲我来就是冲我来,没有你的事”塞尔吉奥冲过去用拳头狠狠的怼了赫苏斯一下
赫苏斯平直英气眉登时一蹙“啊……操”
塞尔吉奥愣了一下,忽然棕栗色的眼睛里漫过了惊慌“你……”他咬住了嘴唇,良久“把甲解了”他说
赫苏斯摇了摇头“你说完了?”
“快,别犟”塞尔吉奥语气软了下去
“我回去休息了”赫苏斯一撇头就要走
“让我看看”塞尔吉奥闪身拦住他“你是不是受伤了?”
“稀奇么?”赫苏斯认命的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凭塞尔吉奥摆布
塞尔吉奥严肃的解开了他的胸甲,熟练的取了下去,赫苏斯只是轻轻的抽了抽气,一碰肩甲,左边还没事,动了右边一点,赫苏斯都忽然全身都紧张
“多久了?”塞尔吉奥连忙问
赫苏斯去了胸甲,不用随时保持身体正直,伸了伸腰,往左边的案子上倚着“自己看呗”
塞尔吉奥皱了皱眉,一边揽住赫苏斯的脖子不让他挣,一边利落的卸去肩甲,之间右肩上满是血迹,透过白色的衬衫,显得格外妖异
“你就是不让人省心,旧伤还没好,这又在原处添了一道,新伤这么深,旧伤又撕裂了,要是我不问你,你准备要撑到什么时候”塞尔吉奥急躁的踹了一脚另一边无辜的鞍辔“赶紧给我忍住,我马上处理”塞尔吉奥熟练又轻柔的揭下了结痂结在身上的衬衣
“呃……”赫苏斯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了握紧的手,老老实实的让塞尔吉奥把整个衬衫都扯了下去
“啊……你总是这样……”塞尔吉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赫苏斯容貌清秀美丽,身体柔韧修长,并不是那种看着就糙的军中人物,就算他屡次证明在行军打仗上自己真的不可貌相,塞尔吉奥仍然就是见不得他雪白的肌肤上留伤痕,仿佛那会破坏掉美感
“打完一场下来,你们也都有青的紫的淤伤刀伤,明明没什么的,不要搞得我就快跟上帝报到了好不好”赫苏斯无语
“你什么时候能不让我这么操心啊,你看看你,这全身哪有一块是好的”塞尔吉奥忽然蹲在了他的脚边“我不用你替我死,我不用你替我扛,你怎么就不信我不让我给你扛呢?你都说了,我是你的主帅啊,你什么时候能听我的话?”
赫苏斯漂亮的眼睛一轮,微微的抿了一个笑容“怎么这么事妈……我真的没什么的”看着塞尔吉奥拧着眉毛打量他的神态,扬了扬脸,神采迤逦又有些难说的温柔“直说你担心我很难?”
塞尔吉奥轻轻的叹了一声,避开目光“你既然知道我担心,就不能拿自己往陷阱里扔”
“啧”赫苏斯轻轻的踹了塞尔吉奥一脚“我有把握,你怎么不信我呢”
“你不是也不信我么?我说了我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你们,这是我的责任”塞尔吉奥睁大了眼睛,棕栗色的眸子清澈明朗
“我是你的副官,保护你是我的责任”赫苏斯把他拉起来“快起来,别让别人看见了,以为咱俩搞什么呢”
塞尔吉奥不当回事“看见又怎么了,我又没怎么着你”
赫苏斯把脸一撇,不再理他
“喂,你以后自己千万当心啊,你懂不懂?不是闹着玩的”塞尔吉奥话虽是责备,却温柔的揉了揉赫苏斯的黑色束得不那么整齐的头发,用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卷着他脸颊边一缕落下来的碎发,嘱咐着养伤和军队部署的一些事
远在萨拉戈萨,卡斯蒂利亚与摩尔人开战的消息也已经传开
“国王呢?过问了?”皮克只穿着白色的衬衣,翘着两条大长腿坐在镂花椅子里,歪斜着,用一只手杵着头,手边的小圆桌上摆着酒
“知道是肯定知道了,不过调兵却是鞭长莫及,召集领主需要多久,领主再领兵又要多久,我看安达卢西亚可是得自力更生了”哈维一身便装正在作画,用一只碳笔,画着一个新的教堂的设计稿
“那你说我要不要回穆尔西亚?”皮克说“他们要是纠缠住了,我的封地就也卷进去了”
“你不觉得塞维利亚会很快输?摩尔人倾巢出动,由王子费尔南多亲自率领……并且,葡萄牙最近也有异动,因为有传言说王子阿尔瓦罗要与都灵伏伊萨大公的女儿结婚,葡萄牙人怎么会看着前任王后的儿子东山再起?他们这么闹,卡斯蒂利亚国王根本无暇支援安达卢西亚”哈维一边说,手里也不停,接着画
“啊,毕竟是塞尔吉奥拉莫斯带兵打仗,关于费尔南多王子倒是没听过什么消息,不过是一个刚从英格兰回来的王子,掌权还未稳,拉莫斯家族经营南部已久,不会溃败,我倒更看好他们成为拉锯战”皮克笑了笑
“到时候你乱中取利,那倒是很会打算嘛”哈维没露什么表情
“嗯,那事也不急,我就在萨拉戈萨再玩一段时间,反正塞思克也不想回去,也不知道为什么,里奥他一个巴塞罗那公爵,打小就含着金子块的人,怎么就那么喜欢跟我这个侍从在一块”皮克的蓝眼睛闪了闪
“塞思克生的好皮囊,好性子,又有本事,任谁不喜欢,我还想把他留在萨拉戈萨呢,怕你打我……”哈维撇了撇嘴
皮克听闻,倨傲的抬了头,坐直身子“人是我的,你们可谁都别想”
“诶,那年萨拉戈萨政变,父亲被杀,我在这里自顾不暇,又有谁能想到,护着你跟马克在巴伦西亚坐稳封地,又带兵攻陷穆尔西亚的人,竟然是个出身奴隶的十八岁美少年”哈维遥远的叹了一声“他是可以坐镇中军,经纬国家的人,带上面具,却能杀人无声,这是人才,你偏要带着他打猎喝茶泡女人,这难道不是暴殄天物?”
想起了一阵爽朗又顽劣的笑声,笑罢了,皮克温柔的摆摆手“再有本事,我的塞思克是个干净的人,我不想他总参与这种事”
“没人想参与这种事,我想么?可是我不想行么?”哈维放下了画,摊了摊手“我去给里奥看初稿了,我想你应该去照顾马克吧”
“我这就去”皮克应了一声,吹着小曲目送哈维走出去
他出去后,塞思克笑吟吟的进来“没想到,哈维那么夸我”
“嘶……你要听怎么不进来,我们说话又不背着你,何必悄悄的”皮克摊了摊手,又伸手示意他过来,给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马克怎么样了,我过去看看他”
“一会再过去吧,他今天没睡多久,让他多睡会不好么?”塞思克的手指纤长却有力,轻车熟路的按着皮克的太阳穴“我可没少告诉你不要喝酒,你从来就当耳边风,喝了头痛又要来找我”
“我的脑袋矜贵,就是想要你给我按摩,这也不行?”皮克微眯着眼睛“说起来,你这个侍从,确实是被我使唤的有点多了,可是,你什么都会,什么都做得那么好,从骑马打猎,到行军打仗,从配酒,到按摩,就你跟我能合的上拍,我当然喜欢你,怪我咯?”
“嗯,我也就是个劳碌命”塞思克勾了勾嘴角,那样温柔美丽,那样潇洒明艳“得报大人您的恩呢”
皮克把他的手拉住,回头去看他,一双藏着星辰的蓝色眸子带着笑影“塞思克,你说,你第一次见到我,那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男孩子乌墨墨的眼珠往下垂了垂,抬起手来亲吻了食指上的十字架戒指
“感谢上帝……你是天使……”





评论(2)

热度(9)